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接住生命的手(上冊)
  接住生命的手(上冊)
  最了解女人的陳醫師,給女人最真切的建議及溫暖。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陳福民
類  別:醫療保健
出  版:活力生化科技
出版日期:2011年9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8744103
裝  訂:精裝

定  價:NT$380

78折優惠立即購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缺氧型高血壓-高血壓革命:只用降壓藥,找死!
缺氧型高血壓-高血壓革命:只用降壓藥,找死!

高血壓的根本原因竟然是──血壓不足。分子醫學研究室主持人陳志明博士給你「本末導治」的方法革命

 
一生就減一次肥(新版)
一生就減一次肥(新版)

減對肥一次瘦到位 減錯肥復胖又受罪

 
移動中的冥想
移動中的冥想

雙人式被動瑜伽,進化的泰式按摩療法,男女老幼皆宜的健康法

 
等速水平律動療法
等速水平律動療法

全世界醫師學者的一致推薦保護心臟血管最安全有效的「被動臥床運動」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醫界的泰斗、名人最愛的醫生,緩緩道來從醫多年來的苦澀酸甜。
最了解女人的陳醫師,給女人最真切的建議及溫暖。
書中可以看見醫生與病患間生命互動的真情。也可以看見作者細膩的叮嚀,每件事情必有因果,小細節也不容錯過。
更可以從書中發現,原來醫政下的政策有其背後辛酸的一面,真實的話語,更是難得一見的醫界血淚史。

   
 

序:是廣告也是宣誓

「人生七十才開始」原以為是張群先生的一句戲言,卻不知竟在我身上應驗,且賦予了活下去的使命。
我七十歲前的生命雖是在國難、家貧、體弱中掙扎,唯因一直生活在與人為善的校園及醫院,前者「求教、教人」,後者「學醫、醫人」。動機及目標純真、互信與互敬並存,未曾接觸到太多社會的炎涼、人心的險惡,心靈上應算是平安而幸福的。
依「人生七十古來稀」的古諺,如我的生命在此年限前終止,蓋棺論定,說得俗氣點還算得上「福、壽雙全」未虛此生。
熟料「七十隨心所欲」之言並不可靠,命運既未讓我隨風而去,也不讓我退休園林、含飴弄孫,竟在此時要我面對炎涼的社會、險惡的人心。
一位曾被我救過命的陳姓理財業務員在毫無預警下,短短30分鐘無厘頭的對話,殘忍的宣佈我一生辛苦所積蓄的養老金已化為烏有。「怎麼可能會這樣?」這個問號迴旋在我腦中驅之不去。相當長的時間活在晨昏顛倒,不知是夢境還是現實的狀態,受騙的感覺比莊子在棺材中等待劈棺還難受。學科學的我最後意識到必須找出合理的解釋才能解救自己的靈魂。愛因斯坦並不信神,但因無法以科學解釋所有宇宙的奧妙,決定對神保持謙卑,在老年時也否認自己是無神論者。莫非「上天」嫌我走的路太順,成長得不夠,七十歲尚未完成生命的考驗,必須再接受一段磨練?
我出生就發生西安事變,整個童年在抗日及國共戰爭中渡過,一九四九年隨著李敖及龍應台不同認知的「大江大海」來到台灣,因父母祇是基層的教師,撫養六男一女極度困難,我很知趣的進入國防醫學院,靠政府的錢完成大學教育,美國人的錢出國深造,在獲得美國婦產科專家文憑後返台任教、行醫。以雙手接下兩萬多嬰兒,完成四萬多婦女大小手術,看過幾十萬人次的門診,七十歲已撐過太多辛苦的日夜,應該是讓我休息的時候。「上天」或許嫌我心靈上受苦不夠吧?
這位已瀕臨死亡邊緣的中年婦女,在極度困難的手術後恢復了健康,令人難以相信,她竟然恩將仇報洗劫了我全部的養老金,她的貪婪當然罪無可赦,想不通的是她何來如此大的本領?怎麼會運作得那麼順暢?在抽絲剝繭的追問下,藏在背後的兩位鄧姓、章姓主使人很快就現了形。即使如此,在我一生順暢中所培養出「無藥可救的對人信任感」下,仍相信陳姓理財業務員是出於無知,章姓負責人是管理失誤,鄧姓老闆會合理解決,至少他會接受我將錢成立訓練理財業務員基金會的建議。直到章拿出鄧騙小孩的解決方案,要我先切結下做偽證的意願書,再給他一年時間炒作匯率,賺到錢再還本。被我拒絕後,鄧終於露出狐狸尾巴,立刻著手做法律上的切割,要求陳姓業務員自負刑責,並囂張的傳話過來「他(指本人)告不到我」。此時我才惡夢初醒,原來大英帝國留下的香港遺孽,挾其經濟侵略的伎倆仍在華人世界活躍。經濟部朋友說「臺北機場,西裝畢挺手持○○七公事包的香港客大多屬此類」,調查局朋友說「臺北辦公大樓,深夜燈火通明的就是賊窩」,顯然政府金融及治安官員皆知此類犯罪,為何經歷兩度藍、綠輪政,金融詐騙案仍如此倡狂,實在令我好奇,決心化悲憤為力量,要鬥一鬥這位魔頭。有「無可救藥的信任感」者必有「無可救藥的自信心」,我沒有西方文化對「神」的信仰,但深信「邪不勝正」、「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天下無難事,祇怕有心人」等傳統邏輯,其實與Rhonda Byrne所寫「The Secret」書中「誠則靈」的信仰不謀而合。我因此向鄧、章、陳三人宣誓,不管錢拿不拿得回,不管有多困難,我將停下一切エ作,以餘生為台灣鏟除此大英帝國的香港遺孽。七十歲前納善,七十歲後除惡,父母為我取名福民,期盼要「福國利民」,不正是此意?生命有了新意就義無反顧,也應驗了「人生七十才開始」之語。
納善容易去惡難,將近四年的討公道,發現鄧的囂張是有所持的,我行醫近五十年,出任中山醫院董事長卅年,不能講沒有社會關係,卻難抵手持髒錢的騙子。本案曾兩度成為各平面及電視媒體的焦點新聞,而且經香港鳳凰電台及世界日報傳到世界各地,相當轟動。但我感到悲哀的是,一日新聞衹讓朋友記得此糗聞,沒有人記得誰是騙子。尤其是,媒體報導是為新聞、為錢,罕為正義。其中有位正義形象的陳姓名嘴,是促成我向媒體公開鄧案的原因,她為鄧某主持吸金發表會,鄧以金融權威的姿態, 推銷其未經報准的產品,一位陳姓受害人,就在那次後被騙掉八千萬。名嘴當然在吸金大會上為鄧添油加醋,也一定收下重金,但金管會就僅予警告,國稅局就不肯查稅,這樣的行政不就是鼓勵詐騙與逃稅? 我向名嘴多次溝通,她不回應,卻仍每日以正義化身出現在電台及電視,這就是現實社會中媒體的寫照。
這個詐騙大案,經我三個月的查證,詐騙結構及證據已清楚呈現,而且調查局某中心是知之甚詳的,卻在「調查不公開」的帽子下冷卻了一年半,才由法官口中得知鄧己被不起訴,我對鄧之指證被視為無新事證而不予受理。又將章直接歸入舊案的高院,混雜在一群無知的業務員中受審,以漏判章結案,巧妙的使鄧、章與本人完全切割、脫罪。顯示司法正義可輕鬆被司法人員以程式、心證等手法抹殺之。讓我見識到司法的黑暗。尤其這些是由少數司法人所把持的終身職,手握的各種大權,當然可翻雲覆雨、予取予求。在基層司法人員中仍存有公義,如地院的江姓正義法官,就採信我的證辭傳到證人,確定鄧就是犯案集團的實際負責人,並以職權移送地檢署重新偵察。一個黑白分明而簡單的刑案,經公僕之手變成複雜難看的灰色事件,不衹折磨掉我所賸無多的生命,因切割犯人及操縱程式所浪費的司法人力、物力實在太大,訴案焉能不越辦越多?讓人民感到心痛。難怪案發開始,許多朋友就告訴我「詐騙案找黑道或可拿回一半,找白道費時、費錢還受辱」。我所找到的卅位同案受害人均持相同想法,沒有一位肯跟我一起打拼。政府為何不反醒?
追求行政救濟則更令人民氣結,從鄧得意時撰寫的宣傳資料中顯示:他是在台灣非法代人炒匯賺得資金後,使其公司能在香港上市,然後藉為兩岸政府施放慶典煙火結交政要,再以實際讓利進一步作行政勾結,不但當上北京政協,也取得台灣中央銀行特准,成立寡佔的外匯經紀公司,掌控到台灣的外匯情資, 因此,從1998年起即大膽出資,指使其台灣章姓夥伴,買人頭負責人組成多家掛羊頭的「資產管理顧問公司」,利用人之貪婪,培訓大批無知的業務員,專門兜售其香港公司之非法產品,並以養、套、殺的手段誘騙投資人將錢投入港、台政府均不容許的槓桿式外匯交易,台灣刑事局更查明他使用的是偽水單。使進行槓桿式匯率的投資人全部斷頭出場。因負責人均係人頭,並將業務員定位為獨立經紀人,案發由業務員面對法律,案子擴燒到人頭負責人時,鄧、章即以換人頭、換公司名及地址重起爐灶,繼續騙錢,逍遙法外,這就是鄧實實在在作案的簡介,罪行確鑿,不容置疑。但本人耗費四年夕陽生命向所有相關政府機構陳情,估計所寫文章已可獲得一個博士學位,但一道道行政規範、法律條文、司法程式,似乎都是為騙子所設。但為民喉舌的財金立委,求票卻不服務,其中獲鄧讓利者甚至拒聽趕人; 監察院公文辦案,何來實據?給政府各相關單位的陳情,均以制式、簡單的官僚公文回覆,何需高考及格人員? 這些毫無威信及監督機制的公文,可以說是浪費公帑。在尊重司法的口號下,受害人怎能抵擋終身職司法官員手中「交結律師」、「不作為」、「偵察不公開」、「切割分案」、「查無實據」、「控制受害人發言」、「操縱程式」、「自由心証」等金牌? 甚至還被視為刁民。更令我拍吃驚的是,詐騙犯騙到政治人物就立刻還錢,表示司法貪腐的背後還有政治腐敗。詐騙案得不到解決,是因為臺灣社會存有嚴密的「政商共犯結構」。我七十歲前學到,行醫不是醫病、是醫病人; 七十歲以後學到,司法的正義不在法條、在掌控法條的人;行政的好壞不在官位、在官是否「作為」,能否「作為」。人的社會,一切善惡因人而起,神或魔、佛或鬼,均出自每個人的心,不同的宗教說法有異而已。可怕的是,人人心中皆有魔,降魔除鬼是出乎想像的困難。
我既然發誓要懲罰這個詐騙集團,決心繼續司法訴訟、追求行政改革及擴大與論制裁。衹是司法要拖多久? 依目前的進度,可能我今生看不到;行政改革,我必湏先獲得管官員的權力,那就是選立委; 輿論不能靠媒體,我必湏將這些實事,寫成暢銷的書。
十多年前,台灣第一位朝泳會會長吳延環先生在泳池旁認真的對我說「每一個病例都是一個很好的故事,我看過你在報上發表的文章,我認為你可以寫, 應該把它寫出來」。他的啟示與鼓勵,讓我醒悟到自已平凡的一生中, 其實也經歷了許多有血有淚的故事, 當它發生時曾影響過我的行為,今日再想一次,又有更深的感受。如果我、一位專業的婦產科醫師,在寫枯燥難讀的醫學文章外,能將真實的故事以通暢的文字寫出,不但可助不懂醫學的人,在輕鬆讀故事中學到應有的婦女保健及疾病知識, 認識到醫師與病人互動的情事,醫療政策對醫師與病人行為的影響,或許更可藉這些小故事,使年青人瞭解到醫學到底是什麼東西而願意學醫、認真學醫。對終身以教育為信仰的父母, 我也算完成了他們的一點志願。就這樣,一位熱心的病人為我出版了「老爹的門診故事」。我不懂打書這種玩意,大多數書以贈送分出,在手中最後幾十本書被大陸醫師參訪團搶光後,市面己難再見到了。
我決定將七+歲前納善的行醫故事,以《接住生命的手(上冊)》,修正「老爹門診故事」後再版。七+歲後除惡的司法故事,將以《接住生命的手(下冊))出版。司法改革能在短期內呈現,並法辦詐騙集團,這本下冊可成為現代的「官場現形記」供人欣賞; 否則我將根據事實,以真名、真姓公佈這些在位司法、行政官員的作為,讓人民公斷。內容保證有趣、可讀。

   
 

病人是老的好
他們似乎不相信我的回答,志願實習醫師怎麼可能與病人如此熟?我當然看得出他們的疑問,便給他們隨機教育:「我那時什麼都不懂,祇負責記錄病歷,幫忙寫病歷摘要,檢查病人的血、小便、大便……打點滴、抽血、跑腿等一切雜事。但從那時起就有很多病人一直跟我到現在,而且有很深的交情……」

「老爹,為什麼大家這樣叫你?」我正埋首補寫離去門診病人的病歷,突然聽到好熟悉的聲音。抬頭望去,禁不佳驚喜得跳起來:「方×珍;怎麼會是妳?」她笑咪著眼衝過來握我的手,一時間忘了這是診間,無視他人的存在相互問候起來。不知過了多久,被護士一句。老爹!」制止,她顯然在提醒我還有許多病人在等。
方女士有點不好意思的指著身後一對高大的年輕男女向我介紹:「這是我女兒、女婿。無事不登三寶殿,老爹!你可不能推辭啊!」
「我那敢啊!」我回說。
「多年來我們一直聽到你的點點滴滴。女兒懷孕本來不敢麻煩你,但這兩天出了點狀況。被她那醫師說得心驚肉跳的。我叫她來找你,又聽說老爹可能不接生了,祇有親自出馬來求你啦。」
「噯!為什麼大家叫你老爹?又不老。」她矮小的身材在女兒、女婿面前反倒像是他們的女兒,但關懷之情卻正是標準的天下父母心。
「說來你不會相信,這綽號已被叫了二十多年,中華醫院剛成立時一批十幾歲的年輕護士看我三十多歲就亂叫,現在連醫院裡六、七十歲的老同事都這樣叫了,我焉能不老?」

子宮頸上有大瘜肉

「其實我從來沒有推辭過任何麻煩的病人,大概大家同你一樣想法,體諒我接生太累就如此說吧!簡直在砸我飯碗啦!女兒到底什麼問題說來聽聽?」遇到老朋友總要扯一點家常,一談到病情,全家三口就顯得緊張起來。方女士正經的說:「她子宮長瘤,好不容易才盼到懷孕,結果這兩天流起血來,而且愈流愈厲害。」
這是婦產科醫師常遇到的無奈狀況。因為人類的早期流產是極常見的,如果是受精卵有問題根本就無藥可治,但病人又總以為醫師會有辦法,為了避免他們陷入不必要的煩惱,我嚴肅的告訴他們:「臨床上查知的懷孕有十五%會流掉,若以精密的檢驗。人類的流產率其貝高達總懷孕的五十%,而這些大多與受精卵發育不良有關,應視為自然淘汰,煩惱是無用的,先讓我看看再說好嗎?」相信我說的與原來醫師說的差不多,唯因出自老友之口,立即斷了他們病急亂投醫的念頭。
經過內診及超音波檢查,我相當開心並肯定的告訴他們:「基本上,你們應該停止緊張及吃藥。第一,你女兒子宮頸上長了一個很大的瘜肉,出血應該與此有關而非流產。第二,超音波下已看見心跳,據統計九十六‧二%會成功懷孕,就算子宮肌瘤會增加流產機會,也該有九十%會成功。」短短幾句話,給母女三人吃了定心丸,也為自己解了圍。
為了保證懷孕的順利,臨別時我警告他們:「現在才懷孕三個月,妳體重已增加了十公斤,正常應該是一公斤,我真正擔心的是可能發生妊娠高血壓及糖尿病,妳一定要格外多休息及控制飲食。」他們在重複保證聲中高興的離去。
由於嚴格的監控及充分的合作,以後的懷孕過程可用「有驚無險」來形容,血糖及血壓都一直控制得很好,唯獨體重仍一路衝到一百公斤。水腫得相當厲害,三十五週起就被迫請假在家臥床待產。到三十八週,發生了自然破水,血壓也開始升高,因評估胎兒太大,經剖腹生下一位四千七百公克的巨嬰。

三十多年前越洋救治

當晚帶住院醫師去巡視病房,正好他們全家均聚集在那裡為一切順利禱告,多年不見,方女士的先生仍像當年一樣誠懇豪放,相敘往事恍如昨日,我趁機向住院醫師介紹:「你們或許不知道,這位方女士是台灣婦產科的名人,她是台灣第一位接受現代化學治療,而且完全治好的病例,在世界化學治療史上都有紀錄,你們應好好請教請教。」
住院醫師張著嘴巴不知我所指為何,我繼續說:「她當時得了絨毛膜癌,並且已轉移到肺臟,那時對這種短期內致命的病是完全絕望的,而醫院連診斷此病所需的青蛙、老鼠都捨不得花錢,若沒有王自芳主任(前三總婦產科主任)的認真及她先生的愛心,根本就祇有放棄一途。」
「當時這些醫師實在太盡職了,不但院內跨科合診、並向院外會葉曙、徐千田等醫師,最要感激的是盧光舜醫師(前三總胸腔外科主任),是他將X光片子請教當時在台的美籍客座教授斯瑞傑醫師,從他口中才知紐約的史隆‧凱塞林癌症紀念醫院有位中國人李敏求教授已發表用Methotrexate可有效治療絨毛膜癌的消息,相當轟動醫界……」方女士的先生突然感動的說出往事。
「沒有你的努力還是沒用的呀!」我在旁接口。
「不錯,要不是大家動員,是半點希望都沒有的,想想三十多年前,長途電話、傳真、快遞什麼都沒有,『珍』已眼看快不行了,我日夜用電報向美國求救,將病歷、檢驗標本利用各種關係空運過去,李教授也居然在五日內將藥空運過來,就這樣靠越洋指揮進行治寮,婦產科每位醫師都全力配合才將『珍』的命撿回來。」他如數家珍的背著每一位醫師的名字,張××、王××、李××、閔××、許××……相信他永久不會忘記。

實習醫師做盡雜事

「老爹你那時是什麼級醫師?」一位住院醫師好奇的問,似乎覺得我不該那麼資深。「我那時是五年級學生,寒假一個月到醫院做志願實習醫師。」他們似乎不相信我的回答,志願實習醫師怎麼可能與病人如此熟?我當然看得出他們的疑問,便給他們隨機教育:「我那時什麼都不懂,祇負責記錄病歷,幫忙寫病歷摘要,檢查病人的血、小便、大便(那時大部分檢驗工作由實習醫師做),打點滴、抽血、跑腿等一切雜事。但從那時起就有很多病人一直跟我到現在,而且有很深的交情一,許多還是大官呢……」
方女士在一旁咪笑著補充:「我們當時有許多疑問,又不敢直接問大醫師,看見你們老爹一直豎著耳朵在聽所以很信任他,有什麼問題都問他。。我化療時他們都日夜在研究及照顧,因為沒有人有經驗。這個病又需要長期治療及追蹤,所以後來他實習,去部隊又回來做住院醫師、總醫師,直到出國前都有聯絡,當然成為很熟的朋友啦!」

與老病人真情交流

我告訴住院醫師當時學習環境又差又少,對能留在教學醫院受教非常珍惜,對上級醫師的指示更是百分之百服從,全力以赴。在住院醫師完成前連申請結婚都不敢,待遇更是微薄得可憐,絕沒有你們那麼多要求。好處則是能深切體會病理及結交許多老病人,我今天的病患多半有長久的淵源,她們離開再久,走得再遠,遇到有婦產科問題時就會回來請教我的意見,而我也絲毫不必憂慮她們會翻臉來告我。現在社會的確有許多進步,但人與人之間祇重視利害,不重視感情的現況,令我極為懷念以往困苦中的真情感!不錯!病人是老的好。
我與老病人間的一次真情交流,顯然給住院醫師一次相當好的機會教育,我發現他們變得更願意接觸病人及為病人解決問題,雖然婦產科的工作比其他科忙,他們也很久沒有再向我埋怨「工作多、薪水少」了。

老爹的叮嚀
談化學治療
大家都有「談癌色變」的恐懼,其實癌症並不如大家想像的可怕,據統倒,目前已有一半的癌症可以治癒,而婦癌尤其樂觀,比許多慢性病的預候要好,大家不必一聽到婦癌便亂了方寸。選擇追尋不正規的治療,延誤病情才是最大的輸家。
以前要治好癌症祇有靠早期進行手術切除,癌一旦轉移,幾乎已表示絕望。一九五六年李敏求教授等發表使用Methotrexate治療幾乎百分之百無望的絨膜癌有極佳效果,隨後的研究證明,對未轉移的絨毛膜癌幾乎達到百分之百的治療率,使絨毛膜癌成為最可根治的一類癌症,而化學治療亦因之提昇為治癌的另類重要方法,在醫學史上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目前化療的技術已大大改善,危險性及副作用均顯著降低,美國已開始將部分化療以居家療法的方式在進行,大家應有心理上的改變,不必一聽化療便轉而追求瞭解不夠的民俗療法。

德生醫生
我一面戴上消毒手套,一面問雷米洛醫師:「胎兒是多少週大,頭被卡住已幾分鐘?」回答是胎兒三十二週大,頭被卡住已有三、四分鐘,雷米洛醫師並說:「胎兒已不會動了。」

「陳醫師!小孩屁股已生出來,麥克林醫師還沒看到,雷米洛醫師不知該怎麼辦?」這時我已是資深住院醫師,正躺在產房的醫師休息室內睡覺,麥克林醫師是這位產婦的指定主治醫師,而雷米洛醫師為新來的住院醫師,來叫我的是一位資深的產房護士──單身黑人名叫默姬。
貝絲‧以色列醫學中心是一家私立猶太醫院,在紐約市曼哈頓的東南區,產婦半數為中上流的人士,由主治醫師親自照顧,另外的二分之一產婦是由政府託管的分院轉來,屬於低收入戶,我們稱之為「服務病例」,基本上交給住院醫師照顧,遇到無法處理的情況,再請教值班的主治醫師。這表示有經濟能力的人都會花點錢選擇自己信任的醫師為自己接生或看病:政府照顧的平民,便不能有選擇的權利,一切交給輪值的住院醫師去處理。
住院醫師是薪資低薄、二十四小時佳在醫院接受專業訓練的人,一方面替主治醫師照顧病人,一方面學習他們的知識及技巧,並將所學的用在「服務病例」上。這裡每月有三、四百人次生產,居曼哈頓醫院出生數第二名,每天有兩位住院醫師守在待產區,忙不過來時再請總醫師或婦科值班住院醫師來支援。那天待產區沒有主治醫師在場,出現緊急狀況便自然而然成為我的責任。

胎兒的頭被卡住了
我聽到默姬的呼救後,立即飛奔到產房,這時呈現眼前的狀況是一團緊張,產婦半坐半臥在產檯上掙扎,滿臉恐慌的喊著:「救救我的貝比!」雷米洛醫師站在產婦大腿間,雙手捧著已生出來的嬰兒腿及身體,一面對產婦喊著不要亂動,一面對我說:「胎兒頭被卡住了,怎麼辦?並自言自語的說:「我想我們會失去貝比。」
一位麻醉男護士在設法壓住產婦的上身,見我進來便問我要不要讓產婦睡過去,另一位護士則用一隻手用力由產婦小腹上向下壓,無非是希望協助醫師將胎兒頭生下,我一面戴上消毒手套,一面問雷米洛醫師:「胎兒是多少週大,頭被卡住已幾分鐘?」回答是胎兒三十二週大,頭被卡住已有三、四分鐘,雷米洛醫師並說:「胎兒已不會動了。」
這時我已戴好手套,接過雷米洛醫師手中的胎兒身體,胎兒是如此細小,而且皮膚已失去早產兒特有的鮮紅顏色,呈現灰暗無血的膚色,整個身體及四肢軟綿綿的,完全沒有肌肉張力及反射反應,臍帶上的脈動也摸不出,真不知這胎兒是否已經死去。由於產婦不斷在掙扎,使我無法操作,我直覺的命令麻醉護士:「將她麻醉過去。」
在這方面,國內醫院很少有這樣隨時待命的麻醉人員編制,遇到這種類似狀況便祇有靠大聲吼叫來壓制病人,不但難於控制及操作,並且相當不人道。在這裡,祇要產科醫師命令一下,因所有常用的靜脈麻醉藥品都是現成抽在針筒內備用的,所以幾秒鐘內產婦已失去知覺停止活動,使我得以瞭解整個狀況。這樣的人員編制及設備當然是需要錢的,但生產這種關係年輕婦女及下一代健康的生命的醫療安全應該是不惜工本的。

使用德生氏切開術
這是一位五短身材的微胖產婦,當她用力掙扎時,因會陰肌肉緊縮,不但無法查清胎頭被卡住的原因,並使臍帶中的血管也受到壓迫,當靜脈麻醉及產婦失去知覺及放鬆肌肉,我馬上就感覺到臍帶血管尚有微弱的搏動,也發現到胎頭無法生下是因為子宮頸尚未開全,尚剩約一公分長的一圈子宮頸緊套在胎兒頸上,我未加思索,一面叫小兒科醫師準備急救,面拿起剪刀先將會陰切開的創口擴大,再在子宮頸的二、六、十點的方向各剪一刀,嬰兒頭在一瞬間應剪而出,我也完成了祇在書上讀過而自己從未看過更未做過的手術──德生氏切開術(Duhrssen iucisions)。
初生嬰兒完全沒有生命的跡象,小兒科醫師接過嬰兒,快速的聽了一下心跳,即以咽喉鏡將一支準備好的小氣管插管插入嬰兒的氣管,並施以氧氣灌入。同時又直接對心臟注射了一劑交感神經興奮藥,在一分鐘內嬰兒的膚色便慢慢轉紅,兩、三分鐘後小腿開始有些微的蠕動,小兒科醫師再聽了一下之心跳,宜布心跳已差不多一百跳(指一分鐘),產房緊張的氣氛立即從每個人臉上消失,取代的是一片慶幸及讚美聲,我這時才轉身回來將胎盤取出,將子宮頸及會陰傷口縫好,不久聽到產婦醒過來的吶喊:「我的貝比、我要我的貝比……」

差點鬧人命的病例
產房發生的意外事件立刻在醫院傳開,總醫師並未因大小平安而感到慶幸,出乎意外的是他一直在追究為什麼會有這種意外產生?他為什麼未被告知?我為什麼到最後一秒鐘才知道?主治醫師為何未趕到?更嚴重的是資深醫師們均質疑我怎麼可以做這種危險的,德生氏切開術」。因為全科三十幾位主治醫師,沒有一位做過這項手術──暗示這手術已不屬於現代產科的技術。
產婦是在清晨突然自然破水,她天一亮即打電話給她的主治醫師麥克林,隨即遵醫囑在七點多鐘住進待產房,雷米洛醫師負責收她時,已發現她五分鐘有一次陣痛,子宮頸開了三公分,羊水已破,從陰道可摸到胎兒的腳,他已與麥克林醫師電話報告過,回話是「等一下就趕來醫院。」
雷米洛是位很聰明能幹的年輕醫師,平時的穿著高雅整潔,空閒的時候還抽抽菸斗,活像一位大牌醫師,不知他是不想打擾我睡覺還是不願向我報告,自己一個人在處理這個病例。照理像這樣胎位不正、懷孕不足月又早期破水的病例,屬於高危險群,他應該立刻向我報告,而我也要通知總醫師、主治醫師、小兒科醫師及麻醉科等,為各種可能發生意外的狀況預作準備。
因為三十二週的胎兒在美國當時已有九十%以上的存活機會,腳在下面一旦破水,發生臍帶脫出的機會很大,尤其三十四週前的早產兒胎頭較胎兒身體大,身體可能在子宮頸未開全前即通過產道,造成這種胎頭被卡在未開全的子宮頸內的狀況。所以相當多的學者主張,對腳先出來的早產應採取剖腹方式生產。

逃不掉的檢討批評
這個病例在我使用「德生氏切開術」的措施下得以大小平安,麥克林醫師事後趕到也向我謝了救命之恩,因為這位產婦曾是位久婚不孕的病患,如因他未趕到出了差錯,一場官司在所難免,病患家屬及產房同仁也將我處置的經過傳為美談,但我知道一場被鬥的風暴將在科內進行。
美國是個非常民主自由的國家,基本上人民都很尊重法治及人道,醫師雖是社會上地位高收入高的一群,但仍受到相當嚴格的監視,在醫院內醫師的行為是所有員工(包括護士、書記、清潔工、住院醫師、行政人員……(都會議論的。而涉及醫療行為的事都會提到各科科會中去公開討論,我這個差點出人命的病例當然逃不掉要接受大家的檢討及批評,這時學問及辯才都是不可缺的基礎,而我一唯可做的就是尋找支持我如此做的文獻。可憐的是,一方面的資料真是少之又少,而且都是很古老的文獻,對這個求新求變的國家總會被批評為過時的東西。剛好影射到我這個來自古老落後國家的背景。
會中麥克林醫師的未及時趕到,雷米洛醫師的延誤報告及擅自作主首先遭到無情的攻擊。他們除了默默承受外,實在沒有反駁的餘地,對於我處置的部分因為結果是如此圓滿,大家雖然搬出許多危險的假設:如快速麻醉可能發生大人的意外,剪開子宮頸可能造成大量出血,子宮頸裂傷可向上發展,最後需行剖腹探查手術,甚至切除子宮,胎兒可能發生大腦麻痹等。
我除了照實陳述當時的情況外,祇反問大家:「請問各位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討論就在無人能解答的情況下結束,而我也從此多了一個Dr. Duhrssen(德生醫師)的綽號。

老手術有保留價值
這位十九世紀德國產科醫師用在處理難產的手術,在今日早已被世人遺忘,教科書上也祇簡單描述有這樣一個手術,並未說明何時可用。奇怪的是幾年後在新版的教科書中則特別寫出,這種手術或可用在子宮頸未開全而胎兒身體已生出來的狀況。這件個案似乎喚醒了大家對老手術仍有保留價值的想法,對我在此案的處置也得到了正面的肯定;但麥克林醫師因而受到書面的警告,雷米洛醫師第二年沒有再留在貝絲‧以色列醫師中心,則應屬此案的負面效果。
老爹的叮嚀
談臀位早產
臀位祇佔足月產的三%,但月份越小臀位就越多,廿週時臀位高達五十%。由於頭是胎兒最大最硬的部位,在正常頭位產時,生不下最多變成難產,醫師有足夠時間準備剖腹生產。在臀位時則迥然不同,當身體已生出,最大最硬的頭拉不出來,經過三、五分鐘便可以造成胎兒嚴重的傷害,尤其在三十二週前的早產兒,頭圍明顯大於肩及身體,被卡住的機會就非常大。因此在先進國家,對臀位已傾向做預防性的剖腹產,本例的臀位早產能得救,除即時使用「德生切開術」外,應歸功於產房中有常駐的麻醉及小兒科專業人員,台灣一向沒有這樣的人員配屬,健保論件計酬後,醫院更無力加強這方面的功能,為了自救救人,大家對臀位產均採剖腹應是正確的選擇。也可算是剖腹產率升高的另一原因。

   
 

陳 福 民
現職 中山醫療社團法人中山醫院董事長暨婦產科主任
國防醫學院畢業,美國貝絲以色列醫學中心婦產專科訓練及研究員,當選美國婦產科學院院士(FACOG)。歷經三軍總醫院婦產科主任醫師、中國醫藥學院、台北醫學院實習指導教授、中山醫院院長。當選中華民國醫界名人,獲英國劍橋國際傳記中心「國際醫界名人獎」、獲美國傳記學院「醫學榮譽紀念獎」,台北市醫師公會常務理事兼醫政法制委員會召集人,台北市市政顧問。獲聯合文教基金會「終身成就醫界金人獎」,百佳(中國)連鎖婦嬰醫院投資管理公司醫療總顧問,至今共發表國內外醫學論一百多篇。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2.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3.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4.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5.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6. 來自天堂的雨
 
開卷試讀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博物館,收藏物件,海涵情感;館內收藏,盛裝過往,雋刻時代。
   
 
2.此心安處是故鄉(上)
3.綠玫瑰
4.解釋心理學:情緒只能服務於我的利益
5.少年達:艾爾的抉擇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