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都蘭山風雲錄(一):戀戀山海
  都蘭山風雲錄(一):戀戀山海
  揮灑著筆花,幻化喜怒哀樂;空寂中,羽化成蝶,飛舞於人世間的酸甜苦辣。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郭邨
類  別:人物傳記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4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979157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30

78折優惠立即購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華北船王賀仁菴
華北船王賀仁菴

從《華北船王 賀仁菴》看當年叱吒風雲的船王一生奮鬥史

 
鹿窟風雲.八十憶往:李石城回憶錄(增訂版)
鹿窟風雲.八十憶往:李石城回憶錄(增訂版)

◎鹿窟事件最完整的個人史,白色恐怖時代忠實的文史報告,轉型台灣的省思與潤滑劑!

 
戰地祕境1978
戰地祕境1978

戒嚴時期國軍不人道訓練及管理弊端,大時代時空下的辛酸與無奈

 
1940-1950消失的四○年代2:背後那支槍
1940-1950消失的四○年代2:背後那支槍

歷史上隻字不提,臺灣阿祖的私密故事,真實還原臺灣終戰前後庶民百姓驚恐的生命記憶……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一位在深山裡成長的小孩,如何替自己在未來闖出一片天?

《都蘭山風雲錄》是山上文學,也是記實文學,共分六部:第一部「戀戀山海」、第二部「教學相長」、第三部「山明水秀」、第四部「澄清湖畔的鐘聲」、第五部「微笑佛國行」、第六部「府城行腳」。部部真實動人,是筆者的心路歷程,更是坦蕩無悔的人生奮鬥史!

看完了書,哭了,陪你掉眼淚,我只賺你一滴眼淚;
看完了書,大笑三聲,兩腳一伸,愉快地走了,陪你去告閻羅王,我們一起打牛頭馬面的嘴……

本書作者希望藉由分享他的親身經驗,盼帶給讀者們更多的借鏡與啟發,
並真正學會活出自己的生命色彩!

   
 

人生只有百歲,走完這一趟,什麼都沒有,一切的榮華富貴是過眼雲煙,繁華夢一閃即逝。寫這本書時是二○一○年一月一日元旦,正值姑媽仙逝,享年九十,一月八日出殯,子孫們都去送她,送葬的行列有一里長。「金山寺」在雲霧、細雨中,大地是灰濛濛的,子孫們越過高雄市的「鼎金路」,向親家惜別,送葬的子孫跪在街邊,我代表父親一一的拉起他們,感動的送別,使我一生難忘。
經過火葬場的高溫爐火化後,姑媽被推出來,只剩下一堆骨灰,人的一生赤裸裸的來,也赤裸裸的去,奉勸年輕的朋友,失去的歲月不會回來,珍惜生命,把握現實,快樂的活著。

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是我的生日,我想讓自己過一個不一樣的生日,就當起「背包族」想踏遍台灣每寸土地。七月二十五日向台鐵買三天的套票,這種票在三天內,任何時間、任何城市、任何車站、任何車種都可以上車、下車。
七月二十六日這一天,開始我的環島之旅。早上九點十分的「南迴」火車來到台南站,上了車,開始看窗外的風景。車子來到「枋山」進入山區,天開始下毛毛雨,整個山區烏雲密佈,看山是山,看雨是雨,這可愛的山河盡在眼前,許久就想要來一趟寶島之旅,終於成行,內心好高興,整個人輕鬆起來。中午,肚子餓,買鐵路便當吃起來,身邊的礦泉水喝完了,以為到台東站換車子可以買到水,沒想到車子到台東站,去花蓮的自強號已在月台等,沒有時間下去買水。正在我焦慮時,後面座位一對母女,有剩餘的礦泉水,送我一瓶,雖是一個小動作,卻是溫馨無比,讓我感動。深感台灣處處有人情味。車到花蓮,我送了一本我寫的書給那位小姐。一面之緣,留下懷念多多。夜裡,花蓮下雨,拍照時,相機掉下來壞了,很懊惱,又碰到「北迴」鐵路開通三十周年,鐵路局降價,花蓮至宜蘭一百元,宜蘭至台北一百元,從花蓮至台北二百元,鐵路局在搶錢,旅客相當多,班班客滿,沒車位,一直等到晚間九點鐘才有位置,心情更不爽。搭上一○六八次自強號去台北,車上遇到一位澳洲來的小姐,跟友人來台灣玩,在花蓮停留三天,問她對台灣的印象,她們都說非常好,下次還要再來。我們的旅遊品質做得好,不怕沒旅客來玩。加上車資大減價,自強號客滿。午夜來到大兒子的租屋,他把主臥室讓給我,他和他的女朋友睡客廳,真窩心。我有一個溫暖的夜眠。
七月二十七日的大清早,我不辭而別,想看一看清晨的大台北。來到「板橋」新站,這個正在大事興革的地下城,讓我有如走入迷宮。再次踏上自強號往宜蘭走,路過花蓮,到台東,沿路看這裡的好山好水,內心感受我深愛的台灣,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都值得懷念。年齡已到坐六望七,什麼時候才能再來這裡遊山玩水,遙遙無期,乘現在還能跑、跳,到處走走,踏遍我愛的台灣的土地。來到台東教師會館已是黃昏,獨自回「都蘭」找小學同學「蕭X東」,老邁的身子,彎著腰,步伐蹣跚,歲月加上臉上的皺紋,發現自己老了。老同學尚能飯否?我們去看廢棄的「都蘭糖廠」,這個曾經養育我們長大的地方,如今已廢棄,一些流浪的藝術家在這裡進住。我們在一家咖啡店喝咖啡,談往事、小時候的趣事,我很想知道他的奮鬥史、離別後的歲月。我們同班同學有聯絡的只有我們兩人,我們很有緣,小學、初中、高中同班畢業,我決定下次在一起的時候,寫他的心路歷程,我們相約明年的七月再相逢。夜裡,台東市區下起毛毛雨,他在台東「海霸王」餐廳,席開一大桌,他的妹妹、妹夫、兒子、好朋友剛好一桌。本想好好的敘舊,簡單的便餐,沒想到他擺一個大排場,我不知何時才能回敬,內心不安。宴席散後,我獨自回會館,洗過澡,拿一把會館的黑雨傘走在微雨的台東市,街上行人稀少,孤獨的我又回到自小成長的地方,沒人陪,很孤單。走過大同路與正氣路的交叉口,一家小攤,叫了幾盤小菜,一瓶台灣啤酒,自己小酌起來。沒人認識我,我完全是一位陌生人,對家鄉的人事地物是這麼陌生,我感到悲哀。回到會館,酒精發酵,一覺到天亮,也過了一個平靜的生日。
七月二十八日,我起個大早,來到鯉魚山,看清晨的台東市。大清晨,細雨紛飛,到了七點多,太陽出來了,天氣放晴。鯉魚山到處都是市民,有的在跳韻律操,有的在跳交際舞,有的在做健康操,五花八門,可看出台東市居民的生活是悠閒的。想從人群中找到一位熟人、或是同學、朋友,很難。走到老人會館,四周圍都是菜販,走一圈,人愈來愈多,發現這裡的菜很便宜,可能是台灣最便宜的菜。吃過早餐,我去中央市場拿昨夜買的龍眼,搭計程車去「都蘭」找「蕭X東」,把龍眼送到他家。我們又去都蘭糖廠散步。我不敢去「都蘭國小」,總想自己沒成就,沒臉回母校。我們又在糖廠一家咖啡店聊天,並且到那些流浪藝術家工作的地方,在舊糖廠內,看了一些他們的作品,一些創作,感慨萬千,老同學否認他們的理念,不斷的批評,我還是接納不同的想法。生活有各種型態,每人都有權選擇自己喜愛的生活。走在家鄉的道路,呼吸新鮮的空氣,戀戀這山、海,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來走一走。路過「郡界」山區,遙望都蘭山頭,一層白霧,沒能進入深山看一看這故鄉的山河,是一大遺憾。
三天過去了,讓我感受台灣人的人情味、各類的生活型態、也接納各種生活、各種職業。我愛台灣這塊土地。

二○一○年十月十七日是一個大日期,我們全家人去「基隆」看大兒子的女朋友的家人,談婚事。當天是微雨的天氣,今年第一道寒流來到,基隆下起毛毛雨,天氣陰晴不定。來到「林小姐」的家,看過她的家人,中午在「陶板屋」吃便餐,其樂融融。坐在餐廳可以看見對面的基隆港,幾艘遊輪,大船、漁船、客船、「麗星輪」停在港內,還可聽到海鳥的叫聲、飛鳥升空,風景美極了。我們的誠懇打動了對方的家長,這門婚事就修成正果。
回台北的途中,我們去「碧沙漁港」,看這裡的天然的岩石,各類奇石、港口、美不勝收。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讓我印象深刻。臨別時,我送給兒子一句話:「新入門的新娘子像一張白紙,你手上握有七色的彩筆,未來的一切,你喜歡畫什麼顏色就畫什麼顏色,幸福就在你的手上。」

寫這本書的一日午時,與上帝在雲端漫步,飄浮於半空中。飄呀飄,飄過一家庭院,這個庭院好熟悉,好面善。仔細的看,原來是我家的庭院。這時庭院的中間放置一口棺木,我好奇的看棺木裡躺的是什麼人?探頭一看,棺木躺的人就是我,嚇我一大跳,我什麼時候躺在棺木裡面?此時,我看見兩個兒子圍著棺木的四周爬行,悲傷的哭泣叫著:「爸爸!……」
上帝看在眼裡,嘆了一口氣說:「你做人成功!」
我暗自竊喜,洋洋得意。在我高興之餘,看著棺木旁邊坐著一位婦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不但臉上塗厚厚的粉、嘴兒塗胭脂,頭上還別了一朵大紅玫瑰,翹起二郎腿,微笑的看著這場面。我仔細的看這位打扮得美美的婦人,原來是我的妻子。這時,上帝又說話了:「你做丈夫失敗!」
我很傷心,很難過,強辯著:「報告上帝!可是我認真的工作,把收入全部交給太太處理,維持家庭的經濟,使全家和諧,讓全家人快快樂樂的生活啊!」
「這個不算!世界上的人都嘛是這樣,認真的打拼,為家庭和樂鞠躬盡瘁。」上帝說。
我還是不服氣,又強辯說:「可是!上帝!我現在認真的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我『樂活』啊!」
上帝笑一笑說:「孺子可教也!」
就用手指頭搓我的額頭,我就從雲端落下來,原來是「南柯一夢」!所以
現在我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疼惜自己,愛惜自己,我「樂活」。

寫完這本書,已是二○一一年中華民國開國一百年。平時,我是台南市政府的古蹟解說員,我一直告訴客人:「腳踏台灣的土地,喝台灣的水,吃台灣的米,就要疼惜台灣這塊土地!現在這個國家就叫做台灣,中華民國。

   
 

1‧離家出走
一九六五年元旦的清晨,東邊看不見太陽,西邊看不著月亮,冰冷的北風,像萬把利刃肆虐大地,黑夜未盡,「光華天橋」像一座邪惡的奈何橋,又黑又暗;遠方灰黑,屏東市區的建築物擬似被雕刻的板畫,整座城市是我的煉獄,好像我的生命的時鐘在此時此地就要停擺。
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劃破天際時,市區的人們動起來,喧囂由遠而近。站在「光華天橋」的頂端,前面有兩條平行的鐵軌,這鐵軌通往屏東火車站、鳳山、高雄、台南……台北;後面的鐵軌通往林邊、枋寮。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像滾滾江水推著我,要我一躍而下,一了百了,但理智阻止我,下去後,祖母、父親、弟弟、妹妹會如何傷心?家人的期盼像一條鞭子抽得我內心好疼痛。何時淚流滿臉已不知道,了決此生,又如何?身邊簡便的行李,陪伴著哭花臉的我。
在我徬徨無依時,一輛屏東客運早班車,載著客人衝下天橋,在自由路口為了閃避一位騎單車的老人,司機緊急剎車,站在車後賣票、剪票的車掌小姐急速的衝向司機背後的鐵欄杆,快速的撞擊,小姐像一顆籃球撞上牆壁,彈回來,她的身子像煮熟的明蝦曲捲起來,滿臉的血,眼、鼻、口都在流血。司機慌張的抱著無知覺的車掌小姐走下車,在行人稀少的街道找醫院。這自由路是何等的荒涼,那有醫院或是診所,司機抱著漸漸失去體溫的車掌小姐,我看到人間最痛苦、最無奈的眼神,人海茫茫,如何找到救兵。漸漸失去性命的車掌小姐才十五、六歲,初中剛畢業,年輕的生命在生死一瞬間。我告訴自己,這就是命運,命運的輪轉,不分晝夜朝夕,有悲有苦。在一剎那頓悟,拿起身邊的行李,走下天橋,來到車禍的十字路口,早起的市民,漸漸多起來,終於把他們圍成一個大圓圈。
那年,我二十歲,大學聯考失敗後,家人不諒解,親人冷嘲熱諷,村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落榜後的日子如同身置冰窖,度日如年。環境的壓力,愛人的變節,「H」分手時丟給我一句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話:「你會找到一位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我心碎了。
落榜的壓力、女友的變節,使我心灰意冷,面對著雄偉的「都蘭山」哭泣。我在山上徘徊,在「都蘭灣」流連,面對茫茫的太平洋,我發誓要東山再起,一定要成功。
元旦前,背起簡單的行李,隻身遠離台東,去屏東市開西藥房的姨媽家,想半工半讀,再衝刺大學聯考,無奈一位未當過兵的高中畢業生是找不到工作的,也沒有人會請沒有當過兵的人來工作。
元旦那一天,目睹那場車禍,深知生命的寶貴,我沒有勇氣跳下天橋,擦乾眼淚,來姨媽家做客。此時,屏東西藥界舉辦台北三日遊,姨丈太忙,要我代替他出遊。從南部到北部,路途遙遠,路又小,到達台北已晚。夜裡住在「萬華」,夜深人靜,大部份的遊客已進入夢鄉,唯有我獨醒,心裡掛念家人,不知家裡情況如何?我的不辭而別,父親一定很生氣。
呆在台北的第一個夜晚,思緒紛擾,半醒半睡的渡過。
第二天,細雨紛飛,整個台北陰雨綿綿,遊覽小姐說:「桃園風,台北雨。」
品嚐台北的雨,是淒寂、冰冷、灰濛濛的。遊覽車在雨中由「天星」旅社出發,經指南宮、碧潭、野柳。陰雨、風大、浪大,「野柳」風景區不開放,遊覽車無法進入,只能在岸邊,此時白浪滔天,看不見景點,遊客稀少,第一次踏上野柳風景區就碰上陰濕的天氣,真失望。
夜裡回台北的「石園」飯店吃晚餐,由數家製藥廠聯合招待,菜餚豐富,飯後餘興節目,小孩、未成年及未婚小姐不能參加。遊覽車載我們來到新北投一家「新薈芳」旅館,在這裡同樂,節目精彩,一位女模特兒表演生殖器吞乒乓球、吞刀片、開汽水、人狗性交,還放三部A片,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A片,第一次新奇的感受。深夜回旅館,整夜躺在床上未能眠,窗外下著雨,氣溫底,相當寒冷,陣陣北風「刷刷」的襲窗,更加擾人,讓我想念家鄉的情人「H」,不知她今晚如何?快樂?幸福?
第三天,遊覽車從新北投的「新薈芳」旅館出來,已是九點多,雨仍然下著,似乎比昨天大,遊覽車在「圓山動物園」停下來,幾位旅客冒雨進入,這是我第一次參觀動物園,對一位山上長大的年輕人,很新奇。由於綿綿細雨,沒撐傘,走馬看花不能久留。雨愈下愈大,失望的離開動物園。走回車子的路上,回頭遠望大象「林旺」,後腳被鐵鏈鎖住,失去自由。比起「林旺」,我更孤單,至少「林旺」還有個伴,我呢?愛人揮揮手說「擺擺」,就失去那一段珍貴的初戀。
站在石門水庫上,看這個偉大的工程,俯視大千,心胸開朗起來,期許自己有石門水庫的浩蕩,能容納幾千萬頓的飲用水。想一想,失落的已失落,未來呢?多麼遙遠、多麼讓人迷惘,望著遠山一層迷濛的霧氣,流浪十天,總該收心,面對現實,還是回家吧!

2‧回家
元月六日,向姨丈、姨媽道別後,去屏東公路局車站,坐九點十二分的直達車回台東。路途遙遠,客車在「南廻」公路迂迴,連日疲倦,一路都是睡覺。中午車子在「大武」車站休息,讓乘客吃午飯。吃完午飯,在車站遇到高中同學「紀X佑」,身穿軍服,一臉焦黑,他剛從新兵訓練中心出來。當時的高中畢業生參加大學聯考失利就得當兵。時間是無情的,為了自己的前途,要計劃未來,我不能使家人在村人的眼前抬不起頭。
呆在家裡的第一天,拿著教科書熟讀,準備大學聯考,窗外北風蕭蕭,一陣比一陣強。黃昏時,我去「都蘭山」下的田裡挖地瓜,挑著畚箕,拿著鋤頭,走往田裡的山路,遙望遠處的竹葉林,在北風中,淡黃群葉搖曳飛舞,像一群紛飛的黃蝴蝶;觸摸溪中的水更冷了,溪邊的野草枯了,是冬天,想到冬天怎麼這麼冷,這麼淒涼?內心就難過起來。挑了一擔地瓜回來,寫信告訴姨媽我已平安回家、生活得很好、很快樂。
回家的第二天早上,表哥「明和」從高雄來做客,匆匆換上衣服,我們乘七點的客車去「泰源」村。表哥家住「泰源」,但是在「高雄」工作。在表哥的家停留許久,不見姑媽,她在「北溪」一家柑橘園替人家除草,我們去找她,談表哥要結婚的事,他定於農曆正月十一日定婚,二十六日結婚。
回家的第三天清早,表哥與弟弟前往台東,我呆在家裡看書。大清早,家裡的鴨子丟了,到處找,沒時間去車站送行,真遺憾!鴨子自昨夜就丟了,找很久,直到清晨才被我找到,但是已餓得半死,忙著把它們捉回家。下午跟祖母去田裡挖地瓜,挖了好多地瓜,挑得滿頭大汗。地瓜是我們山村人的主食,村莊的人都是種地瓜。

3‧深山工作
元月中旬,回家的第四天,清晨跟爸爸往深山割香茅草,在那無人跡的「都蘭山」下呆一天。荒山野地,幾里路都沒有人影,很孤單、很寂寞。山上氣溫低,因工作的關係,汗仍然流不止,雖然穿上手套還是被香茅草割得傷痕纍纍。黃昏時我們開始造路,這路是要挑香茅草、運輸香茅草用的。路小,又凹凸不平,迂迴又崎嶇,旁邊的叢叢灌木枯黃的枯黃,落葉的落葉,只剩一些冬青樹還是那麼青綠、高傲、宏大,讓人羨慕。看那紅葉,落葉翩翩,是多麼蕭條;那不爭氣的「苦年樹」早就死了;相思樹迎風隨和的飄動很可愛,問它一句:「我的愛人可好?」
山風依舊猛吹,樹林一樣隨風飄動,靜默的都蘭山,幾句烏鴉的叫聲,算回答我的相思。
幾日後,香茅草被太陽曬乾了,跟父親挑香茅草走在新開的山路,下山谷地的香茅爐,深山裡的山風很大,香茅草很重,又受風的阻力,很難挑,很費力,我挑得滿身大汗。深山裡艱苦的工作使我知道要愛惜身體,沒有健康的身體,那來成功的事業。
一日午後回家,路過村子的小路,看見「H」的父親請工人在造路,奇怪!她的父親做人奸險,村民個個不喜歡他,但是我確愛上他的女兒,還為他的女兒離家出走,很難過,無臉走近打招呼,只好繞道走山路回家。
開始蒸香茅草,香茅草在高達一百多度的蒸氣下流出油和水,油輕浮在上面,水重落在下面,我們要的是上面的香茅油。午飯呆在山裡吃便當,冷冷的北風一陣一陣送來,天冷,便當更冷,嗅不到菜飯香,只聞到香茅草的香味,想想深山農家的生活多麼辛苦,又想到未來的前途,萬分哀傷。夜裡,父子沒回家,住宿在深山的小草屋,風吹著木門,與窗外的雨唱和,是嚴冬的交響曲。天寒地凍,整夜都睡不了覺,數著這些暗淡的日子,只恨自己在求學時不用功。
在深山工作一星期,挑著香茅油下山去村莊的店鋪賣,山村的居民都是賣香茅油換取現金或日常用品。來到村裡唯一的店鋪,剛好有年輕人入伍當兵,鞭炮聲連連,我去看他們,沒有笑、沒有叫,只有一聲一聲的叮嚀與父母掉淚的送別。客車載他們走後,帶著極為落寞的神情回家。日子過得相當快,像行雲流水,一去不復返。
深山的工作告一段落,回家來,弟弟在準備期末考,一個學期將盡,我想繼續升學,但是爸爸要我放下書本去替人家工作。談妥工資是三十元一天,本來不想去,可是家裡的經濟已一貧如洗,我投降了,去山上替人家割香茅草。帶著簡單的換洗衣物,走往山上,沿路都是爬山,一趟路就要走半天的時間,北風冷又大,吹得我頭上的斗笠載不住。
夜裡住宿在山頂上的草屋,白天替人家收香茅草、割香茅草,把整天的時間花在山裡,沒時間看書,日子雖苦,我告訴自己,不能屈服於環境,於是夜間點油燈苦讀是家常便飯。與主人談妥,他只請三天的工。
三天過後,我就回家,呆在家裡當米蟲。
元月下旬的一個黃昏,我往家裡一里外的「香茅爐」收「冷卻管」,這是香茅爐蒸香茅草用來冷卻的器具,少不了它,壞了還要訂做,貴得很。割下來的香茅草曬乾後,用挑的、或用「溜龍」滑下山溝的爐子。香茅草放入炊爐蒸,將水加熱到一百多度,水沸產生水蒸氣,水蒸氣蒸香茅草後的水氣流入冷卻管,水氣經冷卻管冷卻後流出水和油,油輕浮在水面,水重沈入下面。我們要的是上面的香茅油。在檢查冷卻管時遇到H的父親,我向他打招呼,但他不理我,一臉的不屑,視我為隱形人,明明是同村人何必形同陌路,兩家因我與H的關係而成仇人。他不准我們來往,弄得兩家如仇敵。世態炎涼,真可怕。
弟弟已經放寒假,時間過得快,過了年,又多一歲,自高中畢業後,我的事業基礎不知在何處?每天困在家裡。寒假第一天,我們割自己的香茅草,北邊的香茅草可以割了,把時間花在山上割香茅草,一連割了好幾天。
香茅草曬乾了,與弟弟、父親三人出動挑香茅草,整天全身是汗。春節已近,到處人事浮動,村人都在掙錢,準備過農曆年,有些人當山老鼠到山上砍木材、竹子,山上那有這麼多取不盡的資源呢?我替生活在山裡的農人悲哀。
家裡的香茅草開始蒸,才二炊,不到二十斤油,整天呆在香茅爐,沒讀一點書,好可惜。年關到了,父親跟弟弟往台東鎮辦年貨,祖母做年糕,我吃了好多紅豆的,肚子不舒服,上廁所好幾次。夜裡父親分「壓歲錢」給弟弟、妹妹,每人各分五十元,唯我獨無,好難過。
二月一日是大年除夕,我們兄弟一起大掃除,把一些棉被、書籍、桌子、椅子一起打掃、清洗,花了許多時間。中午後,父親要我去村子買酒,才給我壓歲錢,我如獲至寶,我要把它存起來,將來升學可用。隔天是春節,我想去「東河」鄉公所找兵役課長「翁X麟」先生,問今年的常備兵是否徵調高中畢業生,然後去「泰源」村姑媽家玩。
春節時,整個山區從午夜起就炮竹聲不斷,直到天亮。八點鐘,我往村裡的車站,乘公路局普通車去「東河村」找「翁X麟」先生,因為他昨夜打「麻將」,直至清晨未醒,不便去打擾,便坐十點的車子去「泰源」找姑媽。到了她家,冷冷清清的不見姑媽、姑丈、小表妹們,原來她們賭博去了。跟她們吃過午飯後,我就回家。春節是好日子,家家戶戶賀新年,人人快樂,我何曾快樂過。俗說:「渡過一天容易,捱過一年難。」
我怕的是迷迷糊糊過一輩子。
春節的第二天,我乘公路局的普通車往台東市區散心,車上人山人海,你擁我擠。下車後,公路局「台東」客運站旅客大排長龍,我看到繁榮的「台東市」,也感受台灣的祥和。走入市區,去「台東戲院」看電影「板門店」、「超時空客車」、「貂嬋」,看了一整天的電影,走出電影院已晚,冷風猛吹,寒氣迫人。在路邊的小吃店吃過晚飯後,我又走回街上,在街上碰見小學同學「鄭X仁」,他的父親在鄉公所上班,他告訴我,現在「東河鄉」已不再徵調高中畢業的常備兵,我聽了很高興,這是一劑強心劑,心想我終於可以再考一次大學,回家後要用功不可浪費時間,這是一個機會,唯有再考一次大學,才是我的目標,就匆匆忙忙的回家。

5‧籌劃學費
四月份,村民瘋捕虱目魚苗,魚苗價格好,捕獲量又多,人人在海邊賺外快,整個都蘭灣的海邊都是捕魚苗的村人。父親取了兩根曬乾的竹子,加上一件舊的網,就要我下海捕魚苗,我不想去,不要去浪費時間,我還想升學呀!但是想一想,去參加聯考的車費、報名費、伙食費,那裡來這麼多錢,家裡窮,那能資助我成行,父親更是不贊成我升學。
春、夏之季是捕虱目魚苗的季節,這種魚苗,因風向、潮水的關係,在春、夏迴游東部海域,全村的人個個下海捕捉。我拿著自製的魚網往海邊去,捕了數條魚苗,滿有趣的。捕魚苗令人發瘋、令人著迷,天氣熱可游泳玩水,又可賺錢,何樂而不為。於是天氣熱時就放下書本,往海邊跑,看父親捕魚苗,手癢也下海。愈捕愈有心得,愈來愈喜歡。
五月中旬,一個下大雨的黃昏,浪很高,風很大,很危險,沒幾個人下海,只有少數對水性熟的村民下海,父親在岸邊只捕了四十七條。浪愈來愈大,村裡一些天不怕地不怕死愛錢的年輕人也不敢下海,何況是我們,只得站在海邊望洋興嘆,大家都在等退潮,從海象可看出有大事發生,果然到了晚上來了一場大地震,達十五秒之久,還有餘震,這時是午夜一點二十分,可怕的地震,正當我苦讀的時候,停電,電燈都熄了。隔天陰天,虱目魚苗大發,從大清晨發到下午,村人捕得哈哈笑,捕獲的數量太多,商人殺價,價格低。村人有時歡笑,有時愁,魚苗捕獲量多、少,價格高、低,影響收入,影響生活,山村居民的生活真是苦,但是由海象給我一個啟示,天氣愈惡劣虱目魚苗愈多,危險也多。
家境愈來愈窮,我愈讀書愈洩氣,不知要怎麼辦?報名費與聯考的費用在何處,真傷腦筋。地震後的第二天,祖母病了,早上由我起床煮飯,我們家是燒木材的,一個大爐灶,升火就是一大學問,弄得我滿眼淚水,眼睛都張不開,好不容易煮熟一頓飯。祖母的身體一直沒好,一直呻吟不堪,到了中午,好不容易讓祖母安睡,我才放心。黃昏,父親不在,提著父親的捕魚具去海邊捕魚苗。浪太大,魚苗稀少,才捉了十幾條。怎麼辦?報名費、車費、住宿費,樣樣都須要錢,錢從那裡來,想一想,捕魚苗吧!多捕一些魚苗,才能應付這些雜費。
五月底,訂製一支捕魚網,弟弟去台東鎮買橡皮圈,我會游泳,可以到比較深的海域捕魚苗,那裡的魚苗多。第一次拿著新魚網下海是黃昏時刻,海流來了,風大浪高,天氣很差,也是虱目魚苗大發的時候,大量的虱目魚苗靠岸,我跟村人一樣往海裡捕魚苗,因水深,體力不支,幾乎溺水,加上氣溫低,冷得全身直抖,到中途退縮不捕了。我不知道這天氣這麼冷,本以為捕魚苗好玩,下海才知一行不如一行。第一次正式捕魚苗捕了二十四條,比起村裡年輕人捕魚苗的數量是大巫見小巫。

以上內容節錄自《都蘭山風雲錄(一):戀戀山海》郭邨◎著.白象文化出版

   
 

郭邨(筆名)

屏東師專畢業,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研究所結業。曾任國小、國中教師、主任,國際學校中文部主任。作品曾獲教育廳基層建設小說獎,台南市政府府城文學獎,縣市級政府徵文小說、散文第一名。青年月刊徵文小說、散文第一名。為國家服務三十三年,教職工作劃下完美句點。現居住台南市,是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古蹟解說員、城市導覽員、解說大隊隊員,最高興的是用英語向外國客人介紹台灣歷史,看他們高高興興的來,滿滿意意的帶著溫暖走出景點。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2.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3.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4.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5.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6. 來自天堂的雨
 
開卷試讀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博物館,收藏物件,海涵情感;館內收藏,盛裝過往,雋刻時代。
   
 
2.量子の生死書
3.走向白雲山巔──瑞士茵佳汀
4.刻鑿人生:被遺忘的石雕家族
5.動人情書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