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我和貓
  我和貓
  當分離到來他也只能放手,到頭來,他唯一擁有的,只是一隻貓……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曹中華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5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979089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98

狀  態:已下架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今是人
今是人

不滿於自然人的科學家立志打造出完美的新人類,這是世界最後的救贖,還是毀滅的開始?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

如果你曾為東野圭吾的《破案天才伽利略》著迷,千萬別錯過喜多喜久的《化學偵探居禮先生》!

 
The legend of ‘red jade talisman’
The legend of ‘red jade talisman’

On the most luxurious ‘Gold Star’ bed train in history, a fantasy adventure across time and space and exploring the supreme gods of Daoshu is about to begin...

 
戀人的肯亞AA
戀人的肯亞AA

時尚奢華、質感生活、職場鬥爭、心靈療癒……,揉合多樣元素的過癮小說,盡在這杯──戀人的肯亞AA。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這是一本小說,也可以說是一本日記。
我把自己的過去裝進了這本書裡,裡面有我,也許你也在。
因為我們生存在同一個時代,我們都被烙上了這個時代的印記。
我們的肉體最後都會消逝,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本書是我某個階段另一個形式的存在。
我們生存著,思考著,困惑著,掙扎著……,這是一本關於愛,關於現實,關於生活的書。
這是一本,沒有名人推薦,或者說是沒有人推薦的書。
也許,這是一本寫作手法稚拙,甚至很爛的書,但是足夠真實。如果你看到了真實,就夠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979089.pdf

   
 

我是誰──《我和貓》自序

很長一段時間,幾乎從我開始記憶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就一直在問自己——我是誰?將近三十年過去了,我依然追問。無論做什麼,最難以回避的終究是自己。每當我疑惑或者懊惱時,我都會思考自己是誰,以及存在的意義。在浩瀚的宇宙中自己渺小的如一粒沙塵,人生短暫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無論是從時間還是從空間的角度上去思考,我都是何其的渺小。
當我開始說寫本書時,我自己都懷疑這次能不能寫完。經歷了兩年七百多個日夜的煎熬後,我總算完成了。這期間經歷了很多的刪減、增添,浪費了不少咖啡。基本自己感覺過關的稿子,是在長沙出差時的一個雨夜完成。寫完的那一霎那,原本想著會很激動,沒想到自己竟變得平靜安然了。每個人都有故事我只不過把屬於我的故事寫出來了,沒有什麼可以值得炫耀的。但是為了自己,我還是感動了一下。
在兩年的時間裡自己的心路歷程經歷了跌宕起伏,萬千變化。我的思考,我的生活,我的情感波動都雜揉其中。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每一個句子都是生活中出來的,都經歷了時間的磨礪和生活的撞擊。這個時代不缺速食,我用了兩年的時間終於把這一頓飯做好,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如果我做的這一頓飯,能夠打開我後面人生的門,我想也值得了;即使打不開,我想起碼會有一段時間自己不會餓,會有氣力繼續打開那些未竟之門。
這本書的名字叫《我和貓》,現實中我確實養了一隻貓,我不是為寫書而養貓,也不是因養貓而寫書,如果真要有個理由的話——那就是冥冥中的緣分。「緣分」兩字看起來很玄,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有些事不可不信緣。我不是唯物論者,也非唯心論者,如果較真的話我算偏唯心,其實我還是信自己。信自己,是自信的一種,而非自私。中國的傳統儒家信仰就是:「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做為一個普通人目前我所做的也只是「正心、修身」二者若不及「齊家」都暫不敢妄想。這本書裡面很多內容,是我自己現實中的生活和書裡的生活互相投射,交互影響的結果。也許寫的內容不如眾人期待的那麼好,但是有一點我可以告慰自己——這兩年我認真地生活,認真地寫故事,這兩點都是真實的。感動自會有,但是我覺得這年頭感情應經退化成矯情了,在此我覺得還是真實了好。
當我在有意和無意之間書寫的過程中,發現主題竟然是對自我的認知,人存在的意義所進行的探索。說白了我仍然繼續追問我是誰?希臘有句箴言:「你要認識你自己」,很久以來我都把這句話當做我的座右銘。人可以迷路,但不可迷失自我。如果自我迷失,那麼走的路再正確也是錯誤的;一個人如果能夠認清自我,走什麼路都不會存在錯的概念,人生路上都會清風拂面,鳥語花香。
寫完這本書,讓我各方面精進了很多,人生有許多修行的方式,碰巧的是目前我選擇了這一種,沒有別的原因——我自我感覺這種方式對於我來說還算順手。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認識自我的方式,同時也會有屬於自己的展示自我的方式,有些人還不止一種,大家通過自己的方式修行、精進、終了。
有朋友看了我放在微博和空間裡的片段後,大加讚賞,有的朋友要我送書,有的說肯定會大賣。在這裡我謝謝大家對我的垂愛,同時大家的肯定也給了我莫大的勇氣和堅持下去的信心。其實這就是一個小故事或者是一篇很長的日記,裡面雜糅了我的所思、所見,又碰巧能夠引起三五朋友的共鳴而已。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能得三五當且大喜。你我皆凡人,人生最大的事,頂多就是——生死離別,在這四字之間的空隙裡,所存在的僅僅是:長長地平淡和長長地思念,然後就是一切煙消雲散。
每個人都有故事,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只不過我用這種方式給大家講了一個故事罷了。做為一個藝術院校畢業和在製造行業裡混了那麼多年的我來說。時至今日我可以對自己說:」我終於做了一件作品。「所有的時間,我生活中的行為,以及書中所採用的手法,我的朋友,同事以及親人都參與了這個作品的創作,與大家的言談交流中也深得感悟和見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行為藝術。
這兩年無論是我個人,還是這個世界都發生了無數的事。很多事雖然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但是依然如影隨形,印在了我們的內心深處。也許有些已經體現在我們身上使我們發生了變化,也許某些變化很久才會產生,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帶著這個時代的印記前行。這個時代無論是美好還是糟糕我們都無法逆轉,都會對我們產生影響,從另一個角度我們每個人的言行也會影響著這個時代的走向——如蝴蝶效應一般。
我是誰?也許我在這一刻是我,在另一刻只是另一個自己。
無論如何,只要我們活著,我們思考著,我們不斷地認識自我,我們的生活就不會太糟糕,不是嗎?

曹中華

   
 

1.
世界從不會按照我們的想法去發展,牠有自己的腳步,我們所要做的只是跟隨。我們想的事情未必會發生,我們從未想過的事有時卻如影相隨。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養了一隻貓,以前從未想過會養貓,因為我喜歡狗。我養的貓是一只有三種顏色的小貓:黑、白、黃三色。開始我還不知道三色貓一般都是母貓。小貓臉上一半白色,另一半從鼻子向上,整個眼睛都埋藏在一片黑色的毛髮中,有幾分京劇中的臉譜的味道。不過由於黑的過分,生出幾分滑稽和怪異來,整體看來是一隻漂亮的小貓,結合她的外表,我給她起了個名字叫「小花」,不過平常我對外宣稱是「大貓」,平常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這兩個名字都不叫,而是叫她「貓咪」。為了正式一點,在下面的故事裡我就叫小貓「小花」了。
如同很多事情一樣,小花以一種意想不到方式來到我的身邊,進入我的生活。現在小花與我幾乎形影不離,互相玩耍,甚至天冷時在同一張床上睡眠。
奈奈走後我和小花成了彼此的唯一,正確的說是我成了小花的唯一。有只貓也好,起碼不至於那麼孤單,我安慰自己。
平常休息的時候,我基本待在家裡,身體游離在電腦和電視之間,經常一個人盯著電腦螢幕或者電視,總這樣不近視眼才怪。說起自己近視,有相當長的時間了,我懷疑是從初中或者小學開始的,那時候常在昏暗的光線下看書,也可能是因為自己上課時偷偷看藏在桌下的小說開始的,具體時間不清晰了,太久遠了。不盯著電腦螢幕或者電視螢幕時,有時我會盯著一個地方——隨便一個地方,不關注任何內容,只是發呆,例如窗外。時間長了甚至會出現幻象,開始我不以為然,慢慢的我覺得如此下去可能會得憂鬱症。
與奈奈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不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待在家裡不出來,那時候每到休息的時候我們幾乎都出去,很少會待在家裡,只要到了休息日懶覺都不會睡。現在自己卻常常一個人待在家裡上網、看書、看電影,只有有限的幾個朋友偶爾才會出去一塊聊聊天,吃吃飯,剩下的時間就是一個人待在家裡。開始是因為奈奈不在身邊自己不習慣一個人出去,後來一個人待在家裡成了習慣。看來環境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原來我是喜愛熱鬧的人,慢慢的我開始變得安靜、沉鬱了。
廣州的冬天有些陰冷,雖沒有北方滿地的落葉或者光禿禿的樹木一派肅殺氣氛,可是那種徹骨的陰冷仍讓人難以心安,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這種感覺更加強烈。一個人孤單久了,長時間不跟別人交流真的很可怕,就是不得病也會倍感無聊。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這種感覺,那種彷徨無依,心無所屬,生活如浮萍一般飄渺不定。除了吃飯睡覺,總有一大段時間是清醒的,長時間清醒並不是一件好事。人迷糊的時候可以睡覺,清醒的時候最難對付。為了應付那些無聊的時間我準備寫本小說,了卻一件縈繞在自己腦海多年夢想。
我決定開始寫本小說時,小花趴在床上睡覺——我睡覺的床。現在小花與我越來越親密了,當然這種親密是雙向,而不是她單獨示好或者是我偏執的寵愛,總之我們彼此是難以分離了。
奈奈在電話上說「你們現在相依為命,當然和你親了。」奈奈打電話的時候,我正趴在桌旁邊寫小說。奈奈走後我們就靠互相通電話聯繫,剛開始幾乎是天天一個電話。12 月的廣州已經很冷了,我緊靠著桌子,我覺得這樣能減緩身體熱量向外擴散的速度。旁邊放著一杯泡好的咖啡,估計早就涼了。天冷的時候,我總喜歡在身邊放上一杯熱水或者是泡一杯咖啡。我固執的認為這樣會在意識上給我帶來溫暖。
「嗯嗯……」我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按著鍵盤,身體依然緊靠著桌子。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我和小花談不上相依為命,但是,我對於小花來說責任還是重大的,如同嬰兒一樣我幾乎要照顧她的一切。
「你在幹什麼,聽聲音,有些不對勁。嗯,對了,天冷了那邊沒有暖氣你注意身體。」
「好的,你放心,我對自己可好了。我現在開始寫小說了。」我故意輕鬆地對她說,說的時候我又把衣服裹緊了一些,然後依舊變成原先的姿勢。
「呵呵,真的?我這一走說不準你能安心寫東西了,之前你說過多少次都沒見你動手。希望你這次可以。加油!」奈奈在電話那邊鼓勵我。
「嗯嗯,我儘量,回頭我把我寫的傳給你看看。」
「很好,小花還好吧?」
我回頭看了看正在睡覺的小花,然後對奈奈說。「好著哪,正在睡覺。」我跟奈奈說著話,仍敲著鍵盤,對於長期不寫東西,又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我來說真有點感覺不容易,所以只要有點感覺的時候我都不會輕易放棄。
「那好吧,我掛電話了,老媽叫我吃飯了。你也好好吃飯,好好休息,不然我饒不了你。」
「好好……」我還想再說點什麼,奈奈已經把電話掛了。
說實話,我不確定這本書會不會寫完,當我開始寫的時候有些事正在發生,有的需要靠回憶,另一些需要隨著時間的推移決定故事的發展。我開始寫下第一個字的時候,回憶的大門便開始打開了。很多前塵往事,迅速的朝我湧來,當我直面這些湧來的回憶時,才知道時間消逝的那麼快,本來覺得還在眼前的事,可是回憶起來已經變得那麼遙遠了。當我們開始回憶的時候,才明白時間是如此的不堪。上學那會,有一陣子我非常的癡迷於寫故事,儘管字體歪歪斜斜,但是我總是熱情滿滿的寫,甚至不知疲倦,不問所終的寫——那些只屬於我的,隱藏著很多青春夢想的故事。用了好幾個筆記本,不過大都只是一個興致勃勃的開頭。然後,那些只是剛剛開始的故事和文字就黯然的被丟棄在蒙塵的角落裡。有時我收拾東西,偶爾碰到就會翻一翻,翻得時候發現裡面也有一些讓人感動的句子和不錯的章節,剩下的卻是遙遙無期的空白。慶倖的是那麼多年了,那些東西我還保留著,並沒有徹底的遺棄牠們,在我內心深處曾想:如果哪天有了時間,我會繼續把那些剩下的空白填滿。我甚至幻想會變成一本裝幀漂亮的、內容風趣、感人的小書,然而,直到現在我一直沒有付出行動。
現在工作了,閒暇時間也少了,熱情也大不如以前,要想坐下來寫東西需要很大的勇氣,寫這本書的開頭時我就領教過自己。更重要的是我不知道有沒有信心照顧好小花,能跟她共處多久,因為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了,首先我現在一個人照顧自己就很困難,更何況還要照顧一個對我來說仍算陌生的貓。我想我開始邁入衰老了,以前的相貌在我記憶中迅速的模糊起來,也許我早就老了,至於什麼時候,可能從長最後一顆智齒得時候,也許更早,滿十八歲以後?現在很多事情失去熱情就是最好的證明,即使熱情尚在可氣力遠不如之前了。我發現自己比以往更注重「年輕」這兩個字,重心何時轉移到這兩個字,我慢慢的回憶,僅能記起這種意識大概出現自己畢業一年之後……,工作及現實生活磨滅了我們的熱情,加速了我們的衰老。
奈奈走後,房子的溫暖和熱情也被帶走了,慢慢的越來越冷清,還好有隻貓,偶爾叫兩聲,鬧一鬧,活躍一下房子的氣氛,不然這房子更沒有生氣。很長一段時間,屋裡的東西我從未移動過,彷彿在夢中,如果動了他們,似乎夢就會醒來。
我從來沒有那麼孤單過,正確來說是沒有那麼長時間一個人孤單的住在一個房子裡,周圍除了樓梯,同層的每家的房門熟悉外,其他的都非常陌生。我感覺自己彷彿住在一個孤獨的島上,周圍的一切冷冰冰的,似乎跟我沒有半點關係。這座城市如同大海一樣,我只在固定的航線上來回游走,周圍的一切全是陌生的水域。
廚房很久沒有開火,開始布滿灰塵,往日的溫暖漸漸的褪盡,廚具灰頭土臉的躺在那裡,已漸漸失去了風采。還好有小花,我自言自語說。其實無聊的時候我有時會跟小花說話,但幾乎和自言自語差不多,她不了解我說的什麼,我也不知道她的語言。是啊,畢竟小花是隻貓,我又怎麼會知曉她的語言……
小花進入我們的生活可以說是毫無徵兆,以一種十分偶然的方式到來。我想如果那天我不住在工廠而是回家,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種情形。生活就是這樣,總像預言般那麼神奇。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如果現在留在我身邊的不是小花,可能就是奈奈了。

2.
我清晰地記得那天,因為工作較多我就住在了工廠。吃完晚飯,我去廠外面的鄉間小道上散步。窄窄的小路剛剛下過雨,泥土的氣息很清新,道旁有一條方便村民灌溉田地的小溪,水清澈見底裡面還有河蟹。勤快的村民會在自己地頭上種上各種蔬菜:苦瓜、豆角、絲瓜、茄子、黃瓜……,傍晚,有風,夕陽沉沒在雲中,天過早的暗淡下來。
我漫步在這鄉間的小路上,散步、聽歌。兩旁是茂盛的香蕉林地和青蔥的甘蔗叢。我知道這裡不是我的未來,也不是我的過去,我只是匆匆過客,如同道旁低空
飛行的蜻蜓,又或迎面而逝的風。雖然這個地方比較偏僻,可偏僻也有偏僻的好處,難得有這樣的清靜。
在散步的小路上,不時還會碰到赤腳歸家的村民,這裡村民很多都是保留著過去漁人時的習慣赤腳走路,我觀察到這裡女人比男人更勤勞,很多繁重的體力活,幾乎都是女人承擔,不禁讓我心生敬意。
我正在興致勃勃的散步,奈奈打電話過來,開始我以為出什麼事。只要我不在,她總會遇到一些解決不了的小事問我,例如:指甲刀不知放哪裡了……之類的問題。電話接通後,奈奈竟然問我:「要不要養貓?」
「好啊。」開始以為奈奈跟我開玩笑,因為奈奈從來沒有說過喜歡貓,我也沒說過喜歡貓,儘管之前她養過幾次魚,結果最後都變成了傷心的結局。
「買了你要養。」奈奈的語氣彷彿突然的嚴肅起來,嚴肅的甚至讓人覺得陌生——彷彿另一個人在和我說話。聽到她的語氣知道這次她又認真了,沒辦法只要她認真的事一般都會想辦法搞定。
儘管如此,我仍笑著說「沒問題,養就養,就當有多養了一孩子。」
「切,你把我當孩子,你也把牠當孩子啊。行,這可是你說的。」奈奈的語氣裡前半句明顯的變得不滿,後半句明顯的妥協了,女人真是奇怪。
「好吧,好吧,聽你的。」我小心地回答她。
「10 元一隻,有白的、花的,不過白的小點。」奈奈在電話那頭說。電話那邊的她,似乎還在挑著或聽著小販的介紹,聲音裡散發著遲疑和飄忽的味道,從語氣上判斷感覺很難做選擇的樣子。
「白的吧!」因為我腦海裡想著大學同學牛哥養過的一隻貓叫小白。其實我對什麼顏色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偏好,只是奈奈問了,就隨口說了一個顏色。
奈奈買完後,給我發了個簡訊:「買了。你養哈。嘿嘿!」
「好吧!」我不知道她最後選的那一隻,具體細節她沒說,也許給我保持一份神祕,總之我也沒有細問。
第二天下班回到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沒看到「小白」,我想應該是「小白」吧!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只是固執的認為奈奈徵詢了我的意見應該就是白色的。
奈奈沒在家,去和朋友吃飯了。我打開門在房間裡轉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貓。
房間裡燈光並不明亮,大吊燈上面有12 盞燈,現在只有3 盞可以亮。為了節約用電,其餘的燈自從壞了就沒有再裝。有個燈管還出了毛病,發出「茲茲」的聲音,有時候聽著毛骨悚然。尤其是一人在的時候,更是增添了不少恐怖的氣息。直到現在燈管仍然如此,有幾次休息的時候我想著把壞掉的燈換掉,可是由於自己的懶散就忘了,時間長了又習慣了這種狀態。習慣真可怕,如果你征服不了你的習慣,就會屈服於習慣。
我把包放好,換了拖鞋,就去找貓。又在房間裡找了一圈也沒看到貓,我記得奈奈說小貓在條几的第二個格子裡,我找了一下也沒看到,然後跑去臥室,仍沒有看到。大概發現我回來躲起來了吧,也許怕生早早的躲到一旁了。
實在找不到,就索性作罷,我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不一會就聽「喵,喵……」的叫聲。聲音不清晰,稚嫩,沙啞。開始我以為電視裡面傳來的,我調低聲音後,才勉強聽出聲音是從到房間角落裡傳來的,由於聲音細微且斷斷續續我不確定小花在那裡。四下看了一下仍沒看到,就沒理她。我心想,不理她,也許待會她就會出來。如果我刻意找,小貓害怕生人,更不會出來。果然不一會,一個臉上一半白,一半黑的小東西小心翼翼的朝我走來,看她那樣子大概有兩個多月。
我以為是一隻全身雪白的小貓,結果是一隻小花貓。
小貓很瘦,在我身邊走了一圈仍然叫,看見她心裡竟生出幾分厭惡來。人有時真的很奇怪,總是武斷的判斷是非。如果看看現在我對小花的那份溺愛,真的是難以理解當初那份厭惡是從哪裡來的,真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然而現實生活中類似的情況經常發生——有些事,有些人我們會莫名其妙的煩躁和厭惡。又譬如:我們與陌生人對話僅憑自己的好惡對待別人,然而,那種非理性的輕率往往會蒙蔽自己,甚至會傷害到別人。
小貓仍在叫,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對於貓的叫聲我置若罔聞,沒理她繼續看電視。過了沒多長時間突然安靜了,我很納悶。我回頭看小貓時,她正蹲在沙發上似乎在研究什麼。原來小貓在沙發上撒尿了,沙發上面有幾片紙巾。她就把尿撒在了紙巾上,紙巾很薄瞬間就浸到沙發上了。我趕緊把她拖到一邊,拿東西擦沙發。小貓第一次見面就給我下馬威。
我清理完沙發,又拖了一遍地,仍感覺客廳有一股貓的尿騷味。此時,小貓縮在一個角落裡。看著她怪可憐的,突然想起奈奈說的「你要養她啊。」心裡就不自在起來。我把小貓抱到餐盒旁,我抱她的時候她倒也溫順,大概能感覺出我的善意。那時候的小貓真瘦小我兩隻手幾乎能把她全部包住。她先是聞了聞,試著添了一下,然後愉快的喝了起來。看來還是餓了,那麼瘦小竟然一口氣把我倒給她的牛奶都喝光了,看著她那脹鼓鼓的肚子,就沒再餵她。
就這樣我算跟小花相識了,以最平淡無奇的方式。



以上內容擷取自《我和貓》曹中華◎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979089.pdf

   
 

曹中華 英文名:hobiter
山東人1980年出生2005畢業於北京服裝學院。
學生時代專業習服裝配飾設計(珠寶、鞋帽設計),業餘喜文藝(文學藝術)。
畢業後一直從事各種鞋類設計開發,現專攻女鞋設計、技術和女性腳型研究。
在京上學四年,接觸各類文學及藝術風格,薰染至深。
閒時,能靜亦能動,愛電影,愛旅遊,愛寫東西,喜書畫;
上班勤於專業,下班精研業餘愛好。行為良端,思維怪誕。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賭場無底洞騙局和賭場內外的巨嬰:賭場,被一介等號所顛覆
  賭場無底洞騙局和賭場內外的巨嬰:賭場,被一介等號所顛覆
  數學是個好東西,賭博是個壞東西,而博彩數學仍然是個好東西。
   
 
2.看懂禪機 上、中、下(套書)
3.
4.神靖丸的故事(中英對照)
5.不要口罩,只要擁抱!(比較哲學)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