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水之魅影(繁體版)
  水之魅影(繁體版)
  一塊古玉牽纏前世夙怨,惡靈上身只為完整今世的殘缺?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天棠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6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979072
裝  訂:平裝

定  價:NT$450

狀  態:已下架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Exploring the Diverse Translating Nature of Narrative Aesthetic: New Perspectives on Fictional Translation
Exploring the Diverse Translating Nature of Narrative Aesthetic: New Perspectives on Fictional Translation

探索人物與敘事者多樣性語用風格,帶動文體風格翻譯之研究風潮

 
物競天擇:野外大地篇(上)
物競天擇:野外大地篇(上)

大破壞後的地球,隔絕於都市外的真實大地,潛藏著無窮盡的危機!

 
交易
交易

對女人而言,愛情與肉體,哪一項可以交易?富二代、學者、董事長……誰是塔特雅的真命天子?抑或都是與惡魔交易的標的?

 
紅狐
紅狐

「紅狐」消失了嗎?它的足跡正在這個城市裡若隱若現……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親情、友情、愛情綿密交織,刻畫複雜糾葛的人生難題。
「阮潚玉,一切正常嗎?」毛玻璃製成的拉門外,汪子騏倚著牆壁高聲問。
「正常。」阮潚玉回頭望了一眼毛玻璃外模糊的輪廓,慢慢轉回頭的時候,忽然渾身一震。
是眼花了嗎?剛剛那一瞬間,汪子騏透過毛玻璃的模糊臉孔,竟和另一張臉重疊了!那張臉盯著自己,正在咧嘴而笑!恐懼襲捲著阮潚玉,他幾乎動彈不得。
想要再次轉頭看清楚,卻又沒有勇氣,阮潚玉只能僵硬著身體任由水流沖刷身體。

故事,從一塊古玉開始……
水聲滴答,夢中聲聲呼喚。推理系高材生阮潚玉夜夜為惡夢糾纏。
博物館古玉夜半湧出清水,這是鬼物作祟,還是有心人所為?
為探查夢境之謎,阮潚玉捲入神祕案件。他能否為自己洗刷嫌疑?案件與他的夢境又有何駭人連繫?
扭曲的人性、複雜的心理鬥爭,交織成一幕幕撲朔迷離的場景。阮潚玉該如何面對神祕學與科學交雜的重重迷霧?
世紀交替,宿世難題一一浮現,原來夢境中的黑暗魅影竟是……
懸疑、推理、靈異、驚悚等元素交錯融合,開展你未曾見過的推理新境界。


讀者回響:
「我是路過,不過看了就愛不釋手了。」
「你知道眼睛很痛卻還忍不住繼續看,有多辛苦嗎?」

   
 

   
 

第一章 宅男傳家寶玉


一開始,那聲音非常微弱,不帶任何殺傷力,彷彿只是殘破的求救信號。

「拜託……在這裡……到這裡來……拜託……」低沉的聲音斷斷續續,夾雜著滴滴答答的水聲。
阮潚玉睜大了眼,映入眼底的卻只是深沉的黑暗。他試探著伸出手,卻只抓到一片虛無空洞。
「到這裡來……拜託……」
阮潚玉試著回答那個聲音:「在哪裡?我看不見你,你在哪裡?」
「在這裡……過來……快點過來……」
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阮潚玉分不清正確的來源,只好試圖在黑暗中移動腳步。然而,無論他朝哪個方向探索,面對的都只是無止境的黑色深淵。
阮潚玉心臟突地抽緊,他停下腳步。
水聲越來越近了。周圍的空氣騷動起來。
「過來呀……你為什麼不過來……快點過來……」
伴隨著滴滴答答的水聲,呼喚的聲音越來越響,阮潚玉寒毛敏感地豎起,某種未知的東西正朝自己逼近。
情況不太對勁,阮潚玉倒抽一口氣,正想轉過身,卻意外踩進一片水窪。
「啪嗒!」冰冷的液體彷彿有生命般,包裹著他的腳踝竄動,攀升至小腿。
「哇呀!」阮潚玉驚叫起來,他想要抽回腳,但卻被纏得更緊,耳畔響起刺耳的歡呼聲:「抓到你了!我抓到你了!」
「滴答!滴答!」水聲在阮潚玉腦中直接響起,越滴越快,越滴越急!「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不要!」他聽見自己因恐懼而變調的求饒聲。那聲音低沉地笑了起來,帶著腐朽潮濕的味道:「你逃不掉了!」
「不……不要呀!」阮潚玉尖聲驚叫!淚水凍結在眼眶中。

「嘻嘻!你不要什麼呀?阮潚玉?」耳畔忽地響起歡快的笑聲,接著面頰被人狠狠賞了兩巴掌。
四周的黑暗急速褪去,阮潚玉眼前突然一亮,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死黨笑臉。
阮潚玉一手摀著發脹的腦門,一手撫著熱辣的臉頰,慢慢坐起身。
「又做那個夢啦?」死黨遞過一條浸了冰水的毛巾。
阮潚玉把毛巾敷在臉上,一不小心手勁大了點,疼得齜牙咧嘴:「汪子騏你下手太狠了點吧?」
「會嗎?你不是說一做那個夢就要把你叫醒嗎?不論用任何手段?」汪子騏歪著頭,竊笑著看他,又從機器人安妮手中接過另一條冰毛巾:「喏!敷一下就好囉!」
「話是沒錯……」阮潚玉把毛巾壓在另一邊臉上。
「還好嗎?夢境還是和以前一樣,伴隨著不明液體的湧出,有人一直呼喚著你?」
阮潚玉皺起了眉:「……那東西越來越近了,這一次還抓住了我的腳……幸好我叫你搬過來一起住,不然沒人叫醒我,我在夢裡嚇都嚇死了。」
「那真的只是夢嗎?」汪子騏皺著眉問。
「什麼意思?」阮潚玉抬頭看看老友,忍不住笑出來:「拜託,現在可是二十二世紀耶!安妮的世紀!」他朝型號G2879506的安妮一指:「仿真機器人,有呼吸有溫度,甚至還會臉紅!超科學的時代!你還信那種一兩百年前的迷信呀?」
「我原本是不信,不過……昨天的報紙你看了嗎?」
「沒有,怎麼了?」
汪子騏沉著臉遞過輕薄的電子報平台。阮潚玉伸出右手在平台上一劃,昨日的報紙頭條躍進眼簾——「二十一世紀博物館鬧鬼!宅男傳家寶玉湧出清水!」
阮潚玉搖搖頭,關閉了電子報:「那又怎麼樣?博物館澄清只是傳聞罷了。」
「可是你看這裡!」汪子騏手指一劃,電子報又重新跳出來:「瞧!機器保全蘇比P7890890說清水每晚自玉器中湧出。別忘了,機器人是不會說謊的。」
「這年頭機器人也通靈呀?」阮潚玉笑道:「怕只是有人搞鬼罷了。」
「在數十個機器保全蘇比的監視底下耍花樣?」
阮潚玉沉默了。
「走,去看看吧?或許和你的事件有關呢!」
阮潚玉考慮許久,才慢慢道:「雖然在夢裡不由自主地感到懼怕……但,我是不相信世上有鬼的。不過,去看看也好,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在裝神弄鬼。」

二十一世紀博物館的建築只有幾十年的歷史,外表卻像百年前的大廈一樣,高聳直立,方方正正,牆壁上規規矩矩開了許多窗戶,較低矮的樓層還仿照二十一世紀的建築樣式加裝了鐵窗,毫無美感可言。
公共飛行車在頂樓停下,阮潚玉和汪子騏下車搭乘電梯。
二十一世紀博物館在參觀動線的安排倒是巧妙,觀眾從頂樓入館,自二十一層開始逐一向下逛,頗具巧思。
進了電梯,阮潚玉說:「到有宅男傳家寶玉的那一樓。」
「收到,謝謝。」電梯自動發出優雅悅耳的女聲:「您指定的樓層是五樓宅男層。」
「您要去看傳家寶玉?」電梯裡,一位身著OL裝,身材姣好的長髮女性問道:「我是二十一世紀博物館的導覽機器人蘇菲亞A0078935,正要到五樓做定點導覽,兩位要一起來聽嗎?」
阮潚玉點點頭道:「那就麻煩妳了,935。」
說話間,電梯無聲無息地停下,電梯門打開,悅耳的女聲響起:「五樓宅男層到了,請您慢走。」

「……這就是二十一世紀非常流行的轉蛋。轉蛋是一種蛋型小圓球,從轉蛋機中隨機轉取……」蘇菲亞A0078935用動聽的聲音逐一講解展品。她無庸置疑是個美麗的機器人,長髮過腰,身段窈窕,看到阮潚玉凝視她時,還會不由自主地臉紅。
汪子騏湊過來悄聲說:「喂,對方不過是個機器人,一路上我們已經遇到三個一模一樣的蘇菲亞機器導覽員了,你不用對機器這樣眉來眼去吧?把人家調戲得……」
「誰會對機器人有興趣呀?」阮潚玉無奈地瞪了汪子騏一眼:「是她的頭髮。她的頭髮太長,講話時頭又習慣往前傾,把文物都擋住了。我一直用眼神暗示她,她的頭還越低越下去……這程式設計是不是有誤?」
「啊?我還以為你對機器人有癖好咧!」汪子騏恍然大悟,舉起手來:「不好意思,我有問題。」
「請說。」蘇菲亞A0078935露出淺淺的笑容。
「那個,妳的頭髮能不能稍微往後撥呀?真糟糕,我們看不見文物耶!」
跟在蘇菲亞A0078935身邊聽解說的觀眾都笑了。今天是非假日,除了汪子騏和阮潚玉外,就只有兩對情侶和一位中年女子在五樓參觀。
蘇菲亞A0078935漲紅了臉,她急忙將過腰的長髮往後撥,頭髮卻不慎被中年女子的手提包勾住。
「啊!好痛!」蘇菲亞A0078935焦急地想解開頭髮,但慌亂之中卻怎麼也解不開。
一片混亂中,汪子騏笑得更歡。阮潚玉嘆了口氣,走過去說:「我來幫妳吧!」他輕巧地解開髮絲。
蘇菲亞A0078935的頭髮很細很柔,還帶著淡淡蘭花的香氣。
「好了。」阮潚玉站起身來,拍拍手。
「謝……謝謝……」蘇菲亞A0078935的臉更紅了,結結巴巴地說:「接……接下來,我們來看看新聞裡很紅的宅男傳家寶玉吧!」語畢,她對阮潚玉眨了眨眼。
「喔,電力十足,連機器人也不放過。」汪子騏在阮潚玉耳際輕聲說。
阮潚玉巴了他腦袋一掌:「辦正經事要緊。」
一旁的蘇菲亞A0078935已開始做起宅男傳家寶玉的解說:「……這塊玉是沈耀宗祖上流傳下來的寶物,嚴格說來,並不是二十一世紀的文物。」
被雕刻成蟬的玉器只有四、五公分左右,模樣很是精巧,現在正靜靜橫躺在展示櫃中,接受眾人目光的洗禮。
「就是這個了。」汪子騏說。
「沈耀宗的父親過世後,他領悟到不能每天宅在家裡上網不工作,於是開始奮發向上。他很寶貝這塊父親遺留下來的玉,經常對著它喃喃自語。漸漸的,他的事業開始蒸蒸日上。後來他棄商從政,一路平步青雲,最後當選了總統。他總是說,他能夠飛黃騰達,靠的都是這塊寶玉。沈耀宗像個古人一樣把玉別在腰間,不管出席任何重要場合都不離身。這塊玉和一旁的萬寶龍名筆是沈耀宗最具代表性的兩樣文物……」
「我有問題!」汪子騏笑嘻嘻地舉手:「聽說這塊玉會冒出水是嗎?」
蘇菲亞A0078935溫柔地笑了一下,正要開口回答,「轟隆」一聲,整個展場忽然被黑暗籠罩,一瞬間伸手不見五指。
緊接著「匡噹」一聲,似乎是玻璃被擊破的聲音。
「怎麼回事?為什麼什麼都看不到呀?」
「這是什麼鬼地方?電機設備還像二十一世紀一樣糟嗎?」
觀眾們紛紛鼓噪。
「各位很抱歉,展場忽然停電了。」蘇菲亞A0078935依舊維持著鎮定與專業:「請停留在原地不要走動,並請留意您身邊的同伴。」
「來喔!潚潚,牽手手,別走丟囉!」汪子騏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一隻冰冷的手握住了阮潚玉的手。阮潚玉皺起了眉,思忖這汪子騏的手怎麼如此冰冷,還濕淋淋的。
「汪子騏,你怎麼這麼溼?」
「什麼呀?」汪子騏笑問。
「還說什麼,你的手……」阮潚玉止住了話語。汪子騏的聲音分明是從右後方傳來的,但這隻又濕又冷的手……握住的是自己的左手。
隱隱的,水滴聲響起。
「滴答!」
「滴答!」
「滴!答!」
阮潚玉心臟急速地收縮,全身的力量自左手迅速流失,一時之間竟動彈不得。他張大了嘴,喉間的聲音卻被抽空。
難道又是在夢中?阮潚玉試圖掐住自己的手心,但無論怎麼努力,身體依舊無法移動分毫。
「滴答!滴答!」溼漉漉的水珠不斷從交握的手中滴落。那隻冰冷的手慢慢游移,轉而與阮潚玉十指互扣。
阮潚玉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那冰冷的東西,正從交握的手心中,一點一滴,滲入自己的體內。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配合著節奏,冰冷的液體一絲一絲地侵入指間,蔓延至手指,擴展至手掌……
阮潚玉使盡全身的力氣掙扎,卻依舊徒勞無功。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水聲越滴越快,越滴越急,左手的冰冷更劇。轉眼間,冰冷的液體已入侵至腕間,椎心刺骨的冰凍。
忽然,一股芬芳自阮潚玉鼻間飄過,緊接著右邊口袋突然一沉。同時,左手的冰冷一瞬間消退了,從手掌、手指到指縫,抽得乾乾淨淨。
阮潚玉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身體的力量又回復了。黑暗之中,他試著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左手手掌像是剛從冷凍室取出般,冰冷異常。
「啪!啪!啪!」展廳的燈一盞一盞回復光亮,已經習慣黑暗的阮潚玉一時竟睜不開眼睛。
好不容易適應了展場的明亮,阮潚玉大吃一驚!
原本安放在展示櫃中的宅男寶玉與萬寶龍名筆皆不翼而飛。倒霉的小型沈耀宗銅像正是這起案件的兇器,諷刺地倒臥在現場遺留下的玻璃碎片中。
「這又是什麼狀況?」中年婦女驚聲尖叫起來:「這是什麼爛博物館,我要回去了!」
兩個機器保全蘇比圍了過來。
「我是機器保全蘇比P7890885。」
「我是機器保全蘇比P7890886。」
「抱歉,各位一個也不許離開!五樓已被封鎖。」蘇比毫無疑問是兼具力與美的帥哥,只是當兩個帥哥用同樣的臉說出同樣不討喜的話時,可就不是那麼令人感到愉快了。
「什麼意思?為什麼我們不能走?再待下去還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呢!」情侶之一的嬌小女孩用顫抖的聲音哭訴著。一旁高大的男友拍著她的肩輕聲安撫。
「很顯然的,我們被當成嫌疑犯了。」汪子騏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響起,眾人倒抽一口氣,又是一迭聲的抱怨。
「是的,方才停電時,五樓並無他人出入,因此遺失的物品肯定還在本樓。請大家配合我們的搜身。在場的兩位女性,我們蘇比外型雖是男性,但只是機械罷了,請各位不必介意我們的貼身搜查。」
不會介意才怪。阮潚玉看著蘇比P7890885貼近方才那位女孩進行全身性的搜索,女孩忍不住眼泛淚光。高大的男孩輕聲安撫著。
第二組是對同性情侶,蘇比P7890886在兩位男孩的身上一無所獲,轉身搜索那位中年婦女。
趁著這個時候,汪子騏挨近阮潚玉:「你剛怎麼了?」
阮潚玉把方才的經歷簡單敘述了一下。汪子騏邊聽邊皺起眉頭:「很顯然的,你是見了鬼……」
「鬼你個頭,世上沒有鬼。」
「你還真鐵齒!都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耶!如果不是鬼,剛剛發生的事你怎麼解釋?」
「那是處在極度黑暗中,因恐懼而產生的幻象。」阮潚玉說。
「你還真能掰,那左手的冰冷怎麼說?」汪子騏執起阮潚玉的左手,仍然是一片冰凍。
「不知道。心理影響至生理吧!」
說話間,蘇比P7890885已來到汪子騏的面前:「麻煩您配合了。」
汪子騏毫不在乎地伸直雙腿,張開雙手接受蘇比的搜身,一邊發出和嚴肅氣氛絕不相襯的音效:「啊!好癢!」「不!不要碰那裡,那裡很敏感……」「不……不要了,哈哈哈……」「啊,我要告你性騷擾!」「啊哈哈……」
阮潚玉看到英俊的蘇比P7890885臉上浮起了紅暈,不禁覺得好笑。
搜索完中年婦女的蘇比P7890886來到阮潚玉面前:「麻煩您了。」
阮潚玉同樣站直身體,張開雙手接受搜身。蘇比P7890886由下身一路往上搜索,在摸到阮潚玉右邊身子時,忽然面色一沉,在口袋中一陣掏弄。
蘇比P7890886自阮潚玉口袋中抽出手,緩緩攤開掌心,一塊白色的蟬型玉飾靜靜地俯臥其上。
「很顯然的,犯人就是你!」蘇比P7890886說。
「不,我不是犯人。」阮潚玉慌張地說。
汪子騏也收起笑容附和道:「是呀!這傢伙我從小就認識,他是個老好人,天生少根筋,絕不可能偷東西的!」
「罪證確鑿,你們還想狡辯!」身後傳來一聲喝斥,阮潚玉和汪子騏不約而同回頭。


以上內容節錄自《水之魅影》天棠◎著.白象文化出版

   
 

天棠
A型天蠍座。現居台北。
首部長篇推理《水之魅影》為鮮文學網與斷天小說網簽約作品,其後嘗試的本格推理短篇〈死神的安魂曲〉通過第九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複選。隔年,本格推理短篇〈死亡遊戲〉入圍第十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
現仍筆耕不倦,多部小說於個人blog連載中。
網址:http://blog.yam.com/gloryscorpio

封面插畫:上條隼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2.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3.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4.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5.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6. 來自天堂的雨
 
開卷試讀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博物館,收藏物件,海涵情感;館內收藏,盛裝過往,雋刻時代。
   
 
2.此心安處是故鄉(上)
3.綠玫瑰
4.解釋心理學:情緒只能服務於我的利益
5.少年達:艾爾的抉擇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