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水之魅影(簡體版)
  水之魅影(簡體版)
  一块古玉牵缠前世夙怨,恶灵上身只为完整今世的残缺?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天棠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6月
語  言:簡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979317
裝  訂:平裝

定  價:NT$450

狀  態:已下架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塵爆卅日
塵爆卅日

「我不要樂透,我想活下來!」八仙塵爆事件原創小說

 
測字歐吉桑
測字歐吉桑

臺北火車站附近有一家測字攤,尋人、抓小偷或緝拿凶手都歡迎來此尋求解答,但切勿跟著測字歐吉桑捲入一樁樁命案.....

 
軍在前哨
軍在前哨

戰地政務時代的金門,自然淳樸的山景水色與風土民情,一九九0年夏天,ㄧ襲軍裝最初與最美的青春行旅

 
都蘭山風雲錄(三):山明水秀
都蘭山風雲錄(三):山明水秀

寫人生百態、寫一世的真誠而不知年華已老!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亲情、友情、爱情绵密交织,刻画复杂纠葛的人生难题。
「阮潚玉,一切正常吗?」毛玻璃制成的拉门外,汪子骐倚着墙壁高声问。
「正常。」阮潚玉回头望了一眼毛玻璃外模糊的轮廓,慢慢转回头的时候,忽然浑身一震。
是眼花了吗?刚刚那一瞬间,汪子骐透过毛玻璃的模糊脸孔,竟和另一张脸重叠了!那张脸盯着自己,正在咧嘴而笑!恐惧袭卷着阮潚玉,他几乎动弹不得。
想要再次转头看清楚,却又没有勇气,阮潚玉只能僵硬着身体任由水流冲刷身体。

故事,从一块古玉开始……
水声滴答,梦中声声呼唤。推理系高材生阮潚玉夜夜为恶梦纠缠。
博物馆古玉夜半涌出清水,这是鬼物作祟,还是有心人所为?
为探查梦境之谜,阮潚玉卷入神秘案件。他能否为自己洗刷嫌疑?案件与他的梦境又有何骇人连系?
扭曲的人性、复杂的心理斗争,交织成一幕幕扑朔迷离的场景。阮潚玉该如何面对神秘学与科学交杂的重重迷雾?
世纪交替,宿世难题一一浮现,原来梦境中的黑暗魅影竟是……
悬疑、推理、灵异、惊悚等元素交错融合,开展你未曾见过的推理新境界。


读者回响:
「我是路过,不过看了就爱不释手了。」
「你知道眼睛很痛却还忍不住继续看,有多辛苦吗?」

   
 

   
 

第一章 宅男传家宝玉


一开始,那声音非常微弱,不带任何杀伤力,彷佛只是残破的求救信号。

「拜托……在这里……到这里来……拜托……」低沈的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滴滴答答的水声。
阮潚玉睁大了眼,映入眼底的却只是深沈的黑暗。他试探着伸出手,却只抓到一片虚无空洞。
「到这里来……拜托……」
阮潚玉试着回答那个声音:「在哪里?我看不见你,你在哪里?」
「在这里……过来……快点过来……」
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阮潚玉分不清正确的来源,只好试图在黑暗中移动脚步。然而,无论他朝哪个方向探索,面对的都只是无止境的黑色深渊。
阮潚玉心脏突地抽紧,他停下脚步。
水声越来越近了。周围的空气骚动起来。
「过来呀……你为什么不过来……快点过来……」
伴随着滴滴答答的水声,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响,阮潚玉寒毛敏感地竖起,某种未知的东西正朝自己逼近。
情况不太对劲,阮潚玉倒抽一口气,正想转过身,却意外踩进一片水洼。
「啪嗒!」冰冷的液体彷佛有生命般,包裹着他的脚踝窜动,攀升至小腿。
「哇呀!」阮潚玉惊叫起来,他想要抽回脚,但却被缠得更紧,耳畔响起刺耳的欢呼声:「抓到你了!我抓到你了!」
「滴答!滴答!」水声在阮潚玉脑中直接响起,越滴越快,越滴越急!「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不要!」他听见自己因恐惧而变调的求饶声。那声音低沈地笑了起来,带着腐朽潮湿的味道:「你逃不掉了!」
「不……不要呀!」阮潚玉尖声惊叫!泪水冻结在眼眶中。

「嘻嘻!你不要什么呀?阮潚玉?」耳畔忽地响起欢快的笑声,接着面颊被人狠狠赏了两巴掌。
四周的黑暗急速褪去,阮潚玉眼前突然一亮,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死党笑脸。
阮潚玉一手摀着发胀的脑门,一手抚着热辣的脸颊,慢慢坐起身。
「又做那个梦啦?」死党递过一条浸了冰水的毛巾。
阮潚玉把毛巾敷在脸上,一不小心手劲大了点,疼得龇牙咧嘴:「汪子骐你下手太狠了点吧?」
「会吗?你不是说一做那个梦就要把你叫醒吗?不论用任何手段?」汪子骐歪着头,窃笑着看他,又从机器人安妮手中接过另一条冰毛巾:「喏!敷一下就好啰!」
「话是没错……」阮潚玉把毛巾压在另一边脸上。
「还好吗?梦境还是和以前一样,伴随着不明液体的涌出,有人一直呼唤着你?」
阮潚玉皱起了眉:「……那东西越来越近了,这一次还抓住了我的脚……幸好我叫你搬过来一起住,不然没人叫醒我,我在梦里吓都吓死了。」
「那真的只是梦吗?」汪子骐皱着眉问。
「什么意思?」阮潚玉抬头看看老友,忍不住笑出来:「拜托,现在可是二十二世纪耶!安妮的世纪!」他朝型号G2879506的安妮一指:「仿真机器人,有呼吸有温度,甚至还会脸红!超科学的时代!你还信那种一两百年前的迷信呀?」
「我原本是不信,不过……昨天的报纸你看了吗?」
「没有,怎么了?」
汪子骐沈着脸递过轻薄的电子报平台。阮潚玉伸出右手在平台上一划,昨日的报纸头条跃进眼帘——「二十一世纪博物馆闹鬼!宅男传家宝玉涌出清水!」
阮潚玉摇摇头,关闭了电子报:「那又怎么样?博物馆澄清只是传闻罢了。」
「可是你看这里!」汪子骐手指一划,电子报又重新跳出来:「瞧!机器保全苏比P7890890说清水每晚自玉器中涌出。别忘了,机器人是不会说谎的。」
「这年头机器人也通灵呀?」阮潚玉笑道:「怕只是有人搞鬼罢了。」
「在数十个机器保全苏比的监视底下耍花样?」
阮潚玉沈默了。
「走,去看看吧?或许和你的事件有关呢!」
阮潚玉考虑许久,才慢慢道:「虽然在梦里不由自主地感到惧怕……但,我是不相信世上有鬼的。不过,去看看也好,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二十一世纪博物馆的建筑只有几十年的历史,外表却像百年前的大厦一样,高耸直立,方方正正,墙壁上规规矩矩开了许多窗户,较低矮的楼层还仿照二十一世纪的建筑样式加装了铁窗,毫无美感可言。
公共飞行车在顶楼停下,阮潚玉和汪子骐下车搭乘电梯。
二十一世纪博物馆在参观动线的安排倒是巧妙,观众从顶楼入馆,自二十一层开始逐一向下逛,颇具巧思。
进了电梯,阮潚玉说:「到有宅男传家宝玉的那一楼。」
「收到,谢谢。」电梯自动发出优雅悦耳的女声:「您指定的楼层是五楼宅男层。」
「您要去看传家宝玉?」电梯里,一位身着OL装,身材姣好的长发女性问道:「我是二十一世纪博物馆的导览机器人苏菲亚A0078935,正要到五楼做定点导览,两位要一起来听吗?」
阮潚玉点点头道:「那就麻烦妳了,935。」
说话间,电梯无声无息地停下,电梯门打开,悦耳的女声响起:「五楼宅男层到了,请您慢走。」

「……这就是二十一世纪非常流行的转蛋。转蛋是一种蛋型小圆球,从转蛋机中随机转取……」苏菲亚A0078935用动听的声音逐一讲解展品。她无庸置疑是个美丽的机器人,长发过腰,身段窈窕,看到阮潚玉凝视她时,还会不由自主地脸红。
汪子骐凑过来悄声说:「喂,对方不过是个机器人,一路上我们已经遇到三个一模一样的苏菲亚机器导览员了,你不用对机器这样眉来眼去吧?把人家调戏得……」
「谁会对机器人有兴趣呀?」阮潚玉无奈地瞪了汪子骐一眼:「是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太长,讲话时头又习惯往前倾,把文物都挡住了。我一直用眼神暗示她,她的头还越低越下去……这程式设计是不是有误?」
「啊?我还以为你对机器人有癖好咧!」汪子骐恍然大悟,举起手来:「不好意思,我有问题。」
「请说。」苏菲亚A0078935露出浅浅的笑容。
「那个,妳的头发能不能稍微往后拨呀?真糟糕,我们看不见文物耶!」
跟在苏菲亚A0078935身边听解说的观众都笑了。今天是非假日,除了汪子骐和阮潚玉外,就只有两对情侣和一位中年女子在五楼参观。
苏菲亚A0078935涨红了脸,她急忙将过腰的长发往后拨,头发却不慎被中年女子的手提包勾住。
「啊!好痛!」苏菲亚A0078935焦急地想解开头发,但慌乱之中却怎么也解不开。
一片混乱中,汪子骐笑得更欢。阮潚玉叹了口气,走过去说:「我来帮妳吧!」他轻巧地解开发丝。
苏菲亚A0078935的头发很细很柔,还带着淡淡兰花的香气。
「好了。」阮潚玉站起身来,拍拍手。
「谢……谢谢……」苏菲亚A0078935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地说:「接……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新闻里很红的宅男传家宝玉吧!」语毕,她对阮潚玉眨了眨眼。
「喔,电力十足,连机器人也不放过。」汪子骐在阮潚玉耳际轻声说。
阮潚玉巴了他脑袋一掌:「办正经事要紧。」
一旁的苏菲亚A0078935已开始做起宅男传家宝玉的解说:「……这块玉是沈耀宗祖上流传下来的宝物,严格说来,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文物。」
被雕刻成蝉的玉器只有四、五公分左右,模样很是精巧,现在正静静横躺在展示柜中,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就是这个了。」汪子骐说。
「沈耀宗的父亲过世后,他领悟到不能每天宅在家里上网不工作,于是开始奋发向上。他很宝贝这块父亲遗留下来的玉,经常对着它喃喃自语。渐渐的,他的事业开始蒸蒸日上。后来他弃商从政,一路平步青云,最后当选了总统。他总是说,他能够飞黄腾达,靠的都是这块宝玉。沈耀宗像个古人一样把玉别在腰间,不管出席任何重要场合都不离身。这块玉和一旁的万宝龙名笔是沈耀宗最具代表性的两样文物……」
「我有问题!」汪子骐笑嘻嘻地举手:「听说这块玉会冒出水是吗?」
苏菲亚A0078935温柔地笑了一下,正要开口回答,「轰隆」一声,整个展场忽然被黑暗笼罩,一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紧接着「匡当」一声,似乎是玻璃被击破的声音。
「怎么回事?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到呀?」
「这是什么鬼地方?电机设备还像二十一世纪一样糟吗?」
观众们纷纷鼓噪。
「各位很抱歉,展场忽然停电了。」苏菲亚A0078935依旧维持着镇定与专业:「请停留在原地不要走动,并请留意您身边的同伴。」
「来喔!潚潚,牵手手,别走丢啰!」汪子骐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阮潚玉的手。阮潚玉皱起了眉,思忖这汪子骐的手怎么如此冰冷,还湿淋淋的。
「汪子骐,你怎么这么湿?」
「什么呀?」汪子骐笑问。
「还说什么,你的手……」阮潚玉止住了话语。汪子骐的声音分明是从右后方传来的,但这只又湿又冷的手……握住的是自己的左手。
隐隐的,水滴声响起。
「滴答!」
「滴答!」
「滴!答!」
阮潚玉心脏急速地收缩,全身的力量自左手迅速流失,一时之间竟动弹不得。他张大了嘴,喉间的声音却被抽空。
难道又是在梦中?阮潚玉试图掐住自己的手心,但无论怎么努力,身体依旧无法移动分毫。
「滴答!滴答!」湿漉漉的水珠不断从交握的手中滴落。那只冰冷的手慢慢游移,转而与阮潚玉十指互扣。
阮潚玉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那冰冷的东西,正从交握的手心中,一点一滴,渗入自己的体内。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配合着节奏,冰冷的液体一丝一丝地侵入指间,蔓延至手指,扩展至手掌……
阮潚玉使尽全身的力气挣扎,却依旧徒劳无功。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水声越滴越快,越滴越急,左手的冰冷更剧。转眼间,冰冷的液体已入侵至腕间,椎心刺骨的冰冻。
忽然,一股芬芳自阮潚玉鼻间飘过,紧接着右边口袋突然一沈。同时,左手的冰冷一瞬间消退了,从手掌、手指到指缝,抽得干干净净。
阮潚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的力量又回复了。黑暗之中,他试着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左手。左手手掌像是刚从冷冻室取出般,冰冷异常。
「啪!啪!啪!」展厅的灯一盏一盏回复光亮,已经习惯黑暗的阮潚玉一时竟睁不开眼睛。
好不容易适应了展场的明亮,阮潚玉大吃一惊!
原本安放在展示柜中的宅男宝玉与万宝龙名笔皆不翼而飞。倒霉的小型沈耀宗铜像正是这起案件的凶器,讽刺地倒卧在现场遗留下的玻璃碎片中。
「这又是什么状况?」中年妇女惊声尖叫起来:「这是什么烂博物馆,我要回去了!」
两个机器保全苏比围了过来。
「我是机器保全苏比P7890885。」
「我是机器保全苏比P7890886。」
「抱歉,各位一个也不许离开!五楼已被封锁。」苏比毫无疑问是兼具力与美的帅哥,只是当两个帅哥用同样的脸说出同样不讨喜的话时,可就不是那么令人感到愉快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不能走?再待下去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情侣之一的娇小女孩用颤抖的声音哭诉着。一旁高大的男友拍着她的肩轻声安抚。
「很显然的,我们被当成嫌疑犯了。」汪子骐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众人倒抽一口气,又是一迭声的抱怨。
「是的,方才停电时,五楼并无他人出入,因此遗失的物品肯定还在本楼。请大家配合我们的搜身。在场的两位女性,我们苏比外型虽是男性,但只是机械罢了,请各位不必介意我们的贴身搜查。」
不会介意才怪。阮潚玉看着苏比P7890885贴近方才那位女孩进行全身性的搜索,女孩忍不住眼泛泪光。高大的男孩轻声安抚着。
第二组是对同性情侣,苏比P7890886在两位男孩的身上一无所获,转身搜索那位中年妇女。
趁着这个时候,汪子骐挨近阮潚玉:「你刚怎么了?」
阮潚玉把方才的经历简单叙述了一下。汪子骐边听边皱起眉头:「很显然的,你是见了鬼……」
「鬼你个头,世上没有鬼。」
「你还真铁齿!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耶!如果不是鬼,刚刚发生的事你怎么解释?」
「那是处在极度黑暗中,因恐惧而产生的幻象。」阮潚玉说。
「你还真能掰,那左手的冰冷怎么说?」汪子骐执起阮潚玉的左手,仍然是一片冰冻。
「不知道。心理影响至生理吧!」
说话间,苏比P7890885已来到汪子骐的面前:「麻烦您配合了。」
汪子骐毫不在乎地伸直双腿,张开双手接受苏比的搜身,一边发出和严肃气氛绝不相衬的音效:「啊!好痒!」「不!不要碰那里,那里很敏感……」「不……不要了,哈哈哈……」「啊,我要告你性骚扰!」「啊哈哈……」
阮潚玉看到英俊的苏比P7890885脸上浮起了红晕,不禁觉得好笑。
搜索完中年妇女的苏比P7890886来到阮潚玉面前:「麻烦您了。」
阮潚玉同样站直身体,张开双手接受搜身。苏比P7890886由下身一路往上搜索,在摸到阮潚玉右边身子时,忽然面色一沈,在口袋中一阵掏弄。
苏比P7890886自阮潚玉口袋中抽出手,缓缓摊开掌心,一块白色的蝉型玉饰静静地俯卧其上。
「很显然的,犯人就是你!」苏比P7890886说。
「不,我不是犯人。」阮潚玉慌张地说。
汪子骐也收起笑容附和道:「是呀!这家伙我从小就认识,他是个老好人,天生少根筋,绝不可能偷东西的!」
「罪证确凿,你们还想狡辩!」身后传来一声喝斥,阮潚玉和汪子骐不约而同回头。


以上内容节录自《水之魅影》天棠◎着.白象文化出版

   
 

天棠
A型天蝎座。现居台北。
首部长篇推理《水之魅影》为鲜文学网与断天小说网签约作品,其后尝试的本格推理短篇〈死神的安魂曲〉通过第九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征文奖复选。隔年,本格推理短篇〈死亡游戏〉入围第十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征文奖决选。
现仍笔耕不倦,多部小说于个人blog连载中。
网址:http://blog.yam.com/gloryscorpio

封面插画:上条隼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2.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3.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4.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5.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6. 來自天堂的雨
 
開卷試讀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博物館,收藏物件,海涵情感;館內收藏,盛裝過往,雋刻時代。
   
 
2.用色彩創造歷史:獻麒紡織染整心路
3.夏志清的國學根底:采詩題跋眉批集
4.走過教育來時路
5.生活的大智慧:進入自性佛1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