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仁愛路一直走(附讀詩光碟)
  仁愛路一直走(附讀詩光碟)
  詩要讀。只是看,大半味道遺失了……立馬加入「讀詩運動」!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頌元
類  別:新詩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3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780-47-0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2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心舍
心舍

 
野薑花詩集季刊23
野薑花詩集季刊23

 
女孩和女孩的戀愛詩
女孩和女孩的戀愛詩

中國大陸首部以女同志為主題的新詩集,細膩描述拉子間的豔詞麗意。

 
野薑花詩集季刊32
野薑花詩集季刊32

野薑花詩社《野薑花詩集‧季刊》是由一群網路老中青少和海內外的華文詩人、詩評家一起組成經營的刊物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一位彼時獨自來台念書的學生詩人,攜帶著無所故鄉的漂泊和自由,藉由頓開的文字將心中的五味雜陳化作為聲音寫就的詩篇,並最終把心靈的荒原漆成嫩綠永久照存。
◎隨書附贈13位讀詩人朗讀CD,聽聽這些人如何為自己讀一首詩,而在網路這裡soundcloud.com/sung-yuan,你也可以聽見不一樣的沉靜、高聳、或是低聲流淌。

不管是不期而遇,或是悄遇愛情,
抑或是想念某某人事物的時候,
那個當下的感受,便是自己獨一無二的詩……

相同的台北仁愛路,你我或許曾經無數次走過,但有多少人會寫詩留憶?
想想,這應是詩人才會有的態度吧!
想要體驗吟詩作樂,就從加入「讀詩運動」開始,用自己的聲音創造出屬於自我的詩韻,並期待更多人將聲音寄給頌元、給我們、給這個世界聽。
讓詩歌從此變得 簡單 並 重 回 配 角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780470.pdf

   
 

~為聲音寫就的詩~

詩歌是真的很弱小。
無論這個世界對你做了什麼,又或是你對這個世界做了什麼,詩歌都無法幫助你解決你的現實。是的,你賺的錢不是因為你讀詩,你的華服美饌與詩無關,你的仕途、職業不會因為讀詩而幻化成坦途,政治人物不會因為你讀詩而變得真誠,甚至男女朋友的抱怨都不會有任何的酌減(更有可能是增加)。相反,喜歡讀詩和寫詩的人,往往被這個有些現實、有些狂妄的半瘋社會冠以文弱、多愁善感、無病呻吟的「美稱」,這個陽春白雪也另很多人似乎被孤立起來。詩歌真的是太弱小了,弱小到人們用理智想一想,這個玩意簡直一無是處。
詩歌是真的很強悍。

一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便在分手多年之後真真正正的放下他;「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被多少癡男怨女寫在紙上,成就了那些結局或悲或喜的愛情;一聲「和誰我都不爭,和誰爭我都不屑」,讓你徹徹底底的思索自己的好勝和黏戀;「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安撫了多少在生與死之間騎牆的弱小生命,釋然著離開,又或是釋然的用力生活。由此,詩歌越來越強悍,最終竟成了生死之間的東西,把那些茶米油鹽甩的遠遠地,至強至悍。
詩歌找回消失的人。
是人類的極端,把詩歌也逼迫到了極端。似乎這個世界上的人被分成兩類,一類對詩歌全無好感,另一類則狂熱的愛著它。然而這兩類人似乎只占無關輕重的百分比,千分或萬分之一,所以最令人驚奇的是,萬分之9999的人在詩歌的議題上消失了。這些親愛的朋友們沒有愛也沒有不愛,只是不知道感觸應如何,像碩大的食物擺在面前時,我們會無從下口而放棄全部;只是無法釋懷於瑣事的纏繞,不曾覺得詩歌有什麼有意思的部份;只是全世界總可以找到可以替代詩歌的東西,任由人們玩弄。那麼,從誦讀你最愛的那首詩開始總可以吧,那份愛可以很簡單、很特別甚至很骯髒,只要有一刻可以開始,就終有一刻可以找到。
來讀詩吧,不只是看。

詩歌從誕生時起都只是個配角。不用為它難過,因為它甘於這個配角,因為它是主角的雙親。主角是誰?是聲音。古詩配給雅樂,唐詩配給吟唱,宋詞配給曲牌,元曲……元曲已經甘願以主角為名。現代詩是革了命沒錯,主角被趕走了,詩成了主角,可是詩很寂寞,因為它其實為聲音而生。
這本詩集,重回音韻
我是很多現代詩作者的忠實擁躉,但是我不得不說,我想譜寫一些屬於另一群路人的詩,而且它們朗朗上口。當然如果有人懷疑這是否是一道選擇題,那麼就請沉溺于其中於我也無妨。如果我們有幸成為彼此的讀者和作者,那麼就請你勉為其難的接受我的苦心——讓每首詩歌變得簡單並重回配角。當你的心突然變得柔軟、灑脫時,不妨用自己的腔調讀一首詩給自己,給那個你自認為不真實卻未必如此,給那個你自認為一無是處卻未必如此,給那個你自認為百煉成鋼卻未必如此,的自己。
請給為聲音寫就的詩,一個機會。

頌元
二○一三年十月於 新加坡.武吉知馬

   
 

寫在前面
剩下的, 就交給詩

從小到大,我都不得不承認,自己最不擅長的就是自我介紹。

往往在這些時刻,我的腦中都呈現一片空白,不是在思考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之類的深奧議題;而是因為我是非常討厭被貼標籤的人。

可或許人類最大的愚蠢就在於此:認識世界要用歸納和推演,就是貼了標籤再把標籤的所述強加給每個被歸於此類的人、事、物。久而久之,標籤本身成為一種臆造的歸納,與所謂的「真實」風馬牛不相及,人們不僅成為標籤的使用者,也成為最大的受害者。每一個人,卻又每個人都欲罷不能,哦,不能這樣說,大多數人甘之如飴。

無可避免是一回事,喜歡用標籤是另一回事;我堅定的認為:喜歡用標籤來認識這個世界的人,始終沒那麼高明。

所以我是誰就顯得完全沒什麼重要了。

我在台北的日子,整整兩年。我真心的欣賞和愛這個絕美少婦般的城市,因為我可以轉交一部份孤寂給她保管。她也可以。所以我們的心貼的很近。如今我離開她了,在新加坡生活,我才更加真切的感受到台北於我如故鄉般的親近和撫慰。在喜歡漂泊的日子裡,我寫下了〈無所故鄉〉,我很喜歡其中的兩句:我的存在為什麼不能,僅止於流浪?所以台北雖是俗世意義上的異鄉,卻從來給我的只有愜意和自適,那種自適尤其在行走時更擊中我的內心。於很多條利於行走的道路中,最打動我的是仁愛路,除去因為它的名字之外,起初是因為我從沒見過樹叢和草地面積比路面還寬,而且路面只能甘當配角的「路」,就是這種本末倒置,讓仁愛路走進了我的行走生活。我喜歡從凱道一頭開始走,也必然會回程,從市府一頭開始走。於是走著走著,我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六日那一天發現仁愛路的另一個義涵,那義涵更像是一種遺憾,如果〈仁愛路一直走〉下去,我想那種遺憾並算不了什麼,又或者說,算得了什麼又能怎樣,我們始終不是主動的變老。

如果把台北抽象成一種所在,我非常想念某一年台大藝術節的主題:溫羅汀,這是孩童般的文字遊戲,也就是溫州街、羅斯福路還有汀州路的縮寫,住在台大的日子裡,〈溫汀隱形人〉是我生活的真實寫照;台灣的朋友喜歡烤肉,所以我常被拉去大佳河濱公園,我真的不知道那條河的名字,可是鑒於淡水河基本上壟斷了台北河流的名字,所以不管她是什麼河,都被我收進了〈夜半淡水河〉;如果嫌台北看膩了,那麼也有另一些所在令我神往,特別是在台北冬天陰雨連綿的日子裡,那台中迷人的陽光幾乎構成了我人生的全部,而台中的所在也由此在光陰中無法抹去,〈兩個太陽〉便是現實照進靈魂的最佳實證;九份淡淡的憂傷也是一種所在,當九份淪為景點之後,你能否感受到她淡淡的憂傷變得越來越濃郁,因為所有人都快要成為過客,太多的一時喧囂,當然也就有太多的喧囂走掉后的落寞,這跟party如出一轍,〈九份的海〉像是我對九份的承諾;作為上山下海的一種踐行,我沒有為玉山留下任何文字,因為我從來沒到過那裡。不過陽明山的很多餐廳都是我的基地,所以〈陽明山的霧〉便差強人意的成為山的記憶;墾丁自然就是下海了,但對於那個遊覽區的墾丁的好感一直在銳減,減到沒剩下什麼了,原因很簡單,墾丁離孤寂越來越遠,古人說君子慎獨,我見過墾丁荒蕪的只剩下自己時的美,也就再難認同門庭若市的那種東西是美的,倘若有一天墾丁被大家重新遺忘了,我的〈墾丁的躺椅〉就可以再回來;說著孤寂,苗栗有片很孤寂的海,名喚外埔漁港,臺鐵到後龍站,還要再公車好一陣子,海岸稍深處便是祖先長眠的居所,於是那片海就更加安靜、祥和,〈你是海上孤獨的一片雲〉便是為了記憶帶我去那裡的那個女孩,還有那裡。每個人眼中最通俗的意象也許也是最陌生的,故宮便是這樣的所在,故宮是很多人國小或是國中的記憶,但你可知故宮一直在你的生命裡等待著你,〈給台北故宮〉本來無需加上台北二字,可是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不得不這樣做了。

在台北的日子裡,我當然遇到過愛與被愛。有朋友間呵護的愛,也有難以忘懷的愛情和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第十類情感。因為我剛來台北時並不是單身,所以這些有關愛情的東西如果非要接受道德安檢的話,那麼嗶嗶聲應該直到現在還在迴響吧。可是愛情就是愛情,只能說控制愛情的發展,卻永遠阻止不了愛情的發生,當然,控制與否是個人偏好。有關愛情的部份,未離開台北時我還一直耿耿於懷,那些得不到的、得到了失去的、從來就沒想過要得到的,一直五味雜陳,攪拌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可一旦離開了那個情境,開始了新的生活,卻發現人可以舉重若輕般漸漸的淡忘,偶爾也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但好像僅限於聽到某個音樂或吃到某種食物,這些愛情的退卻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然而那時的詩,都還永遠在那,不是說鐫刻吧,但文字不會退卻。字裡行間映襯的,是當時最最真實的心情,也是最最真實的永不退卻。我在最依賴一個男孩的時候跟他道別,然後就此不再聯絡,那些決絕看起來只是決絕,卻只有我明白夾雜著什麼,或許他也一知半解吧,我不能說他是什麼樣的男生,但那個掙扎的過程卻成全了〈月光,照亮她〉還有〈被浸濕的生活〉;還有如晨曦般清澈的男孩闖入我的生活,遠遠的我們保持距離,因為我只想在那個距離遇到他,我非常清楚,距離如果沒了,他的美好也一定就沒了。看到清澈的他,我萌生了很多詩意,〈為你而寫,我的九月〉、〈跟我去北方吧〉都仰賴他觸發的靈感;當然,還有在一起快數不清多少年的那個男孩,他寬厚而毫不動搖的肩膀一直是我生命中永遠的諾亞方舟,雖然因為他,我的生活大部份時間都是寂寞的,那種寂寞甚至最終讓我愛上寂寞,但我還是很慶幸我的人生沒有毀掉我跟他的所有,只是讓我們認清了彼此在彼此生命裡的珍貴,〈舉著烤雞翅膀的那個男孩〉、〈完美的新娘〉、〈雙眼〉,我想比別人多一首他應該滿意了吧;還有還有,是那些數不清也道不明的或是執著、或是曖昧、或是偶遇的想到還是會讓人會心一笑的愛情,或者那也算不上愛情對吧,恩,讓人會心一笑的美好。這樣就恰當了。

再來,離別與想念最大的區別,一個是還在,一個是已經離開。差不多從要離開前半年開始,離別一直是字裡行間不經意透露出的情緒,我必須要說離別並不一定是不捨的,也不可能是決絕的,她是一種輕輕的東西,沒有太多重量,卻還是有重量在那裡。有人體會過這樣的感覺嗎?我想一定有吧。離別不是呆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哀傷,而是更加「腳勤」的行動,〈假裝沉靜〉是我的生日願望,也是對未來最美好的嚮往;在日日夜夜交替中,離別才會理你越來越近,所以原本一模一樣的日日夜夜,在我們的心情裡變得迥然不同,〈我是暗夜的向日葵〉是伴著藍又時的某首無法忘卻的旋律完成的;害怕時間流動是一回事,感謝時間流動是另外一回事,如果時間就此停住了,我們這些靠腦證明自己存在的生物就變得什麼都不是了,所以〈借來的時間〉將我對時間流動的感謝告訴時間本人,也不奢望她回一聲不必客氣;略帶倔強的看待強大而永恆的事物,不必覺得自己是渺小的或是易碎的,因為消失和永恆並沒有好壞之分,我們不能說永恆比消失來的更怎樣,他們是平行且平等的;一些化學家則認為事物永遠不會消失,一些哲學家則認為事物沒有什麼永恆,我們不管這些,〈鑽石、黃糖〉想告訴所有人,看似弱勢的一方同樣強大,只要你願意那麼想。我在誠品買了白色的LAMY,搭配的卻是土耳其藍般矯情的墨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這樣我才願意每天寫下一些文字,〈白色的鋼筆〉頗有些買櫝還珠的意味。〈海棠花〉是種不一樣的嘗試,卻受到了FB友人的大力追捧,我也因這首被稱作假詩人,可是這裡面的失落卻是真真切切的,有時我們妄自堅強的號稱不在乎所有東西,可是那種錯過的落寞感,只有自己心裡明白;離別真的是個有趣的情景,不得不承認它讓人變得一絲絲狹隘。

想念則全然不是這樣,想念是回歸自己真實情緒后的事情,而且想念多是美好的,想念的也許是一方人,〈優等民族〉也許過於現實和犀利,但這種真實的情景於我卻常常發生,而兩年間的生活給我的定義與其他人的定義完全不同;看到星星會想起當時的星星,看到月亮會想到當時的月亮,如果叫不出名字呢?就好比〈無名的星斗〉。一生中最值得記憶的是什麼?這種深深的想念便源自那裡。我想了很久很久,發現我記憶中的東西都不那麼轟轟烈烈,台北平凡的光陰,於我是最深刻的記憶,〈其實你還站在那裡〉是對人生的終極想念,如默片還是歌舞片其實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在乎的是形式還是內涵。離開的日子裡,我的眼睛開始不自主的流眼淚,而且是右邊眼睛,看了很多醫生,仍然不見好轉,最可喜的是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我乾脆放任它流淌吧,這種特殊的經歷會讓我一輩子記得,有一陣子〈我的眼淚〉不代表傷悲。最特別是〈半道彩虹〉,它完成于末日預言前的幾天,那時我還在台北,可是就在那一瞬間,我竟然覺得以後的某天我一定會想起那道莫名其妙的彩虹。到了新加坡以後,我果然開始想念在台北的詩意,於是我通過大量翻譯一位美國女詩人的英文詩作排解這種抑鬱,她叫Sara Teasdale,能翻譯英文詩,一方面要拜在新加坡的日子讓我更有環境接觸東西方不同文化,另一方面是對台北的想念,因為把絕美的句子獻給我在台北的朋友們,仿佛是我紓解想念的唯一途徑,也是與他們互動的近乎唯一途徑。Sara的詩譯,我選了其中最美的四首,其實市面上已經有人翻譯了,我只是覺得那些文字不夠柔軟還有不夠女性化,因為Sara Teasdale不但為愛而生,也是為情而死,一個為情而死的人,不會開心自己的文字以另一種剛強的文字呈現,當然這都是我揣測的,因為我覺得我似乎懂她。

開篇詩〈仁愛路一直走〉是一種我的願望,也是我對生命遺憾的遐想,我希望人生最大的遺憾僅止於此,那樣我們都還能接受對吧,大概除了rocker和藝術家無法。

每個人也只不過是在遺憾中生活,所以祝願每個此刻充滿負面情緒的傢伙,因為這種公平和公正,而變得積極起來。

剩下的,就交給詩吧!

以上內容節錄自《仁愛路一直走》頌元◎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780470.pdf

   
 

頌元
本名張浩而。曾於北京大學、台灣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NUS)求學,社會企業創辦人。現居新加坡。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辛苦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
  辛苦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
  一本親身經歷的勵志暖書:學習欣賞自己、傾聽內在聲音、擺脫情緒困境。
   
 
2.怎樣吃出健康
3.月亮來的女兒:光的誕生
4.人生真相學:把事情想通就是善
5.剪出自信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