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東萊博議今譯(全套)
  東萊博議今譯(全套)
  南宋呂祖謙以《左傳》為體進行議論與申辯,成為學子科舉考試必備用書,迄今仍為大學授課、各級考試重要教材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中華呂祖謙學術研究協會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中華呂祖謙學術研究協會
出版日期:2014年5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9052108
裝  訂:平裝

定  價:NT$12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千年絆
千年絆

我想走進妳心裡,就算這輩子無法感動妳,沒關係,我還有來生,無數個來生……

 
莫佬佬草堂傳奇:(一)現形記
莫佬佬草堂傳奇:(一)現形記

從線上臉書到線下紙書──老朽、靈犬、雲友共創山野傳奇故事!

 
情緣
情緣

曾淑貞拾綴生命歷程美麗「情緣」短篇小說集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結合自然生態之美、年輕生命之朝氣、人性互動之領悟所譜出的故事。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原著168篇章白話新譯,並因循原著採用之古字體,力求經典完整重現。
◎結合兩岸文學與法學專家合力著作。
◎原文與譯文並列排版方便查詢比較,免去讀者前後翻索的困擾。
◎上冊564頁,下冊528頁

《東萊博議》一書是南宋大儒呂祖謙所著,呂祖謙祖籍河南開封,曾祖父呂好問曾受恩封為東萊郡侯(今山東境內),後因而尊稱呂祖謙為東萊先生。東萊先生於浙江武義明招山守母喪時,為其學生上課及參加科舉考試所需而寫成此書。

《東萊博議》為議論文典範,其評論內容採本於《左傳》,是當時學子上課、科舉考試的必備用書,經宋、元、明、清歷代留傳不息,迄今仍為大學授課、各級考試及公務員考試的重要教材。其文章旁徵博引,能啟發思路,利於議論與翻案文章之撰擬。論理分明,處處是驚人之筆,說理頭頭是道,筆鋒犀利,辯駁有力。成書時東萊先生正當三十八歲年富力強之時,故其文章氣盛辭嚴,理富思精。全書二十五卷,凡一六八篇。自從南宋面世以來,人們稱譽不絕,故能留傳至今。原著為文言文體,為使現代學子易於研讀,特以現代白話文重新翻譯著成本書《東萊博議今譯》。

   
 

呂理胡
呂祖謙先生,字伯恭,其祖籍為河南開封人,後遷至浙江金華,官至直秘閣著作郎、國史院編修官、實錄院檢討官。與朱熹、張栻齊名,人稱為「東南三賢」。其學說主張治經史以致用,不規規於性命之說,遂開學派之先聲,因其曾祖父呂好問獲恩封為「東萊郡侯」(東萊是漢置的郡名,約在今山東半島),故世人尊稱「東萊先生」。
所謂「博議」之名稱,在史上是始於呂祖謙先生所著之【左氏博議】,亦簡稱【博議】。「博」者,廣大也、通也,「議」者,講論也,言法制乎正,不頃側也,文體之一、論事之文,以言其可否者也,如駁議,奏議。
【東萊博議】原名【左氏博議】,是以【左傳】(左丘明著)的史事為體材,書成於宋乾道四年,共二十五卷,一百六十八篇章,今坊間常見之版本,內容僅剩不到一半(八十六篇章)是選其代表作出書也,本協會為其正統真傳,乃全文搜輯,以現全貌。祖謙先生在本書的自序中,開頭就說:【左氏博議】者為諸生課試之作也。由此得悉【東萊博議】是祖謙先生在「明招講堂」(此四字今仍存在),對學生為應當時科舉考試所作的範本教材,不是闡釋經學,也不是研究史學。斯時「明招講堂」學生人數逾三百人,運用本書作為教材,在祖謙先生的調教下,於南宋乾道以後,僅武義地區,就產生三十一位進士,(有一門五進士、父子三進士)。以外地區亦應有一倍以上,估計其教育成果,考上進士(最高學位)的比率,當在百分之二十。
祖謙先生在明招山講學六年,作育英才無數,其著作【東萊博議】是當時及其後歷代科舉考試的重要用書,而直到八百年後的今天,本書仍然有其珍貴的價值。凡國文科考試,無論各級學校招考、公務人員高等考試或者律師、司法官特考試的作文,皆足為範例,仍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且【東萊博議】教人對人的觀察:「凡人之情,為惡於人之所不見,為善於人之所見。」又說:「觀人之術,在隱不在顯,在晦不在明」。是要洞察隱藏的一面,晦暗的一面。另又指出:「天下同知畏有形之寇,而不知畏無形之寇」。這是要辨別其外表及內在之真相,強調知其人還要知其心,不要被其金玉的外表所誘而不察其內在之敗絮。
祖謙先生又講到人與人之相處:「共患易,共利難」。所謂患難現真情,因為彼此要互相依靠來突破難關,但是當利益來到就難免爭著要了。又說:「豐歉在人而不在天;強弱在人而不在地」。雖然他也知道天地陰陽的變化會影響時局,人不能掌控,但是他認為人若能善用自己的力量,也能夠突破困境的。這些都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千古名言。
祖謙先生對左丘明【左傳】的評論與史事,是用不同角度予以發揮,教人學到看事情要運用多元化的視角,去獲得客觀而全方位的結論。例如他說:「觀政在朝,觀俗在野」。「善政未必能移薄俗,美俗猶足以救惡政」。「敘事者載其實,論事者推其理」。以此謹慎的觀察、研判,才能認清歷史的真相。
在祖謙先生自序中言:「深痼隱疾,人所羞道而諱稱之者,揭之大塗」。所以本書不僅僅是「課試」學生應考寫文章「佐其筆端」而已,其取用【左傳】「理亂得失之跡,疏其說於下」。而是要治療國家的「深痼隱疾」。這才是本書的最高標的。
祖謙先生是宋代的哲學家、教育家、史學家、文學家,具有經天緯地之大才。這部巨著,使人讀了咀嚼翫味無窮,對人的正心、修身、養性、育德,以及處理人、事、物各方面,都有不可思議的潛移默化的力量,作者的一言一語都含義很深,很能警世感人,有益於世道人心,確是一部萬古不易教人化世的聖典。

   
 

左氏博議卷一
鄭莊公共叔段 隱公‧元年

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莊公負叔段,叔段何負於莊公?且爲鉤餌以誘魚者,釣也;爲陷穽以誘獸者,獵也。不責釣者而責魚之吞餌,不責獵者而責獸之投穽,天下寧有是耶?
莊公雄猜[一]陰狠,視同氣[二]如寇讎,而欲必致之死。故匿其機而使之狎[三],縱其欲而使之放,養其惡而使之成。甲兵之強、卒乘之富,莊公之鉤餌也;百雉[四]之城、兩鄙[五]之地,莊公之陷穽也。彼叔段之冥頑不靈[六],魚耳獸耳。豈有見鉤餌而不吞,過陷穽而不投者哉!導之以逆而反誅其逆,教之以叛而反討其叛,莊公之用心亦險矣!

[注釋][一]雄猜:猶多疑。[二]同氣:指兄弟姊妹。[三]狎:輕忽,親近。[四]百雉:雉,古代城牆度量單位。方丈曰堵,三堵曰雉。百雉,指三百方丈。[五]鄙:邊邑。[六]冥頑不靈:冥,昏冥;頑,頑固。愚昧無知又頑固不化。

莊公之心以謂:亟治之則其惡未顯,人必不服;緩治之則其惡已暴,人必無辭。其始不問者,蓋將多叔段之罪而斃之也。殊不知叔段之惡日長而莊公之惡與之俱長,叔段之罪日深而莊公之罪與之俱深。人徒見莊公欲殺一叔段而已,吾獨以謂封京[一]之後,伐鄢[二]之前,其處心積慮,曷嘗須臾而忘叔段哉!苟興一念,是殺一弟也;苟興百念,是殺百弟也。由初暨末,其殺段之念,殆不可千萬計,是亦殺千萬弟而不可計也。一人之身,殺其同氣,至於千萬而不可計。天所不覆,地所不載,飜四海之波亦不足以湔[三]其惡矣。莊公之罪顧不大於叔段耶?

[注釋][一]京:鄭邑名。在今河南滎陽縣。[二]鄢(ㄧㄢ):本妘姓國,在今河南鄢陵縣。後為鄭邑。[三]湔(ㄐㄧㄢ):洗滌。

吾嘗反覆考之,然後知莊公之心,天下之至險也。祭仲之徒,不識其機,反諫其都城過制,不知莊公正欲其過制;諫其厚將得衆,不知莊公正欲其得衆。是舉朝之卿大夫皆墮其計中矣。
鄭之詩人,不識其機,反刺其不勝其母以害其弟,不知莊公正欲得不勝其母之名;刺其小不忍以致大亂,不知莊公正欲得小不忍之名。是舉國之人皆墮其計中矣。舉朝墮其計,舉國墮其計,莊公之機心猶未已也。魯隱之十一年,莊公封許叔[一],而曰:「寡人有弟不能和協,而使糊其口於四方,況能久有許乎?」其為此言,是莊公欲以欺天下也。魯莊之十六年,鄭公父定叔[二]出奔衛。三年而復之,曰:「不可使共叔無後於鄭。」則共叔有後於鄭舊矣。段之有後,是莊公欲以欺後世也。既欺其朝,又欺其國,又欺天下,又欺後世。噫嘻!岌岌[三]乎險哉莊公之心歟。

[注釋][一]許叔:許莊公之弟。許,姜姓國,故地在今河南許昌。[二]公父定叔:公叔段之孫。[三]岌岌:不安貌。

然將欲欺人,必先欺心。莊公徒喜人之受吾欺者多,而不知吾自欺其心者亦多。受欺之害,身害也;欺人之害,心害也。哀莫大於心死,而身死亦次之。受欺者身雖害,而心固自若。彼欺人者身雖得志,其心固已斲,喪無餘矣。在彼者所喪甚輕,在此者所喪甚重。本欲陷人而卒自陷,是釣者之自吞鉤餌,獵者之自投陷穽也。非天下之至拙者,詎至此乎?故吾始以為莊公為天下之至險,終以莊公為天下之至拙。

[譯文]
是釣魚的人對不起魚,魚哪有對不起釣魚的人?是打獵的人對不起野獸,野獸哪有對不起打獵的人?是鄭莊公對不起共叔段,共叔段哪有對不起鄭莊公?況且在釣鉤上裝好食餌去引誘魚兒的,是釣魚的人;挖掘好陷阱去誘引野獸的,是打獵的人。現在不責備釣魚的人,卻反責備魚呑食鉤餌;不責備打獵的人,卻反責備野獸墜落陷阱。天下難道有這種道理麼?
鄭莊公是一個生性多疑、陰險狠毒之人,他看待自己的胞弟共叔段就好像仇敵一般,一定要致他於死地。所以隐匿其動機而使共叔段習於輕慢,縱容他的慾望而使他恣意放肆,馴養他的惡行而使他形成叛逆事實。兵器的強固、軍隊的富衆,就是莊公所設下的鉤餌;三百方丈的城池、西北兩處的邊邑,就是莊公所挖掘的陷阱。那個共叔段愚昧無知又頑固不化,就是那魚和野獸。哪有見了鉤餌而不吞食,走過陷阱而不墜落的呢?莊公引導他違逆卻反要指責他違逆,教導他反叛卻反要討伐他反叛,莊公的用心也真是險惡啊!

莊公的心思是:若立即把共叔段除去,那麼他的惡跡尚未顯露,衆人必定不會心服;若慢慢將他除掉,那麼他的罪跡已經暴露,衆人一定沒有話說。莊公在當初之所以不責問,原是要加多共叔段的罪名後將其擊斃。竟不知當共叔段的惡行一天天長成之時,莊公的惡行也隨同一起長成了;共叔段的罪孽一天天加深之時,莊公的罪孽也隨同一起加深了。人們只看到莊公想殺一個共叔段而已,但我卻獨自以爲,在封共叔段於京邑之後,討伐共叔段於鄢邑之前的這段時期,莊公處心積慮,哪裏有一刻忘掉過共叔段呢!徜若說起一個念頭,便是殺了一個弟弟;那麼起一百個念頭,就是殺了一百個弟弟啊。從一開始到最後結束,莊公想殺共叔段的念頭,大概不會是上千次上萬次能夠計算得了的,這樣說來,莊公殺掉的弟弟也是成千上萬個而不可勝計啊。一個人殺死他的同胞,直至殺死成千上萬不可勝計的地步。這是上天不能覆蓋,大地也不能承載,就是翻動四海的波浪也不足以洗淨的罪惡啊。莊公的罪行難道不比共叔段還要重大嗎?

我曾經反復推究此事,然後纔知道莊公的心機是全天下最陰險的。祭仲這班人未能認識莊公的心機,反而上諫言共叔段的都邑城池僭越了制度,卻不知道莊公正想要他僭越制度;又上諫說共叔段勢力雄厚了恐將得到衆助,卻不知道莊公正想要他得到衆助。這是全朝廷的官員都落在莊公的計謀之中了。
鄭國的詩人未能認識莊公的心機,反而譏諷莊公是礙於他的母親所以纔害了他的弟弟,卻不知道莊公正想要得到礙於母親的名義;又譏諷莊公是姑息養奸以至釀成大亂,卻不知莊公正想要得到姑息養奸的名義。這是全國的人都落在莊公的計謀裏面了。說朝廷官員、全國人民皆落入了他的計謀,這還不足以揭明莊公的心機之深。魯隱公十一年,莊公在賜封許莊公的弟弟許叔時還說:「我有親弟弟,不能和睦相處,而讓他寄食他方,何況是別國的許國,我能長久佔有嗎?」他說出這樣的話,是想要欺騙天下所有的人啊。魯莊公十六年,鄭國的公父定叔逃奔到了衛國,過了三年,莊公讓他返回本國,說:「不可以讓共叔段沒有後代留在鄭國。」那麼,其實共叔段有後代在鄭國已是很久的事情了。讓共叔段留有後代,這是莊公想要欺騙後世的人啊。已經欺騙了朝廷官員,欺騙了本國人民,又欺騙了全天下人,還欺騙了後世之人。唉呀!多麼陰險呀!莊公的狡詐心機啊!

然而,想要欺騙他人,必定要先欺騙自己的良心。莊公只喜歡別人受了自己很多的欺騙,卻沒想到他自己的良心也受了很多欺騙。被別人欺騙的害處,只是自己身體的傷害;而欺騙別人的害處,則是自己良心的傷害。天下最悲傷的事莫過於心死,而身體的死亡猶在其次。被欺騙的人身體即使受到了傷害,但他的良心依然未變。那欺騙別人的人身體上雖然得意,但他的良心卻已毀壞,那麼他的喪亡也就沒有多少日子了。他人喪失的十分輕微,自己喪失的卻十分重大。本來想陷害他人而結果卻陷害了自己,這是釣魚的人自己吞下了魚鉤,打獵的人自己墜落陷阱。若非天下最愚笨之人,哪裏會走到這一地步呢?所以我開始時認爲莊公是天下最陰險的人,但最終認爲他應是天下最愚笨的人。

【古評】
朱字祿:《博議》之文,為課試而作,故於時文為近。此篇起首排立三語,後用喻意正意夾行,逼出莊公是一險人。末復推開四層,用四「正欲」字,兩「莊公欲」三字,應前兩「使」之字。起伏收束,各極其法。至尾取喻意作收,斷出莊公至拙,屹然而止。有山廻海立之勢。意雖未必盡當,而文章機軸,卓然一家。○莊公養成叔段之惡,即《左氏》謂之鄭志譏失教之義。然段為人臣子,至恃寵而驕,請制之後,竟不復請。擅取國邑,繕甲兵,具卒乘,此豈人臣所得為者?縱無襲鄭之謀,而蔑視其君亦甚矣。莊公之失,在平昔不教,而遽興兵以伐之,為有殺弟之心耳。若封許叔而有悔心,卒使之有後,此自是莊公天理民彝,不至斷絕處。君子許人改過,當亟予之,復以為欺天下後世。然則不悔不置後,乃為仁愛其弟乎?即置姜氏於城潁,母子已絕,莊惡已極。及聽潁考叔之言,而為母子如初,則其天性之復萌,有不可得而斯滅殆盡者,安得並融融洩洩以為欺天下後世而斥絕之也?《穀梁》以為賤段而甚鄭伯,最得其平,謂段無負於莊公亦太過。
張明德:篇中擒定一「險」字,如老吏斷獄,使其無可躲閃。末復轉出欺人者必先自欺其心,以一「拙」字重奪其魄。使死而有知,莊公應愧死於丸京矣。何況後人讀之,有不驚心動魄,而復敢萌欺罔乎?《春秋》之作,誅死者於前,所以懼生者於後也,東萊全部《博議》,皆本此意著筆。故此篇詞嚴義正,不少寬假。此真有關世道人心之文。不可草草讀過。
【今評】
呂理胡:鄭莊公誘使共叔段自取滅亡之方式,猶如現今刑事查緝人員,在網路上透過釣魚方式,設陷阱誘使犯罪,致使本無犯意之人,掉入預設的陷阱,受誘之人是否真的有罪,頗值研究,所以呂祖謙說:「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

左傳原文
鄭莊公共叔段 隱公‧元年
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他邑惟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于己。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衆。」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書曰:「鄭伯克段於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

   
 

原作者:呂祖謙,男,南宋大儒,西元1137年-1181年。著有「東萊博議」、「古文關鍵」等多部名作。
譯者:中華呂祖謙學術研究協會
浙江師範大學江南文化研究中心

中華呂祖謙學術研究協會成立於西元2011年,專門研究南宋大儒呂祖謙生平與作品,創會長呂理胡本職為律師,在桃園中壢開設長興法律事務所,三年多前,在機緣之下,得知呂祖謙竟為台灣呂姓宗親之先祖,因此創立協會,同年9月,呂理胡會長於浙江師範大學和梅新林書記、黃靈庚、陳年福、陳玉蘭三位教授商談,正式合作新譯東萊博議一書,並定名為「東萊博議今譯」。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世界集 Worlds【中英對照】
3.一生修行的導引書:大法印五支道前行教授噶舉上師言教
4.幻形物語
5.延緩老化延長健康壽命:八十歲的健康生活體驗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