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我說參同契
  我說參同契
  南懷瑾先生親自講述,探究道家修練法門與身心修養實證科學的重要鉅著《參同契》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南懷瑾 講述
類  別:宗教哲思
出  版:南懷瑾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6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9134750
裝  訂:平裝

定  價:NT$10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幻相與實相
幻相與實相

一千年前,你若錯過了禪宗,那麼現在,不要再錯過冉吉特‧馬哈拉吉。

 
心觀自在:《心經》發隱記附《妙觀初機》融心解
心觀自在:《心經》發隱記附《妙觀初機》融心解

天台宗第四十六代法嗣定智法師講經,開示大乘佛法修學綱要。

 
寫盡禪宗
寫盡禪宗

東方古老智慧與西方近代科學的交會;禪宗思想與量子力學相互輝映的奧妙。

 
禪海蠡測語譯(上下冊合售)
禪海蠡測語譯(上下冊合售)

南懷瑾先生禪學經典《禪海蠡測》白話語譯,更易親近大師著作,隨時領略禪門奧妙。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道家丹經鼻祖《參同契》最具特色的講述介紹,南懷瑾先生經典鉅著。
◎《參同契》既富哲理亦是文學,深藏中國古代科學重要肇始源頭。
◎南師深入淺出講解,南師弟子錄音檔的統整並請南師修訂、補充整理而成。

東漢時期的魏伯陽真人,不喜仕途而愛好修道,後入神仙之列,並將修煉經驗寫成《參同契》。清朝初年,道家北宗龍門派道士朱雲陽,早年由此書入門,遍參諸方修煉有成後,再窮十年之功註釋《參同契》,於康熙八年刻版印行為《參同契闡幽》。
《參同契》匯融周易、黃老、丹火之功於一體,用《易》的陰陽變化之理,闡述煉丹、內養之道,為道家養生學理論源頭,亦可視為中國古代化學、地球物理、天文等學問的重要源頭。過去由於內容深奧難懂、不易研究,而被中國歷代文人所忽略。
本書是南師懷瑾先生一九八三年在台北講解《參同契闡幽》的記錄。內容廣泛,旁徵博引,常述及南師親身經歷之諸多異人奇事。先生用平實的語言,由淺入深地講解了周易、道家、丹道的有關概念和基本原理,對儒、釋、道三家的一體共論,亦有不少不拘一格、獨到精闢的個人觀點,對中國傳統文化之理解,透過本書精彩講述,既能入門淺讀,又可進一步修證深究,聽南師生活化且迷人的講述,即可領略中國古代非凡的哲學智慧和中國傳統文化之博大精深。
《參同契》被視為道家丹經之鼻祖,是研究身心生命奧秘的著作,是正統道家脫胎換骨的法門,是將身心修養的實證科學與儒家哲學思想融匯於丹道的超凡大作。
《參同契》是一顆明珠,因深奧而埋藏,經朱氏闡幽而出土;更因南師深入淺出的講解而閃發光芒。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9134750.pdf

   
 

出版說明

二○○九年的冬季,有一天,下午六點鐘,南師懷瑾先生的餐桌上,出現一位來客,是先生的熟人。當時的我,也是餐桌上的一個食客,另外還有五六個人。
閒話之間,先生突然問這個客人:「我的新書《我說參同契》出版了,你看到沒有?」
這位客人連忙回答說:「看到了,看到了,大家都說,這本書一出來,老師的地位就確定了。」
先生聽了他的話,大為不解,不免好奇的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位客人講了一大篇,大意是說,原先大家看老師的書,總以為老師是一個禪宗大師,是一個佛法方面的高人,現在看到老師這本《參同契》的書,才發現,老師是一個通人,一個深入中華傳統文化的通人,是學問通達各方面的通人。
先生聽完他說的話,只淺淺一笑說:「原來是這樣啊!」
但是,這雙方一來一往的對話,卻使我想起一段往事,與這本書有關的往事。
記得那是一九八三年的一天,在先生辦公室。聽說下個月要講《參同契》了,我就問,是道家那本《參同契》嗎?
先生立刻很嚴肅的說:你們都以為《參同契》只是道家的書,其實這是一本包括很多家學術學問的書,是中國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書。
聽到先生這麼說,大家當然都不說話了,反正大家都不懂,大概大家也少有人看過這本書,至少我沒有看過。
三十年了,前塵往事記憶猶新,而這本《我說參同契》,也已經出版五年了。在這五年的時光裡,消息最多的是自我修學的行者,他們由本書得益得助,解決不少修持方面個人的問題。因為書中的對治法門,先生講解得十分透澈。
也有些對《易經》卦象不太熟悉的讀者,看不懂的不管,只看先生的講解,收穫也很多,反而對《易經》有了興趣。難怪有高人曾說,儒釋道三家,互通互補,在最高處是一家,所以說,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
在此書重新校訂出版之際,意外看到杜忠誥老師在書中的眉註、解記、領悟和讚歎,令人感觸極深。讀書如此認真深入,正如儒家所謂慎思、明辨、篤行者,實不多見,特附錄一頁於後。
參與此次重加校訂工作的,除了古國治、宏忍師、彭敬、牟煉等基本幾人外,杜忠誥老師和邱珍珍小姐也幫忙校對工作,多謝大家了。
另外要說明的,是古本中的气(炁)字,在本書中,因先生說无火為氣,故气字改為「无灬」,代替古寫的「炁」。

劉雨虹記
二○一四年十二月

   
 

我們書院有關道家哲學思想的課程,從《老子》《莊子》到《列子》,是一系列連貫下來的。現在要研究的是《參同契》,這是最難研究的一本書。我本人對《參同契》的理解不一定是全對的,這並不是謙虛,我只能把自己的一些心得提出來,貢獻給諸位做參考。這一本書在中國整體文化裏,佔有非常重要的份量,古人更直指《參同契》是千古丹經之鼻祖。古今以來,尤其是講修道的神仙之學,要煉丹法,要返老還童求得長生不老之術,這是一本非讀不可的祕密典籍。不僅如此,它可以說既是哲學又是科學,很多有關學理,都來自這本書。現在西方人研究中國古代科學發展史,也把《參同契》看成是化學、地球物理、天文等等學問的重要源頭。只是我們自己中國人往往忽略了這一本書,原因之一是這本書實在很難研究。

驚人的學說
書名為什麼叫做《參同契》?「參」就是參合,「同」就是相同。怎麼樣叫做「參同」?簡單的說,就是參合三種原則相同的學問,融於一爐。這三種學問就是老莊、道家的丹道,還有《易經》的學問。我先聲明,我是沒有做到返老還童長生不死;假使做到了,我應該是個童子,結果我還是個老頭子。不過這裏提一件事情希望大家注意,據我所瞭解,世界上人類都在研究追問生命的來源,也在追問是不是死後有個東西可以存在。全世界人類由宗教開始,一直到現在的科學,都在繞著這些問題打轉。宗教家說有一個東西在人死後還存在的,到天堂那裏,或者到了別的世界,像極樂世界。這種說法是不是能兌現,我們不知道,不過教主那麼說,信眾當然那麼信。只有中國文化沒有提這個事情。
但是中國文化提出來,人的肉體生命與天地一樣,是可以永遠存在的。我們標榜人的生命可以「與天地同休」、「與日月同壽」。中國文化把人的生命價值,提得那麼高,並不靠上帝,不靠佛菩薩,也不靠祖宗、鬼神。每一個人都有這個資格,每人都可以作上帝,可以成聖賢、成仙、成佛,只要能找到自己生命中真正的東西。我們現在活著,真東西沒有發展出來,都是假的部分在維持著生命。
所以中國文化大膽地說,人的生命可以與天地同壽,只要太陽月亮在宇宙存在,我就存在,與日月一樣的長久。我們研究世界各國的文化,不管是宗教是哲學還是科學,沒有敢這樣大膽吹牛的!可以說世界上吹牛吹得最厲害的是我們中華民族。即使只是一種假設,也只有中國文化敢這麼講。其次,道家提出來,可以利用自己肉體的生命功能返老還童,長生不死;外國任何文化也沒有敢這樣說的。將來有沒有不管,至少過去沒有。
所以講到中國文化的特點,只有道家的思想具有這一種特點。比較接近的是印度佛家的文化,但是佛家在這一方面是不願多提的,只是偶然露一點消息。在釋迦牟尼佛的許多弟子當中,他特別吩咐四個人「留形住世」,把肉體生命留在這個世界上,等到下一次地球冰河時期過去,另一個劫運來了,世界太平的時候,才交代給下一位成佛者,然後他們四人才可以入涅槃,離開這個肉體。
據我所知,只有佛家有這麼一個說法,有一點接近中國文化這一方面的消息,這是其他人類文化所沒有的。所以我們站在自己中國文化的立場看來,這一點很值得炫耀。
可是千古以來,究竟有沒有不死的神仙?我們從小讀的小說,聽的傳聞,乃至丹經、道書、神仙傳上都說有不死的神仙;甚至現在還有些朋友來講,某某地方的山洞裏有神仙。問他見到過嗎?不,是聽某人說的,某人又聽他表哥說的,一路追蹤下去連影子都沒有了。世界上說神仙說鬼,多半都是如此。

龍代表的意義
前幾年有年輕人提倡所謂龍的文化,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年輕人當然有他的理想,可是這樣提法是不大妥當的,因為中國遠古文獻並沒提到龍的傳人。《易經》上再三講所謂的龍,不過是我們所用的一個標誌而已。孔子是非常佩服老子的,弟子們問他,老子在你心目中究竟如何評價呢?孔子說:鳥,我知道牠能夠飛;魚,我知道牠能夠游;獸,我知道牠能夠走;至於龍,我知道牠能乘風雲上天,而老子他就像龍一樣。
我們古代所講的龍不是西方神話的龍,更不是已經絕種的恐龍。我們這個龍是四棲動物,能夠飛,能夠游泳,能夠陸地上走,能夠鑽山入洞,能夠變大,變成宇宙那麼大;能夠變小,比一根頭髮還要小。所以龍所象徵的就是「隱現無常,變化莫測」,也可以說不可測。古人畫龍沒有畫出龍的全體,所謂神龍見首不見尾,見尾就不見首。這個動物在古代究竟有沒有我們不管,至少是民族表達自我的一種象徵,就像有些民族用獅子,美國人用的是老鷹。
《參同契》提出來的,是老莊的思想觀念,《易經》的變易法則,丹道的修煉方法。三樣的原理相同,只要懂了某一面的道理,對於生命真諦就把握住了,這是《參同契》書名大致的來源。歷史上相傳,作者是東漢魏伯陽先生,道家稱他魏伯陽真人。我們講《莊子》的時候提到,這個名稱是莊子所創,得道的人叫真人。所以後來道家道教的神仙都稱做真人。那麼相反的呢?我們沒有得道的都是假人。所謂假人,道家的名稱叫做行屍走肉,把我們人類罵慘啦!沒有得道的人走路,只是屍體在走,其中無物,其中無道,中間是空洞的。
歷史上這位魏伯陽,學術地位很高,官並不大。很奇怪,中國歷史上學問好的人,官大的並不太多;官大的,學問又不一定成比例地好。不過,中國上古的文化,事業功名與學問是一路的,文武是合一的,後世把文武分途了。魏真人對後世的影響很大,道家神仙傳上稱他火龍真人,一條渾身帶火的奇怪的龍。可是在東方我們曉得,龍都是帶雨帶水的。

宋儒口中的異端
過去的中國文化,由於儒家是學術的正統,對於佛家、道家的思想都有一點批判的,所以舊的觀念稱佛、道兩家文化為「異端」。「異端」是孔子《論語》裏頭一個名辭。後世像宋朝以後的理學家──我叫他們理學家,並不一定承認他們是正統的儒家──他們排斥佛、道兩家,稱兩家為異端之學,好像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旁門左道。但是孔子並沒有罵佛、道兩家異端,是宋儒擅用了孔子的名辭,自己又不懂這兩家的學問,就是普通說「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同樣的道理。
所謂異端就是偏見,孔子罵一般有偏見的人為異端。「異」就是不同,「端」就是另一頭,另一頭當然是偏見了,當時並不是指佛道兩家。後世宋儒理學家,共有五大儒,最有名的朱夫子朱熹,我們中國文化受他的影響有數百年之久,實在太大了!宋朝以後的儒家變成朱夫子的儒家,招牌雖打的是孔孟老店,老闆換了朱夫子。本來另外有一個股東合作的,後來被朱夫子趕出去了,就是陸象山陸夫子,所以孔家店後來換了老闆。朱夫子註了四書,從宋元到明朝,要想考功名做官的話,非用他的思想解釋四書不可,否則是考不上的。假如我生在幾百年前,人家問我《參同契》看過沒有,我說看過,那我就是異端,也就不能考功名了。
整個明朝三百年,朱元璋朱和尚當了皇帝以後,要拉一個有名氣的同宗,光宗耀祖,就認了朱熹先生,他所註的四書就成了國家標準版,致使中國文化染上了重症。朱熹的觀念對與不對,我們暫時不加討論,那是儒家學術範圍。但是朱熹雖然拚命地反對道家與佛家,卻偷偷研究《參同契》,而且他還化名空同道人鄒訢,作《周易參同契考異》。他研究《參同契》很多年,但卻搞不通,到晚年都鑽不進去。當然鑽不進去!他也不打坐,不修道,怎麼鑽得進去!

朱熹與白玉蟾
朱熹為什麼要研究《參同契》呢?據說朱夫子在福建武夷山講學的時候,剛好有一個道家南宗的白玉蟾,也在武夷山修道,有很多徒弟,後世稱他為南宗祖師。既然稱他祖師,差不多也是神仙了。一個道家,一個儒家,二人門下都有大批弟子。人類的好奇,古今中外都是一樣,這些儒家年輕讀書人,每天都聽子曰、子曰,聽了半天,沒有怎麼樣。可是看到人家那邊修煉神仙丹道工夫的,不是紅光滿面就是臉上發青發烏,覺得總有一套,奇怪呀!就偷偷跑過去聽。
朱熹總是講那是異端,你們不要亂去聽。後來弟子們告訴朱夫子,白老師那裏是有些怪事情,他有先知之明,是有道之人。朱夫子說,他「偶中爾!」也就是說瞎貓撞到死老鼠,給他碰巧碰對了。這個話當然是在他自己的補習班裏對自己學生講的,可是那個白玉蟾老師,也沒有出門就知道了。第二天白老師就叫學生來約朱夫子,兩校同學聯歡去郊遊。朱夫子也很高興,就同意了。一去郊遊,這可好了!下起雨來,大家沒有帶雨傘都淋濕了。可是白老師雖在雨中,他走過的地方四面沒有雨,身上也不濕。朱夫子忍不住了說:「白老師呀,你這個是什麼道理呀?」白玉蟾笑笑說「偶中爾!」這一個「偶中爾」,朱熹臉面就掛不住了,心想我昨天說給學生聽的話,他怎麼知道?而且今天馬上回敬我一個耳光一樣。這個很奇怪,因此朱熹開始研究《參同契》。
朱熹經常偷偷研究佛、研究道,這是公開的祕密,誰不想活得長命,誰不想變成超人?只是面子上死不肯承認。所以我對宋儒不論哪一位,始終有一點不認同。學問道德宋儒沒有話講,就只有一樣不好,明明借用了佛家道家的學理,來說明儒家的道理,然後翻臉批評他兩家都是異端,都是騙人。宋儒搞的這一套,叫什麼聖賢之學呀!
說到朱熹批評佛道兩家的話,似乎內行又很外行。譬如他作了道家與佛家的比較,講了很內行的話,在朱熹文集裏頭都有。他說道家修道是「形神相守」,這個對道家就超過普通的了解,這是說修煉神仙之道,可以修到返老還童長生不死。怎麼叫「形神相守」呢?道家認為這個身體是形體,等於是個機器,這個機器的電能是道家所稱元神,是我們靈魂生命的根本,那是電能,就像電燈有了電能才發亮。所以只要我們這個肉體存在,那個元神就在我們身上。身上每個細胞每個地方都通元神的,人老形體衰了,這個機器用壞了,神也不通就離開了。道家所以能夠返老還童長生不死,他做的工夫就是把形與神凝結在一塊,這就叫煉丹。
佛家不同,佛家講涅槃、生死都是空的嘛,時間到了,打個坐就走了。所以朱熹說佛家是「形神相離」,學佛的人求空,把肉體都看空了,使神和身體分離,這是朱熹的批評。表面上一看,佛家、道家都駁他不了,他不簡單的呀!道家佛家的修煉工夫和學理,他還是作過研究的。
朱熹的學問沒有話講,但他對於白骨觀沒有深入研究,批評白骨觀不是究竟。他說學佛的喜歡修白骨觀,所以覺得這個世界是痛苦的,沒有意思,不想留戀,而想到西方極樂世界。他不同意這個觀念,又認為白骨觀在佛家工夫是下層的,當然他沒有寫他認為高的工夫是什麼。其實他沒寫的下一句,就是認為人的生命是可以留在這個世界上的。不過他老兄同我們一樣沒有留住,朱熹在他的傳記裏有好幾條是他對《參同契》,對道家學問研究的結果,他下意識承認,人的壽命是可以修的。
第二點關於儒家與佛道的關係,我常常提一句話,讀書人都愛好仙佛。尤其中國過去一般的讀書人,你查他一生的歷史、文章、詩集,都記載有幾個和尚道士的朋友。好像不交幾個這種朋友,就沒有學術地位。也像很多現代人,要認識電視電影明星,才表示自己交際的廣闊一樣。當年想認識和尚道士,是表示自己清高,所以文集詩集裏,幾乎每一個人都談到與佛道人士交往的事。知識份子都好仙佛之道,但是知識份子永遠修不成功,因為學問好,欲望就多,煩惱就大。叫他打坐放下來修道,想是想,辦不到。可是反過來看歷代神仙傳《高僧傳》,我們卻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仙佛的學問都很好。所以如清代詩人舒位有句詩說:「由來富貴原如夢,未有神仙不讀書」,這是真正的名言。青年同學要想學神仙的,書一定要讀好才有希望。
我曾經把這個詩第一句改了,寫了一副對聯送給一個喜歡喝酒的文人朋友,他是富貴中人,所以上一句就改成「由來名士都耽酒」,一般名士都喜歡喝酒的,下一句還是「未有神仙不讀書」,因為學神仙許多是愛讀書的。

參同契三大綱要
講了這麼多算是《參同契》的開場白,這一部書有歷代各家的註解,書中主要的有三大綱要:第一是「御政」,第二是「養性」,第三是「伏食」。所謂「御政」,那包括很多了,上至皇帝下至一個普通人,想修心養性作人做事都是「御政」。怎麼樣作人呢?就是走一條正路,知道人生的正道,政治也同時包括在其中。所以一切有關修道與作人做事,天文地理,以及人世間各種各樣的正當法則原理,都屬於「御政」的範圍。
第二「養性」,我們普通人修道學佛,要夠得上第二步「養性」可難了。我經常說學佛修道是我們中國古時的一個科學,這一門學問是研究身心性命之學,它是有理論的,自己生命身體怎麼來?為什麼人有思想?要想得到答案,必須先把理論弄清楚,懂了理論再來修行。修行就是實驗,反求諸己,用自己的身心去做實驗的。自然科學也是懂了原理理論,然後用物來做實驗的。
這個所謂「御政」的原理懂了以後,修養才叫做「養性」。但是我們一般學佛學道的不管用哪一種法門,念佛也好,禱告也好,唸咒子也好,打坐也好,都是走「養性」的最初步路子,可是性仍然養不好!要「養性」,首先就要認識性,也就是佛家所講的明心見性。常有人說某人個性不好,個性是什麼東西?還有中文把男女關係也叫做性,明心見性至高無上也用這個性。這個性究竟是什麼東西?這就牽涉到中國文化的本位了。《禮記》上提出來人有「性」跟「情」兩部份,所謂性情,我們老一輩子講話,這一個孩子性情不大好呀。這個性情的性是什麼東西?情又是什麼東西?所以「養性」是養哪一種性?這些都是大問題。
第三「伏食」,就是成神仙。「伏食」就是在「御政」與「養性」做到之後,最後那個工夫。這個東西不從外來,是從自己生命裏來。但是也不全然是從自己這個肉體生命來的,而是同宇宙有關係的。就是說有一個東西忽然會進入身體中來,但不是從嘴巴進去,而是由身體另外一個地方進去的。千古神仙不敢講,據說講了天打雷劈。不過我已經被天打雷劈很多次了,雷公來了我也跟他講理。
我認為道是天下的公道,既然是天下之公道,就沒有什麼可祕密的;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也不屬於上帝。過去人為什麼要當祕密藏起來呢?是怕人學壞了,因此把道法變成祕密,大部份是這個原因。好像一把刀一樣,壞人拿刀去殺人,可是醫生開刀也是靠這把刀。我素來不藏祕密,何必關起門來?不過有時候我也關門,因為我囉哩囉嗦講了半天,公道擺在那裏,你就應該懂,何必來問我?你再來問我,我就煩了。
這另外一個進入人體的地方,就是頭頂。我們曉得嬰兒頭頂上這裏砰砰跳,修道修得好,這裏一定開了,學密宗叫做開頂,不曉得你們諸位看過沒有?我是看過的,書上看來的不算數,我碰到過這種人。過去我在四川的時候有一位老師七十幾了,鶴髮童顏。
鶴髮可以有兩種解釋,一種鶴的羽毛是白色的,所以鶴髮是形容銀白頭髮;童顏是說面孔如嬰兒一般。但是另一種解釋說鶴髮是黑的,所以暫且不做定論。講到這位老師,他有四個特點,七十幾歲子孫滿堂,卻不跟子孫在一起,一個人住一個小房子修道。房頂瓦漏了,他也不用樓梯,自己拿幾片瓦,一跳就上了屋頂,補好了再跳下來,這是我們親眼看到的。
第二點,我們都曉得這個老師從不睡覺,我們年輕人頑皮都是第一流的,故意輪班和他談話,一講一整夜。他有一個習慣,一到了正子時,他靠在椅子上不動也不說話,無論你怎麼說話他就是不答。大概要經過半個鐘頭,眼睛張開了,然後你剛才講的話他都答覆你,每天夜裏如此,我們屢試不爽。
第三個特點,他七十幾歲的老人,兩個乳房一擠,同女人一樣有奶水的。換一句話說,他修道到了這個程度,他的血已經變成白漿,當然不是什麼變成白血球,白血球過多是毛病。
第四點,他的頭頂上我們都去摸,砰砰跳的,同那個嬰兒一樣。別的稀奇古怪事我們不去管他,可這四點很不同,是別人稀奇古怪不來的,也是我親自見到的。這個所謂「伏食」,與頭頂有關,到了某一個時候這個東西就進來了。
後來宋朝南宗道人張紫陽真人,他著的另外一本丹經《悟真篇》,同《參同契》媲美。張紫陽真人既是禪宗的祖師,又是道家神仙。他那篇《悟真篇》就提到「伏食」的道理,他說「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那也是牛吹得很大。他說人修道到了「伏食」那個境界,一個東西就進來了。「一粒金丹吞入腹」,腹是這個肚子,這可不是大家修道修的這個丹田,「始知我命不由天」,生命就可以自己做主了,這就是「伏食」的綱要。

三種丹
在這裏我要再介紹道家所講的「伏食煉丹」。在我們的甲骨文裏,也就是中國最古老文字,丹字跟太陽的「日」字一樣,就是一個圓圈中間一點,空空洞洞之中有一個東西。後來把這個丹字中間加了一橫,有各種寫法,反正是代表有個東西在一個空洞的中間。
我們曉得道家的分類有三種丹,所謂天元丹、地元丹、人元丹。我們普通一般所謂打坐做工夫,打通任督二脈奇經八脈,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都是自己做工夫在身體中煉成了「人元丹」。現在一般練氣功的人還做不到,真正煉丹成功的還只是「人元丹」。
「人元丹」是根據道家的《高上玉皇胎息經》來的。這本經講到上藥三品,就是人本身的精氣神,我們後世一般打坐修道做工夫都在搞這個東西。這個就又要扯到明朝的大儒王陽明,他同朱熹對中國文化影響都非常之大。不過他同朱熹的路線相反,是走陸象山這個學派的路線,而且佛道兩家他都學過。在他傳記裏都有,能夠未卜先知,不過後來他放棄了。為什麼放棄?也就是書讀多了,官做大了,「道」就不容易修成功了。王陽明雖然最後放棄了學道,可是也吹了一句大話,依我們現在觀念看來是逃避的心態,他說道家也不必修,在那裏練氣功打坐,上通下來,下通上去,一天時間都浪費了,王陽明認為那是搬弄精神。
但是我們再仔細看看王陽明這一句話,他承認人的生命裏有一個東西叫做精神,他至少承認這一點。我們常常看到有恭維人精神不死,精神是什麼東西?精神是不是一個真東西?這是個問題!如果是真東西的話,就可以把握回來,把握回來就叫做「人元丹」。王陽明後來為什麼能夠搬弄精神而不搬了?我們休息一下再作報告。

以上內容節錄自《我說參同契》南懷瑾◎講述.南懷瑾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9134750.pdf

   
 

南懷瑾 先生

一九一八年生於浙江省樂清縣,幼承庭訓,少習諸子百家。
一生行跡奇特,常情莫測;四處奔波,化育無數。
出版有儒、釋、道等各家五十多種著述,以其獨到的方式,引領新世代的人們直入文化的核心智慧,讓讀者更樂於瞭解歷史人文的博大精深。
先生二○一二年辭世,享年九十五歲。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4.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讓故事駭起來
  讓故事駭起來
  聽淳于彥說故事,如獲摩尼寶珠,人生開始活起來、動起來、駭起來!
   
 
2.另一個聲音
3.王大偉的蒐藏(第一冊)
4.最大公約數?
5.又見比翼雙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