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燕燕于飛
  燕燕于飛
  以《山海經》為發想,兼顧文學性與娛樂性的新世代奇幻小說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李璐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島座傳媒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8972827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3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愛情,跳表收費
愛情,跳表收費

作者持續一貫的女同創作,述說拉子的美麗愛情!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結合自然生態之美、年輕生命之朝氣、人性互動之領悟所譜出的故事。

 
痴漢の劣傳‧台灣范進(卷二)
痴漢の劣傳‧台灣范進(卷二)

爛到掉渣、黃到發噱的魯蛇傳說,堪稱史上最狂小黃本!

 
革命
革命

一部以革命為題,以台灣為本的幻想小說,卻是如此驚心動魄,充滿歷史省思!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以《山海經》為發想,兼顧文學性與娛樂性的新世代奇幻小說
◎融合古典與現代,抓住想像與真實的平衡
◎書內輕小說風格精緻插畫,配合故事情境

以《山海經》做為背景,創造出一個神靈與怪獸猶與人生活在一起的世界,人們的禍福會被神明無常的喜怒所影響,
巫女和眾神為維護世界秩序的安定,創造出龐大的體制,對試圖破壞體制之人施以極殘酷的懲罰。
一個天真的女孩成為巫女,被告知她得要去照顧一名自盤古開天以來最兇惡的罪犯,故事由此展開。

   
 

   
 

壹、蔦與女蘿

1
她出生在洪水的最後一年,泥濘地播下種子,人們撿拾漂流木造屋。娘總說她幸運,生來享福,幾個兄姊差點沒餓死,只有她和雙胞胎姊姊無災無病。
兄姊早各自分家,她的玩伴只有年紀相仿的姊姊。記憶裡沒有自己的名字,他們不是貴族,給女孩的名都是四處可見的花兒,她不太說話,高興時輕輕唱著姊姊教她的歌,「蔦與女蘿,施於松柏──」
不知從哪聽來,也不明意思,某天她跌倒,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姊姊唱歌哄她,說,這不是你的名字嗎?
她模仿姊姊的腔調,一次次地唱。村中最有學識的老巫女說,那是女子表白之詞,女蘿枝莖柔軟,需要依靠高大的松柏,如婚聘時總要說句「妾為女蘿,願托喬木。」很久之後,她才知道那句話不是這樣說,但她早離開了村子。
一群身分高貴的人到村子帶走姊姊,老巫女安慰娘,「這是天命,我們還有該做的事。」父親木然地點頭,提起鋤頭下田幹活。
姊姊離開不久,村中大旱,她走很久的路提水,卻總在回程打翻水桶。老巫女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土地龜裂,雜草也長不出來。
大人們想祈雨,找個在太陽升起時出生的女娃,在荒野燒死,人們流下的眼淚,都會化成雨水。
「為什麼又選中我?」娘緊抱她,「你們才帶走了一個,又想燒死另一個!」那些「了不起的人」圍著娘,勸娘交她出來,村長、耆老,還有提議祈雨的老巫女都來了,小房子裡擠滿人,連家族團聚的節日也沒這麼熱鬧。
「這孩子要救全村人……否則,找遍村子,怎麼只有娃兒在清晨出生?」老巫女說,「這是她的命,誰也擋不了。」
娘說不出話,鬆開手,讓他們帶走她,父親抱住啜泣的母親,小聲安慰:「我們和雙胞胎沒緣……想要孩子,再生就有……」
她聽到老巫女離開家門時,喃喃說道:「你們責任已盡……他們要盡他們的責任。」
她被用僅剩的水洗淨,穿戴花冠和白衣。才過穀雨,天氣有點涼意,風灌進寬大袍袖,冷得直哆嗦。老巫女要她進廣場上的竹籠,頂端比她略高,伸長雙手會碰到兩邊竹片,她覺得自己像小雞,在罩子下推來擠去。
老巫女拿了床毯子給她,帶盞燈,在籠外看著。
「婆婆,」天暗了,她有點怕,「你會一直在這嗎?」
「我會陪你,」火光在老巫女身上跳動,「但太陽升起後,你得一個人。」
「為什麼?」她湊向前去,試圖更接近老巫女,卻碰上竹片粗糙的觸感。
「你有你的命,沒有人能代替,沒有人陪你,要勇敢,不是所有人都得面對命運,你被選中,沒有公平不公平。」燈中火苗發出劈啪聲,老巫女添些燃油,一老一少對坐許久,天空沒有一片雲,月光將竹籠影子映在地上,竹片交錯,像老巫女滿是皺紋的臉。
「我會死嗎?」她看著老巫女,「死……是什麼感覺?」
「婆婆沒有死過。」老巫女笑了,配飾也叮噹笑起來,「我帶你去村外祭壇,木材準備好了,你得自己走上去……我們點火……不會很痛,一下下。」月光很亮,星星掛在遠遠的天幕,老巫女望星星一眼,繼續說:「你的靈魂上升,天帝接納你,和你爺爺、爺爺的爺爺、爺爺的爺爺的爺爺,一起守護村子。」
她有點倦,用毯子捲起自己,迷糊地往外看,家戶已熄燈,屋舍壟罩夜幕中,就著月光看見隱約輪廓。露水就要凝結,影子逐漸手拉手跳起舞來……她看向老巫女,婆婆會不會冷?
她醒來天還黑,老巫女搖醒她,整理衣服飾品,遠方傳來音樂,樂隊自遠處走來,都是村裡的年輕人,白衣,邊走邊吹笛,敲打腰間小鼓,最後幾人抬來一張竹椅,在她面前放下。老巫女輕推她,「去吧。」她爬上椅子,給青年抬起,人們推開家門,肅穆地跟在樂隊後,加入的人越來越多,幾乎全村到齊,唯獨不見爹娘。
「爹──」遊行隊伍即將離開村子,她著急地喊著,「娘──你們為什麼不來?」有人啜泣,她只顧著攀在椅上,對遠離的村子呼喚。老巫女拍拍竹椅,示意她坐下,「別找了,你已不是你。」
她安靜下來,吹奏哀戚曲子的樂隊領著她往外走,前方一片荒地,風捲起沙,她的花冠沙沙作響,離村子越來越遠,柴薪堆疊成的塔越來越高。冬季結束,村裡升起篝火,青年男女拉著手唱歌跳舞整夜,她喜歡入睡時,聽到徹夜不息的歌聲。
樂隊停下腳步,輕輕放下她,看著大哥哥黝黑的臉,升火時,火焰會比篝火更大、更明亮,他們會圍著她唱歌跳舞嗎?
老巫女將她領至眾人面前,舉起她的手,仰頭朗聲說:「天降喪亂,飢饉薦臻。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圭壁既卒,寧莫我聽?」她不明白這段話,但看見木材堆疊的階梯,她拉拉老巫女的衣角,對方點點頭,放開她的手,「慢慢走,別回頭。」
她撩起白袍,踏上階梯,粗糙觸感磨著腳底,避開剛抽芽的小枝。木頭發出輕微吱喳聲,有些樹幹有她半身高,得奮力撐起身體才上得去,好幾次差點碰掉花冠。她聽見婆婆唱起一首歌,音節拖得長而沉緩,模糊到不能辨識,老巫女沙啞的聲音漸次加入男女合聲,眾人隨節奏踏地低唱,祈求豐收時,大家也這樣隨著婆婆歌唱和舞蹈,她不能回頭,好想看他們跳什麼舞步。
高塔頂端是把小竹椅,她坐上去,人們拿著點上火的柴薪,往高塔聚攏。老巫女披散頭髮,高舉雙手,搖擺身體,火焰從四角往上竄,有點寒意的空氣瞬時暖了,太陽從山的缺口露臉,火星飛濺,她用袖子遮住臉面,白衣燒出黑點,空氣越來越燙,她口渴難耐,站上竹椅,想拍掉四周火苗,花冠已著火,燒到她的長髮。太陽逐漸升起,一下下,婆婆說,一下就結束……要勇敢。

2
巫咸瞇眼看向西方,金烏拍翅,駝太陽回谷中宮殿,星子從濃暗夜色出現,她點上燭火,拾起案上簡牘,「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當她無法決斷,就會重讀天帝賜下的「洪範九疇」,洪則廣大,範為法度,疇是方法,天地之法的九個面向,面對她口中說出,卻非她所說的文字,心就會平靜。
舜帝封賞禹治水有功時,她還不是舜和禹所稱的「大教長」,雖為巫官之長,但她長年遊歷,即使帶領仁羿除天下百害,她也只是接替師傅職位。她出聲打斷莊嚴的典禮,那非她本意,只能說天意,清楚聽到自己聲音,但字句卻令她陌生,「鯀堙洪水,汨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範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舜帝要求史官抄下她所述字句,治國方略她不明白,但那使她的心震顫。她才了解,身為巫者,只是天的工具。
「先生,伯禹希望您為近來旱災占卜,史官已到。」年紀尚幼的徒兒,小小的唇露出還沒長好的牙,會有怎樣的天意降於這孩子?
「請他進來。」她站起身,拿出絲綢包覆的龜甲,人說龜是長壽之物,能與天通,她倒可憐這水生獸,每因國之大事被巫者剝下殼甲。若能通靈得面臨這樣的命運,巫女不知該被剝幾層皮。
「向大人請安。」史官掀起珠簾,欠身為禮,她答以頷首。
「坐,」巫咸指著對面座席,「別拘禮。」史官依言,藉著燭火才看清史官的面容,英俊小夥子,看來二十不到,成年不久便晉用史官嗎?禹也真是,年輕人不懂巫事,只怕有事嚇著,若非史官告老還鄉,她也不想禹派這小子。
「大人請開始,」巫咸有點驚訝,「不用槧和鉛塊嗎?」
「我從不打草稿。」史官笑笑,指指腦袋,「槧太笨重,那麼大塊木板,提著走去走來,大人不累我都累了;用鉛書寫,若遇水就前功盡棄,不若記在腦中靈巧方便。」
「有兩下子,果然英雄出少年。」自己到底是老不中用,有天門外端茶遞水的小徒會拿著她的桃木杖,站在百官與諸神之前吧。
「大人過獎,」史官笑道,「請開始。」
她拿出木槌與鑿子,避開前數次的占卜結果,在龜甲鑽出小洞,冰涼的獸型香爐沉甸甸的,熟悉的重量使她鎮定,抓把香草,點上火,芝蘭濃烈香氣漫散開,熟悉氣味充滿房間,獸頭竄出紫煙,像極惡獸窮奇臨死吐出毒氣。巫咸丟進乾燥香草,火焰貪婪地吞噬香草,幾乎要爬出香爐。她夾起龜甲,將剛鑽出的洞放在火舌上燒炙,火焰自洞中穿出,像舔著甲殼,龜甲燒紅,受熱裂開,發出「卜、卜」的聲音,她才將之移開。
她看了眼龜甲上爬行的裂紋,對外頭大喊,「幫我備好座騎,快點!」腳步聲咚咚消失在走廊彼端。她脫下裝飾用的外袍,披上斗篷,抓起桃木杖和角落布包──天曉得她多久沒拿過當年行裝,轉身往外走。
「大人,您還沒……」史官站起身,想拉住她,提醒她自己的職務還未完成,不能回去覆命。
「先等著,由你打草稿或寫簡編冊,有問題告訴我徒兒,神諭回頭再說。」她心裡嘀咕,年輕人就是不懂巫事。
「大人留步,我得等到何時?」
她嘆氣,「我得在日出前趕到,約莫這時回來。」
史官愣了,「得等一夜一天?」
「小子,等待也是史官的工作,」她沒好氣的說,「伯禹沒告訴你,沒耐心不能當史官嗎?」
「可是,大人……」史官哀求似的說。
她看看窗外星辰,「來不及了。」她急忙走出房門,史官撿起桌上龜甲,仔細端詳,看不出端倪,頹喪地坐下。
徒兒備好座騎,她摸著熟湖馬般柔順的頸毛,低聲說,「好傢伙,跑快點,回來重賞。」熟湖伸出舌頭親暱舔她的臉,「好孩子。」巫咸摸摸牠的頭,熟湖的蛇尾巴開心地晃了晃。
「先生這麼急,要去哪兒?」徒兒問。
「救你妹妹。」說完,熟湖用蛇尾巴將她舉起來,放在身上,巫咸腿一夾,身下大獸展開翅膀,載她消失在夜色中。

3
睜開眼睛,天際還一片漆黑,嗅到空氣中漸增的熱度,快破曉了。在熟湖身上迷糊地睡著又醒來,自己已不若少女時,可在沒有神靈降於己身的情況,不吃不睡跳舞三天三夜,她嘆氣,熟湖回頭看她,「累了就下去跑吧。」
熟湖翅膀拍得慢了,緩緩降至地面,牠四蹄踏地,輕快地達達跑起來。黑夜逐漸稀薄,天空透出淡青紫色,平坦原野寸草不生,長些歪扭小樹,遠處山林翠綠,陋屋星散荒原,像隨手撒在盤面的棋子。
她認得來路,是一座小村落,她的華服、頭銜和配飾被村人熱烈歡迎,但聽到帶走孩子,沒人樂意,總得在眼淚中領回一個徒兒,她不禁懷疑,自己是否也被師傅從偏遠的小村帶走?否則,她為何對過去毫無印象?
村子前面,光線照亮了將亮未亮的天空,不是山頭初升的太陽,微弱多了,但火光大得驚人。來不及嗎?不行,那孩子……她狠狠抽熟湖一下,座騎立刻飛也似地狂奔。村落猶如死城,隱約聽到哭聲。
大片黑煙直往天空延伸,幾乎遮住太陽,堆高的柴火猛烈燃燒,黑煙撲面,熟湖連連嗆咳,她跳下座騎,往煙霧中心衝去,村人早退到後方遠遠看著。
高熱和煙霧讓她不停咳嗽,眼淚直流,她拉緊披風,摀住口鼻,火場的黑暗讓她找不著裝草藥的布袋,往身上摸了半天才想起,和桃木杖一起放在熟湖身上的行囊。果然老了,她絕望地想,沒這兩樣東西,和神明溝通的橋樑只剩胸前玉玦,她緊握那塊玉,真有辦法嗎?她唸咒,口乾舌燥,發不出聲,沒有神明應聲而來。她跌跌撞撞地摸索,不知回頭還是前進,兩者似乎都已太遲。她困住了。
她痛苦地跪地咳嗽,幾乎將心肺咳出來,巫咸捶地,相信一生,卻被天意愚弄,她氣自己為何因龜甲裂紋,大老遠跑來這裡,只為救一個孩子?如果死去是那孩子的命運,為何冒險來此?連她也要賠上性命,火勢不可能熄滅,除非天降大雨。
滴答。
她摸摸自己的臉,看看天空,冰涼的雨水從天而降,火勢減小,天要這孩子活下去嗎?她爬上還燃燒的薪柴,作為支架的巨木沒有毀壞,外層木頭已燒焦,但還可看見階梯模樣。雖有點年紀,手腳還算好使,三兩下爬到頂端,孩子昏過去,長髮披散,白袍薰成灰色,被雨打溼。她將孩子抱起來,還有氣息,大概被煙嗆昏了,她鬆一口氣,走下柴堆。
大雨還下著,像將天池的水倒下來,滂沱雨勢看不清彼此是哭是笑,村人們雙手交握,喃喃祝禱,感謝上天慈悲,賜與眾人珍貴雨水。村人由村中巫女帶領,一齊跪下,彷彿她是除去吃人惡獸的英雄。她連忙要眾人起身。
「若不是您,恐怕我們不知何時才能等到雨水,」老巫女說,「請您接受我們的心意。」
巫咸為難地看著村人,衣服漸漸溼透,冷入骨髓,她發著抖說,「我什麼都沒做……是孩子帶來雨水。」
「果然天意……」老巫女悵然。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冒雨跑來,臉上滿是擔憂,抓住老巫女問,「我兒有救嗎?」
「你的孩子十分平安。」老巫女安撫女子,「只是……」老巫女遲疑,看向巫咸。
「只是?」女子仰起臉,無助地看她。
巫咸看女子憔悴神色,做母親的大概徹夜無眠。她雖沒有孩子,若她的徒兒也要燒死,她絕不放手,就算與天意對抗,亦在所不惜。天要她搶走別人孩子,培養成神人的橋樑,他們是巫,不是人不是神。她不知對錯,只知天意。
「把孩子還我……求你……別再奪走我的孩子。」她看著瘠瘦的女子,怎能再如上次說服母親,孩子過優渥生活,貴族般識字,還懂得更多?
關於命運,只能窺見部分。她不是沒想過,如果讓這孩子長成淳樸鄉下姑娘,會簡單算術,和小販討價還價,嫁人、生兒育女……老死村里,才是幸福的道路。
手上抱著孩子,小巧臉蛋,小手小腳,彷彿往地上一碰就碎成千萬片。她嘆氣,對母親說,「當作她死了吧。」
雨幕稀疏,雲層散去,巫咸抱女孩到熟湖背上,回望哭泣的母親,輕聲說道:「我選擇她的命運,讓我負起責任。」她跨上座騎,輕拍頸子,熟湖振翅飛入初晴天空。
巫咸瞇眼,陽光曬暖女孩臉頰,不知夢到什麼,懷中孩子怎能笑得這般甜?像未受過一點傷,對前方命運渾然不知,她突然明白,天意為何降於這女孩,她是最好的祭物。
她對熟睡的女孩說,「禮,人拿祭品獻給上天。你啊,就叫巫禮吧。」

   
 

1990年生,台北人,師大國文系畢業,現就讀於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主修劇本創作。以「LIKO」之名走跳各大同人誌展售會。
個人網站:http://liko13.weebly.com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懷師的四十三封信
3.漸失的夢──求學篇(五年二班的回憶錄)
4.道家易經
5.窈窕淑女安全御車術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