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落雁問天干
  落雁問天干
  沉魚落雁神醫之女盧莫愁,紅塵滾滾不減風姿;劍問天干,獨對群雄誓不低頭。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一頁紅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4452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雪山盟:國家公園替代役傳奇

結合自然生態之美、年輕生命之朝氣、人性互動之領悟所譜出的故事。

 
無法目擊的美麗
無法目擊的美麗

十年一遇的文學性小說:奇幻與日常交織,精彩的故事與生活反思。

 
戮-世界之魂三部曲
戮-世界之魂三部曲

英詩人濟慈說:「只有將世界的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才能登上文學的巔峰。」《戮》正有這樣特質。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最新長篇偵探小說力作──以梁海玲、王寶森等要案為背景創作出虛實交錯的故事。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看妙齡女子如何獨闖江湖,群狼環伺仍面不改色。
◎看武林奸雄如何謀求權勢,暗中窺伺掀動江湖波濤。

天生麗質的神醫之女盧莫愁,十一歲時得遇高僧算其命數,需習武強身,方可免去紅顏禍水之厄。
故以稚齡之身遠赴峨嵋山,拜在天下第一高手妙天神尼門下。
莫愁上山學藝的同時,其師兄因得罪當朝權貴,枉死獄中!
面對權勢滔天的東魏國師,莫愁如何以手中之劍討回公道?

妙天神尼受邀前往天佛寺觀禮,卻在回山之際遇襲,與此同時,天下第三高手中伏身亡,背後隱藏什麼樣的陰謀?
在重慶召開的武林大會群雄匯聚,代師出席的莫愁能否借助川東虎的力量查明真相,還武林一個太平?
與川東虎之子上官飛龍的一段情緣,又該何解?

任那江湖驚濤、苦海難渡,
我自禪心作舟、劍問天干!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452.pdf

   
 

   
 

第四章 讀聖賢書 行仁義事

盧莫愁安步當車,沿著山路一步一步地往前而行,沿途山明水秀,風景宜人,此行雖說千里迢迢,但心情是愉快的,想起三年前,第一次離鄉背井,由精業鏢局十名鏢師之護送,自徐州雲龍湖畔家中啟程,一路曉行夜宿,行程都由鏢局領隊負責安排,歷經一個月的奔波,才抵達峨嵋山玄觀庵。
盧莫愁當初決定願意遵照普鋒法師的指示,遠至峨嵋山玄觀庵修行兼習武,算起來離家遠行尚有一段時間,她還是每天在家裡的藥房忙裡忙外,一轉眼七個月就過去了。
這天,適逢初一例行休診,家裡又來了一位貴賓,原來普鋒大師又再到訪,與盧天及陳雅軒在大廳一談,也許是普鋒法師已經獲悉盧莫愁即將遠行,特別吩咐陳雅軒將盧莫愁帶來大廳,現場四人以茶敘方式交談。
「阿彌陀佛,今天是十月初一日,過了今天,十月初七日是第一個黃道吉日,最適合遠行;再過來就是十月十日,為第二個黃道吉日,再過去便得要十一月中旬過後,才有好日子了。」普鋒法師說。
「莫愁認為呢?要選在十月初七日?或是十月十日?或是十一月分中旬過後再說呢?」盧天說。
「小女認為十一月分中旬過後距過年太近,不適合曠日廢時遠行,還是十月上旬這兩天吧!」
盧莫愁接著說:「反正都要遠行,不如就選定十月初七日出門。」
「倘若莫愁沒有意見,十月初七日要比十月十日在遠行的適宜方面將會更佳。」普鋒法師說。
「就決定十月初七日,請父親大人安排。」盧莫愁說。
「為父會與精業鏢局討論,請他們安排武師護送。」盧天說。
「阿彌陀佛,這趟遠行恐將費時約一個月,莫愁要先做好心理準備,離家固然不捨,但卻不得不為,因為事涉莫愁的將來。」普鋒法師慰勉說。
「小女已有這種認知,謝謝大師指點。」盧莫愁說。
「阿彌陀佛,現在我們換個話題,就是盧施主目前安居於這座大宅,已有多久時間了?」普鋒法師說。
「這座院落是在下的祖父所興建,是先人的遺產,在下從小便住於此,已經超過四十年了。」盧天說。
「阿彌陀佛,盧施主闔家的命理,經過老衲精算,一年之內必有凶兆,舉家遷徙已難避免。」普鋒法師說。
「有這種事?究竟是什麼凶兆,可否確知?」盧天驚駭地問,陳雅軒及盧莫愁也豎耳欲知。
「凶兆只是一種預感,詳情難以測知,不過屆時必有一些蛛絲馬跡可援,不會毫無來由的發生。」普鋒法師說。
「如果真有這麼一回事,那麼該遷往何處呢?」陳雅軒說。
「往南遷徙,遷至建康是為大吉。」普鋒法師說。
「建康?梁國京城!」盧天問。
「不錯,正是梁國京城建康。」普鋒法師說。
「必須遷往第三國?這麼說來,凶兆相當嚴重?」陳雅軒說。
「阿彌陀佛,避之則吉,否則,後果恐將不堪設想,雖說真相暫難測知,但與身家性命難脫干係。」普鋒法師說。
「這麼說來,要先在建康覓妥居處,以備不時之需囉!否則,到時恐有流落街頭之虞?」盧天說。
「阿彌陀佛,老衲今日前來,正是指引施主未雨綢繆,倘若施主財力允許,便可覓妥吉地大興土木;否則,預購小築以供久居,也是一項辦法。」普鋒法師說。
「只有一年時間,覓地建築恐將緩不濟急,何況建康距離徐州,也有一段漫長距離;依在下看,選購現成房舍,比較合乎實際,處理起來,也較能從容不迫。」盧天說。
「阿彌陀佛,老衲已將天機釋出,除非奇蹟出現,不然已難奢求逃避,還有,莫愁此去大致完善,若有思鄉及想念家人之苦,則在所難免,可潛心向佛,必可隨緣度日。」普鋒法師邊說邊離座站起,雙手合十,口唸阿彌陀佛,往外走去。
「謝謝大師度化,小女恭送大師至大門口。」盧莫愁雙手合十虔敬地說。
盧天及陳雅軒也跟在普鋒法師之後,雙手合十,口唸阿彌陀佛,送行至大門口,看著普鋒法師漸行漸遠。
回到大廳後,盧天告訴陳雅軒及盧莫愁,今日大師所言暫時保密,以免造成揣測,有關擬在建康購置房舍乙事,打算委託盧天的大舅子也就是陳雅軒的大哥,儘快前往建康一行,選擇適當的物件並代為全權處理;至於莫愁訂於十月初七日遠行,也是迫在眉睫,將於今天親自拜訪精業鏢局,以循求派員護送。
就這樣,盧莫愁在預定遠行當天,在家人送行及精業鏢局派出十名鏢師護送下,離開徐州往峨嵋山而去。
盧莫愁在峨嵋山玄觀庵修行及習武的第六個月,收到來自徐州老家盧天寄來的家書,內載「自從莫愁離家後,一切生活如昔,大家對於莫愁都非常想念,想必莫愁也是非常想念家人,希望莫愁潛心修行及致力學武,唯因路程遙遠,不便奢言探望,希望莫愁自己保重,謹以家書慰勉兼報平安;此外,在於建康另購新居已經整修完成,可以隨時遷入,這座新家與徐州老家有一共通之點,就是位於湖邊風景秀麗;建康石城湖與徐州雲龍湖都是聞名遐邇的勝景,將來莫愁看了一定會非常喜歡……。」云云。
盧莫愁在峨眉山玄觀庵修行及習武的第十個月,又再接獲第二封家書,不過,這次接獲家書的發信地點不是徐州而是建康,內載「前不久,因為不得已之原因,舉家遷往建康,目前住在石城湖畔,為父依舊以懸壺濟世為業,遷居事宜雖說茲事體大,但在之前已有普鋒大師透露天機,如今已經塵埃落定否極泰來,新的住宅全家均甚滿意,至於雲龍湖畔的舊宅,因路程遙遠鞭長莫及,只好出售給有緣之新主人;希望莫愁努力修行,專心習武,也許不久的將來,便會回到現在溫暖的家,一家即可團圓而過著愉快的生活。」云云。
盧莫愁在以後的第二年及第三年,每年都會接獲盧天由建康寄來的家書約三至四封,除了敘述家中一切平安,當然也希望盧莫愁努力學武,學成可以返回建康家中,大家一起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盧莫愁在峨嵋山玄觀庵修行兼習武,三年來未曾寄回一封家書,因為佛門戒律森嚴,早已養成出家人必須了結塵緣的傳統情操,雖然盧莫愁並非出家弟子,而係唯一帶髮修行的在家弟子,在不擬打破佛門傳統戒律之下,當然也就沒有機會對遠在建康的家中,寄回任何一封家書。
盧莫愁在峨嵋山玄觀庵修行三年,早已學得氣定塵離,心如止水;在師父方丈住持妙天神尼沒有指示其返家省親之前,盧莫愁並沒有回家省親順便過年的想法,在師父出言指示可以返家省親的當時,忽然也有一種莫名的喜悅浮上心頭,雖說三年時光並非絕對很長,但也並非相對很短,礙於路程千里迢迢,返家一行除了曠日廢時,對於體力的負擔也是不可小覷;不過,剛屆三年即可返家一行,對於盧莫愁而言,也算是一種長久離家者的慰藉及補償。
盧莫愁回想起三年之前,在徐州雲龍湖畔的家中一隅,設有醫館及藥房各一處,在醫療方面,除了父親盧天的醫術,是大家所公認者外,自己雖然年紀極輕,但已是望聞問切的第二把交椅,而每日利用夜間一個時辰,在西席余又任老師的教導之下,從小開始涉獵古籍同時練習書法,日子一直過得稱心如意,孰料因為長相問題導致命中多險,經普鋒大師論命指點,必須成為武林高手以圖自力救濟而求自保。
盧莫愁由山上往山下走,約莫過了兩個時辰,來到一處小鎮,時值日正當中,盧莫愁走進一家餐館,裡面已是高朋滿座,店小二趨前招呼說:「不好意思,現在客人正多,沒有單獨的桌位,請問姑娘,可以與其他客人共桌嗎?」
「一切隨緣,方便則可。」盧莫愁回應說。
盧莫愁被安排至與一名書生打扮的男士同桌,盧莫愁禮貌地跟對方點個頭,然後將包袱置於板凳一旁,並將所揹佩劍取下放在桌上,四處張望了一下。
「這位姑娘,這是菜單,請問要點些什麼?」店小二招呼說。
「給我來一客方便素吧!」盧莫愁瞄了一下菜單說。
「好的,請稍候。」店小二邊說邊轉往鄰桌服務。
這時,盧莫愁感覺對面這位書生模樣的人好像在端詳自己。
「有什麼好看的?你讀聖賢書,不知道什麼叫做非禮勿視嗎?」盧莫愁嚴正地說。
這名書生不好意思地將眼神移開,盧莫愁發現這名書生長得相當俊俏,年紀約莫二十歲上下。
「姑娘看來像是女俠,長相卻是天女下凡,因此小生忍不住多看幾眼;何況有緣共聚一桌,彼此相對而坐,真的很難不將眼珠瞧向對方。」這位同桌的陌生者說。
「這位客倌,您所點的活魚三吃上菜囉!第一吃炸魚排,另奉上清酒一壺、白飯一碗。」店小二說。
「姑娘,一起用餐好嗎?既然相識,就是有緣,在下上官飛龍,請多指教。」上官飛龍說。
「上官公子請便,小女長年吃素,兩個時辰前才由山上下來,還不習慣吃葷。」盧莫愁說。
「那麼,在下只好獨享了。」上官飛龍說完,只好獨自吃喝起來。
「上菜了,活魚三吃第二吃,紅燒魚肚。」店小二說著並將餐盤遞上。
「長年吃素?姑娘既然不是出家人,應該沒有葷戒之限制。」上官飛龍邊吃邊說:「姑娘如此看著,在下的吃相不得不斯文些;對了,請問姑娘貴姓芳名?」
「上官公子是要問法號?綽號?別名?小名?乳名還是暱稱?我們非親非故,請恕不能將本名隨便告知。」盧莫愁回稱。
「姑娘貌美如仙,礙於尊貴而必須矜持,乃理所當然,在下不敢勉強,不如在下為姑娘擇一封號,就叫賽西施如何?」上官飛龍邊吃飯邊自顧自地說。
「西施雖是一代美女,但命理欠佳,同時小女也不想被人拿來跟古代名人相形,而自慚形穢。」盧莫愁說。
「姑娘不該妄自菲薄,古代西施被譽為絕世美人,乃是一種傳說,何如姑娘花容就在眼前,令人嘆為觀止。」上官飛龍說。
此時店小二送來兩份菜餚,其一是上官飛龍活魚三吃最後一吃的薑汁魚湯,另一份是盧莫愁的方便素,這份方便素是一盤內有蔬菜、番茄、香菇、煎蛋、豆腐及麵腸等六樣及白飯、清湯各一碗。
盧莫愁拿起餐具正想用餐,此時店小二走近餐桌,對盧莫愁說:「那邊有一桌筵席,主人是西蜀幫幫主毛則西大俠,想請這位女客倌共餐,特命小的過來請示。」
盧莫愁及上官飛龍聽了抬頭一看,見到確有一桌盡是江湖人物,主人身後還有四名隨扈隨侍在側。
「哪有邀人吃飯叫店小二過來請示?未免太沒誠意了。」上官飛龍說。
「對不起,請轉告對方,小女吃素,而且大家非親非故,所請礙難照辦。」盧莫愁說著,吃下了自己的第一口飯。
店小二聽了盧莫愁所言,自然得向西蜀幫幫主毛則西回話,接著一名大漢走了過來,大聲的說:「我們幫主是看在姑娘貌美如花的分上,才臨時提出邀請,孰料姑娘不識抬舉,拒絕人家像是刀子切菜一樣俐落,還不趕快向我們幫主道歉謝罪?」
「豈有此理,光天化日竟敢強邀他人共餐,什麼幫主不幫主?還不趕快退下?」上官飛龍斥責說。
那名大漢聽了不禁大怒說:「我看這位姑娘是敬酒不吃要吃罰酒,還有這位共桌吃飯的小夥子,竟敢管起本大爺的閒事,看拳!」
上官飛龍眼看對方出手,以湯瓢盛起熱湯往對方潑去,正巧潑在對方臉上,盧莫愁發覺氣氛不對,趕忙拿起佩劍,以劍鞘擋住來人與上官飛龍的衝突。
「這位上官兄只是一名讀書人,請大俠手下留情,看在本姑娘的面子上,大家息怒如何?」盧莫愁低調地說。
「抱歉,在下怎可讓我們幫主丟臉,非得討回公道不可。」那名大漢怒不可喝的大聲說,然後抽出一把鋼刀,以刀尖指著上官飛龍。
「這位好漢,對方手無縛雞之力,殺雞焉用牛刀,如果好漢有意消氣,本姑娘邀你餐館外一決高下如何?」盧莫愁說。
「不行,本爺非給這個傢伙一些教訓不可,饒他一命可以,取他一隻手臂,一點也不過分。」那名大漢說。
在此同時,那桌主人之隨扈及一部分陪客紛紛靠近喊殺,上官飛龍站起以一記迴旋踢,將那名大漢的鋼刀踢飛落地,再拐了那名大漢的左腳一下,那名大漢頓時橫躺在地,一時之間大夥兒紛紛刀劍出鞘,朝上官飛龍撲去,上官飛龍以輕功一躍,落腳在西蜀幫幫主毛則西的身旁,以一手掐住毛則西的喉嚨說:「大家一場誤會,本少俠願意看在這位姑娘的分上,呼籲大家各退一步以息事寧人,在下屬到三,逾時掐斷幫主的脖子,幸勿自誤。」
此時但見西蜀幫幫主以手勢表達,大家乃將手上的兵器收起,上官飛龍將人質鬆開,迅速以右手拿起四根竹筷子往前一揮,四根竹筷子居然分別射中牆壁上那塊橫匾「高朋滿座」四字每字的正中心,上官飛龍則以輕功一躍,返回盧莫愁身邊說:「對不起,讓姑娘受驚了。」
「請問少俠,川東虎上官隱大俠是你的什麼人?」西蜀幫幫主毛則西問。
「正是家父,在下上官飛龍,多有得罪。」上官飛龍說。
「令尊川東虎是本幫主的救命恩人,請受本幫主一拜,剛才是我們對上官少俠及這位姑娘不禮貌,因此引來誤會一場。」西蜀幫幫主毛則西說著,轉身向隨扈等人說:「你們碰上真正的武林高手上官飛龍少俠,他以三把筷子,便可取走一桌人的性命,還不趕快下跪求饒。」
該隨扈等人正準備下跪的當兒,上官飛龍說:「免了,小俠承受不起,就當事情沒有發生過吧!」
「上官少俠,多謝搭救,小女先走一步,後會有期。」盧莫愁說完,拎起包袱,擱下飯錢,握起佩劍,快步地往餐館門外走去。
盧莫愁沒想到下山第一站,只是想在餐館吃一頓飯,卻引起一堆的是是非非,這餐飯只吃了一小口,因為現場氣氛尷尬,只好有違佛門戒律,將一頓方便素就這麼給浪費掉了,當時實在是不能不走,這乃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
既然午餐未食,接著還要長途跋涉,盧莫愁在經過一個小市集時,看見有人在賣饅頭,盧莫愁買了一個,另外在包袱中取出一只杯子,向饅頭店要來一些冷開水,就在旁邊一棵大榕樹下,開始填飽肚子。
「姑娘,在下總算找到妳了。」盧莫愁身後傳來問候聲。

以上內容節錄自《落雁問天干》一頁紅◎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452.pdf

   
 

一頁紅

詩人、作家。

作 品:
《當代唐詩三百首》(網路已發表,紙本出版中)
《道貫十八般》(長篇武俠小說,已出版發行)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3.親子紐西蘭南島遊學自助行
4.漢字的聲系:漢字聲系析解
5.賦稅制度概論:稅制結構的理念與體制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