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籽絮飄零
  籽絮飄零
  從十八歲開始,進修中的地質學研究博士生展開了十多年的地質之旅,記錄著因熱愛自然而漂泊,因漂泊而領略的人生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冬唯
類  別:散文小品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3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4735
裝  訂:平裝

定  價:NT$45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母愛的花蕊
母愛的花蕊

獻給全天下養我、育我、愛我、罩我、逗我、黏我、丟不下我的偉大媽媽。

 
菜醫師,借過一下:克拉克見習日誌
菜醫師,借過一下:克拉克見習日誌

醫學見習生(克拉克)趣味橫生的真實故事

 
如果記憶可以移植
如果記憶可以移植

不願所有都只是回憶而已,才要刻意把記憶重新拼湊。

 
金語錄
金語錄

一本重戳你我玻璃心的調侃式負能量語錄,因而和平奮鬥救台灣。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來自香港的留日年輕作家,寫下因著地質研究而在大世界漂流人生章句。
◎透過文字韻味、影像氛圍交融,我們將與作者一起經歷一段段的大世界之旅。
◎如果你正走在愛情路上,如果你喜愛文學……如果你更喜歡探索生命的成長與體悟,你絕對不應錯過本書。
◎本書港幣定價145。

一幀照片道盡萬種柔情……

進修中的地質學研究博士生,從十八歲開始,展開了至今十多年的地質之旅。
十多年間的新詩、散文、攝影等創作,記錄著因熱愛自然而漂泊,因漂泊而領略的人生……我們也隨著作者的文字、影像,由〈飛絮飛花何處是〉的年少沉迷、〈若得山花插滿頭〉裡「大世界」中的飄零,再到〈一簑煙雨任平生〉中「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新生,終於能體會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真正的無憂無怖。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735.pdf

   
 

序‧一 十年一覺揚州夢

從我還是一個懵懂少年,我便愛上寫作,而且偏愛抒情。是甚麼原由,我也說不出大概。記得中學時語文老師曾說過,我的文筆言情太過,有點造作。那時的我很在意。
到很久以後翻看十七歲時費了不少心思寫的一篇〈剎那永恆〉,才真的感受到那旖旎的筆觸,其實不過是「少女情懷總是詩」的稚嫩和天真罷了。
從身邊總是很熱鬧的大學時期,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現在,十年彷如一夢。驀然回首,那些燦爛美好,那些痛心疾首,太多的人和事,都只能滙成一聲嘆息。失去過很多,卻也因失去而擁有很多。想來,人生,竟是一筆又一筆的糊塗賬?
此文集,收錄的是我過去十年寫的故事,裡面多夾雜著一些經歷和想法。故事真假難辨,有時我竟可連自己都騙過。所以看倌們,也請別追究孰真孰假了。只是開始以前,我想大概解釋一下此文集的鋪排。
第一章,題名用了納蘭性德的〈臨江仙〉首句:飛絮飛花何處是,和書名相呼應。此章寫的是失去。曾經年少輕狂過,愛過,痛過,笑過,哭過。然後真正體會到「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的意義,從此守著自己缺失了一角的心。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第二章,題名取自嚴蕊的〈卜算子〉:若得山花插滿頭。此章寫的是大世界。因為地質學的原故,我從大學時期的考察和實習到工作時的出差,都是一次次的飛行和流放。每一次回來,是為了下一次離開。因為心痛得麻痺,每每休假我還是想往外跑。如飛絮飄零,漫無目的。只是天大地大,我找尋的不過是一方安寧一處依歸。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此心安處是吾鄉。
第三章,題名取蘇軾〈定風波〉中:一蓑煙雨任平生。此章有點特別,所以第二章末進入此章以前,加插了一篇承上啟下的〈圓無終始〉。和前兩章不同,此章大多是近兩年寫的散文──有和前文呼應的隨筆,也有兩封我實在寄了出去的書信。沒有故事性,而且裡面記的是我的新生命。曾經因為連和一個人站在同一片土地上都呼吸困難的我,終於離開了家,來到了日本研究礦床學。在這裡,我遇上了屬於我的幸福。而經過幾年的博士研究,雖說愛地質學始終如一,卻實在覺得自己不想走科研的路。好像這十年來我看得重之又重的東西,一下子都被自己否決了,忽然生出了許多恐懼。復又想到,皋壤為悲欣之府,胡蝶為物化之器矣。其實有甚麼是真正不能放下的呢?這十年的種種,雖有憾,卻無悔。既然如此,何用死命握住執著不放呢?過去的羈絆,既然是糊塗賬,便莫再留戀。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文中附圖,都是我和同行者所攝的照片,多數呼應所述的場境;有些則是因為意境甚合而加入那篇章的。請諸看倌品味文字描的風景,一幀照片道萬種柔情。


二○一六‧白露

   
 

憶湛藍──幻燈片箱的齒輪

沉重的齒輪被一只溫暖的手搞動著,終於開始一卡一卡地把幻燈片投放出來。影像中,有笑,有淚;雖無聲,但沉默,是心神領會,沉默中的微笑,是陣陣輸進的電流。
直至一天,大手抽離了。因著渴望衝前的反彈力,因為遺留著的電壓,齒輪依舊「咿呀」地滾動著──倒後滾動著。沒有了支撐的動力,它累了,生了鏽。它掙扎於停止和倒退之間,發出最刺耳最磨人的尖銳叫聲。「鏘」!「鏘」!一下一下,鋤上心窩……進退兩難……每一次痛楚之間夾雜著的平靜,彷彿形成了世界上最無奈最可悲的遙距感。齒輪的鋸齒,把心卡住,向逆方拉扯,每根牙鋒都蝕進了血肉之中……輾過……輾破……來回往復,卡在一點上,無法跨步。血,染紅了整座幻燈箱,每張幻燈片,皆濺上了斑駁的嫣紅。驀地,一條繩索拉住了齒輪一角狂往後扯,扯到了本來沉睡的位置。齒輪,很痛……麻痺卻產生了幻覺:那繃緊的神經舒緩了點,眼淚終於如脫韁之馬奔瀉而出,潤滑了麻木的一切。鏽屑剝落了……
從第一張幻燈片開始,重播了一次。的確是很艱難很漫長的一段路,期間為了喘息停頓過很多次。終於,放映上最後一幕,以前沒來得及播出的一幕……原來這是本來預設的結局。
以後,齒輪該復歸沉睡?抑或是……
天知道,該怎麼轉動下去。


憶湛藍──無題‧一

有些塵封的過往,突然想起,有點像吃酸梅的感覺。
酸澀得揪心皺眉,卻在欲斷還繫間,絲絲甘甜縈繞心頭。
一年夏天,到一個天堂打了一晃,也許是前塵的緣,或今世的債,反正,成為了一個詛咒。
失去的,很多,但直到現在,我依然懷念。
所以,無怨。
時光荏苒。
眼下那顆痣,是那年長出來的。
彷彿預知到那年以後,是一次又一次的哭別。
也是從那年開始,發現原來弧度,是掛上去的。
沒有在笑的眼睛,寂寞得空白。


碎夢‧一

曾經,見過某張紙箋上印着一段這樣的話:「南風又輕輕吹送,相聚的光陰匆匆。朋友啊,請你不要難過,離別了以後要好好珍重。」那年,我十二歲。
曾經,在租來的書中,撿起過某個斷腸人寫的文字:「若錯過了便是錯過了,時間不會逆流,只會一答一答往前走。」那年,我十四歲。
總覺得,這兩段小時候刻進了心底的話,像是生命的詛咒,引人墮入圈套圈的夢魘中。
如果真相是一種傷害,請選擇謊言;
如果謊言是一種傷害,請選擇沉默;
如果沉默是一種傷害,請選擇離開。
──徐志摩


百藥結薔薇

又到立冬。下班的時候,不知不覺的背向著回家的方向一直走。十一月份,秋風總是隱隱沁著蕭瑟的氣味,教人輕輕吸著,鼻子裡泛著酸意。爬上斜坡第二個路口右轉,拐入了一條窄巷,頓時涼風拂面,感覺像一縷清泉往心底流注,勾出了兒時記憶。我下意識抓緊了衣擺。是的,我很緊張。
這並不是因為會碰上他的爺爺奶奶……我害怕的是,最讓我牽掛的那座紫檀木造的百子櫃……莫要消失了才好……
「爺爺奶奶,我來了。」我盡量擠出了甜美的笑容。
在他兩老眼中,也許我永遠都是當年那個活潑的小豆丁。雖然我們不常見面,但是這些年來他們對我如同對親孫女般慈愛……或者我感覺到,他們一直希望我能成為他們的孫媳;或者我更了解,他們對我抱有愧疚。只是他們並不知道,該愧疚的人,是我。看來,他把一切都自己收藏著,就像我們的百子櫃,能容納百種苦味。
「小唯!來了!看嘛我就說!我從今早就覺得妳會來的,老頭子就是不信,一直嘮叨說我桂花糕造得太多了!」奶奶一把抓住我雙手,笑意盈盈。
「我們以為妳知道,奕奕說他不會再回來了。」爺爺說得小心,看我的眼神深沉,似乎在可憐我。
我保持著臉上的弧度,沒有透露一絲情緒。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他不回來了,因為他死心了。是我傷害了他。
「爺爺奶奶,別操心。我沒事啊!我知道他不在,只是習慣了這天在這邊過,也不想讓您倆寂寞嘛。」我柔聲道。
「來吧!吃一點南瓜粥,我就知道妳最喜歡這個。」奶奶替我添了碗筷盛了粥,又回到廚房從蒸籠裡拿出裹山藥餡的小麥餅,看著她忙的不亦樂乎,我心暖烘烘的感動著,無以名狀。今年,是我第九次在這裡過立冬,第九次過他的生晨。沒有他在的生晨。
他出生於十一月八日的深夜。記得我六歲那年他母親說過,每年都在立冬慶生,八號也好九號也好,反正相差不遠。那是我第一次陪他過生晨。那天,我事先得到了母親的批准,素描課下課後,我隨著年長三歲的他到了如今我身處的這個地方。那年,這裡是他父親的中藥舖。
記憶之中,小時候的我倆調皮得很,拿著素描用的4B鉛筆,到處塗鴉。身形矮細的我只看到那座又大又黑的藥櫃的底部,忽然定晴看著三個字。我只認識第一個「野」
字,但是這三個字的結構,彷彿有一股魔力吸引著我目光。
「奕哥哥,這個是甚麼?」
「野薔薇啊!薔薇,就像是小玫瑰。」爽朗的童音答道。
「玫瑰花有刺,我不喜歡!」我嘟著嘴嗔道。
「玫瑰帶刺,卻仍是美麗的。它不過在保護自己。」
「如果我是玫瑰,我就把自己的刺都拔掉,不要傷了別人。」我挽著他的手臂靠近他。
「如果我喜歡玫瑰,寧可小心不碰到它的刺,讓它能堅強地佇立,保存它的自尊。」他看著我,緩慢地說。很多年以後我才發現,那年的他彷彿在對我許諾一樣。
我輕輕一笑,不敢苟同。他忽然在我眼前的褐色木格上畫下了一朵玫瑰,並刻意把它的刺繪得很深。
以後三年,我們每星期都在連著柔道場和舞蹈室的走廊會合,再一起上素描課。我倆的父母喜歡揶揄我們像對小情人。有一次,我的跳舞課下晚了,他在外面等著焦急,怕素描課要遲了。我出課室門後也來不及到更衣室,就在一大排貯物櫃後換衣服,他站在前面背對著我,帶來了莫名的安全感。後來隱約聽到母親的詢問,和他響亮的回答:「是的!我會保護她的!」這是他許下的第二個承諾。走出狹窄的通道時,我喊他的名字,他回頭,我看見他像紅蘋果一樣的雙頰,和母親忍俊不禁的古怪情態。那時我年紀少,也不明所以。但是那刻像春暖花開般愜意的感覺,到此時我仍覺得猶如昨日。許是九七前的擔憂,在我九歲那年的聖誕,他舉家移民到加拿大。爺爺奶奶年事已高也不想突然改變生活,留了下來,把這裡變成了兩老的古董店。那祖傳的紫檀木櫃,成為了出售古物之一。只是我知道,這些年來爺爺奶奶都開著天價不讓別人碰它。九歲的孩童,能暸解離別的意味嗎?那是同路人走向分叉路的岔口,無論如何說著「再見」都不知是否有重逢的時候;無論流了多少眼淚,都不知道將來是否仍像此刻的萬分依戀難捨。時光匆匆流過,不為誰而停留。從一開始的往來甚密,到一年一張耶誕卡。他偶爾會回來,每次我都和他見面,聊上很久,彷彿我們的話題永遠說不完。但是每一次離開之後,都只是如造了美夢一場。
二零零七年,他大學畢業。那年立冬,他給我打了一通電話,說是回來了,約我見面。我沒有忘記那天就是他生晨,便問他要不要陪他到爺爺奶奶家慶生。他忽然問我好不好回來香港工作。我停頓一會,猛咳起來。他有點遲疑有點緊張,說來家裡接我吧。
在沒有回答他問題的情況下,我掛了線等待他。他來的時候,也沒再提起這個話題。因為他看見我的一瞬間,整張臉龐都揪住了,瞪著一雙大大的疑問的眼睛。我知道,那是因為那年我身體異常羸弱,瘦削了很多,面色也很蒼白。從他的眸子中,我清楚看見了心疼和哀傷,他在無聲地發問,等待著我的回答。他走過來沒有問准,就牽住了我。我虛弱地說:「奕哥哥,我把刺都拔掉了……」他無語,扶著我上車到爺爺奶奶處。路上我們都沒說話。在他身旁,我出奇地感到安心,他溫暖厚實的掌心,一直緊緊地抓著我。
在紫檀木的百子櫃前,我俯身凝看他兒時畫的玫瑰,不知何時變成了雕飾的玫瑰。
他看著我若有所思,用水筆在一個木格上畫了另一朵玫瑰。我湊過去看,那是「桂心」的格子。
「桂心,是枝子之心,能治難忍的心痛。可惜妳的這種,要靠自己啊……為甚麼要拔去自己的刺呢?」
「因為我的刺,不但刺傷了別人,更會刺傷自己。只是那時不知道,拔去了也一樣的傷痕累累。如今又能怎麼辦呢?」
也許他知道我的心容不下別人,下半個夜晚他也再沒有問些甚麼。兩星期後,他回加拿大的時候,我臥病在床,但不打算告訴他。電話中,他溫和地吩咐我這樣那樣,說翌年立冬回來,要聽見我的笑聲。可惜的是二零零八年立冬,我在桂心的玫瑰上塗上了藍色油彩。他一聲輕嘆,依然陪我渡過了一個安靜的夜晚。
二零零九年立冬,他問我是甚麼令我放開了懷抱,我含笑地述說了一個彷彿自己是局外人的故事。他在「無花果」的木格上,畫下了一朵玫瑰。我馬上取出塗改液,把它變造一朵白玫,讓它永遠純淨無染。
去年,我畢業了。立冬時,風塵僕僕的他從機場直接來到我家接我。他見我身上帶上了畫具,眉頭攏在一起。我有點歉疚,但仍然讓他牽著上了車。
一年間,彷彿經歷了很多事,終於又再一次站在這個讓人感到無比安穩的地方。我在大木櫃前努力找尋著,然後在「五味子」的木格上,用血紅色塗上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那是人生的滋味,失去的滋味,沉痛的滋味。血的顏色,張狂得遮蓋了內心的麻痺感覺。畫畢,我一直笑容可掬地陪著他。人生,何止五味……若我將百味收藏在百子櫃中,把抽屜緊緊閉好,從外面看來,儼然就是一座優雅的裝飾家具。
可是他,似乎一眼看穿了我。他看我的眼神,像負傷的獅子一樣。
「小唯,妳是連我都想騙了嗎?妳不相信從小到大,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妳嗎?」
我無言以對。對他的溫柔,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無法還清。
「在妳的心中,我從來只是一個哥哥嗎?」
我看著他,無奈而難過。
他突然站起,在「山茶花」的櫃上,畫上第五朵玫瑰。我不知何意,卻明白他這個隱喻著他自己。我走過去把花填上黃色。
「奕哥哥,你帶給我的永遠是像陽光般的溫暖……」他看著我,有點落寞。我從他眼中,察覺到決絕中的一絲掙扎,然後不知何事,那雙目漸漸地冒出水氣。我心裡害怕,不想看他。
「山茶花貌若薔薇,但它永遠都是山茶花。山茶效如鬱金,能止痛,能止妳的痛,卻止不住我的痛了。本來這次回來想說,畢業以後可以過來加拿大啊……妳讀的這一科在我們那邊比在這裡能找工作吧!我一直以為總有一天妳會回到我身邊的……看來是我一廂情願了。小唯,以後妳還是一直當我是哥哥吧。直到我能把妳當成妹妹以前,我不再回來了。明年生晨,我也不想妳陪我過了。」
一個回神,我發現店內的紫壇木百子櫃不知所綜。我驚慌地問爺爺。
「奕奕說想把它運過去。他捨不得這個藥櫃,怕它給人買了去……我把它藏了在房裡。」
奶奶牽我進房,給我遞來一張信箋。是他寫給我的。一打開,從裡面首先跌下一張小小的相片,像是異國的花圃,像是薔薇園。相的背面,記著: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匆匆打開信箋,裡面寫著:
妳嚐到九種心痛,桂心治不好妳,也治不好我。
妳的純潔玫瑰,也像我和妳,無花無果。
妳歷了人生五味,因為妳,我也無法躲過。
我永遠是山茶,天生無刺,
妳卻鍾愛自己,如像冰造的薔薇一棵。
──奕

這刻的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六歲開始,就已經成為了野薔薇。也許他已經很小心奕奕地避著我的刺,但是我卻一直把最疼惜自己的大哥哥,深深地刺傷。
看著野薔薇的木格子,我駭然見到那朵花被鑲嵌了一層薄薄的玻璃,晶瑩剔透,好像那帶刺玫瑰結了冰一樣,讓人只能觀賞,不敢碰觸。
二○一一‧立冬


以上內容節錄自《籽絮飄零》冬唯◎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4735/.pdf

   
 

冬唯
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現居日本,進修中的地質學研究博士生。從小愛挑戰,愛旅遊,愛大自然。因此從十八歲開始,展開了至今十多年的地質之旅。曾從事資源勘探和資源技術顧問。四年前選擇離開商業社會,赴日研究礦床形成理論。因地質而飄泊,因飄泊而愛思考人生的意義,閒時以執筆為樂。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4.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全方位理財教育專書,孩子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在其中!
   
 
2.從塭仔圳到安地斯山:南美生活記事
3.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4.懷師的四十三封信
5.漸失的夢──求學篇(五年二班的回憶錄)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