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綠白山莊-風起雲湧  卷一
  綠白山莊-風起雲湧 卷一
  失落的雲天內家,落齒復生,楊貴妃長生不老之術出土……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狗血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狗血
出版日期:2017年5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574341795
裝  訂:平裝

定  價:NT$16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死亡的沙漏
死亡的沙漏

本格推理小說大賞得獎作品。偵探、犯人、被害者――全員,監獄之中。以末日監獄為舞台,奇想和反論橫溢,作者渾身解數的本格推理小說大賞得獎作品。

 
七海歸途之雪倫公主
七海歸途之雪倫公主

一個女孩在成長過程中記憶慢慢甦醒,憶起了自己從哪裡來,在神的看護下,經過了千萬年的轉世…

 
極致中華聯盟
極致中華聯盟

直到最後一頁,你都還找不到結局

 
雙劍合璧錄
雙劍合璧錄

有別於時下武俠打鬥,具有省思空間、溫馨和諧的新武俠風格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一女子揹著熟睡中的小孩,藉著閃現的月影領路,穿越雲雨快馬彎過山徑,直接落腳在那綠頂白牆的宅院前。正時,一婦人提著油燈主動開門,且面帶著笑容說:「真是二小姐!」。
並沒多加理會,亦為千頭萬緒。
如同這寂靜的夜,或非等待著黎明。

失落的雲天內家,落齒復生,楊貴妃長生不老之術出土。同時身揹小孩的花見羞正快馬離開幽州。

   
 

   
 

一女子揹著熟睡中的小孩,藉著閃現的月影領路,穿越雲雨快馬彎過山徑,直接落腳在那綠頂白牆的宅院前。正時,一婦人提著油燈主動開門,且面帶著笑容說:「真是二小姐!」。
並沒多加理會,亦為千頭萬緒。
如同這寂靜的夜,或非等待著黎明。
跨過門檻,入了側廳,正面即為她父親花四喜的牌位。中年婦人知其所以,亦未多言,只是如昔的點上兩旁的香燭。即以蠋火點燃,二小姐自己給他父親燒根清香,再次回身站前,並喃喃的唸著…,說:「爹,.女兒與孫歸真回來看您。」。並先未解下那身後的小孩。
卻又像是黃昏與黎明直接交替,漫長的暗夜在旁冷笑。


耶律圭峰落馬走前,領著參隨一干人等入內。家屬己先被支遣,暫時離開,僅留下死者結拜兄長杜之弼。戲鴻堂的門板己經拆下,橫躺在上的即為大漠三堂之一的王鶴。杜之弼躬身作揖的同時,耶律圭峰即說:「免了!」人亦己站著王鶴的前頭。
為查案,追兇,王鶴的屍體只己白絹包著下擺,明顯的胸前有一只掌印。杜之弼開口先說:「整個漠北,大遼能入侵戲鴻堂,一掌取我四弟性命的只有不空和尚。」
「外面傳言種種…。」
同樣肩上扎繫著一條白布王行天在此時入內,臉上仍堆著那詭譎而另人不解的笑意。耶律圭峰才又轉而說:「別太看的起自己!」目光轉落在掌印外己暈化的魚尾,原為兩點深淺不一的紅點,仍就是王鶴的胸膛之上。這句話似有幾分在自言,並若有所思。




第一章 綠白山莊




以雙掌推開廂房的兩扇門,並非如此刻意,花見羞揹著兒子歸真輕緩的步入。後頭的光影似轉而走先在前,灑落滿地…。




入了廳內只見到葉霜飛抱著歸真,先問著:「張媽呢?」
「準備褲頭幫歸真換上。」
歸真見到娘,撒嬌的要給娘抱,咿咿呀呀著。葉霜飛又問說:「早上回來的?」
「昨夜。」
「妳不在,山莊冷清不少。」
她沒回應,只先上前接下歸真。也不想在此刻說上什麼,或不妥適的話,葉霜飛又說:「大哥的書信並不多,應還在高粱河,花燦倒偶有回來。」
「綠白。」只回應這兩字。
「老爺子向來最疼妳…。」原想提及花戒大姐,但葉霜飛只轉落坐在旁。
「十七歲…。」她的話亦沒說完,邊拍拍抱著的歸真。
「山莊還是與你出嫁前相同。」
「你說對了一半!」回應的同時並沒與葉霜飛交換目光。
「厲家會不會讓人過來?」
張媽同時拿了一套小孩的褲頭進來。她只轉先與張媽說:「似乎愛睏….。」指的當是兒子歸真。
張媽說:「我來。」在先放下手邊的褲頭後,轉而接下歸真。
目光才轉向葉霜飛的她,說:「最近一直想起一些人與事。…齊王封鎖法門寺?。」
葉霜飛說:「你怎麼知道?二姐。」
「不。我只是猜想。」她自行斟著茶几少的茶水,同時說:「別再說什麼,難得有情郎!」並淺嘗即止。


「王鶴再三交待夥計,要東塘銀錢準備足了再到戲鴻堂,但信中並未言明是什麼物件。」
劉從恩目光仍在那己被劈成一塊塊安祿山的棺槨上,且錯落成堆。朱子羽又說:「這世道早人鬼不分。」
「苗村?」劉從恩說。
一處山崖後的農舍,黃沙蕩蕩、室九空,不見任何人影,除兩方各帶著的人馬。
朱子羽回說:「漁陽東的苗村。東塘一向對唐初四家有興趣。」
「我就是從漁陽過來。」
「看到好材,紅檜非撿拾不可,用牛車拉回來。這戶一天之內死了四個小孩,消息馬上傳開…。」
劉從恩沒將話聽下去,走上兩步,說:「安祿山入了長安城,做了兩件事,其一就是取走了褚遂良的枯樹賦。但安祿山還沒能弄懂枯樹賦之前己雙眼俱盲,後被自己的兒子,安慶緒所殺。」並揮手讓侍從牽馬過來。
「王鶴因此而死?」
「唯利視圖。東塘的人物過於複雜…。」
朱子羽再問說:「枯樹賦記載的是什麼?」
「無足輕重的傢伙。」劉從恩答非所問。
「兇手又是如何得知?」
炙熱的太陽讓人無從躲起,天無半點雲。劉從恩接下坐騎,回說:「大燕皇帝安祿山。…同時注意那虎北口童少保的動向,他們當然不坐以待斃,雖說這人些人敗事有餘…,或壞就壞在這。」
「那第二件事?」朱子羽還是問著。
上馬前,劉從恩說:「抓了楊貴妃的奶子!」後頭的隨侍早跟上在旁,全夥這才一起離開。


到訪的斐開成目光才又落向王行天說:「…兇手是哪個門派?」
「耶律圭峰意在言外說,『別太看的起自己!』。」
「這麼說不乏其中的道理。跟契丹西樓城走的太近,當然要付出代價,遲或早之別。」
「你怪罪我起來。」
「跟你很難說話。」
戲鴻堂內還有幾名要角,同時早秀堂這亦非單槍匹馬,斐開成並非獨自一人。王行天話鋒再轉回王鶴之死,說:「那說說你的看法?」
「整個大漠,最後一個光明磊落,古道熱腸的俠客己經死了兩年。是有人要上門討債。」
「你一直在等這天?」
斐開成說:「我們坐享其成,得理不饒人。」
先示意戲鴻堂的的弟兄別開口,王行天亦針鋒相對的回說:「別忘了你的身份!」
「齊王早看出了其中一些端倪,而你們戲鴻堂卻完全蒙在鼓裏。清晨獨自闖入戲鴻堂,王鶴幾乎與他交手的機會都沒有,我坦白說,近日來都徹夜難眠。」
「先不談這些。」王行天話鋒再轉回去說:「既然來了,想知道你對戲鴻堂堂主人選的看法?」
「尋求三夫人的支持。」斐開成只樣說。
「同樣也包括你們早秀堂的認同,而齊王不會插手這事,瑣碎事,還那杜之弼也己經來上兩回。」
「四弟王鶴死的離奇,在未落葬,屍骨未寒之前,不宜決定人選。」
王行天先揮手示意自己的兄弟離開,後斐開成目光才轉向早秀堂的其餘人,私下仍有些話要講。在整個大廳只剩倆人後,王行天說:「花見羞回來了!」
「何時?」
王行天先這樣回應,說:「身揹個小孩。」


五國城找早不見兵戎災禍、鋒火四起,只有低頭忙碌,自顧營生的百姓。陶明師與三十三浪人同都轉而落馬,改牽著坐騎步行於市街之上。一名弟兄不禁問說:「為何不直抵松風閣?」
「不急。」旁邊的一名弟兄回應。
走馬看花的陶明師見城牆上的告示,轉問:「契丹文?有這種東西。」
另一兄弟自顧說:「不知這次齊王召見又所謂何事?」
陶明師只說:「不空和尚在這。」
「古陽洞在西邊,而徒弟三白、四白尊奴在人稱北壁的地方。」
「此為女真,並非契丹、大遼。」
「找個地方歇腳,這幾天餐風宿露。」
「是該來這瞧瞧或就像走法門寺,見殷觀路一般。」
「為殷觀路而來。」
「我是。」一名弟兄坦白說。
跟著走馬看花的而另位弟兄說:「二選一,我願見花見羞。」
「為枯樹賦而來。」鍾流大聲、粗野的說。
「出關前並不知枯樹賦之事。鐘流,你酒喝的腦袋都燒壞了!」一兄弟不客氣的回應。
還與麋鹿族,麋鹿群穿插交織而過。
「耶律隆緒年事己高,現大遼第一把交椅就是齊王耶律圭峰,大概只有汴京弄不清處。哈!哈!哈!」
「西樓城蕭氏。」
「那是皇后那幫子。;戲鴻堂之事與我們無關,就只是著安排覲見齊王,大夥安份些。」
「太過醒目。」陶明師似在自言著。
「就在這待上一晚。應該不錯。」
「又不是來遊山玩水,另有要務在身。過居庸關就沒好好睡上一覺,洗澡。」
「坐騎都累了,跑不動。我是沒差異。」
「黃州三十三浪人在這,是足以驚天地,泣鬼神!」又一名弟兄說。
在陶明師身旁的趙若新並沒接話,是有些遲疑,不祥的預感。


侍女聽從止示轉身走出。她剛隨即轉入屏風之後,剛聽到外頭的不同風響,亦知道來何人?蒙面人輕身落定廳外,還沒上前站定,她便先開口說:「我知道的就別說了!」
蒙面人愣上一會,才回說:「死於一種稱為玉匣的內功,王鶴。說起來另人難以置信,玉匣都失傳百年以上,知道的人不多,見過的人更少!要探其源頭,需走往法門寺。」
「那你說呢?」
「除非殷觀路離開法門寺。而另種說法為,戲鴻堂與綠白山莊只隔上兩個大小山頭,再來是整遍的銀杏林….。」
「兇手是如何知道王鶴取得了枯樹賦?之前東塘並不知道為枯樹賦。」
「由王行天那,且東塘多為契丹、女真、還少數漢人。盜墓的那幫人只走,找到的引路石。後在打發他們離開,再由王鶴與王行天倆兄弟親身進入。或是王行天並非不想要,到手的肥羊,但知道王鶴利令智昏,心生暗計。與王行天間…。桑椹夫人。」
「這不用你提醒。」
「王行天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之前是曾走往法門寺。」
桑椹夫人說:「嫁禍!」
「知道沒敢入內…。還那花見羞剛回到綠白山莊,厲家沒任何的動作或書信往來,而嶗山掌門董美人無庸諱言,處心積慮就是為取得枯樹賦。」
「何時走往十王宅?」
「明日起程。」
「不是只有女人想要。」
倆人隔著屏風一裏一外,相互交談。
「那少爺己經離開十三翼轉往燕山走,仍就是獨來獨往。」蒙面人又說:「陶明師還另帶了汴京司徒林靈素的手書一封。」
桑椹夫人同時說:「林靈素也稱我為桑椹娘。」
「大契丹與汴京仍是同以高粱河為界。而王行天一向都與朱子羽、嶗山文平交好,那些傢伙龍蛇混雜,像一堆爛泥、糞土,我並不建議夫人進入松風閣。」
「松風閣的事無需你多心!」
「那小的先行告退。」隨即蒙面人迅捷的走人。
桑椹夫人跟著走出屏風,目光直透那廳外的烏雲旁的月影,心思在法門寺的殷觀路。


「戲鴻堂己確定由王行天接任掌門。黃州三人十三浪人己奉耶律圭峰之命,今天己抵達了松風閣,是己不自覺踏入、參與了這燕山的生與死。三堂、繁露廳、古陽洞、盧龍節府,還當是嶗山劍派,整個大漠的勢力版塊儼然己經形成。」
十王宅外的風涼亭還有范同柏、田黃石等人。主人李錦繡起身離席,又說:「原還有個花四喜前輩可以穿梭來往,溝通協調。其餘的門派都蠢蠢欲動,大漠山雨欲來!刺殺王鶴的兇手背景不單純。」
「此人的內家功夫與不空和尚不相上下。」
「大漠還有這等高手?」
「或在關內。」有人這麼回應。
范同柏說:「即是在關內也不多見。傳言為不空和尚的泰至神掌,但沒人是真的認為,而嶗山派也混跡其中。」
「董美人,董真卿。」
李錦繡說:「千萬別引郎入室!」
「說的是玉煙堂。」范同柏又說:「是會連想到花逢春。花逢春也有這等功夫、實力,但人並沒離開高粱河。或可等著戲鴻堂的動向,只是要問的是,我們對枯樹賦的立場?」
「耶律圭峰同在等著各方的立場。」
范同柏說:「而事實上並沒那麼簡單,江湖本來就應該一方強而有力的友人支持,另一種說法,必須要犧牲一些自我的利益。若戲鴻堂確定由王行天接任掌門,那三堂仍就是走耶律圭峰的路,以耶律圭峰馬首是瞻,再加上嶗山派的在暗處力挺,繁露廳在大漠依舊是一支獨秀,影響力無所不在。」
「外傳耶律圭峰並不願參與枯樹賦之事。」
「劉從恩。一個盧龍節度使,富可敵國,兵多將廣,且有桑椹夫人在運籌帷幄,實力不容小覷。王行天能接戲鴻堂掌門,也是背後有桑椹夫人撐腰;東塘,契丹、女真、連漢人都有。」
「東塘是黑龍門的一支。」
「聽說花見羞之事嗎?一聽不吭的揹著小孩上馬就直接離開幽州厲府,橫豎就是要走。」
風華不再十王宅面對這燕山群山,或連間鄉村野店都談不上。又己坐回原位的李錦繡手握著茶碗,心思盤算著重整外圍的事勢力,並沒注意聽著他們在說些什麼?除眼前的桂蘭碼碼頭、鳳陽井等…。
同時一僕人入內,站前回稟說:「童鐵耕,童少保到。」


女道士獨自被引入廳外,僕人至門檻前便自行退下。黃昏之際,桌旁的油燈照著是一個身著赤紅沙袍,男人壯健的身影,知道是耶律圭峰,她站前先說:「安祿山的陵寢己被王鶴讓人給刨開!」
「走過來些。」
女道是上前兩步。雖為未施胭脂,粗布道袍,也掩那風華絕代,如秋水芙蓉的身影。耶律圭峰才又說:「會委屈嗎?」
「褚遂良反對高宗立門戶低的武則天為后,再至唐明皇、楊貴妃、安祿山…。」
「是在回應妳的要求。」
「知道繁露廳並不想捲入此事。」
耶律圭峰沒回應。女道士又說:「不是走了趟戲鴻堂…。」
「王鶴讓枯樹賦出土,見光,前後不足一個月;為一己之私,恐怕會賠上整個嶗山派。」
女道士說:「是女人就想要。」
「花見羞回到了綠白山莊。」耶律圭峰。
倆人各取所需,對應處處見機鋒。
「沒人相信殷觀路會或能待在法門寺,連她自己都不相信。」
女人的善妒?耶律圭峰直接說:「法門寺是塊淨土,白話說:不能動!廬龍府劉從恩老奸巨滑,私下動作頻頻。」
「被人截足先登。」
「失之毫釐。而妳盡乎花了一輩子。」耶律圭峰話鋒一轉的,又說「是想將兩川送去綠白山莊。」或想親身走上一趟。
女道士自顧又說:「王鶴並非死於泰至神掌?」
耶律圭峰輕柔的以金鋼指化為掌法,直接烙痕在茶几上。
「指實掌虛!」遮掩套路、來歷?當是看的懂,女道士努力掩飾著自己的忐忑不安,轉又回說:「花見羞回來的同一天王鶴橫死,枯樹賦失竊。」


「大爺。請這坐。」
夥計繼續在前引路。他則頭看著那松風閣的橫匾,為遼帝耶律德光生前所御賜的橫匾。始終是高朋滿座,應接不暇。在走訪繁露廳,拜訪耶律圭峰前,先帶著幾名戲鴻堂與賭坊的弟兄來這。戲台前最角落的圓桌,總是喜歡選坐在這,他自認為可縱觀全局,上下不同的人物。各自趨前就坐後,一名弟兄主動說:「我們是戲鴻堂,堂主王行天。」或想告訴所有人,打響名號。
「有。朱掌櫃的有另外交待,請稍後。」夥計連忙應聲後,轉身離開。
「陶明師昨己經走人。」
王行天接下兄弟倒上的清茶,並沒回應。那名兄弟又說:「說是為齊王所應邀。」
王行天說:「話別亂說!」
「剛見到殷浩,該不會杜之弼堂主也在這。」
「是嗎?」王行天是沒瞧見。
「杜之弼是他的姐夫。」
「回頭在走訪玉煙堂與早秀堂。外傳虎北口與十王宅等己經結盟,大漠第四股勢力。….都如此的不堪寂寞。」
王行天只說:「轉眼也許久沒來這。」目光又再那匾額上,位於二樓與一樓間。
一兄弟目光同落定在那松風閣上說:「後晉石敬塘割燕雲十六州給耶律德光,還稱耶律德光為爹爹。」
「兒皇帝。」王行天喝下一口茶說。
「四哥王鶴之死仍就眾說紛云。背景並不單純。」
「相信你們也知道。在王鶴接任掌門之後,我就甚少插手戲鴻堂的事務,有就是聽命行事。才離開三、二日,便接獲王掌門不幸的消息,原走往璜水,還沒上飛霞道便直接調馬回頭。」王行天亦見三名皮膚特別白晰的少年離開,同行之下顯的非常醒目。
「當日王鶴掌門剛回到戲鴻堂,還在堂內談了點事,我們前腳走。兇手埋伏等待。」
王行天說:「還好。」
「還好什麼?」一兄弟問。
王行天只說:「杜之弼手上握有什麼?我們並不知道。王鶴前堂主對外少了份提防之心!….發現他的是那洗衣的大嬸,走入東廂房,人己是冰冷的遺體,直挺挺的在地上。物件齊全就位,沒被翻抄過,且順手關上房門。王鶴說出了枯樹賦的下落?」
「外面都在揣測…。」
在上兩道菜的同時朱子羽到位,尚未開口招呼。
「他們怎麼在這。?」王行天目光落在那三名皮膚特別白晰的少年,腰繫紫腰帶的背影,像是經年都在陰暗的山洞內,似全不見日光。


以雙掌推開廂房的兩扇門,並非如此刻意,花見羞揹著兒子歸真輕緩的步入。後頭的光影似轉而走先在前,灑落滿地…。較像是敞開自己的心胸,坦然為之,而歸真烏黑流轉的雙眼或在訴說,想快步跟上。
一塵不染,與最初相同,但卻空空蕩蕩,閒置己久。
她與兒子說:「這是你大阿姨,娘的姐姐住的。」
而她的心思如同那之內的雲霧,時而輕盈灑脫,剎時有又凝聚成形,飄散空白。
青紅書案上擺設依舊相同,邊以手撫著黃梨花木的椅背。她繼續漫步其中…。
『妳說對一半。』『那另外的是?』『與出嫁前己完全不同。』『那大阿姨呢?』假設的是花見羞的姐姐。
再打開東邊的一扇窗。
是那整片的剛染紅黃色銀杏林,一路而去,遙遠的不見盡頭。先是那山ㄠ處,之中有一條雪融小溪,終年不斷,潺潺而過。十七歲與銀吝林,『..天若有情!』。歸真以手指比著那頭,咿咿呀呀著,似在說要去那玩。
母子一起探索著倆人的未知,亦開啟那不為人知的塵封往事。同也不知天邊那是月圓將落,還是初升的太陽?

   
 

台灣新竹縣人,屬虎。『為何稱狗血?』,回說:「狗血
就打遍天下無敵手。面對你們,不需要才氣!」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4.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全方位理財教育專書,孩子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在其中!
   
 
2.從塭仔圳到安地斯山:南美生活記事
3.丁丁的房產人生雜記
4.杏林隨筆:聽診器下的呢喃
5.感悟:心的觸動與醒覺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