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流雲集 Drifting Clouds
  流雲集 Drifting Clouds
  俳句式的極短詩作,極簡的基調。由現代詩主流中昇華而出的新聲音。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白家華
類  別:新詩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7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5077
裝  訂:平裝

定  價:NT$16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成廣澳的黎明
成廣澳的黎明

現代詩裡的《大佛普拉斯》──這是那些沒有聲音的台灣人的吶喊

 
夢見旋轉木馬的可能:迦納三味詩集
夢見旋轉木馬的可能:迦納三味詩集

《夢見旋轉木馬的可能》是迦納三味首部個人詩集。

 
好好愛我
好好愛我

30段詩文,交織出生奶的情愛觀點

 
窗光日記
窗光日記

一本關於詩與畫的協奏曲,一本給你預留空間的筆記書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中英雙語對照Chinese – English。首數是333,加上英譯部分則為666首。
◎一種良性的「脫胎換骨」;跨越了「現代詩」,奔回那源頭「詩歌」來!
◎在「質」的方面產生了「良性變異」,風格命名為「自然神秘」,迥異於當前仍是詩中「顯學」的「現代詩」!

倘若一輩子只寫「現代詩」作品,便是不能「找到詩歌裡的自己」(to find the self of the poetry),也便是讓自己的「我的詩歌自我」(my poetry self)成為「現代詩」的「殖民地」!──白家華

儘管雨珠居住在雲朵的淨潔之屋裡,
它們仍然樂意降落到地上來協助小野花盛開。
Even though the raindrops dwell in the clean houses of the clouds,
they are pleased to fall down to the ground
and help the little wild flowers blossom.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5077.pdf

   
 

自然神秘,良性變異
因為總首數已明朗,創作壓力也已解除,也重新擁有用來自理生活的更多時間和精力,是故,中文原創、英文自譯的《流雲集》(Drifting Clouds)完稿日期當屬2016年12月15日;即使在後來的幾天裡仍有什麼變更,也只是進行微幅調整而已,對於已然底定的全書大局已無影響。
我認為它的完稿,2016/12/15這一天,也是我的詩創作從當前鋪天蓋地的「現代詩」此一「主流」文體的運動中正式「獨立」出來,包括像某些朋友們對它所描述的「自成一格」那樣,是一種良性的「脫胎換骨」,取回了「自主權」;是跨越了「現代詩」,奔回那源頭「詩歌」來!儘管長年以來也付出了堪稱沉重的必要代價,包括沒有固定收入且常與零錢為伍、捨棄愛情與婚姻、婉拒高位邀請等!是的,我在自己的那一段生命時光裡,那二、三十年來的觀察與閱讀、思考及寫作,自然而為、順應本性而發展至今的一件事就是進行一場詩創作的良性「獨立運動」,是對於「現代詩」採取必要的「不合作」態度並且成功的「獨立」出來!既然有「獨立運動」的事實,那麼,也就有「被殖民」之認定了?至少我對我自己確實是如此看待的,倘若一輩子只寫「現代詩」作品,便是不能「找到詩歌裡的自己」(to find the self of the poetry),也便是讓自己的「我的詩歌自我」(my poetry self)成為「現代詩」的「殖民地」!而今天對《流雲集》進行出版動作,是讓它面世,來向世人宣告這件事,宣告我的詩歌當已正式「獨立」出來!
「創作」志業之漫長歷程,所為何來?原來,其一至為重要的,即是為著找到「那個自我」(that self),循此可以衍生出來、得到的是:
‧「文學裡的自己」→the self of the literature.
‧「文學自我」→the literature self.
‧「藝術裡的自己」→the self of the art.
‧「藝術自我」→the art self.
其他的專業領域,不妨以此類推。
儘管在我創寫《流雲集》的當下,華語世界盛行的仍是「現代詩」也仍是以此為「主流」,不論新舊刊物選稿或邀稿、徵文設限或學術論文的選題取材,盡皆獨尚此物,受邀請擔任講師或冠以「名家」、「大師」封號的,也都是此種「新詩」作者;甚而衍生出來的所謂「台語詩」、「客語詩」,也只是「換湯不換藥」的仍然落於「現代詩」範疇裡!可我走的卻是自己的「主流外」路線,擺脫「現代詩」的制約與集體催眠。在我更年輕的時候,約莫三十歲左右的那些年裡,我寫的作品主要也是屬於「現代詩」的;但後來感覺到有一種召喚降臨給我,而使我在創作裡改弦易轍的向它邁進,也因此逐漸擺脫掉「現代詩」的影響,甚至認為是負面束縛,而充分感受到也享有了屬於「創作」應當有的「自由」,深刻體會到了「創作的自由精神」是什麼,也找到了「我的文學裡的自己」(myself of the literature)與「我的文學自我」(my literature self)!此一歷程感受也融合在我的詩歌作品中:

二二六
河從渠道找到了它自己可以行走的路徑,在旅途
上它便高興得且歌且舞的奔向遠方的海的召喚了。
226
The river finds its path to walk from the channel, and
then it gets happy to sing and dance on the journey toward the
distant summon of ocean.

在毅然決然離開相對人多擁擠的「現代詩」那一條道路,而向著那個召喚前進的過程中,我頓時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投稿園地」,我想主因仍是個人理想的「詩風」與現實中的「詩的社會生態」及其「結構性」主導的「審稿標準」的不符合,也就等於「淘汰」了我自己!公家機關的補助也不見得能夠獲得其青睞,即使能夠,也遠趕不上我個人擬定的進度!能夠寄望的主要就是較能配合得來且較能達成目標的自費出版了,儘管在經費上的負擔也較重一些。
這座島嶼上並無這領域的「經師」,更遑論「人師」了,在網路尚未發達與普及的當時,我僅能自尋方法、透過頻繁逛書店去購買與自力閱讀「世界名著」,包括《魯拜集》、《神曲》、《浮士德》、《先知》、《惡之華》、《巴黎的憂鬱》,乃至於「中國哲學」系列書籍、「印度史詩」與「奈都夫人」詩作、「亞里斯多得」著作、「存在主義」著作、愛因斯坦《狹義與廣義相對論》等,不勝枚舉的去自行汲取各種文學或思辨的養分。就在那段「自我放逐」的起初的幾年裡,我彷彿孤伶伶的在暗夜中獨自摸索另一條光明的出路,月復一月,年又一年,不分嚴寒或酷熱,無論夢與醒,念茲在茲的企圖將自己的思想建立起一個體系來,包含有著濃郁深廣的「神秘」色彩的世界觀。再又投注、耗費了數年之後,那「自然神秘」的體系思想,纔能夠融入我個人的詩歌裡。至今,二、三十個年頭過去了,我屢次回想起當時正值青春年華、正在摸索與奔赴的那一個往日充滿詩的熱情的自己,面對著未知的將來卻也難免恍惶終日!
記憶猶新的是,那一年我二十八歲年末的一個夜裡,於寒流來襲時猶獨自「流浪」於街頭,羨慕的走過人家一戶又一戶團圓的溫暖的融融燈火,與「坐想」相輔的那樣的「尋思」,只為了針對心中「疑惑」去找出「解答」,或者永遠無解?那種似一縷「遊魂」般的無所憑依、處於世卻又隔絕於世的孤獨與漂泊感,只能習慣性的藉由回首望著天上的明月去暫時淡忘、去稍加稀釋!而早在半年前的辛未仲夏,已藉由一方大理石印章的篆刻,隨緣的由一名開店師傅執行,以寄託我那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抑鬱情緒,未料,也就留下了自己曾經走過的較深的一抹痕跡。
而今,像當年「回首望月」那般的反顧過往,認為自己後來也曾經受到了「雲過月」天然景象那種「自然而為」、「無雕琢痕跡」的啟發而催化了在「質」的方面產生了「良性變異」,而形塑成的此一風格,是由「自然」經由「深廣化」的淬鍊而提升進入了「神秘」領域,復又回歸到「自然」來,合而命名為「自然神秘」,迥異於當前仍是詩中「顯學」的「現代詩」!
若將吾人眼光放遠,則每一個「時代」都是他自己的「現代」,由更多個「時代」(現代)匯合而成的「美學」(詩學)纔能夠免除於偏頗、狹隘及粗暴,而偏頗、狹隘及粗暴正好就是我們這個時代尚未受過顛覆包括「正→反→合」必要過程的「現代詩」的弊端吧?若將目光集中於「現代」,則最多僅有「橫向」的「廣度」而缺乏「縱向」的「深度」!
「橫向」的「廣度」讓我們看見許多又許多的「現代詩」作者,蔚為一支浩浩蕩蕩的行進「大軍」,是由「現代」人們尤其是創作者們的「集體意識」及其跟隨者與擁護者們所聚成,由「匯集」而去異求同,故而「同質性」極高,「異質性」受冷落,也因此凝塑成為一個具有極高「排他性」的「單一美學」!但只有將目光以「縱向」放遠,纔能夠預見並發展出「深度」包括其他迥異的「美學」與「良性的變異」!
此一「俳句」式的「極短詩」作,也源自於我個人在日常生活裡、寫作思考中的真實感想;對於像我這樣一位「理想」色彩濃厚者,這種句子的惕厲性質其實也是源於我自己的本性!既然我從我小時候就成長於田野山林間,屬於「自然」的性情就被加深了;因而,此一寫作「資料庫」也來自於這座島嶼上的「本土」在地生活體驗,實屬於「入世」範疇,屬於「人」的層面,是現實是貼近。與此並行不悖且能相輔相成的,是我的「神秘」色彩,是後天接受到「宗教」包括「佛」與「天主」及稍後的「梵」的古印度思想的濡染,屬於「出世」範疇,屬於「天」的層面,是理想是超越!這是長年醞釀而來,也是自然發展而成的。
類似這種詩作的「極短」形式, 日本有稱為「俳句」者,紀伯倫則寫成了《沙與沫》(Sand and Foam),泰戈爾的名著是《漂鳥集》(Stray Birds),而我個人此類的中文作品一共有將近四百首,且還可能一直有新作誕生;收錄於此集裡的都是由我自己進行英譯工作,也繼續出於專注的自顧自的一直前進。
在風格方面採取的是儘量「極簡」,也是實際作為,許多時候就連字數也在精算!「極簡」已成為此書「基調」的一個重要成分;相對於此,泰戈爾《頌歌集》則傾向於「繁」的那一端,《園丁集》與《愛貽集》或《新月集》則居於其間,只是較為「偏繁」或「偏簡」在程度上有所不同!
這一部詩集的重要性,在於我,是攀升到另一個更高的高度,也是從主流「現行詩」之中產生「反動」的動機再經由個人長年努力而產生「良性變異」的事實而來!期間愈寫愈有「寫出代表作」的一種感覺,也算是自我要求或期勉,至少在「態度」上應當這麼嚴謹,至於能否真的是「代表作」,作者本身只擁有「一票」決定權,其餘「票數」掌握在廣大讀者們的手裡!作者真的能夠主控的,只有「寫或不寫」、「是否出書」,如此而已!往後我若再有進行詩集創作或出版之機會,在態度上仍將秉持著這般「寫出代表作」嚴謹一些的去進行!
完稿首數恰好是333,若連自行英譯的部分也算進來,則合該乘以二,而為666,於我們「華人」社會的習俗與普遍認知裡,包括在我自己看來,至少是個吉祥數。這形成的過程同樣仍是傾向於「自然」而無太多「牽強」,卻又彷彿是「注定」的?儘管我對它的創作態度是「勉力之中仍不失沉穩」――「勉力」是不讓自己至於怠惰,疲憊時就稍加休憩,休憩之後就繼續前進!「沉穩」則是防止躁進,若覺得作品有不穩當之處,寧可在允許的最大程度上給予更多時間,去陪伴它,讓它自然熟成;但也不宜為了只存在於「理念」世界裡的「完美」境界而去做無止盡的付出與延後,也就是以類似「純金」的「99.9%純度」的概念來容許可能的瑕疵或值得繼續努力的未逮之處,那賴以相互依存的必要的0.1%的「雜質」!如此纔是我所認同的合乎「中庸」的表現。三個3顯示出它的「齊一性」,包含對於此書每一首詩的風格一致的要求,也刪除了幾首「偏繁」之作,「重複性」較高的也一併「砍」掉;三3得9,能否真的為「久」,就有賴於廣大讀者們的品評了!是為序。

   
 

一六九
黑夜已越過她西去的路徑而成為白晝,來履行她向東方許下的這個承諾:「我將再回到這裡來。」
169
The night has crossed her westerly path and has become the day to fulfill the promise that she made to the East, “I will return here again.”

一七○
當你越過大雨來到這裡,我希望我是你的一處避難所,幫助你卸下你肩上的沉重負荷,也在寧靜中休憩。
然後在你準備又出發時,我的朋友,帶著我的補給品吧,一路伴隨著你!
170
When you arrive here through hard rain, I hope that I am one of your shelters, which helps you remove the heavy burden from your shoulders and take a rest in peace.
Then when you are ready to start off again, my friend, take my supplies along with you!

一七一
「虛假」不能像「真實」那樣經得起被誤解。
171
Falseness is unable to afford misunderstanding as Truth can.

一七二
藤說:「樹啊,我認為你在依附著我!」
樹並不駁斥它。
172
The vine said, “O tree, I think that you attachd yourself to me!”
The tree did not refute it.

一七三
假設悲傷從你家的外面關上了你和世界之間的大門,從裡面再把它打開來吧;啊,我的心!
173
Suppose the sorrow shuts the door between the world and you from the outside of your house, open it from the inside, O my heart!

一七四
意志,一位實踐家,經由他的行動幫助願望,一位幻想家,實現她的夢想。
174
The will, a doer, through his actions helps the wish, a fantast, to fulfil her dreams.

一七五
「我的亮光是溫柔的;」螢說:「但你是誰呀,亮光像閃電所擁有的那般嘈雜的你?」
「我就是雷霆!」傳來了這個回答。
175
“My light is tender,” says the firefly, “But who are you, whose light is as noisy as that of the lightning?”
I am the thunderbolt,” comes a reply.

一七六
身體的疾病有藥物用來治癒;但損傷的靈魂則需要信念來拯救自己。
176
There are medicines to cure physical illness; but the injured souls require beliefs to save themselves.

一七七
想像那語言是翎箭,那麼,心就是它的射手,唇舌是弓,以及它會成為害物或益物決非取決於它自己,而是那說話的人,是它被發出的角度,及作用於它的那一股力道。
177
Imagine that the language is the feather arrow, and then the heart is its archer, tongue and lips are bows, and whether it becomes harmful or beneficial by no means depends on itself, but on the speaker, on the angle which it is shot at, and on the force which acts upon it.

一七八
「虛假」,心中無真實的,總是認為「真實」的一切全是虛假的。
178
The Falseness, whose heart has no truth, ever thinks that everything of the Truth is false.

一七九
在道路成為我的嚮導之前,讓我先沉穩的踩踏自己的腳步吧!
179
Before the road becomes my guide, let me first take my steps firmly!

一八○
在給出他所有的雲雨之後,天空就讓他自己保持靜默了。
偉大的奉獻從不誇耀他自己。
180
After giving his all cloud rains, then the sky keeps himself silent.
The great dedication never boasts of himself.

一八一
樹木長出果實而土地生出穀物來,不是因為空談,而是由於勞動。
181
Trees grow fruits and lands give birth to cereals not because of the talk, but because of the labour.

一八二
飛舞的彩蝶與漂流白雲的存在,即流露出一種「真」;而投映於地上的它們的飄影無疑的也是一種「美」。
182
The existence of flying colourful butterflies and
drifting white clouds is revealing a kind of “truth”. And
their floating shadows which are projected onto the
ground are without a doubt a kind of “beauty”.

以上內容節錄自《流雲集 Drifting Clouds》白家華◎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5077.pdf

   
 

男,1963年生於台南,長於桃園。逢甲大學企管系畢業,政治大學教育學分班結業;國中、小作文班資深教師。詩文作品常發表於《聯合報》、《中華日報》、《中國時報》、《人間福報》、《更生日報》等刊物。
出版有詩集八部:《群樹的呼吸》、《陽光集》、《一百篇愛的詩歌》、《清心集》等。作文專著出版有《引導式作文》、《365每天快樂學作文》等。
另著有20餘部詩集,包括這一本中英對照《流雲集》(Drifting Clouds )與《世界集》(Worlds)中英雙語創作之詩集。曾獲優秀詩人獎、吳濁流文學獎等。自2014年起正式參與「鉛筆素描」及「水彩畫」觀念撰寫與實際創作。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4.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一塊錢的智慧:小朋友學理財
  全方位理財教育專書,孩子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在其中!
   
 
2.從塭仔圳到安地斯山:南美生活記事
3.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4.懷師的四十三封信
5.漸失的夢──求學篇(五年二班的回憶錄)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