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周代四書
  周代四書
  從周代的書中,可以盡瞧歷史的軌跡、舊時代的人情,以及各種光輝與晦暗。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周代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7170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5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漩渦
漩渦

跨越上代恩怨,一對相愛的男女,雙雙深陷在精心規劃的金融風暴中……

 
神弦曲
神弦曲

這一世我選擇了國家,將妳拋下,但如果有來世,我會選擇……守護妳……

 
靑

一部融合半自傳與想像,勾勒作者心目中的桃花源與奮進歷程,理想主義的瑰麗之作。

 
物競天擇:野外大地篇(上)
物競天擇:野外大地篇(上)

大破壞後的地球,隔絕於都市外的真實大地,潛藏著無窮盡的危機!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收錄創作年分跨度半世紀,體裁多樣且許多作品從未公開,周代書迷絕不可錯過。
◎各種大時代下的小故事,許多時代人物活靈活現透過文字躍然紙上。
◎重現30年前《大華晚報》的精彩作品,往事如影,唯有文字予以流傳不朽。

作者周代出身濱海農村,高中肄業,帥氣瘦黑,寡言淡泊,天賦文采,寫得一手好字、詩詞、散文、小說,國共戰後孤身移台生根,從基層做起,位至大華晚報總經理、副社長,曾先後出版《橋頭的迷惘》、《生命的琴絃》及《等待天明》等小說選集。

周代遣詞用字,時不襲俗,除了是個人特色,亦多有依據或典故,當今讀者可以觀摩學習昔日作家的用心與考究。周代是一個擅泳的少年、憂國憂民的青年軍、囘不去家鄉的時代浪子、浪漫的報社元老、注重教育的父親、唯孫是從的爺爺,當有客人造訪時,他又會變成手拿高粱、妙語如珠的餐桌「紅」人……,最終在一個溫飽的時代裡安身立命,完成他個人精彩的一生。周代像是一個見證人,看著歷史快轉至一個全新的宇宙。

本書為作者2013年8月19日歿後出版的第三本,也是絕後書,篇章跨越五十年,有描繪民國早期那個溫純、動盪年代的篇章,也有應社會時事感嘆而生的古詩、隨興而寫的新詩、小品散文及誌文,乃至讀來心碎的輓聯,完整呈現了作者無師自通的多樣文采,以及統一於筆下一貫的斂情與趣意。

   
 

   
 

出納小姐(民國51年大華晚報淡水河)

我們這個公司範圍雖然不算大,可是行政、業務、會計、出納,單位劃分,職掌專門,倒也蠻像個樣子。真是「麻雀雖小,五臟齊全」。
我們的業務股長,是個大胖子,兩嘴巴上的贅肉,怕不有好幾公斤,這條件很適合現在的社會情况,試想目前一般做生意買賣的,那個不是噱頭十足,雲天霧地的窮吹。
會計股長是位飽學之士,態度瀟洒而斯文,他對會計學鑽研精深,把會計法規弄得滾瓜爛熟,誰要是想在他面前投機取巧,準定挨碰。
現在,我要說到出納了,這也是本文的主題。在一般的機關裏,主管出納的人,都有一副與生俱來的「包公」面孔,他每月按時發給同仁的薪金,五百就五百,一千就一千,一等貨色一等價,你拿過餉包以後,他便不再跟你發生關係了。平常你若想向他週轉個千兒八百,儘管你太太登褥臨盆,或是子女患盲腸急病,你別以為向出納那裏跑有希望,那兒才真是一條死路!
至於我們公司這位出納,她不是鐵面無私「包公」型的男士,而是一位菩薩心腸「觀音」再世的美麗小姐,其實她已是幾個孩子的媽媽了,因為她美麗的活潑,不知底細的人,都以為她還是個待字閨中的大姑娘哩。
舉個例子證明。有一次,我的一位光棍朋友,到公司裏來拜訪我,沒有講幾句話,出納小姐來了,我那位朋友的眼睛立刻發了呆,我約他晚上到我家去吃晚飯,他直搖頭說:吃過了,吃過了。我禁不住暗自好笑,現在才不過下午兩點多鐘,他竟然吃過晚飯了,出納小姐也覺得挺滑稽,不禁莞爾一笑,她這一笑不打緊,可把我害慘啦,因為我那位朋友,竟誤會出納小姐對他有意思,好話說盡,要我替他介紹介紹,我說:天哪,你打聽打聽清楚吧,人家兒女成行,要我介紹可以,再過幾年我把她的女兒介紹給你。
出納小姐不僅美麗動人,而且性格坦率,態度和藹,對任何人張嘴一臉笑,她管出納這許多年來,沒有跟別人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因為她能公私兼顧,遇到同事有什麼急難需要的時候,如其公款不能動用,她會打開自己的皮包,把自己的錢借出來。
但是人有長處,也必定有其短處,出納小姐自不能例外,她的長處我在上面已經說過了,至於她的短處,也并不是什麼很大的缺點,那便是她善於忘事,有時候「自我緊張」,騎著馬去找馬。我現在舉一例以概全局,多說了,一則嚕囌,再則給她看到我這篇短文,知道我是寫她的話,她不噘嘴瞪眼睛,罵我「壞蛋」才怪哪。
閒言扯過,歸入正文,公司有一次在外面買進一批產品原料,全部價款七千餘元,下午,那家原料行的老闆前來收帳,經過驗收核付的手續,最後,那位老闆把發票送到出納小姐的面前,她一手接過發票,一手付錢給人家,清楚明白,不拖不欠,老闆走後,她也沒事了,於是,她望望壁上的鐘,打個哈欠,把帳冊單據,一股腦兒塞進抽屜,拿起手提皮包,篤篤篤……,高跟皮鞋踏在磨石子的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她下班了。
真是無巧不成笑話,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天,我們這位美麗的出納小姐,也許在家裏遇到什麼開心的事,如打牌一吃三贏了,或是孩子月考得了個第一名,竟致把付出去的七千餘元那筆帳款,忘記得一乾二淨!更妙的是,她把那張發票,不知怎麼地塞進一本不用的帳簿夾層中去了。
到中午,別人都囘家吃飯,她一個人坐在那裏,算盤珠撥得叮叮噹噹的響,撥來撥去,始終差七千餘元,這麼一來,我們這位美麗的出納小姐,可更美了,她臉上急得紅通通的,不抹胭脂不擦粉,如同天然彩色。
如果她早點聲張其事,把這筆錯帳何以會發生的原因,向同事提出研究:數字是「死」的,所有的錢都鎖在保險箱中,沒有被竊盜的跡象,難道這七千餘元,會自動開蹓不成?這樣,也許同事會提醒她,昨天付出去的那筆購買原料的帳,有沒有做過,那麼問題不是解決了麼,偏偏她又自尊心強,平時談笑自若,而今有口難言,惟恐怕說出來難以為情,自己整天打算盤、數鈔票,現在卻把鈔票弄得飛了不知去向,這種難為情的程度,比初戀時跟男朋友接吻還有過之。因此,她只顧悶在心裏想著,用手指敲著眉心,誰也不知道她陷入大傷感情之境!
最後,她把該結的帳結好,把表冊送給會計股長,囘到辦公桌上坐著,自己在心裏嘀咕著:一時大意,把個「荊州」給丟了。
「喂,現金結存怎麼還有這許多呀?」
「對……對嘛,」出納小姐故作鎮靜地囘答說。
「那麼錢呢?妳把現金給我看看,」會計股長笑起來。
「在……在……。」
「不要在啦,哈,哈,我知道在人家中國原料行,不是在妳的保險箱。」
一語提醒夢中人,這時候出納小姐才記起付過一筆原料錢,人家原料行老闆是把發票給她的,於是她趕快翻開抽屜,搬出所有的帳簿表冊,仔細的檢查,結果,那張發票平平正正的夾在那本舊帳冊子裏。
「我怎麼這樣的健忘啊!」出納小姐又展開甜美的笑了。


監工員(民國52年大華晚報淡水河)

興隆鐵工廠在大門旁,貼出一張紅紙的招聘廣告,上面歪歪斜斜地寫著兩行毛筆字:
「聘男性監工員一名,須略通機械常識,待遇從優,有意者,請入內洽談。」
這張廣告從上午八點貼起,直到下午五點還不見有人前來應徵。賴老板坐在辦公桌子前,不住地向外張望,老板奶奶也坐在一旁等待。招聘監工員,本來是老板奶奶的主張,她為體念賴老板一時一刻離不開工作場地,也像一部活動機器,未免太過辛苦,何况這幾年鐵工廠範圍雖不算大,生意挺茂盛的,銀行存款經常有個十萬八萬,錢,固是人所喜愛的,但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生前不享樂,死後睡天大的棺材,又有什麼意思!
這一點,老板奶奶可比賴老板清楚,而賴老板的想法:「養兒防老,積穀防飢」,人不是一節過到頭的,總得掙點財產,自己在社會上站得住腳,給兒女創造一點生活基礎,是人生應盡的義務,這道理也是顛撲不破,無可厚非的;因此,他夙興夜寐的經營。當初這鐵工廠沒有牌號,專門給大廠家做點機器零件,如螺絲頭、螺絲釘、鐵閂、鍊條等,不兩年功夫,賴老板擴充設備,自製自銷,把原來一道狹門放寬,在門頭橫立起一塊大招牌,叫「興隆鐵工廠」。從此一帆風順,生意興隆,把老板奶奶樂得眉開眼笑。
現在,最使賴老板煩神的,就是那數十名僱用的工人,做工沒有不偷懶的,一腳不到,他們不是抽空下棋,就瞎扯淡聊天,甚至打瞌睡,賴老板當然不容許工人怠工,他本是工人出身,對工人心理了解透澈,疾言厲色的叫罵,並不是根本辦法,惟有隨時監督,老板和工人打成一片,你兄我弟,不分彼此的努力,才能收到實際效果,可是一個人的精力到底有限,賴老板再能幹,也不能首尾相顧得毫釐不錯,何况業務愈發達,對外的接觸面愈廣闊,賴老板如不直接跟客戶碰頭,必然會影響產品的銷路,老板奶奶有鑒於此,才決定招聘一個監工員,替賴老板的職務,好讓賴老板一心一意對外做生意。
壁上的鐘叮噹一響,已是五點半了,忽然有一個青年在門前徘徊著,半晌,那青年毅然地走進來,向賴老闆問道:
「我可以當貴廠的監工員嗎?」
「可以的,只要適合條件。」賴老板順手挪過身旁一隻空椅子,說:「這邊坐。」
「什麼條件呢?」那青年又問。
「簡單,簡單,懂得一點機械常識,有耐性,在工作時不離開場地,最重要的,監督工人,不使工人對你討厭,那就成功了。」
「這我可以勝任,對機械也是我的本行,我在工專就是攻讀機械科的。」
「噢,失敬,失敬,」賴老板一聽他是工專畢業的,謙虛地說:「那麼你能屈就這小小監工員的職位嗎?」
「學以致用,我喜歡與機械為伍。」那青年笑著答。
「你今年幾多歲了!貴姓名?」老板奶奶也插嘴問。
「照說,我已超過法定的結婚年齡了,但我還是個大小孩子,至於我的姓,百家姓列在第一位,姓趙,草字大超。」
「哈,哈,你很有口才。」老板奶奶大笑起來,接著說:「我們這兒待遇每月一千元,供食宿……」
「要有殷實舖保啊,」賴老闆縐縐眉,打斷老板奶奶的說話,他覺得這青年人不太老實,恐怕老板奶奶一口答應下來。
「做事情,品格與良心,是最佳的保證!」
「對,對,這話我很贊成。」老板奶奶高興地說:「你明天來上班好啦。」
興隆鐵工廠的機器,整天的響著,工人在趙大超監督下,比賴老板自己監督還有效果,賴老板對老板奶奶獨具慧眼,賞識人才,佩服不已,常稱讚說:
「趙大超是千里馬,妳是伯樂,惟伯樂才識得千里馬。」
一晃眼過了一個多月,這天拜拜工人全部休假,老板奶奶見趙大超遲遲未出來用飯,便到房門口去叫他,走近窗前,忽聽房內傳出輕悄的聲音,說:
「永吉,我爸總會答應的,媽更沒有問題,你急什麼,」老板奶奶一聽,原來是她的大女兒月眉。
「唉!月眉,為妳,我不惜改名換姓,把周永吉改成趙大超,現在怎麼說呢,假如妳爸知道我就是周永吉,他會光火的呀,真弄巧成拙了。」
「以前呀,爸媽都不認識你,所以反對我嫁你,一方面又聽說你是個窮光蛋,現在他們都知道你是幹才,前途無限,腦筋也許會轉變的。」
「你們兩個鬼呀,真會瞞天過海,」老板奶奶一腳跨進房門,可把周永吉和月眉嚇了一跳,她又笑著說:「永吉,算你本領強,我答應了,只是老頭子面前,你自己向他去解釋。」
「謝謝伯母,伯父跟前還請伯母說,我怎好意思呢。」周永吉鞠躬作揖的懇求著。
「看你蠻老練的,怎麼不好意思,好吧,好吧,你帶月眉看電影去,難得有這麼一天清閒。」
當周永吉和月眉走出大門外,賴老板也從他房間走出來,他迷惑地望著兩個人的背影,老板奶奶輕輕拍一下他的肩膀,笑迷迷地說:
「你看他們一對好嗎?」
「這……這是怎麼囘事嘛?」賴老板驚詫的說。
「我再問你,還記得周永吉吧,月眉曾鬧著和他結婚的。」
「趙大超與周永吉有啥關係?」賴老板更糊塗了。
「就是周永吉,他為月眉,不惜改名換姓混到我們家來。」
「噢——哈——哈,妙計妙計,虧他想得出,那……那只好讓他們……嗯——」


馬後砲(民國52年大華晚報淡水河)

在鎮上開百貨店的郭老闆,對他女兒芸芸不知放過多少次的「馬後砲」了,但最後他還是衣冠整齊,到百雀樓為女兒主持結婚大典,嘻裂著大嘴巴,做主婚人。
此話說來,必須扯上老半天。
原來郭老闆在靠近四十歲那一年,才生芸芸的,就這麼一顆掌上明珠,芸芸自小就長得非常秀美,郭老闆疼在心裏,對芸芸真是頂在頭上怕跌著,放在地上怕濕著,穿的吃的,都揀頂尖兒的供給,假使芸芸向他要天上的星星,郭老闆也恨不得伸手就摘下兩顆。
芸芸一年一年的長高長大,郭老闆臉上的縐紋也一天天的增多,到今年芸芸已滿足二十歲,出落得婷婷嬝嬝,黛眉鳳眼,豔麗照人,左右鄰居,誰不誇讚郭老闆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兒。同時,芸芸在高中畢業後,雖沒有考取大學,可是她對音樂頗有造詣,經常晚間在她小樓上的香閨裏,引吭高歌一曲,那扣人心弦嘹亮的音韻,盪漾在夜裏的空間,使鄰居們都聽得心迷神惘,巴不得她多唱幾支,大飽耳福。
這是一個美滿的家庭,郭老闆雖然缺乏子嗣,但有芸芸在身邊,他很心滿意足了。
今年的夏天,有一晚郭老闆突然在家裏大發脾氣,鄰居都以為他是和太太為什麼事爭吵的,因為郭太太平時處人和藹,大家都不期然地奔到郭家來,準備給他們排難解紛,誰知事實不然,郭太太也正一旁勸郭老闆,不要再吵,郭老闆見這麼多人過來,越發地拍著桌子大叫不停,他說:
「反了反了,我什麼都可以依她的,惟獨這件事她非得依我不可!」
「郭太太,什麼事啊?」有位鄰居追問說。
「為芸芸哪,她爸不准她在外面交男朋友。」郭太太說。
「當然不准,」郭老闆衝著郭太太:「終身大事,豈可兒戲,再說,她是我親生的女兒,我是她的爸爸,女婿要我去找才行哇。」
「郭老闆,現在時代不同啦,兒女滿法定年齡,都有自己選擇配偶的權利。」另一位鄰居這麼說。
「哼!你們跟芸芸都是一鼻孔出氣,我不愛聽,那個姓李的,我從未見過一面,又是個外省人,芸芸居然說跟人家一見鍾情!」
「芸芸呢?」有人問郭老闆。
「出去啦,那個姓李的約她去看電影了,等她囘來,我要問問她,要是她一定跟姓李的好,我就和她脫離父女關係。」
「老鬼,你也太死心眼,芸芸已不是小娃娃啦,她有自己的主張,聽她說這姓李的,很知道上進,一個人在臺灣,刻苦自勵,半工半讀到大學畢業,現在有高尚的職業,人家不是來過幾囘了,你都避不見面。」
「我要見他幹嘛,我不想做他的老丈人啊!」郭老闆仍然火氣十足。
儘管郭老闆反對芸芸跟姓李的要好,可是在芸芸面前,他卻擺不下臉來發狠,也許是他太愛芸芸了,或是怕芸芸不聽他的話,而弄得自己下不了台,有一次芸芸笑嘻嘻地對郭老闆說:
「阿爸,李曉白向我求婚了,你猜我怎麼對他表示?」
「不理睬他!」郭老闆直著眼睛說。
「不對,我一口就答應了,你不知道我當時心裏多末高興。」芸芸還是笑嘻嘻的,匆匆地走了。
「嗄!」芸芸走後,郭老闆又跟郭太太叫:「她答應姓李的,我可不答應,這……這成什麼話,女孩子怎好隨便把自己允許人家做老婆,不要父母做主……。」
「得啦得啦,芸芸在時,你怎不當面跟她講,專門放『馬後砲』!」郭太太也生氣了。
過了不久,芸芸跟李曉白舉行訂婚儀式,這還是郭太太的安排,以芸芸的意思,過些時乾脆結婚,何必多此一舉,郭太太說那樣老頭子更要氣昏了,簡單的做個樣子,給他個面子吧。
郭老闆得知此事,一再表示他不參加女兒的訂婚禮,因為女婿不是他作主選擇的,這話被芸芸聽到了,跑到郭老闆面前,氣咻咻地說:
「阿爸,您不參加我訂婚禮,是什麼意思?我不是你的女兒嗎?」
「這……」郭老闆冷了半天,才說:「那個姓李的……」
「什麼那個姓李這個姓李的,全世界的男人,我只愛他一個,嗚……嗚……。」芸芸發賴了。
李曉白得到芸芸和准岳母的策劃,一切禮儀都按照本省的習俗,備辦了許多的禮餅、喜糕、衣服、飾物,送到郭家來,酒席也就擺在郭家,這麼一來,郭老闆只好忍著氣,縐著眉頭在家招待親友,接受道賀,李曉白還給他規規矩矩地行了三個鞠躬大禮。
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有趣,郭老闆見李曉白彬彬有禮,確實是一個後起之秀的有為青年,和芸芸站在一塊,簡直璧人一對,配合的再恰當也沒有了。
日前在芸芸舉行結婚典禮時,郭老闆做主婚人,他講了幾句話,他說:「我只生這麼一個女兒,自小沒離開過一次,現在她出嫁了,我自然像失去什麼,不過曉白是一個人在此地,必要時他們可以住到我家裏來,好像芸芸沒有出嫁時一樣,」郭老闆說到這裏,親友都報以熱烈的掌聲,他高興地笑一下,接著說:「我還有一個聲明,請諸位親友做證,我愛女兒甚過我自己的生命,在芸芸和曉白戀愛期間,我發過不少狠,反對他們的結合,我總覺得好不容易養個女兒,結果自己都沒有選擇的權利,心裏怪蹩扭的,事實上我是老迷糊啦,你們看這樣的女婿,要我到那兒去找!」
郭老闆這一囘可又放了個響亮的「馬後砲」!


事與願違(大華晚報淡水河)

梁太太在我們這條巷子裏,是太太群中最精明強幹的一位,又有「鐵算盤」的雅號。
一個女人精明強幹,再加上「鐵算盤」,如果不發大財,豈非天意使然!
但也有一句俗話說:「想發財窮得快」,不幸梁太太卻應了這句俗話,在陰溝裏翻了船,被弄得慘兮兮的。
原來梁太太因梁先生每月收入,除了家用開支和孩子繳學費外,總有個三五百元好餘剩的,於是梁太太在肚子裏一划算,一月不多十月許多。起初她在合作金庫開了乙種活期存款,每月把剩餘下的錢存進去,那本薄薄的存摺上的數字,纍月的增加起來,梁太太每次翻開存摺,總不自禁的歡樂的笑著。
這樣過了一年多,梁太太的存摺上已有五六千元的存款了,她心裏想還是在「撇」字頭上,距離「草」字頭尚有遙遠的距離呢,她轉而一想,把這筆錢提出來放拆息,每月又可增加一二百元,同時家用開支還可緊縮一點,如梁先生每天要抽一包雙喜,給他改一包新樂園,孩子每天要吃五塊錢的水果,給他們改隔一天吃一次,還有每天定額買葷菜的錢要二十元,以後減為十五元,大家少吃一點有什麼關係呢。
梁太太想著想著,眼前彷彿有一個像霓虹燈那樣明亮的大萬字,在向她炫耀著?她滿意的躺到床上,這時梁先生已呼呼入夢了,她神秘的對梁先生瞥了一眼,隨手關熄了電燈。計劃已定,必須付之實施,第二天梁太太以改革的精神實行她已定的計劃。首先她給梁先生買了一包新樂園,這一項就省下二元五角,自然買菜的錢也都按計劃減省了。到中午梁先生下班囘家,習慣的一看桌子上擺的是新樂園,不禁奇怪的叫起來說:
「慧珍,妳怎麼給我買新樂園?」
梁太太在廚房裏答應說:「別叫嘛,過幾個月我再給你升級,改長壽的。」
梁先生搔搔頭皮,不敢再說下去。向來梁太太講一句算一句,假如梁太太乾脆要梁先生戒掉,梁先生也只好受罪

   
 

作者簡介
周代(1922 - 2013),即周善俊,江蘇阜寧人,故另有筆名蘇阜、舒伯仁(諧音:蘇北人),其它筆名為匡吉(合為周)、周黑、周軼千、軼千。高中肄業,帥氣瘦黑,淡泊寡言,出身濱海農村,喜植花卉和動手做。水中游和桌上遊高手,更天賦文采,寫得一手好字、詩詞、散文,及中、短篇小說。大半生任職於大華晚報,基層幹起,歷任總務主任、副總經理、總經理、副社長等位。國共內戰迫使孤獨來台,安身立命於北台,隱忍鄉愁,兩岸開放後,兩度回大陸淚眼婆娑探親。身後遺有二女一子,與夫人晏林(江蘇高郵人,1931 - 2007)同歇三芝北海福座,望向海峽對面故鄉。

特記
《周代四書》得以成書,經費除了來自家人,緣於以下各方賞識贊助:The Creative Fund、古炳龍、陸昕慈、尹祺、曾俊傑、王成裕、河得筆、楊銀鳳、Nita Pai。
【推薦序】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兩岸關係要跳脫出歷史長流的破壞宿命,唯有共生與分炊!
   
 
2.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3.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4.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5.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6.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周代四書
3.曉聰二版
4.臺灣有形文化資產:聚落與產業遺產概論
5.腦中風100問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