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幻形物語
  幻形物語
  在幻境般的虛實世界裡,仙姬與巫伶究竟如何回應命運的召喚?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東方彤木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9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8559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5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2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2

鋁熱反應、過氧化氫水溶液、氰化鉀……在化學偵探眼中,真相終將現形!

 
城隍都是這樣練成的
城隍都是這樣練成的

在妖鬼橫飛的花樣年華裡,十八歲通靈少女的桃花究竟飄落何方?魚璣另一力作,想得到的通靈奇幻一次給你!

 
舞台管理
舞台管理

從開排到終演的舞台管理寶典

 
劍膽柔情(下)
劍膽柔情(下)

千呼萬喚始出來!下集磅礡出版,滿足你追劇的渴望!事情總要有個結果!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作者首次以筆名「東方彤木」正式出版的奇幻小說,為初試啼聲、致青春之作。
◎內容包含〈仙姬傳說〉〈巫伶記〉兩篇各自獨立、特色分明的中長篇小說。
◎人物角色時而鮮明時而虛幻,時空交錯卻又歷歷在目的敘事,奇幻小說迷不可錯過。

去了,你也許會後悔、也許不會,
但是如果你不去,你就連後悔的資格都放棄了;……

仙姬與巫伶,
一對看似平凡卻各具特殊來歷的少女,
在魔幻寫實的氛圍與架空世界的想像裡,
如何度過父母失和以及師生曖昧情愫的考驗?


哇!這裡好美;顧雅婷低聲讚嘆。
對啊,這是我可愛的小城,你喜歡嗎?可惜我很快就要離開這裡了;漂亮女孩說。
啊!這麼漂亮的地方,為什麼你要離開呢?不會捨不得嗎?顧雅婷問。
當然捨不得啦!可是我還是要走;你想知道為什麼嗎?這是個祕密哦!你要把耳朵靠過來,讓我小小聲告訴你;漂亮女孩回答。
於是顧雅婷把耳朵靠了過去。
我會離開這個可愛的小城,是因為我趕著要去遇見你呀!漂亮女孩悄悄地說。
顧雅婷愣了一愣,感覺女孩吐出來的氣暖暖地搔著自己的耳朵;她再定睛一看,那漂亮女孩微笑著的臉卻已經回到了照片裡,上面還沾了一些剛剛自己睡著時趴在上面流出來的口水。

‧‧‧  ‧‧‧  ‧‧‧  

少女揪著謝秉純上衣前襟的力道隱隱然又加大了幾分。「既然你也承認不公平,那麼,你應該要彌補我。」
謝秉純嘆了口氣,黯然地閉上了雙眼。
「我能怎麼彌補?」她沉重地說,「要怎麼樣彌補,你才能滿意?」
「這不需要我告訴你。」少女回答,「你自己應該知道。」
「我知道?」謝秉純張眼看向少女。
「沒錯,」一邊說著的同時,少女將手從謝秉純的上衣前襟移了開來。「你一直知道。」
少女直勾勾地凝視著謝秉純;謝秉純緊咬下唇,回望著她。
「彌補的方式,」少女說,「就像,這樣。」
接著謝秉純隨即感到心口一緊。
她慢慢地垂下頸子,垂下自己的視線,然後,她察覺到原先被自己繫在腰間的那把短刀已經由背後沒入了她的上身、穿透到了她的胸前來。

   
 

自費出版小說作品集,原先並不在我的規劃之內。
從本書收錄的這兩篇作品定稿至今,我陸續將稿件寄出去參加過一些徵獎活動,也曾經直接向一些出版社爭取過將作品出版,不過都沒有成功。意外爭取到某個單位承諾提供出版補助,是最近的事;不過,由於雙方對於補助的條件在認知上落差太大,而且溝通過程中感受不太到必要的誠意,我最後選擇拒絕了補助。拒絕補助時,我已經與出版社簽訂了合約,因此作品仍按合約出版,差別只在於我自己負擔的費用沒辦法核銷而已。
陰錯陽差地成了一筆自費出版品的作者,隨即會面臨一個根本的困難,那就是不太知道自己在序文裡要交代些什麼才好。如果這是一般的出版品,那麼我應該要在序文當中感謝編輯對我這一介新人創作者的賞識;如果這是一部接受補助而出版的作品,那麼我要在序文當中感謝的自然是出資者的慷慨:但是,我這部作品集偏偏是自費出版的,要是我因而感謝了我自己,那也難免太自戀了些。
事實上,我也不太想被感謝。
我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值得感謝的事。創作中長篇小說並發表,本來就是我自認為終有一天必須做的;拖到現在都已經一把年紀了才促成,其實已經有些遲了。
之所以會遲,當然還是由於我自己實力不濟的緣故;要是我的創作能力更精進些,就不至於一直爭取不到機會了。出於這樣的自覺,我實在不敢期待這部作品集在行銷上能夠有什麼可觀的成績。
要是真的能在行銷上有什麼超乎期待的結果,那應該也是由於作品和讀者之間發生了一些什麼,而不是我這個作者的功勞;身為作者,我向來很清楚自己的分際。
同樣出於對這種分際的掌握,我不認為我應該以作者的身分,在序文當中交代這兩篇作品究竟各自是在表達些什麼;作者就此說明得越多,通常只會越發限制住作品的可能性。經由過去以讀者的身分欣賞各式各樣小說作品的經驗,我能充分明白這種可能性具有多麼寶貴的分量;當我轉換身分、成了作者,自然沒有理由出手去削弱這種寶貴的可能。
走筆至此,這篇序文居然也不知不覺間累積了相當的字數;為了及時收束,我要在這裡簡短地表達對白象文化印書小舖團隊的感謝,同時也感謝之前曾經瀏覽過稿件的各位文友、親朋:為了報答大家的支持,我以後會在創作上繼續努力嘗試的。
是為序。

   
 

〈仙姬傳說〉

楔子

「唉唷,爸爸!你講的這個太爛了啦!你趕快重新猜一個!」
小女孩噘著一張嘴,看著身前靠在躺椅上的男人,大大的眼睛裡翻攪著不耐。
「你頭腦不要那麼硬好不好!」
「嗄?我頭腦硬?」男人努力地憋著笑。「我哪有啊!我都已經猜那麼多次了;是你一直不滿意、一直要我再換一個耶!」
「可是你剛剛猜的那些真的都很爛啊!你另外再想其他比較好一點的嘛!」
「欸,我剛剛猜的那些哪有都很爛!」男人振振有辭地為自己辯解。「你要我猜猜看你長大了以後要做什麼,然後我已經講了歌星、演員、模特兒、啦啦隊員、空中小姐、體操選手、鋼琴家還有主播;這些我覺得都很適合你啊!我猜這些有什麼不對?」
「唉!」小女孩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你唷──算了,你不懂啦!」
「好、好、好,爸爸頭腦太硬;你的頭腦最聰明了。」男人從躺椅上坐起身來,挨近女兒的臉蛋。「那,大小姐,你可不可以公布答案、直接告訴爸爸你長大以後想做什麼?」
女孩一聽這話,水汪汪的眼睛綻開了一陣漣漪。
「嗯,我想要當個仙女。」
原本平靜地坐在躺椅旁一張小沙發上的年輕女人,聽了這話,眼中冷不防閃過一絲微妙的神色。
「當仙女很好哦!如果我當上了仙女,就可以變身,不用洗臉也可以一直很漂亮!」
「哦,這樣啊。」男人點著頭,同時用眼角餘光飛速地瞥了女人一下。「呃,那如果不當仙女的話,你還想要當什麼?」
「嗯,那就當個公主好了;當上公主可以被很多人喜歡哦!」
女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好啦,大小姐,不管你以後要當什麼,都要等到你長大;如果你吃飯都沒有把菜全吃光,你就長不大了。」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摸摸小女孩的頭。「今天的晚餐有青椒,你要答應媽媽、把它們全部吃光哦!來!」
「好啦,我知道。」
小女孩伸出手讓女人牽著她,兩人一起走出設有躺椅和沙發的起居室,向著擺好餐桌的廚房而去;男人若有所思地跟在她們後頭。
「媽媽,」小女孩對著餐桌上的青椒皺了皺眉。「那等我長大以後,你覺得我應該當個仙女比較好呢,還是公主?」
年輕女人咬著嘴唇,凝視著眼前小碗裡盛了半滿的湯所倒映出的自己。
「嗯,你愛選哪個來當,就去當那個吧。」她低聲地說,「只要能由自己選,都好。」
不過最後這句話小女孩並沒有聽見;她猛然想起自己把平常習慣淋在荷包蛋上配著吃的番茄醬給忘記,蹦蹦跳跳地跑向角落的櫃子拿她的調味料去了。


一、

「喂。」
「喂,雅婷,你還沒到家哦?」
「下大雨了,在等我爸來接我啦!怎麼了?」
「我等不及了!這件事我一定要現在跟你講,哈哈!」
「嗯?是什麼事?」
「你知道嗎,我剛剛用新學到的方法幫你用撲克牌算命,結果啊,哈哈!」
「唉唷,盧怡君,你專程打電話來就為了講這種事喔!我實在是被你打敗了!」
「你先聽我講完嘛!我幫你算了今天的運勢,結果你知道嗎,我發現你小時候的願望可以在今天實現、今天耶!有沒有很期待?」
「小時候的願望?那是什麼?」
「哎呀,你就想想看自己小時候有沒有許過什麼願望嘛!一定有的,而且重點是實現的日子就是今天哦!」
「拜託,你這樣講我哪知道是什麼啊!你算命那麼厲害,怎麼不幫我算得精準一點?」
「嘿嘿,算命不能算得太精準,否則算的人會遭天譴的。要不然,我現在就幫你算個精準的:嗯,你今天早上吃了土司夾荷包蛋,而且你在蛋上淋了很多番茄醬。」
「哈哈!你很無聊耶!你以為我不知道今天是誰跟我一起吃早餐的啊?好啦,先這樣;晚上再聊囉,再見。」
顧雅婷放下手機,收進她的口袋裡。
雨持續地下著;顧雅婷看看四周,眼中盡是跟剛剛的自己一樣對著手機扯著嗓門在通電話的人。這個季節裡,下雨的機會雖然不算少,但是通常不會下得太大,所以年輕的學生經常不帶雨具就出門了;萬一不幸遇到大雨,就只好先留在學校門廊等著、聯繫家裡的人來接自己回去,就像現在這樣。通常,顧先生在這種時候都是早早就帶著雨具出現的,但是今天似乎有點反常;這讓顧雅婷開始猶豫起要不要再撥一通電話給爸爸。
就在顧雅婷伸手探向口袋裡的手機時,有個人出現了。
「晚安。」一個非常、非常清脆的聲音在顧雅婷身邊響起。
儘管有那麼一點不禮貌,顧雅婷還是忍不住往四周看了看,好確定這聲問候不是針對別人而發的。
「呃,嗨!」顧雅婷答覆的語調在生澀中帶著一些困惑;她很確定自己沒有見過身邊這個剛剛向她道晚安的女孩子。
「您在等傘嗎?」那個女孩繼續用跟她的年紀完全不相襯的世故語調跟顧雅婷交談。
「嗯,沒有──呃,我是說,沒錯。」顧雅婷對於自己笨拙的應對不禁感到有些氣餒;她實在沒有理由害羞到連句簡單的話都講不清楚,因為對方看起來只不過是個比她還要矮一個頭的孩子。
「我這裡有兩把傘;不嫌棄的話,您就先拿一把去用吧。」
顧雅婷的視線從女孩遞過來的那把握柄粗厚的大傘,很快地移向女孩極為光滑白皙的手臂。飛快地打量了對方用剪裁合宜、搭配得體的服裝打扮起來的全身上下後,顧雅婷判定對方應該不是這所學校的人:她的穿著實在不像一般學生該有的樣子,甚至也不像任何老師或家長;如果真要說的話,她或許還比較像上次到學校來洽公的那位穿著一襲俐落套裝的督學。
「噢,謝謝你,只是我應該用不到。」顧雅婷沒有接過女孩的傘。「我爸爸等一下就會來接我。」
那個女孩輕輕搖了搖頭,微微一笑;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笑容讓顧雅婷想起上次學校全面更換空調設備時,出錢贊助的那個家長會會長在捐贈儀式上的笑容。
「您不用跟我客氣。」
「謝謝你,只是我真的不需要;我爸爸就快來了。」顧雅婷強迫自己在臉上擠出禮貌性的笑容。「你這把傘看起來不便宜呢!還是自己留著吧。」
那個女孩向顧雅婷走近了一小步。
「您想太多了。如果收下陌生人太高價的傘會讓您不自在,」她輕輕地說,「您用完這把傘後,可以等下次碰面時再還我。要是我的直覺沒有錯,我們下次再碰面的時間,應該,不會讓您等太久的。」
顧雅婷微微一楞,還來不及尋思那個女孩話裡的含意,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
「抱歉,我接個電話。」顧雅婷心裡大大舒了一口氣,快步走到一旁,直到離剛才那個要給她傘的女孩遠遠的。
「喂。」
「雅婷,我是媽媽。爸爸他──今天沒辦法去接你了。你從學校坐計程車回家吧;車資可以到家再付。」
「咦?可是──為什麼?」
「嗯,發生了一些,一些事情。你趕快回家,到家再說。先這樣,再見。」
「好,再見。」
顧雅婷茫然地放下手機,收回她的口袋裡。
雨彷彿下得比剛才更大了;顧雅婷呆立了半晌,才想起她應該趕快在馬路上搜尋計程車,但是自從學校門廊從市區幹道邊的舊址被移到現在這個地方後,計程車就很少經過了,而顧太太在交代女兒儘快攔車搭回家時顯然沒有想到這件事。
就在此時,顧雅婷瞥見了那把握柄粗厚、看起來不便宜的大傘;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移到自己身後、斜靠著牆角。
她疾疾環顧四周,卻已經看不到剛剛那個堅持要給她這把傘的神祕女孩。


‧‧‧  ‧‧‧  ‧‧‧  

〈巫伶記〉

楔子
一、

「嗯──謝、秉、純。」
婦人端詳著攤在桌面的白紙上這幾個剛被用力寫下的大字,慎重地將它們依序唸了出來。
「這是你的名字嗎?」
「嗯,沒錯。」從桌子的另一側,傳來了少女細細的嗓音。「大師你剛剛說,測字的時候要寫下自己心中第一個想到的隨便什麼字,對吧?唉,我心裡亂糟糟的,好像有一大堆字擠在一起,實在不知道要寫什麼,乾脆就寫自己的名字了。」
「這樣啊!直接拿自己的名字來測,還真特別。」婦人向上推了推自己鼻梁上厚厚的鏡片。「不過無所謂,你給我什麼、我就幫你測什麼;你剛剛說你想要了解自己的哪一方面?學業、健康、財運,還是感情?」
「我想測感情。」少女篤定地說。
「唔,年紀才這麼小,感情就有煩惱啊?」
少女臉上一紅,開始張口說著一些為自己辯解的話,不過這時她身後剛好走過一大群扯著嗓門的觀光客,帶著各種口音的一陣天南地北便這麼將少女細聲細氣的答辯詞給完全吞沒了。這裡是地鐵的中央車站所延伸出的四條地下街裡最熱鬧的一處,川流不息的人潮從早到晚彷彿從不曾停歇過,其中自然不乏停下腳步光顧這個標榜「測字神算」的算命攤子的;只不過,現在坐在這攤子前等著給大師測字的,卻是一個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的小姑娘。
「好啦,不鬧你了!」婦人促狹地說。「你給我的這幾個字嘛,讓我好好看看──」
她慢慢拿起鋼筆,然後開始在這幾個字上頭凌空比畫了起來。
「嗯,這個『秉』字嘛,如果我們仔細看的話,可以把它拆成最上面的一撇、中間一個倒下來的『山』、再加上剩下來的一個『木』,就像這樣,對吧?」
少女緊盯著紙上的墨跡,點了點頭。
「可是,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一時之間或許看不出什麼意思,可是啊,如果你把這一撇當成是長在樹頂的枝條,再加上下面的『木』還有『山』,那麼它們組合起來,剛好就可以對應到古文的一首情歌裡面這個很有名的句子:『山有木兮木有枝。』」
「山有木屐?」
「是『山有木兮木有枝』;這是〈越人歌〉裡頭主角在面對自己單戀的對象時心裡流露的想法,下一句接的是『心悅君兮君不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意思差不多就是說:山中有林木、樹上有枝條,這大家都知道;我心中懷有對你的愛,你卻不知道。」
「原來是這樣啊!」少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真有意思。」
「是嗎?那我們再繼續來看『謝』這個更有意思的字;來,你告訴我,從這個字裡面,你可以看得到幾個小小的『口』呢?大的四邊形不要數進去、只算最小的那些哦!」
「嗯,四個。」

「很好!所以啊──」婦人摘下眼鏡,帶著微笑向她的客人望去。「從你寫給我的『謝』和『秉』這兩個字,我猜,你心裡不但已經有了一個很篤定的對象,而且甚至還希望以後能跟對方有兩個小孩、組成一個溫馨的四口之家,只可惜,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一直都沒察覺你這一番心意;是不是這樣子呢?」
少女張大嘴巴,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算命師,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呵呵,如果被說中了,不用承認也沒關係,免得你不好意思;你自己心裡知道,就可以了。」
少女慢慢地低下了頭。
「其實,也不會不好意思啦。」她緩緩地說,「我確實就是這樣想的。只不過,我這樣的願望,看起來恐怕是,唉!恐怕是不太可能實現了。」
「哦,真的嗎?」
「是啊。我今天就是想請大師你幫我看看,我跟他,到底還有沒有機會。如果,如果已經不可能了,」少女頓了一頓,聲音漸漸沉了下去。「如果我跟他真的已經沒有機會,那麼,我就要,離開了。」
「離開?那你要去哪裡?」婦人好奇地打量著眼前這個輪廓稜角分明、一頭濃密鬈髮、膚色略顯蒼白的小姑娘。「你的意思是要回家去嗎?我猜你應該是中央車站後面那間樂校附中的孩子吧?現在是春假,離開宿舍回家看看爸爸媽媽也好。」
「呃,我沒有要回家。」少女的回答帶著一絲猶疑。「演奏科和作曲科的同學這次跟以前放假的時候一樣,很多人都回了家,可是我們聲樂科的,大部分不是參加了合唱團就是歌劇社,這幾天都留在宿舍了。」
「哦,為什麼?快要公演了,所以加緊練習嗎?」
「唉,其實是為了──」少女突然停下原本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然後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算了,不說了;我們還是繼續測字吧。」
「沒問題。」算命師識趣地戴回了她厚重的的眼鏡,拿起鋼筆。「那麼現在,我們來看看你的這個『純』字;如果我們把這個字──」
然而婦人的下半句話並沒有機會說完;兩個身穿深色百褶長裙和白襯衫,繫著鮮紅領結的女孩子在算命攤前停下腳步,打斷了她的講述。
「小純,你怎麼在這裡?」腦後垂著兩條粗辮子的少女當先脫口對著正與算命師相向而坐的小小客人低呼。「你中午不是還說自己身體很不舒服、應該是重感冒嗎?」
「對啊!我出門前還拜託宿舍的管理員阿姨要多注意你的房間呢!」後頭的另一個梳著包包頭的少女緊接著說。「結果你怎麼沒有好好休息,反而在晚上自己一個人跑到外面來了?現在都已經九點多了呢!」
坐在待客座席上的少女謝秉純於是慢慢起身,對著兩個面帶疑惑神情的朋友淺淺一笑。
「不用擔心啦!」謝秉純帶著一貫細聲細氣的語調說。「你們傍晚出門後,我想了一想,覺得最好還是去看個醫生、拿個感冒藥,所以就自己一個人坐地鐵到中央醫院去了;沒想到,那裡即使是夜診還是來了一大堆病人,輪到我看診的時候都已經八點多了,才會拖到現在還沒回到宿舍。」
「原來是這樣啊!」包包頭少女鬆開了原本緊皺的眉間,點了點頭。
「那,你現在身體覺得怎麼樣?」辮子少女關心地追問。
「噢,有好一點點了。」
「那就好。哎呀!」辮子少女猛然轉頭看向被她們晾在一旁的算命師。「這位阿姨,真不好意思;你們是不是正講話講到一半?我們是她的同學啦。」
「噢,沒關係。」婦人擺了擺手,微笑著將視線轉回她的客人身上。「倒是妹妹你如果重感冒的話,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我幫你測字測出來的結論啊,如果要仔細地講,半個小時都不一定講得完呢!等你病好了,再來找我吧。」
「這樣啊!還真是不好意思。」謝秉純說,「那,我就先回去了,過幾天再來拜託大師幫我測字。」
「嗯,保重哦!」
「欸,小純,我跟你說,」包包頭少女高亢的聲音在她一邊隨著兩個同伴邁步走向地下街出口的同時,仍一邊急切地穿透熙來攘往的人群,傳到身後距離她們越來越遠的算命攤那兒目送三人離開的婦人耳裡。「今天晚上你因為感冒沒辦法來,陶老師知道以後啊,一直緊張地說,少了你在這個曲目中solo的那一段,晚上他帶我們這群學生進行的特別演出計畫說不定就要失靈了;結果你知道嗎,在他準備要求婚的時候──」
這時謝秉純突然彎下腰,爆出一陣悶雷般的咳嗽聲。
「哎唷,你還好嗎?算了,明天再把老師求婚的整個經過從頭講一遍給你聽;今晚你先好好休息,……」
女孩們的談話聲依稀遠去,最後終於隨著她們的身影消失在通往地下街出口的階梯;算命師於是將視線再移回到了桌上那張寫著「謝秉純」三個大字的白紙上頭。
然而,在經過好一陣子的端詳後,她原本平靜的表情漸漸變了。

「天哪,這孩子──」她猛然站起身,望著此刻已經被另一群觀光客的身影給佔據的地下街出口。「不容易呀!真是辛苦了,這孩子,……。」
一個街頭藝人帶著正發出一陣陣刺耳聲響的道具走過,地下街裡所有行人的目光霎時全被吸引了過去,沒有人注意到算命師呆立在自己的小攤子後邊呢喃著些什麼。


以上內容節錄自《幻形物語》東方彤木◎著.白象文化出版

   
 

東方彤木
本名翁小珉,南投人,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曾任職於台北市政府;在本書之前尚未出版個人完整著作,單篇研究論文則散見於第2期《竹蜻蜓:兒少文學與文化》、第14期《台灣學誌》、第58期《興大人文學報》、第81期《宗教哲學》、第32期《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集刊》、第3期《臺陽文史研究》、第12期《台灣文學研究》等。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懷師的四十三封信
3.一生修行的導引書:大法印五支道前行教授噶舉上師言教
4.幻形物語
5.延緩老化延長健康壽命:八十歲的健康生活體驗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