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什麼!?這座島被征服者姐姐統治了!
  什麼!?這座島被征服者姐姐統治了!
  部落男孩與征服者姊姊的島嶼奇譚,史冊不曾記載的大航海冒險!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歷史謎團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5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559854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刀俠劉仁
刀俠劉仁

以台灣本土歷史為故事背景的原創武俠小說,追尋這塊土地逐漸被人遺忘的「俠」與「義」。

 
被遺忘的埃及II:那法媞媞
被遺忘的埃及II:那法媞媞

返回三千多年的古埃及王朝,探究阿卡那騰及那法媞媞的緣起緣滅,與一段千古歷史懸謎!

 
閒雲自在詩聯集
閒雲自在詩聯集

古典詩情自在揮灑,亦莊亦諧落筆成趣

 
〈鶯鶯傳〉、《董西廂》“人物”之形象
〈鶯鶯傳〉、《董西廂》“人物”之形象

西廂故事人物探討與比較,深度剖析鶯鶯、張生、紅娘等主次角色的形象與營造!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信神明得永生,信姐姐帶你絕地求生!
◎當島嶼部落走頭無路之際,帶來一絲曙光的竟是島外之人?
◎老虎?石虎?傻傻分不清楚;真實?幻想?只能由您判斷。

★青春奇幻的有趣小說,令人拍案叫絕,搭配精彩插畫,令人欲罷不能!

本書的男主角「梵」是一名出生於某個遠東島嶼的原住民少年。他擁有一對石虎般的豹貓耳朵與尾巴,並和其他族人一同過著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然而,隨著一名金髮碧眼的外國女子「荷莉葉特」抵達島上,硬生生闖入梵和他的族人幾百、幾千年以來幾乎不變的環境。由於雙方可說是完全不了解彼此,隨之而來便發生一連串哭笑不得的衝突與騷動。

對於來自西方世界的荷莉葉特來說,她將在這座島嶼展開一場奇幻冒險,面對諸多友善或不友善的部落民族,甚至還包括所有從未見過東方神鬼妖怪。她還發現這個世界或許存在著連槍炮、病菌與鋼鐵都解決不了的問題!

與此同時,梵也被迫面對來自異國文化的差異與衝突。經歷過種種言語、思想與心靈上的衝擊。並同時和宛如貿易對象、抑或是征服者的異族人之間的交織關係,梵和他的族人將迎向未知的結果。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559854.pdf

   
 

我撰寫過生活在15世紀末義大利,以女鐵匠為主角的中短篇故事。我也參考過16世紀初鄂圖曼帝國與匈牙利王國,架構出一個存在諸多幻想國度的世界。另外,我曾以年少時期的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一世為主角,讓他展開一連串奇妙且奇幻的冒險。

但是直到兩年前,我才驚覺到自己從未思考過以台灣歷史為背景來撰寫故事!

本作品的創作主旨,單純是想要呈現一名大姊姊與一名少年相遇的奇幻故事。雖然本作品的世界觀很大程度上是參考荷蘭時期的台灣為範本,不過在市面上,其實已經存在許多有關於那個時代的嚴謹歷史小說。所以到了最後,我決定以較為奇幻+輕鬆為主的冒險故事為主軸,這應該也不算脫離Historical Fiction的範圍吧!

敬請各位跟著本書的主角們,一同栽入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幻想國度,展開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吧!

   
 

昨夜的暴雨彷如一場夢境,在太陽的驅逐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白晝來臨之時,風雨和巨浪的跡象已然散去。一望無際的海平面在陽光的閃閃發光,蔚藍的天空則晴朗無雲,直接將自身的存在直接映在海上。抬起頭來雖見晴空萬里,但低下頭後觸目皆是滿目瘡痍的景色。經過暴風雨一夜肆虐,沿岸上滿布殘枝落葉以及倒下的樹木,海岸邊堆積大量海漂流木,就連走在路上都得十足小心。
事實上,一抹纖瘦的身影正躍動於沙灘上。
「梵,快點做這個!梵,快點做那個!部落裡老一輩的傢伙就愛任意使喚人,打著訓練的理由叫我們幹些粗活,而自己則躺在樹下乘涼。真是輕鬆啊。」
此時此刻,名叫梵的小男孩一邊喃喃自語抱怨著,一邊用雙手環抱幾塊木頭。
他是一名年約十二歲的黑髮男孩,肌膚呈現淡淡的小麥色,身材瘦小精悍。只見男孩踏著靈巧的步伐躍過一個又一個障礙物,又或者是踩在狹窄的流木上頭跳來跳去。他的動作矯健得宛如一隻貓咪,不因手上有東西而顯得遲鈍。
事實上,梵的頭頂確實長了一對獸耳朵,而且耳朵背面有一塊明顯的白斑。除此之外,位在他的臀部上方也探出一條布滿黑色斑點的長尾巴,左右搖擺保持身體平衡、調整體位。
「唉……」
梵回頭望了一眼自己所撿拾的流木小山,然後輕輕嘆息了一聲,獸耳與貓尾都不禁垂下來。這些流木絕大多數都是要拿回村落當柴燒的,部分外型特殊的木頭也可以交給特定人士以換取鹽巴。
「現在可不是撿木頭的時候呀。」他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只要腦中一回憶起過去幾次的部落會議,都會讓他嘆息。
「現在村子已經到了不得不做出抉擇的時候了!我們千不該、萬不該,竟然讓整個部落衰退、淪落到這個地步。我的這座村子不論是人口、土地、收成……都是這附近三個部族中最為貧弱的。其他兩派人馬隨時都可能會派人過來強行併吞我們。我們……也許是該認真的考慮向哪一方表達合併的意願,如此才不會徒增衝突。」
「喂。你這麼說,根本就是沒考慮到另一方會懷恨在心,對我們施以報復的可能性吧?」
「容我補充一下,糟糕的事情還不只如此。與我們交易的那些大明人們最近更是繪聲繪影的說,海岸邊最近出現了名為毗舍耶的恐怖怪物、惡鬼!這件事已經在大明人中鬧得沸沸揚揚,他們絕大部分的人甚至都搭船逃之夭夭了。」
「這樣看來,恐怕只能選擇舉村遷移來躲避這些災禍了。」
「舉村遷移?這片土地從我們的先祖開始,就一直養育著到現在,難道我們就要如此輕易的拋棄對我們有恩的土地與家園嗎?」
「這也是不得不做出的無奈之舉,不去嘗試看看又怎麼會知道結果如何?」
當時族人為此吵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的畫面依然歷歷在目。
儘管年紀還小,可是梵卻擁有超乎同齡孩子的思維。他不只打算成為偉大的勇士,他更想要的是保護族人、帶領族人闖出當下的困境。他的腦中總是在想像著、思考著族人的未來,但到了最後卻總是被迫一次又一次的接受自己的無力與渺小。就連成年人都為此而焦慮擔憂,更何況梵是一名年僅十二歲的孩子?
因此,梵決定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前往一座沙洲上散散心。
這座沙洲佔地廣大得不可思議,四周的海水溫暖而清澈透明,十分美麗。幾隻白鷺鷥佇立在沙灘上覓食,踏步行走的模樣好似在模仿梵一樣,讓他會心一笑。
赤腳踩在沙灘上,細細的沙給人輕輕柔柔的感覺。耳邊傳來一波一波浪濤聲,使得梵的心情為之開朗舒暢。海洋總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好像所有煩惱都能隨著浪潮散去。每當梵心情不好的時候,他就會來到這片美麗的沙洲上一掃內心的陰霾。
當梵一邊散步一邊看風景的時候,他察覺到沙灘上多了些過去所不存在的異物;許多大小不一的木板漂於海面,有的則被海浪捲上沙灘。那些木製物體看起一點都不像受風雨折斷、沖斷的流木或枯枝,反倒像經過嚴密的切割、組裝起來的人造物體……可能是某種船隻的殘骸?
可是,更驚人的還在後頭……
「那個是……人影?」
梵先是揉了揉雙眼,然後瞪大眼再看一次。
「有人昏倒在沙洲上!」梵馬上衝了過去 。
但是當這名獸耳少年接近那具人影的時候,他整個人呆掉了:因為癱倒在沙灘上的那個人……更精準地說是一名年輕女子,她的頭髮竟然是金黃色的!
「好、好漂亮。」
梵沒意識到自己正露出白癡般的表情,驚愕到下巴快掉下來了。
「就跟太陽的顏色一模一樣。」他呢喃道。
對方擁有一頭長度及腰的長髮,透出閃耀的金色,像是太陽一樣亮晶晶地閃爍。一根根秀長髮絲的顏色又宛如黃澄澄飽滿稻穗充滿生氣,在燦爛光線的照耀下顯得耀眼萬分。豐盈的髮絲垂落下來,好似薄紗布遮住她的臉龐。
梵伸出食指輕觸了一下金髮女子的肩膀,隨即又把手縮回來。
眼見對方沒有反應,梵小心翼翼地把她翻過身來,這才看清楚對方的樣貌。梵為眼前驚為天人的景象深吸了一口氣,獸尾不自覺地左右搖晃,在沙地上劃出一道道痕跡。
金髮女子紅潤的雙唇微微張開,一雙眸下睫毛長而細密,搭配高挺的鼻子,使得她的臉型比任何族人都還要深邃。精緻的五官比起少女應有的嬌豔,更讓人感受到一股剽悍氣息。梵發覺對方的皮膚色澤白淨得不可思議,幾乎和椰奶一樣呈現漂亮的乳白色。
擁有金髮與白皮膚的女子——
他從未見過這種人!
要知道,梵並非在一瞬間就整理出這堆想法。
當他把對方的身子翻過來的時候,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是:
老天,這個女人的胸部真大。
下一秒想法又變成:
老天,她的胸部真的超大!
然後梵才開始拼湊適合的形容方式。
他把手指湊到對方的鼻下。還有呼吸,梵鬆了一口氣。儘管微弱得快要消失,但是指尖確實感受得到一陣陣氣息。接著梵將金髮女子拉上岸,一路拖到樹林旁邊躺著,遠離漲潮可能帶來的危險。
然後,他把手伸向這具充滿陌生感的胴體……
「嗚嗯……好緊……咕嗚嗚嗚嗚……金髮女人的這個……為什麼會這麼緊……」
無論梵如何左拉又扯,都脫不下對方身上那件濕透了的衣物——那件衣服不只把她的胴體包得密不透風,甚至連一雙修長的腿都裹了一層緊緊的布料,明顯和自己族人的穿著風格相差甚遠!
「我記得溺水的時候要拍這個部位……」
他放棄脫下金髮女子的衣服,改為揮出一記手掌,以適當的力道擊中金髮女子腹部,當場讓她嗆咳出一口又一口海水。
只不過當梵開始按壓對方的胸口之際,他的觸覺感官彷如發現新大陸般被未知的天堂牢牢吸引住。她的胸部摸起來格外地滑嫩柔軟。至於被梵抓住因而臉頰微微發紅金髮女子,嘴邊流泄出呻吟。
「祖靈在上,我從沒摸過這麼軟又這麼有彈性的東西!」
梵忘情地感受眼前這一對渾圓飽滿的山丘,左右手不禁來回按壓眼前兩顆成熟的果實,就像貓咪用前腳踩踏一樣。只要他鬆開一隻手,胸部又會彈回原本的模樣,十分有趣。接著,梵湊上前聞了聞她的臉龐、她的秀髮、她的身體,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嗅過。那是全然陌生的氣味,使他的心跳莫名地加快。
「糟糕,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不快點救她的話她會死掉!」
梵回過神來,立即摸一下對方的額頭,發現溫度高得嚇人。
「明明四肢冰冷,額頭卻一片火熱滾燙。這樣下去可不得了。」
梵手邊既沒有陶鍋也沒有淨水,無法立刻烹煮藥材。假如在這個關鍵時刻跑回村子,不僅會讓金髮女子落得毫無防備,甚至可能太遲了。他望四周環境,試著就地取材。為什麼要拯救這名不速之客,梵本人其實也不太清楚。可是,他總覺得眼前這名陌生的年輕女子即將帶給他人生重大的轉變。
至於這個轉變究竟是好是壞、是幸或不幸,他無法預測——但是猶豫之際,來自心底深處的催促似乎更大聲了。
梵握緊嬌小的拳頭,閉眼下定決心
他從岸邊摘了好幾株綠色的葉子。確保是認知中的藥草之後,他用海水洗過一遍放入嘴中咀嚼,將蘊含於海水中的鹽分順著唾液嚥下。最後,梵以自己的雙腿當作枕頭,輕輕地將金髮女子的頭墊高。
起先,面對著極為陌生的異族臉孔,梵的內心猶豫了一下……
梵強壓下心中的擔憂和害臊,伸手穩住了金髮女子削尖的下巴。他將頭微微一側,緩緩貼近她的臉龐。無暇的椰奶色肌膚宛如是罕見的綾羅綢緞,散發著溫潤色澤。那張乾淨的臉蛋亦是如此白皙透亮,毫無修飾的呈現在自己眼前。
隨著雙方的距離逐漸縮短,對方的面容在梵的眼中漸變得清晰。就連修長的睫毛、小巧的口鼻、全都讓梵感到腦袋發熱、心跳不已。
兩人的嘴唇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
***
梵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
獸耳少年呻吟了一聲,伸手撫摸腦側太陽穴的部位。睜開雙眼,他發現時間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來到正午了。他只記得自己在看顧火堆,顧著顧著便睡著了。為什麼要升起火堆呢?他心想,難道是要給什麼人取暖之用嗎?
——給什麼人?
——太陽色頭髮的女人!
梵反射性地想要站起來,一陣異常冰涼的觸感卻抵住了他的頸部,當場制止他的動作。
從脖子處感受到冷冰冰的金屬觸感,又彷彿有一股難以抵擋的寒意滲入了體內,傳遍他身上的每個角落。
因為,一把細長的長劍劍尖正頂在獸耳男孩的脖頸上。
「咕呃……」
梵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額頭上滲出一顆顆斗大的冷汗,滑落臉頰。他盯著決定自己生死的利刃,隨著劍身逐漸往上抬起視線,最終落到手持武器之人的身上。
「金髮……大姐姐……」
夕陽的橘紅色光線,如流水般靜靜地流洩在女子身上,同時也照亮她一頭呈現出太陽色的長髮;像是飄逸於風中的麥子,又像黃金色的瀑布般閃閃發光,使得眼前這名女子全身上下頓時綻放出魔法般的魅力與光芒。
她的站姿有點特別,尤其是頭部仰起的角度不大一樣,略為高聳的顴骨在臉龐上勾出深刻的線條。瞧著她那自信神態、深邃的藍色眼眸目空一切。搭配一身異國服飾,華麗而優雅,秀色清美,風姿傲然,全身上下散發著危險又令人著迷的氣場。
梵不禁為她那掠食者般的氣勢懾服,而不敢移動半分——當然,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包括對方正拿著一把劍頂在他喉嚨上!
「※※※※※,※※※※※※※!」金髮女子說了一串梵聽不懂的話語。
「我、我不是壞人!」梵馬上喊道。
「※※?※※?※?」她四下張望著,嘴裡念念有詞,神情有些緊張。
「聽著,我不想要加害於妳……這個嘛,現在這個情況應該是妳加害我才對?不管怎樣,妳被沖上海岸,是我把妳救起來的。我絕對沒有加害於妳的意思。」梵解釋著,他一下用手指指向海岸,一下手指對方,又用手臂比出海浪拍打的動作,看起來有些滑稽。
也許是梵的語氣很溫和、又可能是他的比手畫腳有了成效——金髮女子放下了武器。
「那個……妳的名字叫什麼?妳不會說我們的語言吧?」
儘管對方明顯聽不懂自己說的話,梵依然好聲好氣與對方溝通。
「妳是誰呀?」梵問。
「?」金髮女子聽聞後微微傾首。
「我叫做梵,妳是誰?」獸耳男孩又問了次。
「???」她仍沒聽懂。
或許是看見梵那張滿溢出純樸光輝的笑臉,金髮女子稍微放下戒心。接著,她的注意力被對梵的獸耳和尾巴吸引過去。
「※※※?」
她毫無預警地靠近梵,直接用手指戳他頭頂上的獸耳耳朵。
「嗚啊,幹什麼啦!」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獸耳少年連忙往後跳開,四肢貼在地面,背部拱起的同時,尾巴與獸毛也不約而同豎了起來。
「呼嚕嚕嚕!」梵從喉嚨發出一種很明白的警告聲。
「※、※※,※※※※※※。※※※※※。」金髮女子意識到自己的舉止嚇到對方,改向梵揮了揮手叫他過來,臉上擠出一抹笑容。
梵瞪視了她一會,然後才戰戰兢兢地爬回到她的面前。
「※※……※※,※※※!※※※※,※※※※!」
只要食指一戳、獸耳就會猛然發起一陣可愛的晃動;當金髮女子醉心於玩弄那異常柔軟、並且宛如活物般一跳一跳的獸耳時,她的上半身也靠了過來,一對豐滿且柔軟中帶有完美彈性的胸部不僅占據梵的視野,甚至還貼上的他臉頰。
「這人在搞什麼啦!」梵發出一陣悲鳴。
在玩弄(?)梵的獸耳一陣子之後,金髮女子這才滿意地退開。
「……凡……嗯?」
「唉?」
忽然間,金髮女子用破碎的語調念出了梵的名字;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梵!梵!」獸耳少年一邊指著自己,一邊複述著。
「煩耶?」
「梵!」
「……梵?」
「對啦!」
梵開心地手舞足蹈起來。
「那妳叫什麼名字?我,梵。妳是?」他指了指金髮女子。
接著,她說了一連串奇怪的字眼:「荷莉葉特(Henrietta) 。」
「喝粒耶德?」梵複述一遍。
金髮女子搖了搖頭,又說了一次。
「呵列……耶達?」
她垂下肩膀,懶得再糾正對方。
「算了啦,妳的名字實在太難唸了。」梵失去興趣,說:「就叫你『喝粒耶德』就好啦!」
這時候,自稱為『喝粒耶德』的金髮女子開始一臉認真的瞪著梵,一邊自言自語起來
「Babi!Ikan!Makan!」
不對,梵意識到對方其實正嘗試跟梵對話,而且是在短時間內不停轉換各種語言,這讓梵感到有些暈頭轉向。
「Babi!Ikan!Makan!」
「妳到底在說什麼?這樣根本沒辦法溝通啊!」梵露出頭痛般的神情。
面對這樣的窘境和聽不懂的發音,小小年紀的梵也只能夠無奈的搔著頭皮。而『喝粒耶德』似乎也明白梵根本不懂自己在說些什麼,思索了一陣子以後又喊出一段口音很重的話語。
梵原本想叫她慢慢說,但這一連串意義不明的話語之中卻有幾個音節引起梵的注意。
「汝……無……」
「哎?」
梵一雙獸耳突然豎起來並旋轉,耳孔朝向金髮女子;後者知道自己抓對方向了。
「哩賀莫?」她不停重複這句話。
那是個語言是……
「……大明國人的語言!」
儘管荷莉葉特的發音聽來怪異,但表達方面卻意外流暢;梵豎耳一聽,確定那是大明人和族人交易時所使用的語言。
「汝,聽無謀?(你聽得懂?)」荷莉葉特又問。
「呃、聽無?不不,聽無!聽無!(聽懂!聽懂!)」梵興奮地喊道。
「哇係荷莉葉特,哩係梵。聽懂不?(我是荷莉葉特,你是梵。聽懂嗎?)」荷莉葉特接著問。
梵覺得眼下的情況既怪誕又好笑;他們兩人雖不懂彼此的語言,卻能夠用第三方的話語對談。
「『喝粒耶德』會講他們的語言。」梵好奇問道。
「他們?你口中的他們是指什麼人?」荷莉葉特笑瞇瞇地詢問。
「大明人、大明人!只有他們會講這種話。而咱為著大明人交易,每個族人都加減學了些。我是他們之中講得最好矣!」語畢,梵還驕傲地挺起胸膛,尾巴也左右甩了幾下。
荷莉葉特點了點頭,說:「我會講大明人語言的原因,也是因為我過去曾和他們交涉過很長一段時間。我請的翻譯官敲詐我一大筆錢,所以我拚死學大明語避免再發生那種代誌。」
「翻譯官是啥意思?」梵歪著頭問。
「那不重要。」荷莉葉特擺擺手道:「既然能夠溝通,這下子就方便多了……」
可是話才剛講到一半,荷莉葉特便不禁皺起秀眉。她微微伸出舌頭,一副嚐到噁心食物的表情。
「這是我剛剛給妳吃的草藥,雖然很不好聞。」梵一邊解釋,一邊把藥草拿給對方看。
荷莉葉特嗅了嗅,臉上立即露出噁心的表情。
「這草會讓妳出汗,沒問題啦!」為了取信對方,他還把藥草放入自己嘴裡咀嚼表示無毒。
「這東西真難吃,你怎麼餵我下去的?」她把雙手枕在臉頰下比了個睡覺的姿勢,再做出吃草藥的動作,讓自己的問題更加淺顯易懂。
「妳問我餵藥的方式嗎?」梵邊說邊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她點了點頭。
「嗯,反正都作過一次了,應該沒差吧?」
梵塞了一小口草藥到嘴中嚼了幾下,然後學著荷莉葉特剛才的手勢招呼她靠近一些。她照做了。等到金髮女子到自己面前之時,梵順勢仰起頭、身子往上一探,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唇和金髮女子的嘴相疊。
荷莉葉特當場瞪大雙眼。
不只如此,梵的舌頭撬開了她的粉嫩唇瓣與潔白貝齒,並將嚼成糊狀的草藥送入她的口腔裡面,宛如是牽引著她的舌與之交纏……然後……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內容節錄自《什麼!?這座島被征服者姐姐統治了!》歷史謎團◎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5559854.pdf

   
 

歷史謎團

初次見到這個筆名的人,想必會感到非常困惑。

其實「謎團」二字並不含任何意義,純粹是以前取網路綽號時胡亂取的。然而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周遭的讀者朋友們皆以謎團稱呼我,因此我便順水推舟沿用下去。由於我偏好結合歷史文化或現實事件來創作小說故事,其後就在筆名前多加了「歷史」二字。
結合上述兩者之後,正好演變成今日的:「歷史謎團」。

雖然摸索寫作超過十五年,但我至依然以文字創作者而非作者自居。在經歷過不少次寫作風格的劇烈變動之後,我希望以平易近人且仍然保有幻想空間的方式,來呈現某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歷史文化與事件。有鑑於此,我逐漸描寫出許多融合歷史+輕小說的作品……結果到頭來無論誰都沒討好(小聲)。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賭場無底洞騙局和賭場內外的巨嬰:賭場,被一介等號所顛覆
  賭場無底洞騙局和賭場內外的巨嬰:賭場,被一介等號所顛覆
  數學是個好東西,賭博是個壞東西,而博彩數學仍然是個好東西。
   
 
2.看懂禪機 上、中、下(套書)
3.
4.神靖丸的故事(中英對照)
5.不要口罩,只要擁抱!(比較哲學)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