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如夢如煙的往事
  如夢如煙的往事
  溫馨感人的父女親情,引領你深入純真的內心世界!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李恩恩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3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6453793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80

狀  態:已下架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情字斑斕: 心飛在四季系列 一 詩文/攝影/水彩創作集
情字斑斕: 心飛在四季系列 一 詩文/攝影/水彩創作集

鋼琴詩人「蕭玲心」首度推出攝影詩文集,以具生命內涵的藝術氣息呈現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2
化學偵探居禮先生2

鋁熱反應、過氧化氫水溶液、氰化鉀……在化學偵探眼中,真相終將現形!

 
臆想師.開始的結束之卷
臆想師.開始的結束之卷

來吧!成為臆想師吧!你也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世界。

 
許諾,幸福的起點
許諾,幸福的起點

一篇篇的故事,也是一個個的承諾,告訴你通往幸福的一條條道路。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純真善良的書中主角李朵恩,與父親生活在三角梅環繞的小洋房裡。家中還有四隻混血品種的挪威納、拉不拉多、牧羊以及博美犬。父親的關心與呵護;愛犬的頑皮與可愛,讓朵恩的生活非常愉悅,並且充滿安全感。直到有一天接到了外公中風的消息……村子裡年紀大的伯伯一個接一個的離世了,猶如冬風拂過綠樹,黃葉就這麼輕易地飄落。
繼《找不到自己,我放浪》火辣出擊之後,李恩恩再度以嚴謹精簡的文字,細膩勾勒出溫馨感人的父女親情,以及愛犬與主人間溺愛疼惜的親密友情。遊走於她的字裡行間,猶如身歷其境,引領你深入純真的內心世界。

   
 

我一直有著想把這段往事寫下來的想法。而且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在這麼計畫著,至於為什麼拖了這麼久,大概就是往事太讓人心碎,所以遲遲不敢提筆。那是一段歡樂歲月,藏在十幾年前的過去;及我心深處永不磨滅的部分裡,而且是回憶中最鮮明的部分。有時候,當我無意間想到這段回憶的時候,總是讓我心情愉悅。但是,我並不願意常常回憶這段過去,因為,我還沒有足夠地享受到那段時光所擁有的親情,父親就離去了,也因為生命中那段時光有你、有我、有最寧靜、最安心,倍受呵護的父女情。當然也是因為父親是在這麼年輕的時候,離開了我們。讓我承受不起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傷痛。
父親離開我們已經超過十年了,可是我卻還能清晰地回想起與父親一起的生活。就在我提筆,思緒飄向過去的那段幸福時光裡,我感覺到了父親的重生。我的腦海裡浮現了彩色的風景,回憶裡晴朗的天空都近在眼前,好像這一切從來就不曾成為「過去式」一樣。老實說,是否每個字、每個片段、每個動作都是完整的,我自己沒什麼把握。或許,我只用自己的記憶、當時的信件來推演,在時間的準確數字上多少有點出入吧!不過我繃緊了神經,藉著專注的思緒進入回憶,還是掌握了該有的真實面。
總而言之,由於和父親當時有關的一切,諸如當時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形下來到我們家的阿格格、利利、藍卡威、棉棉,也融入了那段幸福時光裡;他們很有緣分地;約好了一樣,並且前後在短短的時間裡來到了我們家。所以,由於他們帶給我們的歡樂太多,在回想的時候心痛也更加一層。
父親的面容、話語、深藍色的襯衫;卡威、棉棉的可愛;阿格格、利利的美麗,總是出現在有著晴朗天空的午後。父親永遠的六十多歲樣子……直到現在都還清晰鮮明地刻在我的腦海中。
而今,對於只能夠這樣在回憶中與父親和卡威他們相見,仍舊無法適應。每當想起的時候,心中的疼痛和心碎,實在令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猶如漂泊於汪洋中的海草,隨著波浪左右、左右,不停地擺動,心愈來愈沉,腦袋愈來愈重,然後變成無限的冰涼。每當這樣的感覺一發生,最後總是以一發不可收拾的爆破收場;陷入無盡的哭泣中。我總是暗自祈禱著,希望能夠早點由失去父親的傷痛回憶裡走出,從沉寂了十二年的回憶裡將自己拉出來。
因此,當我決定提起筆的時候,那段回憶便有著一種即將複製成蠟像,實體存在於現實生活中被公布一般。而所謂的實體,就是對我、對妹妹們、甚至對於其他的好朋友們,都將深入我的心底世界,觸碰我如夢如煙的往事。

   
 

我今天陪父親到醫院看病了。
由於自我懂事以來就沒有看過父親生病,而父親也幾乎不曾到過醫院,因此,一路上我們都顯得有些不安。
~~在第一次見面的醫生面前,要如何敘述父親的病症呢?
~~到底會經過怎麼樣的檢查方式呢?
~檢查的結果又會是什麼呢?
我反反覆覆地在心中想像。四十分鐘,計程車就開到台東馬階醫院了。
即使是陪著父親上醫院的我,卻也沒法張羅該做什麼事,還在旁邊嘀咕著「爸這應該看什麼科呢?」辦事不力地問著父親,一副不知該從何著手的樣子。
「安?『固殼』嗎?應該是『固殼』泥。」
父親如此回答。
骨科的話,是骨頭吧!鼻子是骨頭嗎?我在心裡嘀咕,一邊到櫃台幫父親掛號。
父親坐在一排的等候區椅子上。他張望著四周喧嘩的人群。
「你說對了!鼻子果然是骨科ㄋㄟ!爸。但是現在是要做檢查,所以是耳鼻喉科。」
我一邊說,一邊帶領父親到樓上耳鼻喉科的候診室,等待醫生唱名。
大醫院的設備完善,二樓裡面所設的科別,幾乎和一樓一樣多。例如,所有內科似乎都在一樓,而外科則全部設置於二樓。等待看病的人們也和樓下一樣多。只是,由於二樓沒有服務台所以場面顯得安靜許多,使等待的人們看起來像很落寞。
等了很久都不見護士出來叫名字。我總覺得那門的另一面,似乎根本沒有人。

***

父親手持的號碼牌「68」顯示在門的跑馬燈上。正如父親說的,這裡似乎沒有護士唱名,所有的人都自動自發地拿著自己的號碼牌等待。我扶著父親一步一步地;像是父親已經生病似的,慢慢走向門邊。
我輕輕敲門,過了一會兒,裡面傳來「請進」的聲音。
「請坐,有什麼問題李先生。」
「大夫,我的鼻子裡,長了一個東西……」
「好,來,我看看!」
由於不需要我在旁邊多做解說,所以我就一直站在原地,一邊點頭,一邊仔細聆聽。
醫生按照該有的程序,要父親抬起下巴,他拿著細小的手電筒朝著父親的鼻子深處探照。
「嗯,是息肉,李先生這個長多久了你還記不記得?」
「『油』好幾年囉哦。它就這麼一點一點地長泥!」
父親答道。然後用手摸了一下醫生剛剛照過的地方,又慢慢地把這個息肉長在鼻子裡已有數十年歷史的種種,說了出來。

* * *

由於第一次的檢查大部分都只是表面的診斷,所有的過程就是查看息肉長得多大、是否疼痛、有沒有腫大等等,所以要照X光,以確定息肉是否有病變。
醫生方面的診斷很快就完成了。然後便隨著護士的帶領,到X光室去拍照。
當一切的步驟都完成以後,我們又重新回到醫生那裡,詢問何時再來聽報告的日期。
父親檢查的結果是否會平安沒問題呢?在他鼻子裡日漸長大的息肉,是否有類似壞細胞的東西住在裡面呢?我一邊看著走在我前面的父親的背影,一邊胡思亂想。
當我們看完病走到一樓大廳的時候,竟然遇到父親認識的人。那個人堆著眼淚說他的兒子騎機車發生了車禍,現在還沒脫離危險期,可能沒救了。由於在醫院裡聽到這樣的事,所以那種悲慘似乎更加一倍可憐。醫院到處都是生病死亡等悲傷的消息。這個人的事情,只是成千上萬中的一件而已。而且還有更多的不同種類的悲傷,傷到妻子、父母、丈夫、小孩的悲傷,構成醫院的存在。
父親對傷心流淚的人說了一些安慰的話。由於我們家也在等待不安的檢驗報告,實在也顧不得他人的事,所以我什麼也沒說,就急急拖著父親離開那個地方。
我們到熱鬧的街道上吃了一頓正宗的山東水餃當午餐。走出餐廳,陽光高高掛在日中天,似乎還有到超市採購一些日用品的時間。
跟父親共同上街買東西,是非常難得才有的機會。父親在沒重要事情的情形下是絕不出門的,所以我在超級市場裡也非常愉快地拿給父親看一些新奇的食物。
直到傍晚,大地吹起悶熱的晚風,我和父親才回到家。
報告應該不會有事的。我跟出發前一樣,又自言自語地想著這個問題。
一聽到計乘車的聲音,卡威他們就迫不及待地在大門口迎接我們。我一邊打開門,一邊對他們說「姨姨姨回來了!」他們伴隨著興奮尖叫聲,粗魯地朝我身上跳躍。一副好久不見的樣子,臉上的表情看起都非常高興。
不過就算是看完醫生回到家,父親的心情也都絲毫沒有放心的樣子。


三十三

當醫生第一次拿著父親的切片報告給我看時,我覺得這個剎那間的景象彷彿是沉睡在午夜的一場夢境般,多麼地不真實啊!
依照小說或是電影的情節來說的話,聽取檢查報告的這個剎那間,應該要產生緊張、無助、驚嚇等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地步才是。但是,父親和我卻相當冷靜,看著黑黑的X光片,在屬於鼻子的旁邊部分,清晰地烙下一個黑色的斑點。不過,當醫生將漆黑的X光片對著牆上的燈光擺放,漫不經心地對我們解釋「黑點」時,我才發現電影裡的緊張無助,應該換成哭泣與絕望、不能接受才是。
「這個叫做上顎癌。」
醫生用他手中的原子筆,輕輕地敲了一下X光片黑點的部分。由於不幸事件的公布,他顯露出蹙眉的表情。
我盯著那個被叫做癌的黑點,晴朗的黑色,大小如同一粒花生米。那個「花生米」像蟲一樣地跼在白色部分的一角。然後,白色部分的四周外圍,卻又呈現一片的漆黑……
我專注地看著這張宣布命運的X光片。我好像看見這顆「花生」造成了白色布幔的門簾、黑色像框的大頭照、嗚咽哭泣的我們。我仍舊覺得如同身如夢境,彷彿後院的公雞一啼,這一切都將煙消雲散。
「大夫,那麼……還有多久時間?」
父親看似相當鎮定,主動問了想問的問題。
「不用擔心。看樣子癌細胞目前沒有擴散。我們只要先做化療,過一陣子再動手術即可。不要自己嚇自己。」
醫生的話很溫馨,可是絲毫沒有對我有所安慰。當我悄悄瞄向父親時,那鎮定的臉上,肌肉卻不安地顫抖著。


三十四

父親終於還是生病了。
我不知道真相的打擊居然會如此強烈。
我以前在一本心理叢書中曾經看過:「催眠自療法」的效用。「我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運用念力自我催眠,深信自己想復原起來,就一定能復原的案例。我相信我們的身上都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但是父親似乎不這麼想。
夜晚,當我們吃完晚餐正在看電視時,父親突然把手放在臉上,然後閉起眼睛跟我說:
「芳,有點疼泥!」
「會痛?」
「妳看看是不是有點腫泥?」
父親鬆開覆蓋著的手,讓我看。
「對,是有一點ㄋㄟ爸。有點紅紅的那個地方。」
父親拿起手邊的鏡子,然後對著臉查看。
「爸只是有一點痛嗎?」
我問道。父親「ㄟ」地一聲對我點頭,燃後又對著鏡子攬照。
院子裡傳來阿格格的叫聲。我默默地坐在父親旁邊,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拎起茶几上的茶壺替父親倒了一杯茶。
「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到台北的大醫院去,再做一次檢查嗎?」
我遞上茶,說著。
「抬杯?」
父親端著茶,轉過臉看著我,彷彿要確定我說的話似的盯著我。
「嗯。台北榮總啊!去大醫院再做一次檢查看看,搞不好之錢的報告有錯誤也不一定啊!對不對!」
「嗯。」
父親嗯了一聲沒再說什麼。
陰涼的夜風把芒果樹、羊蹄甲樹吹得沙沙做響。在院子的水泥地上,散亂著晚餐後給卡威他們磨牙的大骨頭,棉棉、利利、和阿格格又靜靜地趴在那裡重新啃骨頭。
「再過兩天看看。現在疼是疼啦!唉!」
我以難過的心情,一邊點頭遵從父親自己決定的意思,一邊看著父親臉上微微腫起的部分。
父親說完自己的意見之後,就慢慢站起來,走出客廳到後院去上廁所。圓圓的小鏡子和父親的專用茶杯,露出孤零零的感覺,躺在矮桌上。


三十五

不知不覺間,外公中風的病已經進入第五個月了。也就是說外公已經躺在床上五個月了。我總覺得,這復原的希望是渺茫了。也許根本就不可能復原了。意識清醒但不能動,是上天對人類最殘忍的一種懲罰,真是生不如死般的讓人絕望。
母親像往常一樣,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照顧外公身上。
今天早上,母親打電話回來時,聲音比平常更加沉重,有氣無力。想來一定是外公又有狀況了。
「唉!剛剛又推進去手術房了,醫生說阿公的背後長了太多褥瘡,要開刀拿掉。」
母親很無力地把「開刀」兩個字吐出來。我想著母親頻頻嘆氣,下垂著嘴角在電話彼端與我報告病情的樣子。這已經是五個月以來,母親來回台北與台東之間,奔波的第五次了。
「媽,妳應該要把外公翻過來,每天幫他按摩才是啊!」
「沒有用啦!」
母親嘆了一口氣,然後沉默了很久。
往返於台北、台東奔波的母親,加上因為煩惱父親的病情,她的體重已由原先的六十幾公斤降到五十五公斤了。
「都沒有辦法了嗎?」
院子裡飛來了一隻青帶鳳蝶,飛飛停停地最後棲息在樹下的木桌上。自從父親得癌症的事情發生後,對我而言,樹下的陽光早餐,溪邊的午後散步,都莫明其妙地停止了。所以,此時當我突然看見停滯的青帶鳳蝶時,不禁想念起那段平穩的幸福時光。而它似乎已離我好遠好遠。


三十六

今天,父親第一次沒有吃早餐。也許是因為臉頰隱隱作痛,根本沒有食慾。乍看之下臉頰並沒有什麼浮腫。不過,一旦靠近仔細查看,那個部位不但已經泛紅,而且還已鼓起。我至今仍不敢相信,在父親紅腫、發燙的臉頰上,滋生著一種叫做「癌」的可怕病變。
父親已經很習慣地不時用手按住疼痛的部位。他一次又一次地拿起鏡子觀看那個部位的變化。
另外,父親對於平常都習慣的作息程序都突然改變了。也就是「生病」改變了他的一切。
早上六點,我發動摩托車準備上班時,父親便躺在客廳的躺椅上。由於自父親退休以來,對父親而言,早起、煮稀飯、掃地、送我出門,是他多年來從不改變的習慣,所以當我看到他一大早就躺在客廳裡,不禁感到很難過。
由於疼痛,幾乎都沒洗澡也沒括鬍子,所以父親看起來有些許頹廢。混亂的白髮也顧不得梳理,敞開的長袖衫,沒紮皮帶的長褲,完全不是父親平常的樣子。以前,母親曾跟我們說過,父親是一個很愛漂亮,注重外在的人,藍色的襯衫總會配上淺色的長褲,頭髮一長就固定到美容院修剪,如果冒出幾根白髮就馬上用染髮劑染黑。父親是一個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男人。身材比例,五官長相都是另人印象深刻而常常得到他人稱讚。上顎癌的病讓父親受到打擊,看起來既沉重又無助,完全變了樣。
我拿著安全帽走進客廳,然後在茶几旁的沙發坐了下來。要是在平常的這個時候,父親一定是送我到大門口幫我開門,或是站到村道上看著我出發了。可是今天卻什麼動作也沒有,甚至也沒說話。我看著父親,輕輕地在旁邊說:
「爸,你有特別想吃什麼東西嗎?我下班買回來。」
「妳『默油』看到嘛!我這個樣子怎麼吃泥!」
父親說。表情相當生氣地瞪著我。
「感覺是愈來愈疼泥!」
由於父親毫不猶豫地大聲對我說出這樣的話,因此讓我感到相當驚訝。
「哦!我知道了!」
我站起身,內心下了決定。
「爸,我們明天就去台北的醫院。我今天去公司請假,無論如何,我們明天一定要去醫院!」
說完,我走出客廳,跨上摩托車上班去。直到那時,我才發現,原來父親是在依賴著我的決定。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李恩恩最新力作《如夢如煙的往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453793.pdf

   
 

李恩恩
魔羯座,B型。一個年齡漸漸增加,也不放棄提升美麗,一心精研美的意識和智慧,是一個拒絕成為歐巴桑的現代熟女。
愛狗成痴的她,與兩個妹妹,有一個共同的夢想就是,要替沒有家的狗狗和動物築一個溫暖的窩。
著有《找不到自己,我放浪》。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全球第一本!首次揭露中國國共內戰期間,中共對長春發動「圍困」戰術造成約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的深入報導。許多父母吃了自己的孩子,每斤人肉賣250萬元……
   
 
2.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3.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4.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5. 異位性皮膚炎的診斷與治療
6. 來自天堂的雨
 
開卷試讀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藍灯號誌》Vol.4:記憶博物館
  博物館,收藏物件,海涵情感;館內收藏,盛裝過往,雋刻時代。
   
 
2.用色彩創造歷史:獻麒紡織染整心路
3.夏志清的國學根底:采詩題跋眉批集
4.走過教育來時路
5.生活的大智慧:進入自性佛1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