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我的青春,在劇場:20年劇場紀念x 13段生命歷程,那些被戲劇包容、療癒、鼓舞的人生故事
  我的青春,在劇場:20年劇場紀念x 13段生命歷程,那些被戲劇包容、療癒、鼓舞的人生故事
  全台第一青少年戲劇培育劇團,20年陪伴上萬名少年走過青春!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吳奕蓉
類  別:心靈勵志
出  版: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
出版日期:2021年2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9988834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人生真相學:把事情想通就是善
人生真相學:把事情想通就是善

修得善念,離苦得樂──以《王鳳儀語錄》為藍本,重新詮釋並傳承先人智慧。

 
臺灣死亡咖啡館──故事版
臺灣死亡咖啡館──故事版

死亡並不可怕,學習坦然面對,更知道如何好好活著!

 
走出生活的陷阱,走入喜悅的生命
走出生活的陷阱,走入喜悅的生命

這是一本點亮生命的書,給你生活的答案,建立最和諧的人我關係!

 
HES人體能量檢測
HES人體能量檢測

靈命能量盤,超越占星術、紫微斗數、八字算命的宿命論,有助自我了悟天命、走入自在的能量旅程。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全台第一本青少年戲劇培育劇團,集20年大成,劇場旅程X人物專訪。
◎利用戲劇引導陪伴青少年,從12篇專訪看見上萬名台灣青少年的成長故事。
◎戲劇、心理、親職等跨界產官學好評熱烈推薦!

20年,114所高中,138個戲劇社,15,093名青少年

從一間小排練室,
到台灣青少年戲劇節遍地開花。
青藝盟足跡踏遍全台,
陪伴無數青春期中的徬徨孩子,
練習、形塑、出演,他們台上與台下的人生。

▌台上每一次的幕起幕落,都是孩子想被理解、想努力實踐夢想、認識自我的決心。▌

20年劇場旅程X 12篇花樣人物專訪
‧「熱衷音樂,卻不被任何人理解。」──陰柔氣質的少年,用音符為生命譜出樂曲。
‧「老師說不美的東西不可以上台。」──被生活否定的邊緣少年,為台灣撐起一個獨立劇場。
‧「如果沒有花樣,我可能在做兄弟了。」──迷失的青春靈魂,劇場接住了他躁動的心靈。
‧「劇場曾經照顧我的,我也想這樣照顧病人。」──大醫院裡的小醫師,戲劇是人生意外的禮物。
‧「只要我回頭,它就在那。」──20歲踏進劇場,如今,劇場已經是她的第二個家。

◆◆◆
To be or not to be,在莎翁筆下或許是個疑問,但青藝盟20年來的答案只有To be,to be and to be!或許今天,你是第一次聽到青藝盟與花樣的名字,但其實,他們已在台灣這片土地上,持續耕耘了20年的時光!他們始終深信,戲劇可以從影響一個孩子開始,進而影響台灣的環境與未來。
◆◆◆

「青少年階段很容易迷失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麼,但是當有一個好老師在身邊的時候,你會有一個方向。很感謝我的青春裡,遇見了花樣,認識了表演藝術。」
身為劇場工作者,年少也曾走過荒唐路的余浩瑋,自從遇見表演藝術後改變了一生。對於身處青春關鍵階段的孩子,浩瑋特別能夠感同身受,也願意投擲長久的時光,用表演藝術編織一張守護網,「迎接每一個走進劇場的人、每一顆需要被理解的心」。
藉由12篇人物側寫,青藝盟帶領讀者踏上12段曾與花樣交集的生命故事。這些青春生命,在自我價值、家庭、學校、課業與夢想之間來回碰撞……不被看見的努力、不曾說出口的期待、與不被理解的掙扎與哀傷,卻在走進劇場的時刻,有一雙手,一群人願意安穩的接住他們。

∕∕在現有的教育體制之外,青藝盟與花樣戲劇節扮演了什麼角色?∕∕
舞台是一個具有魔力的場域,一齣戲更是施展魔法的過程。
透過完成一齣戲,每個孩子得以在其中找到合適自己的位置。從幕後工作到幕前演員,由個人到團體,每一次幕起幕落,都是集結所有成員專業能力,展現出來的結果。
個人可以在其中增進專業能力,也可以透過劇場的模擬經驗,完整其真實生活中的不足,透過戲劇多了一次學習與揣摩人生的機會。
這12篇故事只是上萬名台灣青少年的縮影,還有更多獨特的生命,等待被課本以外的經驗滋養與豐富、協助與理解。在陪伴孩子的路上,青藝盟期許用戲劇陪伴在青少年身邊,提供一個友善且開放的成長平台。

好評推薦 (依姓氏筆劃)
乱彈阿翔 金曲歌王
李永豐 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李佳蓉 磊山保險經紀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何惠萍 聯華電子科技文教基金會 專案經理
吳靜吉 政大創造力講座/名譽教授、國立中山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郎祖筠 具\場千面女郎、春河劇團團長
陳竹昇 劇場、影視演員
陳品皓 臨床心理師
曾守正 政大中文系特聘教授、政大創新與創造力研究中心副主任
葉大華 現任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委員
凱若Carol 生活教育家/親職教養作家
鄭麗君 前文化部長
鄧九雲 演員/作家
潘文忠 教育部長
潘孟安 屏東縣政府縣長

   
 

自序 花樣二十年,無盡感謝 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盟主 余浩瑋

二十年前第一次被《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創辦人張皓期老師,找去籌辦花樣的時候,壓根沒想過這件事竟然可以一做到現在二十年。

「花樣」像是一個朋友,他影響著我,而我也陪著他一起走過這跌跌撞撞的二十年。
「花樣」像是一個拉了我一把的人,讓我在叛逆狂躁的青春中看見不一樣的可能。
「花樣」也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們都還沒完整,也都一起在探索更多未知的可能。

「花樣」更像一片孕育生命的海洋,包容各式各樣的生命在它體內自由的存在,也提供養分給它身體裡的過客們成長茁壯。也許有人會離開這片海,有人會繼續留在這,花樣都和大家一樣,一直在默默的發生一些變化,轉變了哪些,收穫了什麼,都只有自己才最明白。

很開心花樣存在的這二十年,透過戲劇也影響了曾經和我一樣年紀的少年少女們,在青春的時候走進劇場,遇見花樣,然後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這本書記錄了十三位曾經在年少時代參加過花樣的朋友,他們的故事或許可以分享給許多在青春時期有過一樣困惑的大家,不論是家長、老師或是關心創新教育的朋友。都歡迎一起來看看這些因為戲劇而起的緣分,如何成為影響生命改變的契機。

最後我想代替「花樣」向大家說點感謝。

這二十年來花樣一直仰賴政府的補助才能走到現在,補助來自於納稅人,也就是說其實是全台灣的人民在這段時間一起創造了這樣的一個環境,讓青少年能透過藝術教育的方式逐漸找到自己。

也非常感謝吳靜吉博士、聯電基金會、磊山保經、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前淡水鎮長蔡葉偉,以及這些年來一路支持、贊助、鼓勵花樣的朋友,花樣才能參與陪伴兩個世代的青少年經歷生命的成長。

最後感謝所有曾經參加過、籌製過花樣的大小朋友們,謝謝你們,豐富了我這位朋友的二十年歲月。

接下來,我們繼續努力,讓花樣能夠走到一百屆。

   
 

輯一 療癒__劇場,能包容生命裡的不愉快

01只要在劇場裡,我就會感到快樂 | 曉劇場導演 鍾伯淵

林口高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
第二、三屆花樣戲劇節

如果一個人的成長環境必然在其身上留下痕跡,那麼曉劇場的創辦人之一鍾伯淵,可能就是透過做戲、演戲,甚至創辦劇團,將生命過往的不愉快揉和消弭,「只要在劇場裡,我就會感到快樂,並且依然保有我自己的聲音與意志。」
從二○○六年成立至今的十四年來,曉劇場以作品關懷社會議題、詮釋經典文學,二○○九年搬到萬華後,更與在地密切連結,以戲劇做社造,二○一九年起更舉辦「艋舺國際舞蹈節」,一步步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劇團,甚至即將擁有台灣絕大多數劇團想都不敢想的──自己的劇場空間。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得回溯到那一年的「花樣年華」。

高中首創戲劇社 參加花樣戲劇節
高中自己創辦戲劇社的伯淵,某天不知道在哪看到「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的文宣,一股「身為戲劇社的一員,怎麼可以沒參與到這項活動,一定要參一咖的啊!」的熱血衝腦,在毫無經驗卻理所當然地報名後,那年他第一次帶著一群高中生湧進知新廣場;第一次踏上舞台出演《馴悍記》,可能憨人有憨膽,回憶當時「演得亂七八糟根本不知道在演什麼」,卻抱回了個「最佳團體獎」。
而冒險還不僅止於此,那一年也是伯淵第一次進國家戲劇院看戲,老師帶他去看春禾劇團(現為「春河劇團」)的《歡喜鴛鴦樓》,無論是劇院或戲劇的規模,都讓他驚歎連連,眼前的一切跟小時候阿嬤、媽媽看的楊麗花歌仔戲不太一樣,「媽媽會帶我去北投國小看明華園的外台戲、普渡時看布袋戲,高中後有次去總統府前跨年,楊麗花歌仔戲演出時,台下許多年輕人說覺得無聊,要台上趕快演完,他們要看五月天,我就大吼『我愛楊麗花』!旁邊的人超傻眼。」對舞台著迷的種子,或許在電視上的楊麗花、在彩樓上的布袋戲偶登場那一刻就已被灑落心土,等待發出新芽。
其實,原先伯淵就讀的林口高中是沒有戲劇社的,因為心中一份想演戲的突發奇想而決定創社。印象中,他每節下課都在跑來跑去:跑去教官室寫資料、跑去找社團指導老師、跑去找不同社團的同學、跑去問同學要不要加入,漸漸大家口耳相傳,戲劇社爆滿到上限六十人。伯淵一選上社長就開始記所有社員的名字,下課在走廊轉角、在校園遇到,就會喊出名字打招呼,努力去認識大家,跟大家做朋友,第二年他還請主任讓他們朝會時上台演戲,「我就好大喜功啊!覺得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才有了後來與花樣的相遇。

小時候「我唯一可以去的就是圖書館」
伯淵從小在北投長大,爸爸是公車司機,媽媽擺攤做生意。學齡前的他,總是跑去與附近年紀差不多的眷村小孩玩,真的可以算是「野孩子」,他們大多總是髒髒的、頭髮亂亂的,成群結黨,偷東西、在空地大小便。伯淵要上小學前,媽媽覺得不是辦法,便往山上搬,搬到連公車站牌都沒有的地方,下山都要走個十幾二十分鐘。搬上山後,媽媽變得更嚴格,要看電視得報備,沒什麼玩伴,伯淵就在後山跟小狗滿山遍野跑,或是跟偶爾來家裡玩的表哥表妹一起抓蚱蜢,山下唯一獲准可去的地方,只有圖書館。說要去圖書館,跑到別處玩不就行了?他不敢。因為如果被發現,「我就死定了」,以後連圖書館都沒得去。
因為無事可做,他一天可以看個三、四本書,一直到高中幾乎都過著這樣的日子。
媽媽除了只讓他去圖書館,也把家裡打造成圖書館。她買了自然科學的套書,甚至整套一百本的《華一兒童知識寶庫》,遇到什麼問題,也總是叫他去找書,「我問我媽什麼字怎麼寫的時候,她也不告訴我,就直接買一本字典給我。」所有需要的知識、需要的答案,都去書上找,把伯淵訓練成家裡最博學的孩子,卻也最好辯,媽媽、姊姊常被他氣得牙癢癢的,「我媽很常說我得理不饒人。」

「我的父母不太會當父母」
小時候,媽媽對伯淵管教嚴厲,有次他尿床,被媽媽揍得倒在地上,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小學三、四年級,公車兒童票剛從五元漲到六元,一次媽媽發現伯淵還是投五元,把他痛揍一頓,還趕出家門,後來在路上被爸爸撿回家。還有一次,媽媽認為帶伯淵一起去工作掃地,伯淵沒掃乾淨害她被辭退,那天在家,伯淵看著電視,媽媽站在後面的桌旁,拿剪刀剪著花瓶裡的花,邊剪邊哭,「那一瞬間覺得很恐怖,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剪花剪一剪,突然拿刀子插在我背上或什麼的。」
有件事更是讓伯淵對父母懷有敵意直到他上大學。國中二、三年級時,患有唐氏症的弟弟把他的作業弄壞了,跟媽媽爭論時剛好爸爸的朋友打電話來,伯淵口氣很兇地「喂」了一聲,沒想到爸爸知道後卻暴怒揍他,「我覺得天哪我要死掉了」他不懂,為什麼身為父母,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有好幾個晚上我都想像自己拿著刀,走進他們房間。」
恨意持續了好多年,某種程度是宗教拉住了他。從小,媽媽便會帶伯淵去拜拜,小學五、六年級,會帶他上苗栗九華山的佛寺,到後來,甚至伯淵比媽媽還投入。國三到高一的兩年,他每個週末都去佛寺,凌晨四、五點,媽媽載他到接送點,搭車到佛寺做義工,傍晚五點回家。對他來說,那佛寺不像一般的佛寺,與他有很強的連結,另一方面,也補足家的感覺。
小時候問媽媽問題,媽媽要他去找書,國中之後,媽媽會說,「你去求佛祖啦」。他覺得他的父母不太會當父母,有些時候甚至覺得形同虛設,只是提供最低程度的支援,但他還是認為,「我們家的愛是很濃烈的,我覺得家人是一種,只要在那裡就夠了的存在。」

大學時期邊緣化 曾想放棄戲劇
走過幼年時與父母的衝突,高中因為戲劇決定了大學方向,後來雖然上了北藝大戲劇系,但伯淵的大學生活並不是太愉快。
表演課老師很嚴厲,或許老師用心良苦,但學生不見得瞭解,「如果有個人告訴我他這麼兇是為了我好,我可能可以突破,但那時就是個盲點,因為同學也都會連著欺負你。」有次因為全家回鄉掃墓需要提早離開課堂,老師不直接答應,而是讓全班表決是否要停課讓伯淵回鄉,最後他留下來,一家人深夜搭莒光號站回台東。那是他第一次在媽媽面前大哭,只是媽媽怎麼問原因,他都不肯說,因為家人也做不了什麼。
對北藝大戲劇系的學生來說,大一表演課的呈現非常重要,因為學長姐來挑人的時候,只要有好表現,大二到大四就有接不完的戲。伯淵被安排與學姐柯奐如同台,那時柯奐如因演出《流星花園》已成為明星,一次排練,同學還鼓掌稱讚他演得好。大好機會就在眼前,他卻在演出前一個月發生嚴重車禍,斷了一手一腳。他想辦法練習流暢地走路,想要看起來一切正常,但怎麼可能?「老師說不美的東西不可以上台」,他就這樣失去了機會,坐在輪椅上看別人演出。
發光的時刻輪不到他,又感覺自己被排擠,「我幾乎就是很邊緣的邊緣,邊緣到走在學校,別人都不太知道我是誰,學弟妹也不太知道我是誰。」就讀導演組的他,大二連要找演員都很困難。種種的不開心,讓他決定念理論組,「趕快畢業就好」,但朋友建議,不要只念理論,反正他這輩子大概不會再導戲,乾脆把畢業製作當作最後一齣戲,導完之後就不用管劇場了。然而,也因為這樣,已經在放棄邊緣的伯淵開始思考:難道畢業之後就真的不做劇場了嗎?「生命就是這樣,當你想要什麼,你還沒完成的時候,你就會愈想要去完成它。」

大三創立「曉劇場」 邁向十五年
升大三那年,剛好有朋友想演戲,詢問大家要不要來做一齣戲?有人再加碼,認為既然要做戲,那不如自己做個團啊!大夥還想了個團名,「Post破劇團」,「覺得這很前衛啊,當代、實驗啊」,殊不知還沒成團,當初推坑的朋友就跑掉了,大家決定再想個團名,「我們做小劇場的,那時眼中最棒的就是牯嶺街跟華山,那是小劇場聖地,做很實驗、前衛的東西,那小換成曉,就叫『曉劇場』好了。」
剛成團時,只有伯淵、參加花樣認識的孟融和一位女同學徐啟康三人。在啟康的建議下,他們開了試演,徵求新團員。目前的核心團員中,曾珮便是從那時待到現在,鄭詠元在創團三年後離開,二○一六年又回曉劇場至今。伯淵念導演組,理所當然負責導演工作,但在學校不順遂的經歷,讓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勝任。
他說,一開始的戲「超級難看」,「我一開始做戲只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做,情感強烈、狀態強烈,很原始。」一直到成團第五年,二○一一年,他才比較知道做導演「大概是什麼」。除了基本要掌控的節奏、氛圍、畫面等面向,伯淵認為剛開始的問題是,他會太卡在表演當中,太在乎演員有沒有在某個情緒、某個狀態裡,後來他發現,導演要處理的是更大的、結構上的東西。「以前都是用情緒在演戲,用情緒在工作,不是指我很生氣在工作,而是覺得,這段戲是難過的戲,就會要求我們怎麼樣難過,開心的時候要怎麼樣到開心⋯⋯。前面花好久時間在理解,到底是什麼,劇場到底是什麼,到底怎麼樣可以做好一齣戲。」
回想大一發生的車禍,伯淵認為,或許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如果那時如願演了戲,在學校變得搶手,他畢業後可能會成為演員,進入演藝圈,演更多的戲,但他也可能不珍惜舞台,或是為了在演藝圈活下來,做一些他不想做的事情。在學校感到邊緣、找不到歸屬的他,能夠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經營劇場,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補足。

表演藝術 帶領我走向人生的分水嶺
伯淵的媽媽常說他是「阿修羅」轉世。佛經中的阿修羅介於神、鬼、人之間,本性善良但凶惡好鬥。「我很常跟人吵架,很常看不爽很多事情,很多事情我沒有辦法接受。對我來說,規則、秩序跟正義走在很多事情前面。」即便到現在,媽媽去看他的戲,他也不曾讓她進後臺,只在前臺碰面,因為對他來說,這是專業、是工作。「有些時候我是非常不近人情的,所以如果我是這樣的個性活在世界上的話,會非常不愉快。」
然而很多的不愉快,卻能在劇場裡消弭無形。高中接觸了劇場、參加花樣,伯淵發現,原來一群人可以如此純粹、百分之百自主、不為任何目的去做一件事,只因為做那件事很開心、「很爽」。以往在學校,考試、活動、比賽,都是要你得名,與你這個人有什麼關係?你不會去思考,那只是你被要求要完成的,「你好像為了紅蘿蔔變成那隻馬」。但在花樣,他看到的是一群人「莫名其妙」聚在一起、做一件事,有些人做出來的成品還很驚人,但不是誰要他們做的,他們只是自己想要做、做得很開心,所以想要把它做好。那一刻,成為他人生的分水嶺,「這開啟了完全不同的思維,完全不是去成就一個社會價值觀的我,而是去成為一個自己想要成為的我的樣子。」他知道自己不想為成績而活、不想為功名而活,他只要做他喜歡的事。
如今位於萬華糖廍文化園區的「糖廍曉劇場」,是個擁有二十二米寬、十四米深的舞台,以及兩百席觀眾席的劇場,目前等待修復再利用計畫通過後,才能正式營運。即使法規對藝文團體不是太友善,經營一個劇場光是租金、水電、人力,一年就要四、五百萬元支出。伯淵記得,從小父母就不斷跟他說:「你喜歡什麼,以後長大自己想辦法。」他正在為了自己的夢想想辦法,希望可以咬牙把劇團撐起來,讓更多團隊有機會在更合適的空間,發展出更成熟的演出。
這位曾經對著舞台大吼「我愛楊麗花」的邊緣少年,繼續用「得理不饒人」的氣魄等待糖廍曉劇場能夠正式營運,伯淵下一步希望能夠發展定目劇,「另一方面也會思考的是,我們從國外邀回來的演出,很多都是國外劇場的定目劇,他們已經在自己的劇場演了一百場、兩百場,甚至演了好多年,所以他們的表演才會這麼精彩,那為什麼我們今天台灣不能創造這樣的東西?」
或許從第一次接觸花樣開始,對於生命、對於自我,以及往後對於戲劇的思索就不曾停止,「從在花樣開始,我慢慢走上了成為我自己的這條路。時至今日,我還會不斷思考,我喜不喜歡我自己?我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說這樣的話?我就是會在意有沒有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活著。」

   
 

作者 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
青藝盟,台灣唯一專職、專業,且深耕青少年藝術教育長達20年的藝文團體。
青藝盟前身為芝山青工作室,自2001年起由創辦人張皓期老師,創辦第一屆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2006年起由青藝盟盟主余浩瑋接手續辦,推動全台青少年藝術教育。2014年起發起舉辦『風箏計畫』,透過表演藝術陪伴特殊境遇青少年,並培養其核心素養、探索自我天賦。多年來帶領青少年創作演出超過500場,實際陪伴超過2萬名青少年。
青藝盟透過表演藝術培力及劇場創作演出,孕育許多新世代藝文人才,更發揮藝術價值,協助體制提供創新方法處理許多棘手的青少年問題。這20年因為有社會各界的支持,讓青藝盟得以在艱困的藝文環境中存在,也因此讓台灣在國際間的青少年藝術教育領域中不曾缺席。
訪問撰稿 吳奕蓉
屏東麟洛人,主持人、演員、舞者。世新大學廣電系、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畢。曾於客家電視新聞部任職十五年,2019、2020年分別獲電視金鐘獎自然科學與人文紀實節目主持人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2020年並獲桃園電影節最佳演員獎、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
原本只是愛看戲,四十歲之後誤打誤撞成為演員,歷經一場既歧且奇的中年壯遊,沿途景色瑰異迷人。無論之後往哪走,面對未知,深信藝術是解答。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學校才不是你以為那樣
  學校才不是你以為那樣
  教育的蝴蝶效應隨時都在上演!不管你有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它都會影響你的生活。
   
 
2.黑熊學校
3.烏有子虛
4.兩個人的詩集 = Selected poems of Bai Jiangfeng
5.腎友川柳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