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苦秦魂
  苦秦魂
  冷觀歷史,洞悉靈魂,抒寫兩千年前秦帝國撼人心魄的生命圖卷!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胡小釘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5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526030
裝  訂:平裝

定  價:NT$48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無法目擊的美麗
無法目擊的美麗

十年一遇的文學性小說:奇幻與日常交織,精彩的故事與生活反思。

 
海島村的老故事
海島村的老故事

大時代下的小故事,平凡中的曲折人生;見證不平靜的年代,小百姓活出的精彩。

 
The heart fence
The heart fence

本書描寫居住在美國俄亥俄州小鎮人們發生的事。

 
舞台管理
舞台管理

從開排到終演的舞台管理寶典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大氣磅礴,塑造出蒙恬、嬴政等諸多富有新意的歷史人物。
◎獨具匠心,將宏闊的歷史視野與細緻的心理刻畫融為一爐。
◎舉重若輕,刻畫出激蕩風雲中歷史人物尖銳複雜的愛恨情仇。


★賀!本書榮獲2019年首屆蒙恬文化論壇徵文比賽最高榮譽—─特別獎

本書敘事的歷史時期始於西元前240年,即秦王嬴政七年。
作品以秦朝將軍蒙恬跌宕起伏的人生命運為敘事主線,以別具一格的視角展開了秦帝國建立前後撼人心魄的歷史畫卷。

作者以一種超然物外的冷靜姿態與洞察靈魂的犀利筆鋒,塑造了諸多富於新意的歷史人物,包括各具特色的女性形象;更以富於現代感的總體結構,匠心獨運,抒寫出歷史人物尖銳複雜的愛恨情仇,並以其不可逆料的終極命運以及痛徹肺腑的終極感悟,給予讀者一種超越具體歷史時空的獨特的藝術感受與哲理性的啟示。

作者此書,舒展於浪漫傳奇,追索於心靈裂變;實可謂以心探史,以史探魂,高屋建瓴,不同凡響。在長篇歷史小說的總體格局上,本書可謂別開生面之作。

   
 

歷史的魂靈

秦朝的將軍蒙恬,以其率兵三十萬北擊匈奴、修築長城的事蹟,以及最後被矯詔冤殺的悲劇性命運,而名垂史冊。以至於曹操為之「愴然流涕」,李世民亦為之慨歎不已。似乎忠臣良將、千古奇冤這幾個字,就可以概括他的一生。至於他的生命歷程中是否有過其他方面的尖銳矛盾、無奈掙扎、苦痛糾結,千百年來也湮沒於歷史的塵埃之中,似無蹤跡。
其實,細加考察便不難發現:蒙恬不但是一名持劍的將軍,同時還是一位制筆的「筆祖」。關於蒙恬發明或者說改良推廣了毛筆的故事,同樣也千古流傳。至今在浙江湖州的制筆之鄉善璉鎮還立有蒙公祠,紀念蒙恬作為一位「筆祖」的業績。那麼,在劍與筆之間,在刀光劍影與舞文弄墨之間,是否存在著某種深刻的裂痕呢?再者,蒙恬身為秦國的將軍,自然要遵從王命去征伐他國。然而蒙恬的祖上卻是齊國人,蒙恬的血脈來自於禮義之邦的齊魯大地。那麼,當蒙恬奉命率兵去征服並且吞併先祖之邦齊國的時候,他的靈魂是否有過本能的顫慄呢?還有,蒙恬曾經在江南水鄉度過一段浪漫時光。現今的蒙公祠中,除了立有蒙恬的塑像,還立有他的妻子卜香蓮的塑像。而卜香蓮作為「筆娘娘」協助蒙恬制筆的事蹟,以及她與蒙恬相識相愛的溫馨故事,同樣也廣為流傳。那麼,和風細雨、楊柳垂岸的南國溫情,同漫漫石城、凜凜刀光的北疆孤寒之間,是否也會存在著某種心靈的煎熬呢?然而,千百年來無數的歷史學者、詩文著者,似乎對上述話題未置一辭,而全然漠視。不過,這種漠視這種沉默,恰恰構成了筆者在創作長篇歷史小說《苦秦魂》時的一個明確的切入點。
是的,筆者選擇蒙恬作為自己第一部長篇歷史小說的主人公,不僅在於蒙恬所見證的秦帝國的建立,即使不算是華夏大地幾千年來最重要的歷史劇變,也應該是最重要的歷史節點之一,更在於蒙恬不僅可以成為深入探知那一時代的一個極佳的引路人,更可以成為一個富有新意與深度的文學典型。
作者相信,文學是人的文學,歷史也是人的歷史。故文學之探史,須著眼於歷史之探魂,方具有基本的意義。因此,作者的筆力所向,並不注重歷史人物的「豐功偉績」之類,而在於人物在歷史演變的漩渦之中,在種種命運的關鍵時刻,其生命體驗的深切與豐富以及性格呈現的獨特與多彩。這一原則,不僅適用于作品中的主人公蒙恬,也適用於其他真實或虛構的歷史人物。基於此,所謂明主與暴君、志士與奸賊、良臣與佞徒、君子與小人、情種與懦夫、淑女與蕩婦……可能都會失去傳統的明確的界限,而呈現出更加微妙、複雜的狀態。
為達此目的,作者對於華夏文學史上一向被輕視的女性形象給予了特別的關注。不但在許多的獨立章節中以充分的篇幅揭示了一些主要的女性形象內心的秘密和生命的特質,而且在一些非獨立的篇章中也對其他的女性形象進行了細緻的刻畫。雖然在總體篇幅上,用於女性形象的筆墨並不如用於男性形象的多,然而從女性形象中所顯示出來的性格的鮮明、心靈的豐富、生命力的堅強等特質卻絲毫也不弱於男性形象,甚至可以說比男性形象還更勝一籌。
然而,深入地揭示人物內心世界的秘密,並不僅僅是為了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歷史人物及其所處的時代風雲,而是期冀通過他們深層次的生命體驗,通過他們對於自身命運的感悟,而能夠將問題上升到一種哲學化的高度。例如,當呂不韋感歎自己用「移花接木」的手段強行介入秦國的政局,最後卻長出了畸形惡果的時候,當嬴政感歎自己與韓非的關係竟然使自己變成了「奴才的奴才」的時候,當趙高感歎自己少年時身負重任,潛伏秦宮幾十年,最終卻把自己這條「白魚」變成了「黑魚」的時候,他們對於生命歷程的這種感悟就已經涉及到目的與手段、初衷與變異、過程與結果、本性與環境等等的命題,從而也就超越了具體的生存時空的局限,而昇華為一種具有普適意義的對於人類普遍困境的思索,從而與今天的人們息息相通。
為了完成為自己提出的艱巨的寫作使命,作者在描述歷史人物的時候,基本上採取了兩種視角。一種是所謂外星人的視角,也就是站著一個超越具體人世間的時空立場,對於作品中的歷史人物給予一種盡可能客觀冷靜的觀照。需要指出的是,這種外星人視角並非傳統意義上的所謂上帝視角。傳統古典文學中那種以第三人稱為代表的所謂上帝般的視角,是一種全知全能、無所不曉的視角;不但可以洞悉人世間的一切是非因果,還可以對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作出自己的道德評判。所謂外星人的視角無意承擔這樣的使命,而只是作為文學描寫的一種輔助手段,幫助讀者理解書中的歷史人物和他們所處的客觀環境。本書最主要的寫作視角,乃是來自于文學人物本身的視角,也就是從他們的內心世界出發,從他們的眼光出發,來描述他們的所見所聞及其內心的波瀾壯闊。
眾所周知,在小說創作的敘事手法方面,古典主義採取的那種以第三人稱為標識的上帝般的視角,其好處是敘述方便,但卻存在著深入人物內心不足的缺憾。現代小說更多地採用了第一人稱的敘事手法,從而在深入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方面開闢了嶄新的境界。但這種手法有時也會影響到視野的廣度與敘事的節奏。當代最新的創作手法集中體現于美國作家喬治·馬丁創作的奇幻小說《冰與火之歌》系列(改編後的電視劇,中譯名為《權力的遊戲》)。這部小說採用了所謂「視點人物寫作手法」(Point-of-View,簡稱POV),也就是以輪流交替人物視角的方式進行敘事,推動故事的進展。這種手法吸取了現代小說善於刻畫人物內心的優點,又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視野局限的弊端,從而獲得了廣泛的歡迎。但略加考察就會發現,迄今為止採用這種手法的小說基本上還是將「事件」置於第一位,以「事件」為主要線索和發展動力進行敘事,從而存在著表達上的某種過度情節化的傾向,以及在開掘人物內心方面淺嘗輒止的弱點。筆者在深入研究了各種小說敘事方式的基礎上,作出了新的探索。長篇小說《苦秦魂》基本上也是採用「視點人物寫作手法」,每一章便是一個人物的視角。但作品又明確地將人物在重要關頭的抉擇及其內心的矛盾、糾結與複雜的生命體驗放在第一位,而將「事件」置於第二位。作者此舉,意在充分吸取當代小說在敘事上的優點,而消解其將「事件」置於第一位所導致的過度情節化和失之膚淺的弱點。
在作品結構上,作者除了充分發揮長篇小說作為時間藝術其固有的綿延流長的優點,也大膽地吸取了戲劇和電影在空間設置方面相對集中緊湊的長處,而採取了一種定點跳躍式的空間板塊與隱性波浪線的時間脈絡相結合的呈現方式。具體而言,就是以一個或者幾個相關的主要事件為核心的各卷的內容,同以一個主要人物的經歷為核心的各章的內容,不但有著相互依託、層層推進的關係,而且大體上都可以視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單元。例如第四卷《中心搖搖》圍繞著成蟜兵變所發生的一系列故事,還有第六卷第三章《孟姜》中對於孟姜這位奇女子整個生平的描寫,不但在整體上起著一種承上啟下的結構性作用,還可以作為相對獨立的篇章而存在,這就為下一步發展為電影或電視劇的作品奠定了基礎。
最後,在理解小說這種文學體裁本質特徵的時候,筆者歷來願意相信巴爾扎克的名言:小說是一種「莊嚴的謊話」。但筆者現在更願意把小說稱為一種「夢幻的神說」。所謂「夢幻」,是指小說產生的過程中那種追憶與想像交織、真實與虛構並存的神遊物外的狀態;所謂「神說」,則不但指明了小說這種「謊話」所應具有的「莊嚴的」特質,也指明了其靈性所在。這種神說不是媚俗的戲說,也絕非媚上的妄言,而是飄颻的真言。這種神說應該透露著一種凜然之氣、超然之氣,一種洞悉世道人心的神明之光。而按照這樣的方式創作出來的作品,所刻畫的歷史的魂靈,或許比過往史書上的那些記載更加接近歷史的本質和人性的秘密吧。
是為序。

2018年10月19日 霞風閣

   
 

1
一個可怕的流言,像瘟疫一樣,在咸陽城四處蔓延。恰逢此時,一場暴雨不期而至。迅猛的雨鞭借著風勢呼嘯作響,撲打著宮牆、民舍、老樹、新橋,在四面八方激起了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泥點、水花、塵網;不知是要迅疾地撲滅那危險的流言,還是要將這流言更深更廣地滲入大地,侵入人心。
蒙恬是在從藍田大營策馬回家的路上偶然聽到這一流言的。當然,這不算弟弟蒙毅昨晚那間接的描述。雖然蒙毅的描述更顯得光怪陸離、詭異邪惡,但那畢竟是一種間接的轉述,缺乏一種真切的氣息。但這一次就不同了。這是發生在眼前的活生生的一幕。
就在東城門外,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模樣的老頭一邊狂笑不止,一邊高聲唱道:「天邪氣,雨慌慌。人邪氣,屁光光。趙家婦,賊的娘。呂家崽,餓的王。」
不用說,馬上就有幾個守城的士卒將這瘋老頭捆綁起來押走了。等待他的恐怕不是腰斬就是梟首。這要取決於他是否能供出同黨,或者招認這流言的來源。不過對於一個瘋老頭,恐怕是不能指望太多的。然而,就連這麼一個隨處可見的叫花子老頭都能這麼清楚地唱出這麼一段駭人聽聞的謠言,這就足以說明這謠言已經是何等流行了。說它已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都不為過。相形之下,自己整天待在軍營裡,沉湎于操練諸事,孤陋寡聞,實在是愚鈍得很。
蒙恬策馬在雨中緩緩前行。他喜歡這樣的感覺,喜歡在雨中漫步,當然更喜歡騎在馬上緩步前行。他喜歡這種冰涼的感覺,喜歡那灰濛濛的雨幕,仿佛隔開了天地間的一切,仿佛這天地間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在空曠的原野上踽踽獨行。
雨水沁透了衣衫,仿佛把自己跟馬背粘在了一起,使他可以信馬由韁,心無旁騖,陷入一種深遠的思考的狀態。那種心游萬仞、思接八荒的感覺真是妙不可言,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然而此刻,由於這謠言的騷擾,他無法求得心安,無法沉入往昔那種對於生活、親情、友情或者還有戀情,以及個人的軍旅生涯,還有國家的諸般大事等等的思索當中。那瘋老頭的怪笑聲和沙啞的歌聲始終在耳畔縈繞,混合著風聲、雨聲,幻化成一種類似野獸的嚎叫。
不過奇怪的是,這嚎叫並沒有讓他更加煩躁,更加意亂神迷,反而給了他一種略為踏實的感覺。雖然這歌謠所描述的事實足可以稱得上是駭人聽聞。它公然指控當今王上的娘,也就是趙太后,是「賊的娘」;而這個王,也就是賊了。而這個賊還不是秦國王族血脈正宗的賊,而是「呂家崽」,也就是丞相呂不韋的私生子,陰差陽錯,魚目混珠地爬上了王的寶座。
蒙恬聽蒙毅描述過這一謠傳大致的來龍去脈。說是當年呂不韋在趙國經商之時,看見秦國的公子異人在邯鄲充當人質,窮困潦倒。不知怎麼,心頭靈光閃現,覺得奇貨可居。於是以大量金錢資助異人,讓他廣結天下豪傑,博取美名。同時,呂不韋又來到秦國遊說,說通了太子安國君的寵妃華陽夫人,使她知曉了自己沒有子嗣,將來可能失勢的危機,所以欣然同意認異人為子。後經呂不韋協助,異人返回秦國,順利成為安國君嗣子,改名子楚。
後來秦昭襄王去世,安國君便繼承了王位,是為秦孝文王。他便將子楚立為太子。但孝文王命短福薄,繼位三日後便去世了。子楚便榮登大位,是為秦莊襄王。但莊襄王也好運不長,三年後便去世了。他的兒子趙政,啊,現在應該叫做嬴政,便繼承了王位。而這個趙政,據說便是呂不韋的私生子。說是呂不韋在當年看上異人的時候就耍了個花招,讓自己的寵妾趙姬嫁給了異人為妻。而趙姬此時已經暗結珠胎,懷上了呂不韋的種。歷時十二個月之後,趙姬生下了趙政。後來這趙政便成了莊襄王的太子,最終瞞天過海地變成了現在的秦王嬴政。
蒙恬不願意相信這一謠傳。但他覺得這應該還不算太離譜。他從蒙毅的口中還聽過更加駭人聽聞的別的說法。例如有的市井地痞還謠傳說,趙姬當年落魄之時,曾為趙國邯鄲馬戲團的馴獸員。她天性淫蕩,春夜難熬,竟與一頭豺狗行那房事。而這豺狗,據說竟是當地一種土狗與野狼雜交的後代,兼具狗之賤性與狼之凶心。而她後來生下的趙政,其實就是她與豺狗的後代。所以這個趙政,或者說嬴政,既有土狗之形,背弓如駝,又有豺狼之聲,沙啞可怖。唉,諸如此類,實在是荒唐至極,令人難以置信。
蒙毅說他是從監牢裡的犯人那裡輾轉聽說的。他還聽說過好幾種更離奇、更邪門的故事,蒙恬不讓他繼續講了,告訴他這些無稽之談實在是有辱斯文。蒙毅在現任咸陽令的手下任一個小小的刀筆吏,故而能夠接觸到很多社會的下層人士,肚子裡有許多稀奇古怪的市井趣聞。故而在家裡,在祖父和父母面前,他無疑是一個更受歡迎的傢伙。而蒙恬自己除了懂點兒文學,懂點兒律法,懂點兒兵書,其他方面實在是乏善可陳,在弟弟面前他常常覺得自愧不如。
「俺家的老朽這回恐怕真的要老朽了。」昨晚上蒙毅來到軍營找他,第一句話就以一種貌似玩笑的方式告知了祖父病重的消息。
蒙恬的心頓時一沉,便道:「嗯,你且回去。我即刻去找王鬍子告假,明兒個就趕回去吧。」
「王鬍子不會刁難你吧?」
「料想不會吧。」他說。
「那好吧。你不會急著攆我走吧?這麼久沒見面,好想跟你多諞一會兒。」蒙毅說。
「唉,軍務在身,不能多陪你。喝杯茶,你就趕緊回去吧。」
「行吧。就喝杯茶。」
於是,蒙毅東拉西扯又聊了些別的,這才戀戀不捨地策馬回府了。

‧‧‧  ‧‧‧  ‧‧‧

2
雨勢好像小了一些。耳邊的風聲好像也減弱了。烏雲密佈的天空散出了一些慘澹的亮光。地上一片片的水潭中已經依稀可見那濃黑的雲彩的倒影。路兩邊的林叢房館也顯出了灰黑的輪廓。不知道這是一場驟雨的間歇,還是這場雨真的到了該消停的時候了。蒙恬覺得眼前的雨幕變得更加的迷濛,就像是一種夢中的幻境。一個蒼老的面容油然浮現在眼前,那正是祖父慈祥的神色。
「老朽」是祖父蒙驁經常掛在嘴邊的自稱。他總是喜歡說老朽如何,老朽怎樣。所以蒙恬、蒙毅兩兄弟也就慢慢地用「老朽」作為老爺子的愛稱了。當然這只限於祖孫三人在場的時候。在外人面前,別說在外人面前,就是在家中,在蒙府內,只要父母在場,或者有其他親戚在場,他們也不敢如此放肆的。畢竟必要的禮節在表面上還是要遵從的。
蒙毅喜歡信口開河,經常給人起外號。這也不知不覺地影響到了不苟言笑的蒙恬。「王鬍子」就是蒙毅給王翦將軍起的外號。當然,這也只限于兄弟二人單獨對話之時。在外面,他們同樣不敢如此放肆。畢竟王翦在軍中是僅次於蒙驁的一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
據說在山東六國的軍隊中,將士們對於王翦的畏懼還甚于對於蒙驁。似乎蒙驁畢竟是出自齊國的一位將軍,多少還懂得一些禮義,不像秦國大將白起那樣殘暴無情、殺人如麻、嗜血成性。而王鬍子王翦卻似乎就繼承了白起的衣缽,成為虎狼之國秦國現而今排名第一的虎狼將軍。據說山東六國某些軍營中某些將領給他的外號是「王虎狼」。當然,蒙恬、蒙毅兩兄弟還沒有膽量這麼叫他。
說不定這個起外號的傳統就來自祖父蒙驁。他給蒙恬起的外號叫做「小不朽」。起因是蒙恬小的時候當祖父蒙驁問起他將來的志向時,他氣宇軒昂地說:「我要做一個古人所說的三不朽的人物,立德、立功、立言。不然我枉活一世,有何意義!」
祖父忍俊不禁,便道:「甚好。以後我就叫你三不朽先生可好?」
小蒙恬聽出祖父的話中暗含譏刺,臉一熱,便道:「我也只是一個想像。將來……將來能做到一項,不管是立德、立功,還是立言,我也就知足了。」
祖父又笑道:「那好,我就叫你小不朽吧。」
小蒙恬無言以對,只好笑笑,默認了祖父贈給他的這個綽號。當然,祖父給蒙毅也取了一個外號,叫做「小諞子」。就是因為他經常把那些從底層社會市井人士處聽來的閒言碎語、趣事緋聞諞得個唾沫亂飛,給家中帶來了許多談資笑料。同樣,在外人面前,或者家中有父母或親戚在場的時候,這幾個外號他們都是心照不宣地不予使用的。
似乎在蒙驁、蒙恬、蒙毅這祖孫三人之間存在著那麼一種無形的、心照不宣的溫馨氣氛。一旦有外人介入,這種氣氛便煙消雲散。即使是父親蒙武,也只能算作外人。父親這位秦軍大營的將軍,在家中也像一位軍中的長官,不苟言笑,令人肅然。
蒙恬有時候覺得從祖父的言談中他能夠聽出來,祖父總覺得給父親娶妻娶錯了。蒙武的妻子,蒙恬、蒙毅兩兄弟的母親,是一位正宗的秦女,秦國貴族的後裔。她是將軍王翦的兒子王賁的一位遠房的表妹。她的長相倒是頗為端莊,但似乎缺乏一種生動的氣韻。然而,她可能覺得自己是正宗的秦國貴族出身,在家中應該享有一種特殊的地位;因為這個家庭從祖父蒙驁到祖母等人都算是正宗的齊國人,其外來的血脈怎麼能跟秦國正宗的貴族血脈相提並論呢?所以母親的臉上時不時會流露出一種趾高氣揚的神采。
而父親呢,似乎總覺得自己的出身怎麼就低了一等,什麼事總是順從母親,慢慢地也就變得更像一個秦國人了。似乎只知道以殺戮建功為榮,對其他的事越來越漠不關心。久而久之,父母的形象在蒙恬或者還有蒙毅的心目中是日益暗淡;而祖父的形象卻隨著時間的流逝日益高大。
蒙恬時時處處都模仿祖父。祖父喜歡聞雞起舞。每日天濛濛亮,他便系條麻布巾在腰間,然後舉起一小鼎涼水沖個涼,抖擻精神擦乾了身體便去練劍。蒙恬有樣學樣,也是把這作為每天清晨不變的功課。他覺得早上被這冷水一激,煥發了活力,整個一天都特別的精神充沛。祖父每天晚上臨睡前,還要讓僕人端一木盆冷水來泡腳,然後使勁兒擦乾搓熱才去睡覺。他說這樣做能夠磨練意志;並且作為一個將領,或者說劍士、武者,晚上睡覺也不能太沉,要時刻保持一種清醒。蒙恬也學他,每天晚上以冷水浴足,然後使勁用布巾擦乾搓熱。他確實覺得晚上常常做一些離奇的好夢,當然也有一些兇險的噩夢;夢後睡得更沉,第二天起來也覺得很有精神。
只有一件事他沒有遵從祖父的意願。就是祖父給他取名為「恬」,就是希望他成為一位心性恬靜的學人,一位學者,一位文士,將來真的能夠立言而不朽。而不必像家中其他長輩那樣,戎馬一生,只曉得刀劍廝殺,立什麼軍功之類。然而,蒙恬在被祖父送到齊國都城臨淄學文一年之後,便心生別意,又迷上了練劍習武。祖父也是太溺愛他了,又遷就他,同意他回到秦國,入軍營習武從軍,建功立業。蒙恬覺得自己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來表達對於祖父這萬般疼愛的謝意,只能苦讀兵書,苦修兵法,祈願將來能夠立下軍功,告慰祖父。
現在祖父病重,最難受的恐怕就是蒙恬了。他無法用任何言語來表述自己對於祖父那種如師如友、難捨難分、超越親情的一種情誼。
當然,蒙恬知道祖父對於秦國的意義,對於秦國軍界的意義。他作為首屈一指的大將軍,深得相邦呂不韋的信任和重用,多次立下赫赫戰功。但這些事在蒙恬的內心並沒有多重的分量。分量更重的是祖父的那一番疼愛,那一番期盼,那一番超越凡俗的情份。
說起來,除了祖父之外,蒙恬最喜愛的就是祖母了。祖母是來自齊國都城臨淄的一位佳人。其祖上是長年在大海漂泊的漁人,以打漁為生,頗有一種爽朗飄蕩的勁頭。她喜歡親自到菜市場去,買新鮮的活魚回來,然後用鼎罐熬湯給全家人喝,說是特別滋養身體。那種鮮美的滋味,蒙恬至今還記憶猶新。
記得那是四年前的事。蒙恬剛滿十五歲不久。祖父出外征戰歸來,給祖母帶回來一雙刺繡精緻的錦履。誰知祖母一生崇尚節儉,自己捨不得穿,卻把它送給了自己最喜愛的一位小女僕沙妘穿上了,作為對她精心照顧自己的一種獎賞。
沙妘年僅十七,長相清秀,天真活潑。據說她是齊國那邊的親戚從東海邊的漁村送過來的,也有一種爽快、飄逸的心性。一天她穿著錦履去菜市場購物,不知怎麼就被著名的當朝紅人李斯給撞見了,不知怎麼又跟李斯言語不和。李斯就責怪她犯了法,說是根據大秦刑律,庶民百姓擅穿錦履者,必受刑罰。隨即喚來兵士,將沙妘抓走了。這沙妘不知是因為恐懼犯了罪,還是要顧及蒙府的名聲,始終沒有說自己是蒙府的女僕。直到她被砍去左腳之後,一位元兵士問她是否需要去叫親屬,她才顫抖著說了「蒙府」、「蒙驁」幾個字。兵士大驚,連忙叫醫士替她包好了傷口,又找了一副拐杖,扶著她回到了蒙府。
祖母又驚又怒,又是痛惜,陪著沙妘大哭不止。當晚,這沙妘不知道是因為覺得對不起祖母的一番愛意,還是覺得自己給蒙府闖了禍,懸樑自盡了。而祖母也因此受了打擊,一病不起,不久也去世了。
這件事在蒙恬的心中,也可以說在蒙府所有人的心中,都留下了沉重的陰影。一提起李斯,大家都有一種隱隱的恨意。這李斯後來知道自己害了蒙府的僕人,得罪了蒙府,大概也心生悔意,多次示好,希望消除兩家的隔閡,但都無功而返。
李斯還曾盛意邀請蒙恬蒙毅兩兄弟到他的府中聽他的女兒巧兮撫琴演唱。說起來那巧兮長得倒還乖巧。但是蒙恬總覺得她長得再好看也脫不了一隻小耗子的原型。大概是李斯那關於「廁鼠和倉鼠」的言說實在是太有名了吧。
唉,這兩年,除了李斯的女兒,還有王翦的孫女,也就是王賁的女兒王妜,也經常喜歡在蒙恬蒙毅兩兄弟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藝。當然她的才藝不是撫琴演唱了,而是舞劍,不愧是軍事世家的閨秀。
蒙恬總覺得,李斯的女兒巧兮和王翦的孫女王妜從長相來看呢,倒是難分伯仲,各有千秋。巧兮像一隻乖巧的小耗子,說得好聽點或者說小狐狸。王妜呢,像一隻小兔子。不過呢,不是那種溫順的小兔子,而是那種厲害的小兔子。更準確地說,是一頭小母豹。她一瞪眼,似乎比男人還兇狠。舞起劍來虎虎生風,也不輸給任何男人。估計將來也就是一位巾幗英雄了。
但蒙恬從來沒有動心。他總覺得,這兩個丫頭都遠遠比不上齊國臨淄的姜娥。一想到姜娥,蒙恬的思緒就斷了線,紛紜萬千,難以集中。昨晚蒙毅還說了這樣一件事,大概是父母兩人的意思,希望在祖父還沒有咽氣之前,能夠讓他看到自己最喜愛的長孫把媳婦娶回家,也算了卻他老人家的一件心事。看父母的意思,是要蒙恬在李斯的女兒巧兮和王翦的孫女王妜之間選擇一個。二者必居其一。他們還不知道姜娥的事。甚至這件事都還沒有告訴祖父。
看來這一次是無可避免了。必須把自己跟姜娥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訴祖父,告訴父親和母親。可是,他們能同意嗎?再說,如果真要回到齊國臨淄把姜娥接來,那姜娥自己是否能欣然應允呢?
就這樣,蒙恬漫無邊際地遐想著,穿過雨幕,回到了蒙府。

以上內容節錄自《苦秦魂》胡小釘◎著.白象文化出版

   
 

胡小釘
巴蜀之子。1977年高考獲四川省文科第一名。
198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任記者編輯等職。
1987年後,任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師等職。

主要代表作品
話劇《遠方來客》,任編劇、導演。北京大學公演。
電視劇《野船》,編劇、導演。獲選傳媒大學教材。
百集紀錄片《中國博物館》,任主要編導及製片。
故事影片《來了》,任編劇、導演、製片人。
故事影片《沉默的馬鞍》,任第一編劇。中影攝製。
長篇小說《來了》,民族出版社。
《胡小釘文集》(兩卷),作家出版社。
影視教學專著《胡考必勝》,四川大學出版社等。
長篇小說《尋》, 臺灣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所獲主要獎項
全國青年電影評論大賽一等獎第一名,1985年。
臺北國際文化徵文獎,1993年。
中國電視金鷹獎長篇紀錄片獎(主創),1999年。
柏林亞太電影節評委會獎,2005年。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辛苦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
  辛苦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
  一本親身經歷的勵志暖書:學習欣賞自己、傾聽內在聲音、擺脫情緒困境。
   
 
2.月亮來的女兒:光的誕生
3.人生真相學:把事情想通就是善
4.剪出自信
5.傳承與被傳承:二代接班的獨白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