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顧曉軍紀實
  顧曉軍紀實
  中國良心顧曉軍,親自撰寫的自傳文學,了解顧曉軍的最佳入門書。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顧曉軍 著
類  別:人物傳記
出  版:白象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年3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6263642423
裝  訂:平裝

定  價:NT$58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1940-1950消失的四○年代2:背後那支槍
1940-1950消失的四○年代2:背後那支槍

歷史上隻字不提,臺灣阿祖的私密故事,真實還原臺灣終戰前後庶民百姓驚恐的生命記憶……

 
百年南師――紀念南懷瑾先生百年誕辰
百年南師――紀念南懷瑾先生百年誕辰

南師從翰林學院移教於民,廣闊了人民的視野,也進行一場中華文化的維新。

 
1955-1985年中国大陆生活回忆(简体版)
1955-1985年中国大陆生活回忆(简体版)

一位当代中国华裔亲笔自传。回望自己,家庭,以及那个总是动荡的大陆。

 
走出慾望矽谷:新創浪子的救贖自白=Silicon Valley porn star:a memoir of redemption and rediscovering the self
走出慾望矽谷:新創浪子的救贖自白=Silicon Valley porn star:a memoir of redemption and rediscovering the self

◎走出色情與性的黑暗世界,通向成功與自我實現的道路。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中國當代著名作家、思想家顧曉軍親自撰寫的自傳體傳記文學。
◎回顧自我人生經歷、網絡生存與思想、文學等及其變遷的紀實作品。
◎認識顧曉軍、了解顧曉軍的最佳入門書與第一手資料。

被粉絲團推薦爭取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經濟學獎的顧曉軍,
終究是神聖仙佛,還是同你我一樣的一介凡人?
或許你對他龐大的寫作成品與思想體系及怎麼做到的尚不清楚
那不如從他的這本自傳文學入門,這有助於你認識他,
而已經知道他的人,本書會讓你看到另一個不同的顧曉軍。

「中國民主第一推手」、「中國改革派領軍人物」,
中國需要顧曉軍,替百姓說話,為弱勢群體維權、發聲撰寫文章,
因為不能讓孩子們找的MM,都是爺爺睡過的!
「打倒魯迅」、「揭露韓寒」,也一頭扎進思想的莽原,
集中精力、埋頭撰寫思想性的讀物。
雖然連維基百科「顧曉軍」詞條,都被禁閉,
但顧曉軍仍拼性拼命為老百姓維權、推動政改。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6263642423.pdf

   
 

代序:「顧曉軍」之紀實
 
  ——紀實·四千九百六十八
 
  十多年前,就有不少網友盼我寫自傳體小說了。我不想寫,因把自己打扮成聖、仙、神,不是我的風格。而如果寫得太實在,許有人會覺得,原來「顧曉軍」也不咋樣。如此,就會得出「不過是運氣好」的結論;而這,又走向了歧途。
  年初,因調侃劉剛等,想到——用看似寫別人而實際寫自己的方法寫。進而,想到寫《顧曉軍紀實》。這樣,就寫下了〈追憶推特油管上的時光〉、〈魏京生,文革、西單牆及其他〉、〈有人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感興趣〉、〈與嚴家其商榷: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這些年,我「打倒魯迅」的歷史〉、〈當年我批鄧小平,驚動了全球華人。真的!〉等文章。
  在寫下〈「顧曉軍主義哲學」之誕〉後,遇上了瓶頸;因〈「顧曉軍主義哲學」的三個方法論〉、〈「顧曉軍主義經濟學」的三個驕傲〉、〈「自由」之思想闡述〉、〈「公正第一」之艱難〉、〈「平民主義民主」之遭遇〉等,不能只講故事。如是,放下,看閑書。看了張國燾的《我的回憶》後,羨慕人家的記憶力好。然,也明白了——我記憶力不好,就得老老實實重溫自己的舊著。如是,寫出了上述幾篇。
  瓶頸突破之後,這書也就成了八九。恰,今想到、就寫這〈「顧曉軍」之紀實〉,作《顧曉軍紀實》一書的「引言」或曰「代序」。
  原本打好腹稿的〈我的童年、少年、青年和情感經歷〉等,只能放棄;原因如上,不想讓人們知道——我們這一代人,年輕時、都特別傻。特別傻,其實也未必只是我們、這代人年輕時;前後幾代、甚至如今的這一代,就不傻嗎?
  我的「顧學」中的「質疑學派」等,是教人如何聰明起來、如何識破種種局的;可惜,太具體、得罪的人太多,也只好放棄。不過,保留了〈「維權」之騙局與活埋〉等;最重要的,是〈「顧曉軍主義」究竟是啥主義?〉、〈「顧曉軍主義哲學」之誕〉等,都是倡導解放思想、構建「化繁為簡」與「立體思維」等的。升級新的、高級思維,自然就不易受騙。
  本書,將我的成就及大事記,基本上都寫了。當然,像〈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專訪」〉一類,即使想好了也不便寫。還有「蓋棺定論」,也不能寫;其實,這是我很想寫的,因我被喬裝成民主網站的舉辦方給耍了(若不是喬裝,就更壞,是品質問題)。不便展開寫的,還有《中國民運人物誌(「封神榜」-反彈琵琶)》書稿等。
  那麽,「顧曉軍」算不算成功呢?如果顧粉團的《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2018年4月出版,2019年1月再版)以及向諾貝爾經濟學獎推薦顧曉軍,這其中有一項成功,「顧曉軍」自然就是成功的;而如果「三個推薦」都沒有成功呢,「顧曉軍」也算成功了。
  為什麽呢?因為——其一,「顧曉軍」在現實中有「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等;在網絡上,也有「打倒魯迅」、「批鄧理論」、「中國需要顧曉軍」等。而這些,類似袁世凱、孫中山,將青史留名。許,有人會說,袁、孫都是現實中的。那麽,請問,我「打倒魯迅」、「批鄧理論」等那會,現實中有啥?啥也沒有,網絡上的自然算。
  其二,「顧曉軍」不僅是網絡「行為藝術」家,也是著作家。〈「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之出處〉後,有網友問「有何大作」,現回復,已出版《大腦革命》(2015年7月)、《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2018年9月)、《公正第一》(2016年4月)、《平民主義民主》(2016年11月)、《貿易戰》(2019年3月)、《打倒魯迅》(2016年1月)、《九月隨想》(2018年7月)、《中國新民運》(2018年4月)等。更重要的,是《大腦革命》等,佔領了人類思維能力的製高點;而《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等,又突前於現代民主思想、理論的最前沿。且,還有《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合著)、《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石三生著,2019年3月出版)、《顧曉軍主義之淺探》(盧德素著,2020年10月出版)、《顧曉軍及作品初探》(劉麗輝著,2017年11月出版)佐證之。
  其三,「顧曉軍」還出版了長篇小說《天上人間花魁之死》(2019年8月)、中短篇小說選《顧曉軍小說【一】》(2015年10月)、《顧曉軍小說【二】》(2016年7月)、《顧曉軍小說【三】》(2017年2月)、《顧曉軍小說【四】》(2021年1月)、《顧曉軍小說【五】——玩殘歐·亨利》(2021年10月)和《顧曉軍談小說》(2019年1月)。說實在,本書中只有一篇〈「顧曉軍小說」之旅〉,是談「顧曉軍小說」變遷的,實在是委屈了顧先生在文學上的創造與成就;然,顧粉團朋友正在撰寫中的《顧曉軍傳》、《向諾貝爾文學獎、和平獎、經濟學獎推薦顧曉軍》等,或能彌補上述之缺憾。
  既然「顧曉軍」算得上是成功者,那麽,有什麽經驗可傳授呢?其一,不要有野心,尤其是起步時。其二,要經常規劃、調整自己。其三,一定要懂得止損(很重要)。這三點是成功的秘籍,缺一不可。
  那啥叫「不要有野心」呢?比如,我打出「顧曉軍主義」旗號時,不曾想當思想家,更沒有政治野心,純粹跟編派「顧曉軍思想」的網友們賭氣。包括「打倒魯迅」,也是。因此,當有人「建議把『九月隨想』改寫成太平洋上某島國建國綱領」等陷阱出現時,就能很自然地規避。還如,「喝茶」時,人問,據說你還成立了個黨。我笑道,是,「中國公正黨」;可,誰見過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黨呢?
  「不要有野心」,不僅是思想上、政治上的,也包括經濟等方面。比如,我收「顧門弟子」、辦作家班等等,都不是為了斂財,甚至不收禮,還要批評打算送禮的網友。這樣,待「集顧粉之資做生意、發大財」、「海外來人了,上峰已到,要名單」等經濟的或其他的圈套、局出現時,就自然不會往裡鉆。
  那麽,怎樣「經常規劃、調整自己」呢?比如,既打出「顧曉軍主義」旗號,就隨手寫點〈顧曉軍主義哲學〉等。不成氣候,也別管。想起來,再寫點〈兩種論〉等等……不知不覺,十幾年後,「顧曉軍主義哲學」、「顧曉軍主義社會學」、「顧曉軍主義經濟學」等,就水到渠成了。
  在出版方面,也都如此。雖說《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等等,起初都是網友們自發寫的;可,如果我不鼓勵,又咋可能成書呢?
  而「一定要懂得止損」,就太重要了。有些人怕是盼我寫他們希望看到的,偏不。
  舉個例,我曾撰寫過一本《道理學》的書。「道理學」,我已寫下了幾十篇,大半本書都已完成,讀者更是一片好評(也是寫一篇發一篇的)。突然,我不寫了,為何?我發現,已有相近的書。雖他們既沒我寫的精準,更沒我寫的深刻;然,這樣的書就不具有我《大腦革命》中的「化繁為簡」、「立體思維」、「多意性」那樣的獨創性,也不具有我《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及《貿易戰》中的〈經濟學「時代指數」理論〉等那樣的首創性。因此,我立即止損,不浪費有限人生。
  這其實不僅是止損、不浪費人生,還有如何選擇大部頭著作的命題問題。早了,我不說;待一幫犬儒都老了,我說;他們懂了,可、想止損、掉頭,來不及了,就死在「總體性社會」、「總體性資本」上吧!別人一查,「總體性」是匈牙利共產黨人盧卡奇(1885-4-13~1971-6-4)創造的馬列理論經典,犬儒不過是抄襲、剽竊。
  哈哈,人生就是這麽地捉弄著各種各樣的人。以為自己當上了教授,就可以如何如何了,不,時間很快會熨平一切;以為他人主要在網上寫作,就可以剽竊、分拆、派發他著作中的精華?錯,沒準那人,就真的青史留名、永載史冊了呢?
  又及(2023-9-3):昨日的〈必應聊天機器人參與封殺顧曉軍〉大火(不足一天,訪問量已是平時的數倍),不知文章的看點——是聊天機器人不著調,還是機器人參與封殺顧曉軍。此處不展開,也不另行文,打算在同題材的〈舉證維基百科封殺「顧曉軍」〉一文中,簡單說下。
 
2023-8-28~ 9-4

   
 

01 魏京生,文革、西單牆及其他
 
  ——紀實·四千八百五十四
 
  題記
  百度「魏京生」,居然有他的詞條(如今,百度已沒有「顧曉軍」詞條了;過去,百度介紹我時,稱之為「中國著名作家、當代思想家」);老魏的詞條中,有這樣的介紹,「2008年//會見美利堅合眾國總統/2008年7月29日,美國總統喬治·布什會見了包括魏京生在內的……」
  此外,擺渡「民主牆」,也給出了「西單牆」;詞條中的介紹是,「西單牆位於現今西單文化廣場南側一帶的一道灰色矮牆。該牆在當年被全國人民所關注,通稱為『西單民主牆』……」
  緣起
  最近,一不小心,就轉發了劉剛早幾年寫的〈顧曉軍是先知先覺〉,又寫了與他相關的〈追憶推特油管上的時光〉和〈劉剛懷念顧曉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等,之後還寫了〈鼎鼎大名之劉剛的二三事〉。
  那麽,劉剛最近在幹什麽呢?一無所知。如是,我萌生了去看一看的念頭。
  魏京生
  一看嚇一跳。2月12日,劉剛在說魏京生。
  「一個華人,如果自覺不自覺地使用某些……詞彙,諸如……」「而魏京生就是言必稱『疆獨』、『藏獨』、『臺獨』、『港獨』……活脫脫地一個……」
  一、我不參與此類話題。
  二、早幾年玩推特時,聽說老魏由秘書發推。劉剛沒聽說?
  文革
  2月12日,劉剛又說。
  「魏京生在文革期間,就是紅衛兵頭頭,帶上紅袖標,穿上黃軍裝,紮上軍腰帶,帶領一群紅衛兵去打砸搶,專門打地主、抽走資派,狂掃……」
  這些可能是事實。畢竟魏京生是1950年5月20日出生,文革開始時,已滿16歲,約在讀初三,是很可能幹這些的。
  此外,文革時,老魏的父母似都是軍內幹部。也就是說,被整的可能性不大;相反,倒是有可能會被派到地方上去支左、整別人。
  在〈大家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感興趣〉一文之中,我透露,「文革之初,不滿13歲的顧曉軍,即站在主席臺上被批鬥、『坐飛機』」。顯然,我的境遇與老魏正好相反。
  於挨批鬥、「坐飛機」及兒時的經歷,我寫過篇文章,叫〈那年,我13歲,站在主席臺上挨批鬥〉(其實還不滿十三歲);於此,有網友不以為然,跟帖說小孩鬥小孩,沒什麽大不了的。
  其一,鬥我的人,都是老留級生,比我大兩三歲;在未成年、年齡基數小的時候,差兩三歲的感覺是大不一樣的。其二,即便是「小孩鬥小孩」,被人鬥與鬥別人,完全是兩回事——被人鬥,於心靈的創傷,是一輩子的事;而鬥別人,即便日後能反思,當時不也沾沾自喜嗎?
  老前輩
  2月12日,劉剛還說:
  「新疆人、西藏人從美國NED得到的贊助超過了魏京生,魏京生就宣稱美國不再支持……」、「他魏京生拿不到美國NED的錢,就宣稱美國不支持中國……他以為他魏京生就代表了全中國人民,代表了中國的……」
  唉,我就不要錢嘛。誰能幫我拿個諾獎,我就謝天謝地了。
  再,我在〈大家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感興趣〉中還透露,「22歲,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並引導「22歲,是1976年」。啥意思呢?我那被稱作「『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是1976年3月;而魏京生的「西單牆」,是1978年11月。換言之,老魏雖比我大三歲零三個月,然,我之「拋頭顱,灑熱血」比老魏之壯舉早了兩年零八個月;也就是說,我當算是老魏的前輩。
  小三歲零三個月,又早兩年零八個月,相加是五年零十一個月。在都二十剛出頭時,行為上先行近六年,這還不算是一種思想上的「老前輩」嗎?
  劉剛
  2月12日,劉剛最後說:
  「我不認為魏京生是……海外的特務」。
  既然你不認為,說這麽多幹啥呢?劉剛這人就這樣,總說「對事不對人」。
  對事不對人,沒錯。可也得分時間、地點、對象、方式等等吧?不能總是出擊吧?你看我,沒批評老魏一句,不也把話說清楚了?
  還有,有時也可以反過來,也可以就是「只認人」。比如,以劉剛的名氣推薦我角逐諾獎;而如果我真因劉剛的推薦得到了,那勞資就「只認人」!不僅「只認人」,還要給劉剛發「顧曉軍獎」(現金,人民幣)。誰不服,也站出來推薦我好了。
  思考
  魏京生坐過牢,劉剛也坐過牢,海外不少人都坐過牢;如此,是否有種——以在大陸坐過牢為某種資本的傾向?
  其實,這種思維是錯誤的。從有縱深感的角度看,在封建社會快消亡的時代裡,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是一前一後出生的孿生兄弟。而如果真有個替代資本主義的社會,替代者、未必是社會主義;相反,沒準社會主義也會跟著一起消亡。
  何況,政治本是溝通、協商及妥協、寬容……所以,我在《中國新民運》(2018年4月出版)一書中提出「四不理論」,而其中之一就是「不被抓」。
  被抓,雖可延伸成「勇敢」、「硬漢」;然,不也至少是不夠智慧?而「不被抓」,不更好嗎?
  沒想要貶低老魏等,只想探討怎樣更好。
  紀實
  本篇,是最初始的《顧曉軍紀實》,欲在談論他人之中、透露些自己的真實歷史。不知如此是否合適。
  先這麽試著寫。總算是開始了。
 
2023-2-14


‧‧‧  ‧‧‧  ‧‧‧  

02 有人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感興趣
 
  ——紀實·四千八百七十九
 
  此為前文〈大家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感興趣〉之改寫。
  寫〈追憶推特油管上的時光〉之後,見舊文〈劉剛懷念顧曉軍(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而當初寫「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則因羅宇剛去世,算是悼念。
  在重發〈劉剛懷念顧曉軍(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時,發現文章的後面還談到「胡耀邦的兒子」,便隨手把標題「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改寫成「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
  如是,網友加拿大價值把文章推給了溫東小兵,調侃道「你來學習一下」。
  溫東小兵看後裝腔作勢道,「在我看來……比如說胡耀邦的兒子有三個,都是40年代生人。在80年代是40-50歲的年齡……」,且說我「語焉不詳」等;他的意思,是說——我不太可能認識胡耀邦的兒子。
  如此,我就不得不說了。
  其一,〈劉剛懷念顧曉軍(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原文中,有「在單位,我很有名,至少我當時支持鄧小平(在全軍也掛上號)」。為增強當時的時代感,重發時我特地將原文的「支持鄧小平」後面加上「復出」,並添加了「說白了就是刷出『打倒張春橋』的標語」。稍知當年背景的人都明白,作為「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與「天安門四五運動」為同一年(1976年。請記下:當年我在單位很有名,以便後面對照),比「四五運動」早一周,是3月28日。
  其二,溫東小兵所說的「胡耀邦的兒子有三個,都是40年代生人」,這雖沒大錯;可,如果是1949年生的,也會是「在80年代是40-50歲的年齡」嗎?其實,溫東小兵從一開始就算錯了。
  其三,百度有「胡耀邦」詞條,詞條中有「兒子胡德華」,打開有「胡德華……生於1949年。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三子……1974年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學……與當地一位軍隊幹部之女結婚,直到1986年底才調至北京」。以上所引,與〈劉剛懷念顧曉軍,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相符,讀者已可對照與結論。
  就「語焉不詳」等,我再說兩點。
  第一,我習慣做人做事都留有余地。如我說「我可能認識羅瑞卿的兒子」,我是把他是否認可——承認認識我及我們是否相互認識(也包括「我認識胡耀邦的兒子」在內)的主動權、確認權,交給對方,這是一種尊重;同時,也是尊重自己——如果人家因某種不便,說不認識,豈不就太被動了?
  恰好,我昨日已將〈與嚴家其商榷: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修訂完畢,且方方面面證據確鑿——「天安門四五運動」,為1976年4月5日;被譽為「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專指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是3月28日(百度百科有「南京事件」詞條,詞條主要說南大師生)。對應「胡德華……1974年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學……直到1986年底才調至北京」,大家可以自己作出判斷——胡德華知不知道我,可不可能認識我。我無需多說。
  第二,於百度、360等的百科,則既可信,又不能完全依賴。如「生於1949年」、「1974年考上」、「1986年底才調至北京」,則可信;而於「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大學」,則暗藏回避——不肯明確說出軍校。
  於此,也當可以理解。問題是,既然連百科等都「語焉不詳」,為何非要嚴苛我?再說得難聽點,「語焉不詳」其實是種生存方式。於此,也沒有攻擊誰的意思。哪裡是沒有任何禁忌、啥都可以說的?當然,秘密各有不同,何為泄密亦有區別;然,不觸犯禁忌,不當是生存之道?
  本文,旨在厘清胡耀邦的兒子,有沒有可能知道我、認識我,也算是回應網友溫東小兵的自以為是。就「紀實」而言,則是旁證我當年的生活環境。沒別的企圖,也不敢有。
  補記(2023-8-21):以上詞條中有「胡德華……直到1986年底才調至北京」。我突然想起——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尚未調回北京、仍在學院期間,我曾調任學院院報編輯,分管第三、第四兩個版面……如此,我是否認識胡耀邦的兒子,或曰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是否認識我,是不是可以不言而喻了呢?
 
2023-2-10~3-7


‧‧‧  ‧‧‧  ‧‧‧  

03 與嚴家其商榷: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
 
  ——紀實·四千八百七十七
 
  嚴家其似乎已更名為嚴家祺了。然,我還得與嚴家其商榷;因,維基百科「嚴家其」詞條中有「《四五運動記實》(與劉長林等人合寫,發行8萬冊)人民出版社,北京,1979年4月」。
  1979年4月出版的,尤其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五運動記實》,顯然無法真實記錄事件。因為——其一,標誌著改革開放的時間,為1978年12月18日。就算《四五運動記實》的寫作時間為3個月,出版周期也3個月,相加就半年了;也就是說,嚴家其與劉長林等構思《四五運動記實》,是在標誌改革開放的1978年12月18日之前。而如此,能真實反映四五運動的全貌與真實性嗎?很難做到的吧。
  其二,即便算《四五運動記實》一書有背景,趕稿一個多月,趕印一個多月;書是在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突擊出版的,當時的政治氛圍也絕不會允許——有表現軍隊人員參與了天安門四五運動及其先聲。
  因此,雖無緣拜讀嚴先生與人合著的《四五運動記實》,我亦深知嚴先生的《四五運動記實》,漏掉了整個四五運動的一個重要環節——「先聲」。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是否想當然了。然,我於2005年春上網初期,搜索過、見到過的〈「『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一文;其也不過只寫一個退伍的小戰士(請注意,還是退伍了的);且退伍小戰士貼的是小字報,而不是刷大標語。
  眾所周知——「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就是「南京反標事件」。而「南京反標事件」的構成——其一,就是去火車站、往開往上海方向去的列車車身上刷標語、刷「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是要讓當時張春橋等的根據地、上海的人們,都能知道全國人民的心聲,以便能夠瓦解已經組織起來的工人武裝。
  其二,則是有軍隊人員參與了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當時這被釋為表現出軍隊的態度,於震懾張春橋等具有巨大的作用。
  在此後全國性的追查中,統計出的標語總共有五十三條;而來自軍隊的,總共只有三條;這三條標語,皆出自於我手。每一個字、甚至連在張春橋的名字上打叉,也出自我手。三條大標語的內容,亦不僅僅只有「打倒張春橋」五個字,至少有一條是「打倒大陰謀家、大野心家張春橋!」。
  這些,在事後的專項追查中,生死攸關。於此,每一個中國人都懂;即便年輕人不懂,他們的父輩也不可能不懂。
  當年,拎漿糊桶、拿掃帚把紅紙往牆上貼、端墨汁盆的和我共四位參與者,如今雖各奔東西,但都還健在;何況,這事基層有記錄、上級得到匯報、相關部門更有歸檔。
  以上情況及影響力,亦非一已退伍的小戰士、一人貼張小字報、可比擬。許當年著書時,嚴家其先生及諸位,並不知道事件之全貌,亦或早悉數掌握所有,然只因不便公開、才選擇用一退伍小戰士及所貼小字報取而代之(這也很符合當年的做法);亦或甚至連退伍小戰士也沒有,根本沒有提「先聲」,只是反映天安門廣場上的四五運動。
  這些,也約為某些人,於2011年5月9日,刻意隱去維基百科的「顧曉軍」詞條的原因之一(因,其中有「22歲,刷出『打倒張春橋』的大標語,遂成為『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先聲』的『南京反標事件』的始作俑者」)。
  如今如何評價鄧小平,不由我等確定。然,當時迫切希望鄧小平復出、以抗衡張春橋等,則是不爭的歷史事實。
  在歷史需要有人站出來時,我不顧個人安危站了出來。這難道不也是一種「拋頭顱,灑熱血」嗎?於此,我從未尋求回報,且多年來不僅沒有受益,反而屢受連累;而作為已儼如史書的《四五運動記實》,不該公正地補記上這一筆嗎?
  雖,我亦深知《四五運動記實》一書不太可能重寫或改寫;然,作為該書的原作者、史筆之一的嚴家其先生,我真誠地希望您、能就我反映的情況,作信函調查與核實,並在您方便的時候、予以公布。
  這,就是我要與嚴家其商榷的全部內容。
  我也知道,嚴家其未必能看到本文,看到也未必肯改。然,歷史在於真實,而不在於怎麽寫。靠「寫」出來的歷史,終究會被後人更正,未必能千秋萬代佔領史書。
 
2023-2-17~3-6



以上內容節錄自《顧曉軍紀實》顧曉軍◎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6263642423.pdf

   
 

顧曉軍(1953年8月12日-),中國著名作家、當代思想家,已出版長篇小說《天上人間花魁之死》、中短篇小說選集《顧曉軍小說》【一】至【五】卷等。另出版有《大腦革命》、《GuXiaojunist Philosophy(顧曉軍主義哲學【英文版】)》、《公正第一》、《平民主義民主》、《貿易戰》等。網友出版有《向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推薦顧曉軍》(顧粉團著)、《世界欠顧曉軍一個諾獎》(石三生著)、《顧曉軍主義之淺探》(盧德素著)等。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三梯式入門的中醫音樂治療學
  三梯式入門的中醫音樂治療學
  好聽的音樂就是藥!中醫師與心理師聯手,提供三梯式中醫五大類音樂劑型,做為您的情緒調節器。
   
 
2.水深之處
3.小資男的必比登之旅
4.花開 那一年
5.面試時別問對方的失敗經驗!招募面談技巧與行為事例面談法(BEI)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