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神弦曲
  神弦曲
  這一世我選擇了國家,將妳拋下,但如果有來世,我會選擇……守護妳……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簪花司命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展夢文創
出版日期:2014年3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89266-1-5
裝  訂:平裝

定  價:NT$499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天上人間花魁之死

中國著名作家顧曉軍最新長篇偵探小說力作──以梁海玲、王寶森等要案為背景創作出虛實交錯的故事。

 
顧曉軍談小說(修訂版)
顧曉軍談小說(修訂版)

顧曉軍自我文學剖析,並深入解讀中外名家之作,是進入小說殿堂的金鑰!

 
邊界
邊界

城市裡的愛情熙來攘往,是片刻還是永恆?

 
玉璽玄機
玉璽玄機

失落的元朝玉璽是復國的關鍵,還是兒女情長的羈絆?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融合「奇幻愛情」及「靈性元素」的創新風格雙重性質小說,不同讀者來閱讀,會依自身的屬性不同,讀出「奇幻愛情」的滋味或是「靈性」的滋味。
◎故事運用元素豐富,兼具故事性、劇情深度及人生體悟,不同年齡層的讀者皆能讀出不同的感受,值得細細品味。
◎書中適當的故事情節中,搭配插畫師「原若 森」精美插畫,以饗讀者。

隱神宮,一座隱藏神祇「太歲」的神祕宮殿。
鎮宮使,隱神宮主人,容顏不老,鎮宮百年。
十二位歲神將,代代協助鎮宮使守護封印太歲的靈石,
從古到今,直至二十一世紀,不曾間斷……

「嫻音,我已經決定了,我要參加革命。」
那一年,她十七歲,正值荳蔻年華,
她滿心以為能為他生兒育女,與他幸福平淡的過日子,卻沒想到,
他一心只想要改變世局,雄心壯志,不將兒女情長放在眼裡,
痛心的她只能選擇放手,讓他投身革命,從此兩人天各一方……
五年後,他與她再次相遇,她已成為隱神宮的鎮宮使,
他終於意識到,當年的他只想著國家社稷,卻辜負了她的情意,
革命大業未了,他無以回報她的深情,只能真心向她許諾──
「如果有來世,我會選擇……守護妳……」

時至今日,已過百年,物換星移,已是文明二十一世紀,
一個神祕游靈入侵隱神宮,帶來前所未有的混亂,
歲神將們因為游靈意外的牽引,一個個找到自己的幸福,
而身為鎮宮使的她,卻注定孤獨,一個人終老?
百年前的諾言注定無法實現?

六段現實與浪漫奇幻交織而成的故事,譜成一首綺麗《神弦曲》,
一曲彈出眾人早已遺忘的萬物皆有靈世界,並且重新詮釋幸福的真諦……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8926615.pdf

   
 

獨一無二的書,只屬於獨一無二的你

你曾經想過,未來的閱讀模式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大約十多年前開始,網路的出現,逐漸改變人們的閱讀模式,越來越多人開始上網看新聞、看小說、看漫畫、看電影、看各式各樣的東西,這時候大家所使用的閱讀介面是電腦螢幕。
最近這幾年,智慧型手機興起,開始有人拿手機看網路上的各種資訊,不再只局限坐在電腦前,甚至攜帶方便的平板電腦、各種為了專門看電子書而設計出的閱讀器在市面上流行,慢慢取代傳統的閱讀模式──看紙本書。
以後是人人都有智慧型手機以及平板電腦的時代,現在擁有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是一件挺新鮮流行的事,但是再過幾年,等這些東西完全在社會上普及後,反倒就不是什麼稀奇事了。
當大家越來越習慣在網路上看小說時,實體書籍反而變成一種珍貴的東西,因為大家都可以人手一機,都可以在網路上看同一部小說,卻不是每個人都會購買一本製作精美的實體書籍做為個人收藏。
這個時候,實體書的價值反而出現了,因為網路上的東西終究都是虛擬的、虛幻的,不存在於真實世界上,看得到卻摸不著,電腦一關、手機一關就什麼都沒有了,而實體書卻是真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中的物品,看得到且摸得著,這也變成實體書籍無法取代的價值所在。
除此之外,我還希望能賦予實體書籍更不一樣的收藏價值,我希望每一位愛書人都能買到「獨一無二」、「只屬於自己」的書籍,但一本小說出版後,一刷至少幾百、幾千本以上,封面及內文當然是一模一樣的,如何能夠「獨一無二」?
為此,我替每本書都製作它們的「身分證明書」,證明書上有每一本書籍獨有的「身分證明編號」,每一位讀者買到的書,上頭的身分證明編號都不一樣,所以如果一本小說第一刷印一千本書籍,每一本書籍都會是「獨一無二」的,編號一號的書被你買走,就不會有其他讀者和你擁有相同編號的書籍,你將會是這世界上擁有它的唯一一人。
每個人雖然都是「人」,卻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既然人可以,為什麼書就一定要每本裡裡外外都長得一模一樣,沒有獨一無二之處?就因為有這種想法,所以我才會出現賦予每一本書不同的「身分證明編號」這個創新構想,讓書也能變得和人一樣,獨一無二、無可取代並且讓人珍惜。
最不一樣的書,才能配得上最不一樣的你們,不是嗎?

前言 誰說我們不如人?

最近這幾年,因為大陸原創小說開始在台灣興盛起來,我也經常看到一種言論,有些人在看了大陸原創小說的多彩多姿之後,回過頭來批評台灣的小說老梗、空洞、沒有新意,然後覺得台灣的小說格局與大陸原創差太多,實在不如人。
原因在哪裡?有些人覺得是台灣的作者自己不爭氣,但其實更大的原因,是在台灣作者的寫作方式被長久以來的舊出版模式限制住了。
因為台灣的娛樂小說圈子長久以來就是「投稿制」,作者想要出書,就必須挑選出版社投稿,希望能被出版社看中,進而順利出版實體書,故事能否出版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出版社手上,大家已經習慣這種出版體制,然而問題也就是從這裡出來的。
每個出版社都有自己的收稿喜好,目前世面上的出版社大都不喜歡冒險,只想收「安全的市場稿」。什麼叫安全的市場稿?就是不要太創新,盡量挑選市場眾多讀者較喜歡的題材,好確保書籍正式出版後,會有最基本的一定賣量。
出版社這麼做,對投稿者或旗下作者有什麼影響?影響很大,因為投稿者會為了想順利過稿,慢慢捨棄或減低自己原有的寫作特色,選擇出版社接受度較大的市場題材來寫稿,長久這樣循環下來,投稿者的作品越來越市場,終於成功進入出版社,但他們也因此失去最寶貴的自我特色。
而已經順利在出版社待下的作者,更是會受到出版社的出版框架限制,從一剛開始架構新故事時就會想,這個題材出版社會不會接受?會不會太不市場?能不能過得了稿?自然在寫作時就綁手綁腳,不敢突破出版社限制在作者身上的寫作框框,因此寫出來的故事很市場、很保守,少能有新的突破。
我也常常看到,有些作者想要自我突破,想要寫些不太一樣的新題材,但在出版社編輯那一關就被擋下來了,總是以太不市場、太冷門等等理由回絕,要作者乖乖回去寫市場稿,這些作者們為了求生存,只能摸摸鼻子再退回去,繼續寫市場稿。
不是台灣的作者不爭氣,而是台灣的作者大多被老舊已經不合時宜的出版框架限制住,不敢跳脫出來,重新開始,只能繼續為了求生存,聽出版社的話寫市場稿,別想有太大改變。
而大陸原創小說為什麼會發展到現在如此強勢,反過來壓倒台灣的小說?最大的原因就在他們的作者在寫作時沒有任何限制,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會去刻意討好出版社的出書政策而寫市場稿,造就了他們現在百花齊放的繁榮景象。
我們不是不如人,只是缺少了改變的勇氣,我相信台灣的作者只要拋開出版社守舊的出版框架限制,讓自身被打壓已久的個人創意完全發揮出來,我們也能有很多很棒的作品出現,絕對不輸人!
而台灣作者能夠發揮的故事特色又在哪裡?其實這還是要看每個作者的特性,無法一概而論,那麼屬於我自己的特色又是什麼呢?
其實我很喜歡古典題材,但我也很喜歡寫「融合」性質明顯的故事,因此決定拿《神弦曲》當我個人獨立出版的第二部作品。
在這個故事裡,你們可以看到古今融合、新舊融合、現實與浪漫奇幻的融合,或許還有更多不同的融合展現在故事當中,就等著你們在看故事的時候自己發掘。
而我也藉由這些對比差異大的不同融合,在故事中加入不同角度的人生反思,讓大家看到一些其實一直存在我們四周的現象,但卻很少人會去注意到的另類思考。
這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現代浪漫奇幻故事,有娛樂性,也有一定的深度存在,不同年齡層的讀者都可以細細品味,相信都能看出不同的滋味哦!
我已經拋開出版社的寫作框架限制,讓真正的自己顯現出來,或許故事還是會有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我會繼續成長的,請大家拭目以待!

   
 

序曲 侵入

再過五分鐘,就是午夜十二點了。
她飄浮在高空中,俯瞰下方一座腹地廣大的中國風園林,園林座落在隱密群山深處,園裡各棟建築物都帶有中國風的風格,似古似今,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若是有人誤闖這座園林,或許會以為自己不小心穿越時空,到了哪個不知名的古代。
漆黑山林內,就只有這一座園林亮著光火,一處一處又一處,像地上的星子,與墨黑星空互相呼應。
她摸著心口,忍不住緊張,雖然她是以靈體的模樣行動,她還是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跳得飛快,隨著時間一秒秒流逝,她也越來越緊張。
在除夕當晚,接近凌晨十二點時,隱神宮會有短暫的時刻缺少屏障保護,那就是妳進去的最好機會。
記住,妳只有那一次機會,十二點一過,屏障重新恢復,妳就進不去了。
「她」的叮嚀一直在她腦海迴響,「她」此刻肯定也在遠方感應她的行動,雖然已到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她還是忍不住疑惑,答應幫「她」做這件事,是對的嗎?
她總覺得很不安,總認為……事情不太對……
就在此時,園林正上方突然出現一個好大的半圓形瑩白色光罩,正好罩住整座園林,光罩的光芒忽強忽弱,閃爍一會兒之後,光罩正上方出現一道缺口,並且迅速朝四方擴大。
屏障開始消失了!她訝異的睜大眼,要不是親眼看見,她也不敢肯定這座園林真的有看不見的屏障保護,阻絕妖邪入侵。
「孅仙,十二點快到了!」另一個女子的聲音在她腦海中提醒。
她從震驚中回神,趕緊從高空上飛墜而下,就趁著屏障暫時消失的這一刻,順利直闖而入!
咚──咚──咚──
凌晨十二點的鐘聲響起,迴響在安靜的山林內,特別清楚明亮,就在第一聲鐘響出現時,瑩白色的光罩再度出現,從地上迅速蔓延而上,再度覆成一個半圓形光罩,光罩大亮了一陣之後,光芒慢慢淡去、透明,終至隱形,重新恢復原樣。
園林看起來依舊一樣,沒有任何改變,但在她的侵入後,很多事情,就快變得不一樣了……
「隱神宮」內前所未有的混亂……即將開始!

一 太歲

二十一世紀,台灣中部某座不知名的深山。
山路蜿蜒,連綿不絕,不知盡頭在何處。隨著山路逐漸深入,竟發現被叢林掩映的山林內有個不為人知的居所,靜靜散發著神祕氣息。
放眼望去,頗有年歲的暗紅色古牆一路綿延,看不到盡頭,腹地廣大,古牆中央豔紅色的厚實大木門上,鑲著一塊大匾額,匾額上以飄逸行書題了三個字──隱神宮。
隱神宮,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進到門內,一幢幢似古似今的中國風半古典建築,疏落有致的被繁花樹海包圍,座落在四方,若隱若現。建築之後,就是層層疊疊的山巒,抬頭仰望,是沒有光害及空氣汙染的純淨天空,這裡就像個世外仙境,沒沾染上人世間半點塵埃。
隱神,就如它的名字,這裡是個隱藏「神祇」的地方。
午夜鐘聲剛響過沒多久,此刻是中國習俗中的農曆大年初一,靜肅的宮內響起沖天爆竹聲,在黑如墨的夜空上綻放出七彩煙花,一朵接著一朵,許多孩子的吟吟笑語也夾雜其中,帶來不少熱鬧的過節氣息。
隱神宮北面有自然山勢當屏障,山前有一座範圍廣闊的澄澈湖泊,蓮花叢生片片,名為「琵琶湖」。就在湖的西側,一間題名「忘塵軒」的古典小院落內正閃爍著點點燈光。
院落外圍是古色古香的紅磚牆,入口處是個圓形大拱門,進到院門內,首先見到的是由松、竹、奇形怪石、小流水、小草花點綴而成的小庭院,植物疏落有致,看起來自然清新,沒有太多人工矯飾的痕跡。
小庭院後就是忘塵軒主建築,古典欄木,複雜美麗的鏤刻木窗、木門,層層堆疊的褐色小瓦片飛簷,構築成兩層樓的典雅小居,屋內燈光透過鏤刻窗戶照映而出,在靜夜中帶來一陣暖意。
時值過年,軒門上掛著一對紅色喜慶宮燈,左右牆腳排了一長排的文心蘭盆栽,鮮黃色的小花朵簇生在一起,一束一束又一束,風一吹來便輕柔起舞,美麗又熱鬧。
一抹速度快到看不清的身影在此刻迅速閃入忘塵軒,推開軒門,一進到屋裡便一臉愧疚的連連抱歉:「嫻音,對不起,我不小心遲到了!」
進來的是一名年約二十六、七的男子,他身穿黑色無袖短背心,背心是由前後兩片不規則衣片交疊而成,疊在上部的衣片繡著互搶一顆珠子的金銀老虎,黑底襯上金銀繡線,看起來搶眼又霸氣。
他的下半部則穿著素淨的黑色功夫褲,從背心下方露出兩條銀色長腰帶,垂散在腰側,腰帶最下襬有一小截由金線繡製而成的祥雲繡紋,隨著他的一舉一動翩然起舞。
他的短髮刻意往兩旁抓出許多尖翹髮尾,蓬鬆有型,再加上深咖啡色的挑染,讓人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覺得他是個開朗陽光的人,非常有活力。
一進入軒門內,就是格局不小的客廳,天花板垂墜著數個宮燈造型的美術燈,地上鋪著暗紅色的短絨地毯,中央放著一個木製大圓桌,圓桌的桌邊及桌腳都有精細的花紋雕刻,搭配數個同樣形制的小圓椅,兩旁有山水屏風遮掩,牆上掛有幾幅字畫,其中一個角落放著一座獸形銅香爐,正散發著淡雅的薰香。
「新年恭喜,封師父。」傅嫻音有禮的笑答:「不要緊的,因為另一個傢伙也還沒出現。」
她穿的衣服非常特別,肩膀部分是由一片片像花瓣狀的紫紅色繡花衣片拼成的「雲肩」,雲肩下方是連身長裙,長裙在高腰側邊繫了一條紅色中國結腰帶,腰帶下掛顏色溫潤的白玉環及紅色流蘇,長裙則由三層雪紡紗疊出不規則的飄逸裙襬,由外而內依次是淡粉、淡紫、深紫色,裙子前頭最長處剛好及地,後頭則曳地約一公尺。
她的衣袖也如裙子一樣有三層雪紡紗,袖寬約一公尺,層次分明,背後的雲肩上另有三條紫紅色的長衣帶隨著後裙襬曳地鋪展,腳上的桃紅繡花鞋在裙襬內若隱若現,一身古味十足。
她有著長及大腿的黑長秀髮,一半的髮絲高高綰起,在腦後形成展開的長扇狀髮髻,另一半披垂在背後,髮髻前插了一支由紅寶石點綴的天藍色「點翠」工藝頭飾,耳朵掛著同色系的點翠長耳環,髮髻左右兩側各插了一簇粉色小團花,團花內還有不少綴著小珍珠,像是花蕊的長鬚呈放射狀散出,隨著她的行走輕微晃動。
她是個樣貌清麗的姑娘,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卻有超乎這個年紀的沉穩之氣,且舉手投足都非常優雅,再配上穿著打扮有一股濃厚的清朝氣息,顯得靈氣十足。
她是傅嫻音,她在這裡還有一個稱呼,叫做──鎮宮使。
「什麼?我還不是最晚到的?」封師父自行來到桌旁坐下,終於可以好好喘口氣。「瀧之君比我還會磨?他該不會忘了我們的例行聚會吧?」
「忘了倒不至於,或許是有什麼事情突然耽擱了吧。」傅嫻音淡雅一笑,老神在在。
每年這時,已經沒有家人的她、封師父、瀧之君都會相聚過年,吃喝談笑,意思意思湊個熱鬧。
隱神宮是個特別之所,平時非相關人等不得擅自居留,也只有在過年期間會非常熱鬧,所有和隱神宮有關的人們攜老帶幼來此過節,其他時間大都散居在台灣或世界各個角落,過他們自己的生活。
「他能有什麼事情好耽擱,不就整天閒閒無事到處跑而已?」封師父不以為然的輕哼一聲。
「你不也整天閒閒無事到處跑?」傅嫻音臉上的笑意深了些。
「呃?」被發現了!封師父尷尬一笑,其實他和瀧之君根本就是半斤八兩。
他身為宮裡的武術師父,雖然長住宮中,沒事時也會溜出去外頭玩,因為宮裡一點娛樂都沒有,對開朗外放的他來說,太苦悶了,一直待著他真的會受不了。
傅嫻音瞧向牆上的古典時鐘,發現已經超過十二點半。「這麼晚了?我還是請人先把茶點及水果送過來,你應該餓了吧?」
「那就快點,趁瀧之君還沒到之前我先把他最愛的甜點解決掉,讓他來的時候欲哭無淚。」封師父磨拳擦掌,笑得頑皮,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傅嫻音眉心微蹙,對封師父躍躍欲試的惡作劇有些哭笑不得,因為他要是真這麼做,最後困擾的人會是她,瀧之君一定會不甘心的再討她要的。
「封師父,你們倆真像糾纏已久的冤家。」傅嫻音半帶調侃的重漾笑意。
封師父不苟同的馬上大皺起眉,連鼻子也皺起。「我對他沒興趣,才不要和他成為冤家。」
但他們倆的確像冤家,每回在一起,互相調侃鬥嘴可是少不了的固定戲碼。傅嫻音繼續笑著,沒有把話說破。
此時軒外突然傳來吵吵鬧鬧的聲音,像是遠方有什麼不尋常的騷動,她和封師父同時往外一望,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出去看看好了。」封師父提議。
「嗯。」傅嫻音點點頭。
兩人走出屋子,來到院落的圓拱門前,望向遠方一處在黑夜中散發燈光的屋宇,那裡是隱神宮中央正殿的所在之處,騷動聲也是從那個方向傳過來的,似乎還有越來越吵鬧的趨勢。
「守星殿出事了嗎?」傅嫻音擔心的微蹙起眉。「封師父,咱們趕緊過去。」
「好。」
他們倆離開忘塵軒,快步走入左右兩方植滿陳年杏樹的杏花徑,杏花開滿枝頭,並且飄來陣陣香氣,出了杏花徑後,再走上銜接在杏花徑前,架高而起的木製古樸長廊,一路往守星殿的方向前行。
長廊兩旁有一盞盞高高豎起的紅色宮燈,散發著橘黃燈光,指引路途。越靠近守星殿,騷動聲就越是明顯,此起彼落的驚呼聲接連響起,不曾間斷。
直到他們終於靠近守星殿,就見有許多人擠在殿門及窗戶邊,頻頻往外瞧,像在看什麼熱鬧。
一隻與中型犬差不多大的銀白色狐狸在這時飛竄到傅嫻音腳邊,拚命大喘著氣,她低頭一瞧,不解的詢問:「瀧之君,怎麼了?」
原來他們剛才在等的「瀧之君」,是一隻銀白狐狸,它的毛色在燈光下泛著美麗的流光,很有靈氣。
牠是狐仙,與隱神宮歷代鎮宮使都有交情在,閒來無事就會到隱神宮逛逛,把隱神宮當自家後花園般的來去自如。
封師父指指前方,蹙起濃黑有型的劍眉。「看來是惹禍了。」
「什麼惹禍?那完全不關我的事呀!」白狐不平的以人類話語大聲抗議。
前方長廊上,一個半透明的女子靈體正一邊尖叫一邊到處飛竄,她背後有好幾名穿著特別的人合力追趕她,有男有女,都想盡快逮住她。
「啊──不要抓我啦!」
女子騰空在長廊上約五十公分,輕飄飄的飛來飛去,追趕的人們人手一條以青黃赤白黑五色細線交織而成的長繩,長繩最前頭穿著一顆直徑約五公分的黑色小圓石,下綴五色短流蘇,他們不斷的將長繩朝女子甩過去,卻被她靈敏的一一閃過,遲遲沒能將她擒縛住。
「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女子越叫越大聲,逃躲的速度也越來越俐落,看來不是個省油的燈。
傅嫻音訝異的瞧著女子,大感不解。「是……游靈?」
但隱神宮有鎮宮之氣保護,游靈那一類的東西根本無法闖入,所以這名女子究竟是如何進來的?
白狐一邊喘氣,一邊解釋:「她不太一樣,我在她身上感受不到死氣,她應該不是死靈。」
牠從外趕來隱神宮,打算參加與傅嫻音、封師父相約的新年聚會,沒想到一進宮內就發現這個游靈飄來飄去,左顧右盼的,像是不知該往哪裡走。
牠朝她吼一聲,問她怎會出現在這裡,她就嚇得四處亂竄,牠在後頭一路追趕,追到守星殿附近,頓時引起殿裡眾人注意,結果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那就是生靈了?」封師父的眉再度一蹙。生靈並不常見,也不太好處理,看來情況有些棘手。
「救命、救命,我完全沒惡意,別死巴著我不放呀!」
女子身手靈活的在半空中跳躍、迴身,甚至連後空翻都來了,像個體操選手,長繩在她身旁不斷甩飛而過,就是碰不到她,氣得追趕她的人們低咒連連,在殿內看熱鬧的眾人也跟著扼腕,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將比蛇還要滑溜的她抓住。
女子發現站在長廊不遠處的傅嫻音,突然轉身往她的方向飛過去,打算拿她當躲避襲擊的擋箭牌,追捕的人們見情況不對,擔心的同時大叫:「鎮宮使大人,危險!」
「嫻音,快後退!」封師父和白狐也同時吼著。
傅嫻音還沒意會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封師父和白狐已迅速擋在她面前,表情戒備,傅嫻音腳步微拐的後退幾步,一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襬,重心不穩,眼看就要往後跌坐在地了。
「啊──」
另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旁飛奔到傅嫻音背後,在她倒下的同時牢牢抱住她,護她護得小心。「鎮宮使大人,您沒事吧?」
護住她的是一名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氣質沉穩,他在傅嫻音站穩後就放開手,不再逾越,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在她身旁守護。
「沒事的天琖。」傅嫻音漾起一笑,表示自己一切安好。「你可以不必這麼緊張。」
此時喧鬧的驚呼聲再起,傅嫻音轉頭一瞧,就見白狐跳上半空,朝飛過來的女子靈體猛一掃尾,一陣強勁風勢隨即撲向女子,她即刻被強力震開,往後倒飛,忍不住大叫出聲:「啊──」
追趕的人趁機再度拋出長繩,頓時七、八條長繩同時圈綁住她的身子,縛得死緊,她再大叫一聲後就摔到長廊地板上,氣力盡失,原本輕飄飄的身子像被綁了一顆沉重大石塊,再也飛不起來。
可終於逮住她了!追趕的人們馬上團團圍住她,將她壓制在地,看她還能跑到哪裡去。
「別傷害我!我真的沒有惡意、真的沒有啊──」女子害怕的拚命呼喊,就怕小命不保。
「等等!」傅嫻音離開楊天琖的保護,越過封師父與白狐,來到被制伏的游靈前頭,柔聲卻威嚴十足的開口:「別傷了她,雖然她不請自來,但來者是客,咱們該有的禮節還是不能廢。」
「可是鎮宮使大人,她是來路不明的游靈!」制伏她的人們詫異的說。
「她並非死靈,而是生靈,所以咱們不能隨意處置她,免得害了一條本來還能活的生命,至少也要弄清楚她的來歷,將她送回去,這才是功德一件,不是嗎?」
既然她是生靈,那就表示她的身體還沒死,應該是遇到什麼意外,造成靈魂脫離身體,在外游蕩,身體則昏迷不醒,只要能將她的靈魂送回身體內,她就能夠甦醒,這件事也就解決了。
而她會出現在隱神宮,或許是與此地有緣,也可能是有某些意義在,所以不可隨意輕忽。
既然鎮宮使都發話了,他們就算覺得有些不妥,也只能乖乖聽話。「是。」
「這才是我的乖孩子們。」傅嫻音滿意的輕漾笑意,點點頭。「對了,紹傑。」
其中一名參與圍捕行動的年輕男子站出來,恭敬行禮。「鎮宮使大人,有何吩咐?」
「這位客人要麻煩你多多照顧了。」
「嗄?」林紹傑訝異的睜大眼。「為什麼?」
他沒把這個來路不明又極度滑溜的游靈「清理」掉已經很好了,現在還要他特別照顧她,憑什麼?
「你是『一月歲神將』,現在由你當班,這位客人當然是交給你處理,不是嗎?」傅嫻音以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
「可是我……」
無數道銳利眼光在此刻掃向林紹傑,快在他身上穿出數不清的洞來。封師父、白狐以及其他同伴都用眼神「叮囑」他──你還敢頂嘴?哪裡可是了?還不趕緊點頭說好,要不然你歲神將是當假的嗎?
面對眾人「異常盼望」的眼神,林紹傑苦笑一聲,差點忘了,在這裡鎮宮使最大,違背鎮宮使者……殺無赦!
並不是說他會被鎮宮使殺頭,而是……他會被其他歲神將聯合「關切」到死呀……

游靈被抓住後,大年初一的混亂插曲也跟著告一個段落,其他人繼續聚會,游靈則被林紹傑「請」到一處小房間休息,免得她再繼續在宮內亂闖,闖出新的麻煩來。
安置女子游靈的房間位在「清心樓」,清心樓在隱神宮東北角,隔著琵琶湖與西北角的忘塵軒遙遙相對,外觀是六角形的六樓白色建築物,每一樓都有紅瓦片飛簷裝飾,第六樓的屋頂呈圓錐形罩下,同樣鋪滿紅瓦片,是座半古典的現代建築。
清心樓一樓是大廳,二、三、四樓是「歲神將」們專屬的房間,五樓有些空房以備不時之需,每一間房裡,桌、椅、床等等的基本擺設都有,同樣走中國風的裝飾風格,也有獨立的衛浴設備,就像以中國風為主題的飯店套房一樣,而女子游靈就被安置在五樓的其中一間房內。
她身上的縛繩已經被解下,不過身子卻有莫名的沉重感,讓她無法輕飄飄的行動自如,只能像普通人般踩在地上行走,只不過她與普通人不同的地方在於──她是半透明的。
除了游靈女子外,房內還有傅嫻音、封師父、白狐、林紹傑。傅嫻音看著半透明的女子,她有一張很討喜的清甜臉蛋,時時刻刻都微帶笑意,及胸的直髮髮尾向內微翹,年紀應該二十四、五,身穿粉橘色的直紋高領毛衣、杏色底黑花紋的短裙、暗紅色長毛襪、杏色圓頭鞋,打扮挺年輕嬌俏的。
她的態度鎮定,一點都不訝異自己身為靈體的特殊狀況,如果不是神經太過「大條」,該不會是擅用「靈魂出竅」之術的箇中高手?
「妳好,我叫傅嫻音,是這裡的主人,不知該如何稱呼妳?」傅嫻音觀察完她,心中有個底後,才和藹微笑的詢問。
女子先猶豫了一會兒,像有什麼顧忌,之後才回答:「我叫秦孅仙。」
「秦小姐,妳知道妳現在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況嗎?」
秦孅仙瞧了瞧自己半透明的身子,才慢好多拍的驚覺不對勁,緊張害怕的問:「我死了嗎?」
「還不算死,妳應該是身體陷入昏迷中,靈魂迷失在外頭,但要是不盡快將妳的靈魂送回去,就怕會危害到妳的性命。」
「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秦孅仙用右指戳戳左掌,發現自己現在像個「果凍人」一樣,是可以碰觸得到的靈體,難怪剛才那些人有辦法用繩子抓住她。
「隱神宮內有特殊氣場籠罩,進到宮內的靈體都會呈現半實體化的狀態,而非像空氣般看得到卻摸不著,當然這樣要『處理』起來也會比較方便一些。」傅嫻音柔聲解釋。
「喔……原來是這樣……」還真奇妙。
「秦小姐,可以告訴我妳是發生什麼事,才會造成這種結果,然後又是在哪裡發生的?」
「我……」秦孅仙頓了頓,一臉困惑的摸著頭。「好奇怪,我竟然想不起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連怎會跑來這的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妳一點印象都沒有?」傅嫻音訝異的輕蹙起眉。「那麼妳可還記得自己原本住在哪裡?」
秦孅仙繼續困惑。「好像有一點點模糊的印象,但是哪裡我又說不出來,只剩下名字是肯定的。」
傅嫻音瞧向封師父及白狐,想詢問這是什麼情形?
「或許是創傷後遺症吧,不是有人在遇到重大意外時,會出現失憶症狀?」白狐回答。
「的確有這種說法,那麼現在的問題就在她是暫時性失憶還是長久性失憶嘍?」封師父接著說。
林紹傑凝神想了下。「既然知道她的姓名,我們從這一點著手尋找,或許能查出她是從哪裡來的。」
「也對。」傅嫻音點頭,再瞧向秦孅仙。「秦小姐,在咱們找出妳的來歷前,請妳先住在這裡,咱們會盡快讓妳回去的。如果妳想起其他的事,也可以主動告訴咱們,這樣咱們或許能更快將妳送回。」
「好。」秦孅仙配合的點頭,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我得一直待在這間房內不可嗎?不能出去透透氣嗎?你們放心,我只是走走看看而已,絕對沒有惡意!」
她感覺得出來,這間房有一股很強大的能量包圍,像座禁錮魂魄的牢籠,也讓她飄不起來,雖然不至於感到不舒服,但沒有人喜歡被當成犯人般的關在房裡,哪裡都不能去,當然連鬼也是一樣。
傅嫻音瞧她的靈體乾淨,散發出的氣是純真自然的,應該是個好人,再斟酌隱神宮目前的狀況後,才點頭允許:「好吧,妳要在這裡逛逛不要緊,我只有一個要求,除了在這間房以外,無論妳去到哪裡,請務必讓他跟隨。」
傅嫻音纖手指向身旁的林紹傑,秦孅仙才第一次仔細瞧著他。他看起來三十上下,樣貌端正,短髮向上抓出有型的微亂髮根,是個挺時尚的型男,不過他穿的衣服卻有些奇怪。
白色立領的西裝襯衫,下半身是黑直統長褲,衣服靠身側部位有暗紅色的梅花繡花往中央延伸,呈現出左右方各半個三角形的色塊,左右衣袖中央部分也有相同的暗紅色梅花繡紋,與衣上的梅花互相呼應,另外在衣領及胸前的部分還有白色梅花繡花,隨著光線會出現時隱時現的繡紋。
除此之外,他腰側還掛著一條已經收成圓圈狀的長繩,就是剛剛縛住她的奇怪五色繩。
她覺得他穿的衣服非常「中國風」,而傅嫻音的穿著打扮更是有種濃厚的清朝氣息,封師父穿的也是中國風濃厚的功夫裝,總而言之,這些人穿的衣服都與平常人不太一樣,像是在開以「中國風」為主題的變裝派對。
此刻林紹傑正用非常不友善的眼神瞪她,一點都不歡迎她,她也不想受他監視,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為了能得到自由行走的許可,她只能點頭答應傅嫻音的條件:「好。」
「感謝秦小姐的配合。」傅嫻音對秦孅仙淡雅一笑,才轉頭吩咐林紹傑:「紹傑,在秦小姐暫留隱神宮的這段時間,你要代替我善盡主人之誼,知道嗎?」
「是的,鎮宮使大人。」林紹傑雖有些不願,還是承擔下責任。
他偏眼瞪向秦孅仙,總覺得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會是個麻煩,而負責「關照」她的他,接下來肯定沒什麼好日子可過。
只能期盼,他們能夠盡快確認她的身分,順利將她送回去,好結束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莫名意外。

以上內容節錄自《神弦曲》簪花司命◎著.展夢文創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8926615.pdf

   
 

作者
簪花司命

在傳統小說出版界的修羅場修練十年,前前後後歷經超過十位編輯的調教,磨耐心、磨文筆、磨劇情架構、磨細膩度、磨抗壓力,總而言之,什麼都磨,終於從水深火熱的寫作修羅場出關,開始展翅高翔,踏上獨立出版之路,飛向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繪者
原若 森

早期筆名為旬仔.XUNZAI
有貓真好療癒進行式中♥
senyuanre.weebly.com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臺中夢的苦難與輝煌-吊腳樓
  臺中夢的苦難與輝煌-吊腳樓
  二戰後,外省及外地移民來到臺中,警民協會在綠川、柳川蓋起吊腳樓,開始體驗苦難與輝煌!
   
 
2.佛法是科學的終極典範:佛法真面目
3.花韻
4.照顧者的省思與回顧3:無憾!
5.谈理想:迈向有意义的人生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