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西螺溪協奏曲
  西螺溪協奏曲
  陳清文、李昂、舞鶴讚許的長篇大作。凝視西螺溪浮沉三十年,傾聽小人物悲歡心底話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詹明儒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1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3583677
裝  訂:平裝

定  價:NT$665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撤退到台灣
撤退到台灣

從1949年一路走來,眷村第二代的寫實故事,在紛擾、喧鬧的時代,我們需要這樣一本溫暖的書!

 
鄭煥生全集Ⅱ:蘭陽櫻花祭
鄭煥生全集Ⅱ:蘭陽櫻花祭

時代印記~戰後第一代最具代表性的農民文學作家,五十歲前發表之小說重現世人眼前。

 
絳玉符傳奇
絳玉符傳奇

史上最豪華金星號寢台列車上,一場跨越時空、探索道術至尊神物的奇幻冒險即將展開……

 
極致中華聯盟
極致中華聯盟

直到最後一頁,你都還找不到結局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內容深受文化部審查委員陳清文、李昂、舞鶴的讚許,獲得2004年文化部(文建會)培土計畫創作補助。
⊙本書所寫並非大時代的大人物,而是小年代的小草根。刻畫了六名主、配角,經歷北上發展的立場猜忌、友情動搖,終至無奈返鄉,人物形象躍然紙上、入木三分。

書中紀錄了民國五十至八十年代的社會紋路,經濟起飛的虛靡、地方政治的空耗、族群相處的磨合、城鄉差距的拉大,無不在在加速著台灣人整體性情的物質化,個體靈肉的撕裂化。
作者以西螺溪兩岸、淡水河兩岸為空間,前者呈現了黨政對立、農勞變動,基層閩、客、原、外省族群的互動情形;後者呈現了違警集會、街頭抗爭,底層城市生活、都會生態的扞格現象。
在私領域方面,作者以下港、頂港為場域,前者刻畫了上述族裔的兒少期交往、價值觀矛盾,家庭變故、情感變化的難堪過程;後者刻畫了六名主、配角,北上發展的立場猜忌、友情動搖,身為國小教師的男主角之一,甚至精神淘空到情志撩亂、師生亂倫,失落得必須返鄉療傷止痛的無奈命運。

【評語】
──作者早就具有書寫大河小說經驗。此作寫其故鄉西螺溪的變遷史,敘事以寫實中變駁出生動靈活,是其優勝處,亦為台灣大河小說類型中的引人注目處。
──寫西螺溪的故事,人、時、地,嚴密構成一部龐大的作品;描述精確,內容極為豐富。文章雖長,濃度可以,不但未損害作品,而且加重了作品的分量。
──果真洋洋灑灑,磚頭厚巨著。

生命無他,走過一段歲月,留下一串足跡,彩繪一抹淡淡哀愁。
然後,踽踽然,走進滾滾的煙塵。
文學無他,紀錄一個年代,記取一片記憶,勾勒一幅區區情志。
所以,怒放吧,世上的小草小花。

當合而為一的西螺溪主流,扭聳起魔蟒身腰、推湧起歹惡鱗光滾滾西逝時,這孩子頓時就像一隻失去生命依恃的少狼,昂仰著青春痘初冒的蒼額伏跪而下,兀自噭噭悲嗥起來。「噢,阿爸,阿爸喂!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竟然救不了您呀!──」

街頭上,殘障者反競爭、勞工界反犧牲,工商業者反特權、低薪階級反高房價,新聞媒體反管制、原住民族反歧視、婦女團體反兩性不平等,各種請願活動一日數起;整張台灣地圖,彷彿狼煙在迸竄,篝火在燃燒。

三個女人的身體,在夢裡疊合為一,有如三股蛇軀在生命中扭舞成一闋放浪旋律;他一再張口高歌、扯嗓狂唱,卻總是荒腔走板,瘖啞失聲得有如涸魚吐沫。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3677.pdf

   
 

浮盪於世代,沉澱於書寫

感謝文化部(文建會)補助完成這部長篇小說的創作,感謝審查委員陳清文、李昂、舞鶴三位文壇先進,對於筆者結案時的鼓舞與期許;更感謝身為第四者的諸位讀者,有緣在書海中邂逅本書,並不吝於隨手翻閱了這篇自序。
作者創作之初,不能、也不必揣摩讀者的偏好,但嘔心瀝血、全力以赴的心情,想必古今中外皆然;我自當難免例外,只願百年過後不是一本廢書,而是一粒小小的舍利子。
這部作品已結案十二年了,如今付梓成書之際,台灣社會也已歷經一段經濟興衰、三度執政輪替,以及更多的人性變貌與文學書寫;而在諸多快速的流變下,希望可以掌握、體現某些不變的人間元素與情愫,始終都是筆者永遠堅持的卑微初心。
切開台灣歷史的這層年輪,我在書中紀錄了民國五十至八十年代的社會紋路,經濟起飛的虛靡、
地方政治的空耗、族群相處的磨合、城鄉差距的拉大,無不在在加速著台灣人整體性情的物質化,個體靈肉的撕裂化。其中,在公領域方面,我以西螺溪兩岸、淡水河兩岸為空間,前者呈現了黨政對立、農勞變動,基層閩、客、原、外省族群的互動情形;後者呈現了違警集會、街頭抗爭,底層城市生活、都會生態的扞格現象。在私領域方面,我以下港、頂港為場域,前者刻畫了上述族裔的兒少期交往、價值觀矛盾,家庭變故、情感變化的難堪過程;後者刻畫了六名主、配角,北上發展的立場猜忌、友情動搖,身為國小教師的男主角之一,甚至精神淘空到情志撩亂、師生亂倫,失落得必須返鄉療傷止痛的無奈命運。
本書所寫並非大時代的大人物,而是小年代的小草根;然而,我們這一代就是如此從這條時空隧道,一路朝著前方亮光走過來的。有識者以史為鑑,無識者隨波逐流,吾人為了生存擇之所擇,本當無可厚非。不過,早已適應當下世途的前賢後秀,對於自己或父執輩所曾經摸索過的跌宕暗路,想來或許還存有姑且回顧或好奇借鏡之心吧?
關於本書情節,有文壇前輩認為這是一部常世情慾的「通俗小說」;當時的台灣人,因為一般多是如此莽撞於那個迷亂年代的,我尊重這種看法,並更尊重讀者應會自有其他的讀後評論。關於本書訂價,並非筆者「自貶身價」,而是有感於本身也是一名愛書寒士,此價已壓低至「書超所值」的廉美底價矣。文學書寫,無非寄附生命甘苦,書冊上市,無非廣邀大眾分享。為昭公信,那麼我只好進而「秀出」三位審查委員,如下的審閱評辭了:
──作者早就具有書寫大河小說經驗。此作寫其故鄉西螺溪的變遷史,敘事以寫實中變駁出生動靈活,是其優勝處,亦為台灣大河小說類型中的引人注目處。
──寫西螺溪的故事,人、時、地,嚴密構成一部龐大的作品;描述精確,內容極為豐富。文章雖長,濃度可以,不但未損害作品,而且加重了作品的分量。
──果真洋洋灑灑,磚頭厚巨著。
浮盪於世代,沉澱於書寫,我猶原初衷不輟,只是求印無門,只好自行出書;如果讀者還珍惜這份書緣,無論買書與否,我都歡迎進入我的「臉書」,交換生命與創作經驗。

二○一六年三月 謹識於新北市三峽鳶山下

   
 

第九章 極盡一切可能的年代
1
邁進七十年代中期的一個初夏傍晚,一群莊人踩響久已疏怠於上田下園的腳步,紛亂來到那落畏縮著一只破舊「古廩笨」穀倉,如今只剩阿福林一人獨居的鉛皮厝前,懇請老乩童阿福林親自出馬,向莊神三山國王求賜幾支「大家樂」明牌。
「愛國獎券就快停售,這是最後機會,水牛頭無來麼?」
「他已經不再信神,永遠不想踏進三山國王廟一步啦。」
「這也難怪,一連好幾期,他都大摃龜,輸得好慘喔。」
「好像有誰看見他,一個人捧著沙盤,走向溪墘姑娘廟;那尊水流姑幫他浮過一次牌,他現在只相信那些冤死鬼了。」
「我聽過他發重誓,此後寧信邪、不信正,寧信鬼、不信神囉。」
「他,今晚不會出事吧?」
大家圍湊一夥,議論紛紛。
阿福林家的新柏油埕上,正曝曬著弟媳家的早冬稻。
民國七十年代初,他女人美好仔執意北上幫兒子們看家煮飯後,阿福林一氣之下,早就將所有田穡免租讓給侄子詹兵夫婦種作;在埕上曝曬的穀子,大部分還是阿福林幫他們從自己田裡收割回來的。
阿福林迎著落日,佇在金黃色穀堆前發呆了半晌,然後入內胡亂吃過侄媳提來的晚餐。阿福林習慣於提起一腳,踩在長條凳上,半弓著腰扒飯;夕照斜暉悄悄抹在老土壁上,顯得古黃而幽寂,這使得阿福林內心陷入一片既追憶又傷感的低徊裡。
前來拜訪的莊人們,就站在灶間外,以乞求眼光盯覷著看阿福林吃飯;他們是因為前後幾任新乩童開出的「明牌」,都連續遭到嚴重「摃龜」,這才突然心血來潮,想起這位曾經是三山國王建廟以來最佳代言人的。
「噢,這期我不能再輸了;再輸,農藥帳、肥料錢全無著落了。」
「我比你更慘,剛招的會款簽光光,這期再輸就得揹債跑路啦。」
「那算啥?我再籌不到錢繳貸款,法院就要來查封那些祖田囉。」
「我們在老乩童見證下,誠心向神明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簽賭吧!」
阿福林應允了這群經歷農村破產,如今更再深陷「大家樂」泥淖中的可憐鄉親。
他們上述困境並不誇張,簽賭「大家樂」起初是出自好奇有趣,再而是受不了巨額彩金誘惑,其後是各種「明牌」傳說的推波助瀾;最後,竟然蔚成一股地方風潮,人人必賭、家家必簽,越賭越輸、越簽越大,終至財亡家敗、心神慌亂。可以說,「農村破產」與「大家樂」簽賭,儼如兩大社會風暴,前者還能留得青山在,後者簡直連青山都給毀了。
然而,這兩股社會風暴,好像也才只是某個巨颱來襲前的兩陣中型氣旋而已。
「呶,看樣子,這時局、這世風,恐怕是某種變天前兆呢!──」
阿福林以他那體察四時節氣,密切影響生民農作的憂患心情,若有所感的警覺著此種世情變化;似乎,隱約中,遠方某處另有一團更可怕、更迷亂的絕代風雲,正在越滾越大、越滾越近地,朝向他、朝向本莊西厝席捲而來了。
阿福林此次應允起乩之求,除了因為他曾經是個神明使者的使命感之外,最主要的是他那不甘屈服於人世之輪的,跌宕在泥濘農路的耕牛脾性;他始終堅信,人們吃食土裡生、地裡長的五穀長大,最後必將回頭重新肯定土地、肯定耕作的重要性。
這是長存於天地節氣之間,超越於時代亂象之上,只要有人類活著便永遠不變的至理;今晚的起乩,正就是莊人們迷途知返的最大契機了。
「選舉時,我們選出最賢能的人才,但現在社會卻變樣啦!──」
「節慶時,我們獻上最豐盛的供品,但現在神明卻不靈啦!──」
「這是啥天理?是戲裡,人人怨嘆的時也、運也、命也嗎?──」
以前,阿福林不信金黃耀眼的萬二割稻糧主食,會低賤到無法跟香菸、可樂的附屬消費品比價,不信虔誠信徒會在神明聖杯下傾家蕩產──就像,不信辛苦養大的兒子們會棄鄉而去、胼掌胝足一對手的女人會棄田而走,不信寸土寸金、黑沃沃的好田,會荒蕪廢耕一樣。
阿福林懷疑,古人所謂「三才」者,天、地、人之中,想必是至少有誰嚴重失職啦。
三山國王廟內,老桌頭烏鶖叔公,早已備妥一干道具等候在神桌旁。
烏鶖叔公早年由於迷戀阿七嬸婆的少婦孀情,中年又因熱衷地方派系疏忽了女人阿對仔的高血
壓,導致阿對仔慘遭中風喪命而受到兒媳交相指責,使得臨老心境頗感愧疚寂涼;此前,早將數十年三山國王最佳解言者之位,讓給心性純正的後生晚輩。
今晚,他也拗不過大家的拜託,再度出山了。
廟殿上一片肅穆,扶乩法事,終於開始進行。
「且慢,大家聽好!我今晚可是下不為例,最後一次幫忙你們喔!」入乩前,習慣於閉目等待神靈感應的阿福林,突然睜開眼睛說。
「切記,我老烏鶖這回幫你們臨桌逼牌後,可也是不再破例囉!」烏鶖叔公摻雜著複雜晚景,山羊鬍鬚抖動地,也向農佬們宣告道。
阿福林接受過嚴格的乩童閉關訓練,但每次扶乩總不免會另在法師傳授的心訣之外,私自加進若干一己的悲憐心愫,冥冥的感應才較易入神;那些私自加入的心愫性質,端視信徒求問類別而異,包括並非來自讀聖賢書而平凡寸心即能充分感知的,人間各種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以及生而為人的七情六慾之疑惑。阿福林年少失學、年輕失怙,大半輩子遍歷亂世爭戰折磨,一顆敏感憂患之心,早已幾乎等同於草木之於四時節氣的遞變榮枯。
民國七十年代中期的這個晚上,當烏鶖叔公第一道符咒催逼下來,早已累積夠多世事鬱壘的阿福林,立刻在裊裊騰升的煙霧中,聽見本莊西厝三位開基祖甘冒淒風苦雨、徹夜攜妻帶眷搬離困厄的祖居處,奔赴新墾地本莊西厝而來的車輪聲;阿福林恍惚見到了牛車因重載而深陷的轍痕,聽到了三兄弟因重擔而沉渾的喘息。
「噢,一隻老水牛啊,三位開基祖啊!──」
日月悠悠,前塵滾滾,阿福林不禁無限感傷的呼喚起來。
他在神桌上躬身伏趴下去,耳際聽得莊人們紛紛興奮道:
「哈,起乩啦!三山國王附身啦,老乩童開口啦!──」
當烏鶖叔公催下第二道符咒時,阿福林更再看見西螺溪畔,已然草闢初成的一片家園。
然而,正當見到一族三家侷擠在幽暗的煤油燈下分食一鍋藷條時,一介佇在田壟上掘藷的老農疊影,突然鬆開鋤頭緊抱腹肚,發出痛苦難當的滾地哀號。「噢,阿公,阿公啊!」阿福林目睹著,據傳係因長期忍餐過頓、操勞過度,活活被藷酸、被胃酸痛死的祖父詹樹了。
阿福林因感慨於族人早已淡忘窮苦飢寒的況味,有意詳看當初詹樹公的死狀,以資向大家警惕如今的安逸奢靡;但趨步定睛再瞧時,多麼貼近地,老農那張臉倏忽又幻化為終戰前被盟軍空襲炸斷半條腿,醫藥不發達加上無錢就醫,以致慢慢高燒昏囈而死的父親詹炭了。
「噢,阿爸,阿爸喂!」阿福林設身處地,痛徹肝腸的,三度而呼。
老農那張臉還在變化,他變出了一張阿福林似曾相識的熟臉來;阿福林彷彿從朦朧古鏡裡,逼在眼前地,重見了青壯期積極著眼於改善家計,卻屢遭農藥傷害、瀕臨死境,幾度幾乎喪命的自己。
「噢,阿福林,阿福林哪!──」
此次,阿福林看到了本身在一次次口吐白沫的送醫急救中,頻頻呼喚自己的名字。
阿福林恍如隔世重活,一個醒轉回神,聽見耳畔一干莊人們,爭先恐後探詢而問:
「阿福林怎麼啦?三山國王,還未到齊嗎?」
「明牌、明牌、明牌,明牌趕快開出來吧!」
烏鶖叔公則老腔老嗓,老神在在的回答他們:
「囝仔性,猴急什麼?請三太子、大聖爺也沒這麼快,何況是三山國王。」
如此對話裡,烏鶖叔公又催下第三道符咒;這道符咒威力極猛,一時之間,阿福林竟然感覺時空快速跳轉,來不及辨識眼前到底身在何處了。
那感覺似乎是戲正上演,一幅幅置換而過的布幕、一陣陣世途滾起的沙塵,一片片西螺溪流閃的波光、一脈脈牛眠崙頂颳動的莽韻;久久,阿福林這才終於意識過來,原來這全是一場場虛實交纏的浮生逝景,一檔檔真假交錯的過往夢境。
他一則水深火熱的身陷現場,一則退出場外的冷眼旁觀;在林林總總的諸般角色中,他遠層驚見了戰死於南太平洋宿霧島上的阿七叔,中層驚見了陣亡於台灣海峽金門島上的弟弟阿福財,近層驚見了插地沉屍於西螺溪底的堂侄阿夫。他們神情苦寂的默默承受時代淘洗,竟而忽焉一閃的退向幕後,空出世代位子;終致阿福林眼下,悠悠流轉出自小聰明過人、力爭上游的長子春景,出人頭地的奔馳著進口轎車,匆匆擦身而過。
阿福林悲沉轉為欣躍,渾然淡忘了曾經窮儉苦忍的心酸,淡忘了空出位子、退出幕後的惆悵。父親站在豐饒的西螺溪畔、兒子擠身於繁華的台北街頭,彼此不死心地,遙相對吟起來:青龍騰海,朱鯉躍門,琴棋書詩,禽畜犁耙。藷在園、禾在田,水滿缸、穀滿倉,四時運作不息,五族迎送含笑。祖含貽、孫繞膝,兄弟勤、妯娌安,忠孝功德皆全,風日雲月與共──
高樓穿雲,大廈凌霄,筆紙秤剪,財經文化。商在坊、工在廠,水自來、電自通,百貨川流無歇,千行往來達利。國運昌、內政和,社區治、巷道暢,食住育樂齊備,信愛法理兼有──
「三山國王到齊啦,阿福林開始唸詩啦!」
莊人們睜眼注視著阿福林抽起搐抖的嘴角。
「三山國王若真心想幫忙本莊弟子,就請祂們別咬文嚼字,乾脆直接開牌吧。本莊讀過書、懂得詩謎的弟子,全都跑去台北謀生囉!」
其中不耐煩者,浮躁的向烏鶖叔公提醒道。
阿福林面對一幕幕走馬燈的浮生戲齣、一檔檔周而復始的往事前塵,努力感應三山國王所要透過他傳示給莊人們的神機諭旨;然而,他極清醒的茫然了。
今晚,阿福林當然一如往例,強烈感受到三山國王的冥冥神威;但他私自摻入的那份心愫,猶然刻骨銘心於民國四十年代那次起乩,請神召回阿福財迷失在金門料羅灣畔的招魂之夜,突如其來某種邪靈附體的懊悔經驗。
那年,阿福林已是三十出頭的青壯盛年,竟在三山國王聖香裊繞下,當著濟濟一堂的全族父老,為求自己能免於少掉一半祖產而假藉神明之口,諭示孤兒寡母的弟媳詹柳綢,趁早攜子改嫁。阿福林事後自覺卑鄙窘尬至今,懷疑近年來本莊西厝的種種迷亂,以及今晚被三道符咒逼出的虛實交錯、真假互轉之象,想必是擅長撥弄人間世情的邪靈,又在重施故技。
──悲、悲、悲,世間錢財人人愛,哪堪三代摞積一代空!
──哀、哀、哀,人心不足蛇吞象,奈何一貪招惹六厄來!
阿福林極清醒的茫然了,他希望滾滾往事、滔滔前塵,果真都能像戲齣般重新搬演、像戲角般重新扮裝,俾使世人重新來過、翻轉再生。
此刻此際,也許一切因緣果報已然俱足,今晚當他這麼祈求時,說來就來、說去就去,他居然如願驅策起一股遠遠大過三山國王神威的莫名能力,像翻閱手上書卷,隨心所欲翻閱起一大片多重時間、一大塊多層空間,同存並在的,本莊西厝古往今來的濃縮體了。
他從四面八方通視這大片、這大塊,晶瑩剔透的,涵蓋百年天災人禍的本莊滄桑史;他看得透徹極了,它就像一座電視上新近推出的三極六鏡、多元布景的魔幻劇場了。
百年來的種種人與事、情與慾、是與非,全都各擁一個方位的存在其中,分秒幻化、日夜推移;阿福林將之合在掌上,向信徒們展示。
「老乩童這手勢,透露著啥玄機吧?」
阿福林隱隱聽見莊人們如此納悶而問。
「請三山國王明示,弟子們看不懂您的手勢啦!」烏鶖叔公疑惑的托起老花眼鏡,趕緊傳話下去:
「燭火不能熄滅,金紙繼續燒下去,看樣子三山國王還不十分滿意!」
阿福林在隨心所欲的意念裡,看到了包括他與烏鶖叔公在內的場場扶乩演出。
今晚此次起乩,他看見自己,張開血盆大口的厲聲笑道:
「聽著,汝等莫再勞心費力啦!本座想要的已不是金紙與香火,而是你們的生辰死綱、你們的終極命運,你們的最後靈魂!你們──包括三山國王與三名詹姓開基祖,包括所有西厝莊民在內的每尊神、每個人,如今全在我掌握中,全是我手指上的布袋戲尪仔啦!──」
「您是神是鬼,是佛是魔?」烏鶖叔公捉緊老花眼鏡,瞠目而視的提醒他:「阿福林,我們今晚問的是明牌,不是生死命運喔!」
「哈,我亦神亦鬼,亦佛亦魔!我是玉皇大帝、千手如來,是混元魔君、十殿閻羅!」阿福林看見自己搖頭晃腦,直覺本身胃囊抽動,腹中酸液翻嘔的,句句如雷吐言而出。
「無論尊駕是何方神聖,弟子們都心存敬意,但請好來好去!」經驗老到的烏鶖叔公,乍看情況不對,內心大驚,趕緊祭起退神手印,猛力打去:「疾疾如律令,退駕!──」
阿福林清醒極了,他以為烏鶖叔公祭起的五雷掌,又會像上次邪靈附身那樣,將另一個他打得魂飛魄散,倉皇而退。然而,今晚他竟然不為所動,繼續痛苦而猖狂說:
「哈,天雷地火都無用,五雷掌、七星劍、八卦網,任汝來啦!聽著,不只是本莊西厝人,連天上千神、地下萬鬼,也全在我掌握中,全是我手上的布袋戲尪仔啦!──」
阿福林驀然轉身,燦燦燭火與朗朗日光燈下,清楚看到莊人們神情慌亂的圍湊在三山國王神桌旁;阿福林恍惚想起,當年如此圍湊在最後族老詹土臨終榻前,想起更早為堂侄詹夫祈求奇蹟出現時,彼此那一張張和衷共濟的憂患臉面,不禁使他兩行熱淚汨汨奪眶而出了。
「哈,汝等不是要問明牌麼?日月昏暗,神佛隱世、閻王現身,此牌必出啦!」
阿福林顫身抖步,眼前心神一陣剝離的分出兩個自我,喃喃朝向求牌者警示道:
「聽著,人心似鉤,天心如秤!汝等速速回醒,士農工商,勤耕力作。當今亂世,閻王當值,明牌再逼──就是自尋死路,就是自掘死窟,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啦!」
「怪哉,閻王當值?這『閻王牌』到底該逼幾號,你們就自己去悟吧!」
烏鶖叔公焚化一道符水,猛然噴向阿福林身上。
烏鶖叔公也像心神一陣空茫般,喃喃自語起來:
「阿福林瘋啦,六十幾歲的老乩童,今晚被善男信女和自己給逼瘋啦。」
「阿福林給明牌逼瘋啦!──」
「阿福林給西厝人逼瘋啦!──」
「阿福林給莊神三山國王逼瘋啦!──」
「哎,孤獨老人阿福林,把自己給逼瘋啦!──」
翌日,大家議論紛紛,也似乎是自我告解、自我脫罪地,將此事傳遍十三股內。

以上內容節錄自《西螺溪協奏曲》詹明儒◎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9863583677.pdf

   
 

詹明儒

一九五三年生,彰化縣人。
屏東師專畢業,現任國小教師。
曾發表〈進香〉、《阿福林與鄰里們》及《番仔挖的故事》。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6. 21世紀黑死病-憂鬱症的解藥
 
開卷試讀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橄欖園裡的悄悄話
 
   
 
2.懷師的四十三封信
3.一生修行的導引書:大法印五支道前行教授噶舉上師言教
4.幻形物語
5.延緩老化延長健康壽命:八十歲的健康生活體驗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