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線上付款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信東學院大事記:宣傳工作背後的故事
  信東學院大事記:宣傳工作背後的故事
  一本魔幻寫實小說,還是精神病患囈語?是對社會的控訴,還是被害妄想?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曲丁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2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9865559175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0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鶯鶯傳〉、《董西廂》“人物”之形象
〈鶯鶯傳〉、《董西廂》“人物”之形象

西廂故事人物探討與比較,深度剖析鶯鶯、張生、紅娘等主次角色的形象與營造!

 
極高明而道中庸:《尚書》天人視角下的儒家本色
極高明而道中庸:《尚書》天人視角下的儒家本色

以天為根,以人為本,敬天卻不輕人,重人卻不離天,正所謂「極高明而道中庸」

 
穿靰鞡的人們(簡體版)
穿靰鞡的人們(簡體版)

幼女尋父,被父親批准槍斃了!圍繞中華民族的根本問題──土地,描繪出眾多絢爛畫面。

 
寒假
寒假

每個學生都有過寒假,偶爾,我們會憶起那年寒假,曾發生過的美麗故事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以2019-2020年信東學院大事為敘述主軸,但也可能是精神病患者的臆想或回憶。
◎故事大部分的內容看似日記或者工作筆記,也可能是一本長篇小說創作。
◎各章結尾的「夢記」,記錄故事主人翁林某的一些夢,是真是假,或是另有隱喻?

頤使氣指的教育官員、麻木不仁的青年幹部、膽氣粗豪敢於犯上之輩、忍氣吞聲的小職員、肆意妄為的城管,還有受到踐踏的底層百姓……
掌控輿論、偵測不同意見、誘導和壓制不同觀點;提拔與降職、漲薪與拘留、職稱晉級與祕密揭發……
——這些胡說八道的瘋子,被人潑糞,或者掛在電線杆上,沿著信東大街掛了七百多個!

你所閱讀的大部分內容,看上去是日記或者工作筆記,但其實是病人的臆想或者的回憶。這些內容雖然顛三倒四,卻能湊成幾個完整故事,發表出來,以作為心理學家瞭解精神病人的一個視窗。

但事實也可能是,書中展示了一名宣傳人員眼中的大學故事,不僅表現了校園生活,還是一幅俗世眾生貌的畫卷,書中主旋律和實際生活的反差構成了一種表達的張力,揭開宏大敘事華麗的外袍,展示不為人知的欲望、奮鬥、掙扎和迷茫……,總之,萬勿對號入座。

   
 

序言一
編輯整理 曲丁

林某是我大學同學,我們同在信東學院政文系(現政法系)讀過書。他畢業後留校工作,當過宣傳科幹事,後來任科長,也兼任教學工作。上學期間我們接觸挺多的,每週都能聊幾次,知道他喜歡讀書,也經常寫作。
我畢業後到中學教書,考了心理諮詢師證書和教師資格證,再後來讀完研究生,又回到了學院工作,和他關係密切起來。
去年他在本地某個論壇發了不少內容,內容很荒誕,還發了連結來給我看。我那時才知道林某不知何時得了精神病,也可能是癔症或者焦慮症什麼的。他媳婦說,他在單位還沒什麼,回到家偶爾會皺起眉頭自言自語,有時候咬牙切齒,有時候又會搖頭歎氣,在窗前一站一晚上。後來家人送他去精神病院看了幾次病,也找了心理諮詢專家,還吃了一些藥,已經有好轉。
我費了很大力氣,把他發到網上的內容編輯了一下,發現和他在宣傳科從事的工作有關聯,小部分內容是編寫學校校史或者大事記的內容,大部分內容看上去是日記或者工作筆記,其實是病人的臆想或者的回憶。這些內容雖然顛三倒四,卻能湊成幾個完整故事,足以證明趙某的精神病是屬於陣髮型的。
此外,網上對他發佈的內容也有些評論,我也摘了一些放在了裡面。
我和他還有他家裡人商量了一下,覺得這些故事可以發表出來,作為心理學家瞭解精神病人的一個視窗。
他願為心理學和精神病學作貢獻,但說過:「一定要用化名,因為曾夢見有瘋子胡說八道,被人潑糞,或者掛在電線杆上,沿著信東大街掛了七百多個。」他說這話時候地眼神特別不正常,我覺得他作為精神病人,發病期間的胡言亂語也有可能會在無意中影響到別人的工作和生活,就姑且聽他的,都用化名吧。
那就叫他林平吧。我在裡面也用了化名。
這裡面除了標題,其他內容都是精神病人發病期間的胡言亂語,和現實沒有一絲一毫的聯繫。萬勿對號入座。

曲丁


‧‧‧  ‧‧‧  ‧‧‧  

序言二
林某

兩千五百年前,孔子周遊列國時,曾路過信東市城東的西河鄉高臺村,在那裡講過學。據說這個地方就是信東市乃至整個河東省教育開始的地方。但我總感覺這個地方鬼氣森森的。去年,學校以此為始,要慶祝建校兩千五百周年。
當時,學院召開黨委會,研究了校慶事宜。宣傳部的任務很多,安排給我的工作是寫學校的《十年大事記》,先寫的是二○一九至二○二○學年。
我搜集了幾萬字的材料,還與有關二級系部、科室的負責人、教師進行了訪談。但編寫到中途,遇到他們的無理阻撓,說我患了精神疾病。我寫的都是事實,每一件事都有出處,每一個人都能查證。
雖然我常作夢,有時候夢見西夏的貓牛城,有時候夢見唐朝的益津關,還夢見過湛藍和灰黃色交錯的撒馬爾罕,但夢見最多的是一隻銜著火把的獵犬,那火把熊熊燃燒,極近又極遠,就像是西晉時期武庫燃著的一場大火,又像是第歐根尼手裡的燈籠,但那些都是我的私事,和工作無關。
曲丁說,我把寫的一些東西發在網上了,還發給他了。他撒謊,這都是他幹的。他整理了一下,說打算發表出去,為精神科大夫和心理學家提供一些案例。我不同意,他造謠撒謊包藏禍心,他篡改我寫的內容,他想害我。

林平

   
 

7月25日,我校上報就業品質報告,因工作措施得力,就業率再創歷史新高,得到教育廳、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表彰。

關鍵字:畢業生 就業證明 威脅 小狗


第一章 就業工作

信東學院辦公樓對面,一排柳樹堆起一團團濃黑色的綠,清早就有蟬鳴傳出來,悶聲悶氣的。柳樹後是個廣場,早上七點多,廣場三三兩兩地學生,有的是在晨讀,有的是在談戀愛,還有的,是借晨讀的名義談戀愛。
據說,從前這個地方當過屠場。信東市一馬平川,都是平原,學院這塊地方連個土坡也沒有,卻稱為五龍山。早些年的夏天,有人在操場見過鬼火,草叢裡,飄飄悠悠的綠色和白色。對面就是辦公樓,每天與廣場對視。
這季節,熱得太早。林平從車裡出來,走了二十多米,身上就開始冒汗。心裡盤算著昨天的通知,就業工作完成不好,就是班主任工作不利,工作不利就會取消評職稱的資格。想到這兒,早上吃進去的那幾塊蔥油餅好像開始重新堅硬起來,喝下去的仿佛不是豆漿,而是鹽酸,把他的腸胃燒得千瘡百孔。
他略皺了皺眉頭,捏著份文件,走進辦公樓。二十年前,他大學畢業,來學院報到的時候,第一次踏進這座樓。當時他滿懷激動,雄心勃勃,要改變教育。上課上班,至少每天上下午各一次,一年二百多天,到今天進出此樓大約有八千次了。現在他走進來,只覺頸椎腰椎和肩膀都硬硬的,像是鏽住了。
這座辦公樓坐南朝北,建於八○年代,當時或許是米黃色,現在只顯出滄桑的灰黃,一些淋漓的鳥屎,給牆體上添了些白斑。樓的樣式和當時的建築都差不多,中間是七層高的主樓,主樓兩旁是五層東西走向的側樓,側樓頭上各向北伸出兩座配樓。站在辦公樓前,前方和左右都是方方正正的樓,很有些壓迫感。
信東學院建於一九九○年,開始叫信東師專。二○○○年六月,國家推進教育改革,合併了東邊的農業學校、貿易專科,率先改為學院。目前主校區在這城市南郊,占地四千畝,東西長,南北窄,東半部是運動場和學生生活區,西邊是教學區。學院北邊是醫院,南邊是麥田,往西過了馬路,還有一片家屬樓。這幾千畝校園的重要部門都在這辦公樓裡。一樓是學團、學籍和招生部門,工作與外界交流比較多;二樓是財務和人事部門,方便教職工辦事;三樓書記院長,四樓是副書記副院長,五樓六樓是宣傳、檔案、資訊等部門。
這辦公樓裡有四十多個部門,二百多行政人員。林平在宣傳部的宣傳科,負責學院新聞審核編輯、輿情監控等。他任職宣傳科副科長,也是學院裡政法系教師。這類人員俗稱「雙肩挑」。他的上級是宣傳部長週一峰,宣傳科沒有正科長,林平主持工作。手下有三個人,小李、小王和小趙。
去年薛青剛調到團委的時候,和林平一起吃涮肉,問他:「你說,學校三十幾個部門,哪個部門最重要?」林平放了些肉到鍋裡,打哈哈說:「誰是最美麗的女人,你不得問問魔鏡?」
看到薛青還等著回答,林平就說:「是你們團委?」薛青一邊往碗裡舀芝麻醬,一邊盯著旁邊服務員窈窕的背影搖了搖頭。
「教務處?」
薛青撇撇嘴,還是搖頭。
「你這讓我有點煮酒論英雄的感覺了哈,莫非是我們大宣傳?」林平笑著說。
薛青的嘴角「嗤」地一聲:「你沒喝酒就醉了。哪個單位最核心的部門都是財務和人事嘛,一個管錢袋子,一個管官帽子,這兩個部門才是最關鍵的,至於教學和學生管理嘛,」他伸了伸小手指。
薛青是團委辦公室副主任。從前他是個挺精幹的小夥子,個子不高,但很勻稱。他工作能力強,處事靈活,幹了幾年組織部工作,請客的人多,體型和臉型都逐漸圓了起來,似乎連眼睛都給擠小了。
他這麼一說,林平才知道薛青從組織人事處幹部科調到團委辦公室,多少有些情緒,就打趣他:「你們團委美女多,男女搭配幹活兒不累,」見他不語,又安慰他說:「都是科級,平調,都差不多嘛。」
薛青蘸足了芝麻醬,送嘴裡一筷子涮肉,很用力地嚼,腮幫子的青筋也鼓起來,咽下一口,恨恨地說:「從前是管幹部,現在是管學生幹部,差不多?差遠了。」對同事發牢騷是職場大忌,但薛青相信林平,他們是十多年的朋友,從二十來歲到四十,兩眼閃爍的夢想像晨星寥落了,鬢角的白髮卻星星點點悄悄出現。相互之間不好說是肝膽相照吧,但互不出賣對方的這點信任是有的。
今天早上,林平手裡捏的檔其實是兩張廢紙——2016年的《意識形態管理辦法》,早就沒用了。隨著形勢趨緊,第二年學院就出臺了更嚴格的管理辦法,任何到校內來做講座、報告的,都要事先把主講人介紹和大綱給宣傳部審批。
2017年的時候,中文系邀請臺灣散文家張曉風來信東做講座,那老太太慈眉善目,很快答應了要來。中文系去報批的時候正遇到新的管理辦法出臺。宣傳部長週一峰捏著他們的申請,臉上表情像是吃了個酸澀的柳丁,苦著臉看了半晌,歎口氣說:「程式上是我簽字然後副書記批准,不過這個人是臺灣的,要不你們先去副書記那裡提一提?」
見他為難成這個樣子,中文系就知趣地撤回了申請,沒再去打擾副書記。至於後來怎樣,林平就不知道了,反正思想教育三天兩頭來一次,不愁師生沒有收穫。
這類廢舊檔放在副駕駛座前的儲物箱裡,還有一打。對林平來說,這些東西的作用是拿在手裡,遇到領導的時候顯得把工作帶回家,留個勤謹的好印象。有時候林平也懷疑,這有用嗎?但轉念一想:有備無患。
就像前些天,林平無意說起自己買了本小說,部長週一峰就笑他。他趕忙申辯說:「是業餘時間看。」結果週一峰開玩笑似的說:「業餘時間?有空看小說,看來工作量太小。」林平就更不敢多說什麼了,就算手頭沒活兒也在電腦前忙忙碌碌的,自己私下把這戲稱為「無道具表演」。
爬上五樓,坐到像是開了暖氣一樣的辦公室裡,衣服很快就貼在後背上。接電話、寫材料忙忙碌碌,一上午時間很快就要過去了。
林平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掛鐘,十一點五十八,還有兩分鐘就可以去打卡機上刷卡。這幾分鐘格外漫長,前天,通知就是這個時間來的。
當時,林平用滑鼠點了一下螢幕左下角的「開始」功能表,準備關電腦。突然右下角的企鵝閃爍起來。
他皺著眉頭點開企鵝,瞟見班主任群裡通知:「週末帶畢業班的班主任要收學生的就業證明,要保證百分之百。年底列入班主任工作考核。」「百分之百」下面還有一行著重號。
學院有規定,參加職稱評定有幾個基本條件,必須任課,必須當班主任,必須發論文。學院總共有一萬八千多學生,一千余名教師,凡是當老師的,都等著評職稱。職稱一般有四個檔:助教、講師、副教授、教授,晉升難度依次遞增。之所以說一般,是因為教授之上還有各地市的東江學者、嵩山學者、北湖學者等學術稱號,省部級的還有黃山學者、長江學者等稱號,國家級的還有院士。每一級有一級的成就要求,每一級有一級的財政補貼,拿林平瞭解的信東市東江學者來說,每年有市級補貼幾萬元,除此之外尚有一些學術研發基金資助。這類稱號對大部分高校教師來說都是可望不可即的浮雲。
林平在學院裡工作了十幾年,心裡是有個譜的:幹部提拔屬於可遇不可求的事,自己安分工作,有機會時候爭取就好;職稱評聘卻是每個人只要努力就能夠得著的,自己想要兩條腿走路,職務提拔和職稱都要追求,不過在高校裡,被人喊一聲林教授,顯然比林科長要動聽得多。
為評職稱,林平也就不得不當起了「五項全能」:除了完成宣傳科的工作之外,在系裡帶了一個班,當了班主任,加入了教研室,一周要上四節課,閑下來還要寫論文四處投稿。有時候自己也覺得悲催,一天天過得像陀螺一樣,是什麼日子啊!林平就納悶,那些評了教授副教授的領導,他們不開會不出差的日子屈指可數,就有空上課、當班主任、寫論文?不過奇的是,每次職稱評定,他們照樣參加評定,而且名次居前。
林平歎口氣,打開班級的QQ群,通知了自己班的學生。學生都在實習,要寄回來,少不得一再地提醒。
週一收到的通知。今天週三,班裡的學生還有三個沒有寄來。陶成、周楠、陳鑫鑫,前兩個是在校期間就個性很強,對學校的安排各種不配合。後一個陳鑫鑫,林平是知道的,那是個紮著馬尾辮,很俐落的瘦女孩,她怎麼也沒交?
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盲音,他咬咬嘴唇,掛了電話。今天群裡的通知,除了依然要求「就業率百分之百」以外,「務必完成」後面還跟著三個紅紅的驚嘆號,像是三個炸彈。
下午,林平正端詳著通知和三個學生的名字。陳鑫鑫的電話打過來了,他如此這般說了一遍,她乾脆地答應了:「好的老師,沒問題。我明天寄給您。我這兩天准備考研,沒有找工作。」
掛了電話,林平舒了口氣,可這口氣在聯繫陶成時又提了起來,陶成在電話裡說:「老師,您就甭管我了,我正從網上倒騰《夢幻西遊》裡的裝備,沒就業,不過請您放一百個心,我每個月流水小一萬,利潤能有七八成,不會……」
林平皺著眉頭打斷他:「陶成你少給我油嘴滑舌,這個就業證明必須要有,你抓緊去找個實習工作,把證明給單位蓋章然後寄給我。」他也知道這兩天他找不到什麼工作,但總不能明說,你隨便找個地方蓋個章給我。
去年就有個老師非常「直率」,或者說,非常缺心眼地把這話明說了,還發在QQ群裡,轉頭就被學生截屏發在微博了,鬧出了不小的事端。有的事能做不能說,比如眼下的就業證明。有的事能說不能做,比如說願意為偉大事業奉獻一切。這就叫做潛規則。
給周楠打電話前,林平頗猶豫了一陣子:周楠立志要成為國家公務員,正在家裡複習準備公考。這倒沒什麼,其他准備考研的、準備出國的也都找了地方蓋了章寄過來了,儘管不少學生蓋章的單位是同一家小書店,林平也只作不知道。
是對周楠性格的瞭解讓林平很犯難。這麼說吧,從前林平見他總在教室裡看書,就在班會上公開表揚了他,號召其他同學向他學習,會後又單獨對他講,希望他讀書學習之餘也積極參與班級和學院的活動。沒想到他翻了翻白眼:「參與活動有什麼意義嗎?隨便來個專家,不管我們愛聽不愛聽,有沒有興趣,都得當人肉背景去捧場……」
林平心說,我被抓去聽會報告會捧場的時候比你多多了,領導管你愛聽不愛聽,那有什麼辦法?但還是秉著政治正確的原則,耐心地對他說,多聽講座和報告有助於拓寬視野,增長見識。周楠撇了撇嘴,扭頭就走,當時自己那種心裡灌了水銀的感覺,林平現在都還記得。
他定了定神,撥出號碼,盯著手機想策略。
嘟-嘟-嘟-嘟-電話無人接聽。
他咬咬牙,這小混蛋。他再次打開QQ,第三次給周楠留了言,給他強調週末前務必要寄回來。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話:「不要影響你及時畢業。」
週五上午的通知很客氣,但後面的話讓林平心驚肉跳:「學生就業率關係著下一年度學校的招生計畫和辦學經費,班級學生的就業率會影響班主任的年終考評進而影響職稱評定。請各位老師務必重視。」
陶成雖然玩世不恭,但再三再四地催促下,還是給老師幾分面子,找了個網吧蓋了章給寄過來了。林平不滿意地看著信東市飛翔網吧紅彤彤的印章,歎口氣放在了檔案袋裡。
只剩下周楠了。電話是依然打不通。
蟬的叫聲漸漸高亢,關上窗戶依然塞滿耳朵。氣溫越升越高,科級幹部的辦公室沒有空調,像是個蒸籠。林平覺得頭頂的風扇吹出來的全都是熱氣,自己就是那籠屜裡的小籠包,頭髮上、臉上都濕漉漉的。
腦子裡也像是著了火,抬起右手,四根手指在桌子上叮叮咚咚地叩擊著。要是這桌子上有弦的話,自己彈出的怕不是一曲《十面埋伏》,林平恨恨地想。
他編了條短信,「請認真面對自己的學業和未來,及時寄發就業證明。」
不一會兒就見QQ閃了起來,周楠上線了,或者說結束了隱身:「怎麼著?什麼學業和未來?不交個就業證明學校還能扣發我畢業證?學校時不時就搞一些完全沒意義的東西,我就不交,還能不讓我畢業咋地?!」
隔著螢幕,林平能感覺到他的憤怒,這憤怒也似曾相識。當年自己畢業的時候也很煩學校這一套,但又有什麼辦法,還不是找了個小店蓋了章交上拉倒了。
國家三令五申不允許把就業證明和畢業證掛鉤,可招生計畫、經費都是和就業率掛鉤的,哪個高校就業率不夠,下一年教育廳就縮減高校地招生計畫,哪個學校敢怠慢?
從前老單就發過這樣的牢騷:「學校就是個勞動力工廠,誰考慮人的全面發展誰就是傻缺,辦學好不好就看畢業生能不能賣出去,雇主收不收貨。現在流行學生拿著就業協議,學校發畢業證,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老單本名單自華,其實不老,他性格直率,口無遮攔,人稱單大炮。他和林平年紀相仿,但和林平不同,他高且壯,像頭熊。大炮從前在團委學工處,都說他要提拔,後來卻不知怎的回系裡當了專任教師,教思政課。
話雖這麼說,可學生不能及時就業就扣發畢業證這事,能幹不能說。萬一抓到把柄捅到媒體上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平想旁敲側擊一下,斟酌了幾句話,在QQ上給周楠回了過去:「學校這幾天正在批改實習作業,聽說你做得不太認真啊。如果不及格的話,明年要重修,就真的影響及時畢業了。」
周楠沉默了半晌,發了一句「真卑鄙。」下線了。
窗外的蟬聲高亢到有些歇斯底里,林平緊緊抿著嘴唇,心裡煩得不行,看著周楠不再亮起來的QQ頭像,習慣性地又把手指在辦公桌上反復的敲打,篤篤篤的聲音像是驛馬疾馳。
林平本想打個電話給學籍科的許文賓,讓他把周楠家長的電話號碼找一找,發給自己。可轉念一想,又不是一個部門,求人辦事還是親自去一趟的好。
到學籍科,敲開門,屋裡一片清涼世界,同樣是科級幹部,這裡就有空調。見屋裡坐著兩名家長,都沉著臉,而許文賓不知道去哪兒了,料想沒走遠,就出來等他。不一會兒,許文賓來了,望了一眼林平,點點頭打個招呼,滿臉愁苦。
他對那兩名家長做了個請的手勢,說:「領導在三樓三○一會議室,您兩位上去吧。」然後回頭跟林平努了一下嘴,表示自己也得跟著上去。林平不想再跑一次,就簡要把事情說了一遍,文賓點點頭,出門時撂下一句:「敏姐,請幫林科長查一下。」
敏姐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她放下手機,一言不發地去查學生檔案。林平打個哈哈:「添麻煩了哈。」
敏姐邊查邊端起茶杯喝了兩口,不情願地說:「不客氣。林科長今天有事?」
林平知道她剛才玩手機,自己跟文賓說的都沒聽進去,就又說了一遍。
敏姐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就有些不耐煩,說,當年入學的電子檔案,可能都存在系裡了,學籍科沒有。
林平心想,系裡的檔案不是學籍科發下去的嗎?都是電子版的,學籍科怎麼沒有?嘴裡卻沒有說什麼,只說,等文賓回來再看看。
閑著也是閑著,林平就問敏姐文賓帶上去的那兩個家長是什麼情況。敏姐說起這個有了精神,放下手機,神神祕祕地說了原委,還低聲囑咐:「別往外說,影響不好。」


夢記(每章最後記錄了林某的一些夢,下面各章同):
八角飛簷的小亭子裡,青石桌上一碗胖師傅紅燒牛肉飯,閃著油光,香噴噴冒著熱氣,牛肉是薄薄的一層,下面的米飯有些硬心。會稽山下的遊客撐著傘,湖邊雨霧綿綿。

網友評論:
阿P頓272:我們頌州學院的班主任能幹多了。根本沒有麻煩我們同學,班主任給我們蓋完了章,都就業了。好久之後,我們才知道。
zhouFangxi:樓上的,敢不敢說說你的名字?
匿名使用者:作者我認識,他是個精神病,內容都是臆想出來的。


以上內容節錄自《信東學院大事記:宣傳工作背後的故事》曲丁◎著.白象文化出版

   
 

作者:曲丁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花之語
  花之語
  花開花落有如人生縮影,聽得到花開的言語以及花落的聲音,那麼就可以聽到自己生命的回音。
   
 
2.草書通識:小學中文科常用三千字
3.辛苦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
4.信東學院大事記:宣傳工作背後的故事
5.怎樣吃出健康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文學創作者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阿宅咖啡館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線上付款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