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十朝》二部曲《奇道》卷二【龍戰于野】
  《十朝》二部曲《奇道》卷二【龍戰于野】
  十朝宰相 馮道 精彩的一生,就是一部波瀾壯闊的五代十國史! https://youtu.be/5AJWBZrDgog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高容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10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6267189351
裝  訂:平裝

定  價:NT$38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美人魚的逆襲時代
美人魚的逆襲時代

你的內心深處,是否渴望活出與眾不同的自己?

 
The Alliance of the Weak:Volume 1
The Alliance of the Weak:Volume 1

台灣原創英語圖文小說—首部台北國際書獎英語參展作品。

 
再見紅毛港:行船人的愛
再見紅毛港:行船人的愛

那年夏天,一場傾心的相遇——關於行船人的愛,以及紅毛港最真實的文化故事……

 
然後呢?
然後呢?

文明帶來了神奇與速度~ 卻帶走了靈魂與最美的眼眸~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飛虎子李克用忽然倒下,三太保李存勖欲扛起河東重擔,卻陷入內外交困,一步一驚心,無名老者要如何助他七步成王?
馮道在經歷潞州、柏鄉戰役後,好不容易回到幽燕,卻面臨此生最震撼的心靈衝擊,他要如何破而後立、蛻變重生……

本書以編年史的考究、豐富奇想的內容、環環相扣的計謀,精彩華麗的武俠,帶領讀者重回五代十國的磅礡場景,觀看一群被歷史洪流淹沒的豪雄奇才,栩栩重現!

   
 

   
 

◎酒酣舞長劍.倉卒解漢紛

春冬交錯、霜雪漸融,凜冽的狂風夾帶著蒸散的雪氣,瀰漫整個晉陽城,凍得人疲馬瘦、萬物頹靡,但再嚴酷的霜雪也比不上軍心寒涼與士氣低落。

兩名將領提著酒壺大口大口地灌酒,搖搖晃晃地走在暗夜的長巷裡,趁著酒意指天懟地:「他奶奶的,什麼禁軍令!娘兒不能玩、財寶不能搶,老子為何還要賣命打仗?我李存顥上戰場砍人頭顱時,那奶娃娃還在穿開襠褲,這大片花花江山都是老子一刀一拳打下,憑什麼這個不准、那個不准?咱們要不是看在義父的面子上,才給他幾分顏色,喊他一聲大王,真當老子服氣他?想不到他竟不知天高地厚,敢殺我們的人!」

另一位將領拍拍自己的胸口,罵道:「我李存實每天冒著艱苦風霜,上場拼命,已經幾年了,玩樂一下又怎樣?咱們拼命的時候,臭小子總是安安穩穩地躲在後方,如今這屁股才剛坐上位子,就定下這麼多規矩,是給人下馬威嚒?什麼東西!真當大爺好欺侮嚒?再這樣下去,大夥兒還能混嚒?兄弟都沒得當!」

當年李克用起軍於雲、朔,他性格豪爽慷慨,最愛英雄猛將,只要遇到驍勇之士便收為義子,除了名震天下最強悍的十三太保外,還有一批義子將領,李克用對他們都愛如親子,誰立下戰功,便有豐厚的賞賜,衣服禮秩和嫡子甚至沒有分別,即使犯罪也不必受罰,這李存顥、李存實雖未列十三太保,手下也各有一班精兵勇士,因此常恃功驕縱,搶掠百姓,如今這禁軍令一下,自是感到縛手縛腳,心中萬分不服。

「你們在這兒發酒瘋有什麼用?」長巷盡頭傳來一道幽幽男聲。

兩人忽然聽到這陰森森的聲音,吃了一驚,口中酒水盡噴吐出來,李存顥伸袖抹去嘴上的酒水,喝斥道:「是誰在那裡裝神弄鬼?想嚇唬老子!」

李存實大聲呼喝:「我沙陀兒郎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妖孽惡鬼也要退避!」

「我不是妖孽惡鬼,是財神,給你們送榮華富貴來了!」一名清瘦男子從街牆角落處微微轉了出來,露出披穿長袍斗蓬的半邊身子,另一半身子仍隱在月光照不到的幽暗裡。

「榮華富貴?」兩人登時酒醒幾分,睜眼瞧去,卻瞧不清來人長相,李存顥揉了揉眼睛,呼喝道:「財神怎麼是你這種鬼樣子?」

「你們瞧了便知道!」神祕人擲去一只方盒,那李存顥身手著實不差,雖然在酒醉之中,仍是長臂一抄,便接住盒子,咕噥道:「弄什麼玄虛?」打開盒子一看,竟是六顆亮晃晃的金珠,教兩人全然清醒過來,張大了嘴:「這……」不由得嚥了嚥唾沫。

那人嘿嘿冷笑一聲,又道:「這只是先禮!你們若是照著信中所說去做,事成之後,保你們平步青雲,官升三階,一生坐擁榮華富貴!」

兩人最近因為不能隨意劫掠百姓,手頭甚緊,已經顧不得對方條件是什麼,便迫不及待地拿了金珠塞入懷裡,又取出盒底的密函打開來看,瞬間兩人臉色大變,拿著信紙的手不禁微微顫抖,好半晌才互望一眼,卻看見在這大寒夜裡,彼此臉上竟冒了冷汗珠。

「沙陀兒郎天不怕、地不怕,難道連自己的榮華富貴也不敢爭取?」神祕人幽沉沉地聲音透著一絲蠱惑意味。

李存顥兩人畢竟是悍將,很快鎮定下來,呸道:「有什麼不敢?」

神祕人笑道:「兩位將軍果然是識時務的豪傑!」

李存顥又道:「但你連個臉都不露,我們怎知信中所寫是真是假?」

神祕人微微走出陰暗的角落,揭下蓋蓬,露出真實的面容,陰刻地一笑:「我是落第士子!只要你們能讓李存勖踏入大梁軍營,聖上必有重賞!」

「你是……李振!」李存顥驚呼一聲,待要再問什麼,李振已轉入圍牆的陰暗角落裡,迅速離開。

李存實驚疑問道:「他真是大梁軍師李振?」

李存顥呸道:「我從前瞧過李振的畫像,就是那副窮酸樣,如假包換!」

李存實微微蹙眉道:「把臭小子綁到大梁,這可是殺頭的事!」

李存顥一咬牙,憤恨道:「咱們沙陀兒郎一生下來,就把腦袋掛在刀尖上,怕什麼殺頭的事?咱們這麼豁命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建功立業、縱情享樂?如今河東要滅了,建功立業是沒指望了,那臭小子還不准享樂,不反他反誰?」

李存實又道:「你說朱全忠真會信守諾言,讓咱們官升三級?」

李存顥沉吟道:「我瞧是真的!只要咱們送上臭小子,朱全忠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取下河東,咱們還不官升三級?」

李存實一握拳,道:「好!咱們兄弟齊心,一起把臭小子綁到大梁領賞,從此富貴一生,再也不用戰場拼命了!」兩人既然做了決定,當真是五內如焚,一刻也等不及,便依照信中計劃,直接夜闖振武將軍府。



其實李振奉命潛入晉陽已經好一段時間,他先在城中散佈謠言,說周德威救援潞州不力,是因為與李嗣昭有私怨,希望借此引得李克用猜疑心起,調周德威離開潞州,誰知此計未成,李克用忽然死了,一開始李振還不知道這消息是真是假,費了好些力氣仍探不出虛實,直到看見李存勖不知死活地整頓軍紀,引發軍怨,他這才相信李克用確實升天了。

這原本是梁軍進攻河東的大好機會,但詭計百出的李振卻另有想法,他遣人攜密函快馬送至澤州,向朱全忠稟報情況,並說最多三個月,他能不費一兵一卒取下河東。朱全忠看了密函內容,大讚李振不愧是鬼才,竟能想出這等妙計,遂決定按兵不動,靜待佳音。



振武軍府裡,李克寧忙了一天軍務,剛回來歇息,連軍袍都來不及卸下,僕衛就進來傳報,說李存顥、李存實兩位將領求見。這陣子許多將領為了李存勖的整頓,心中不滿,都來李克寧這裡發牢騷,李克寧為安撫軍心,總是讓他們進來,他夫人孟氏乃是左教練使孟知祥的小妹,個性驕悍,見夫君近日四處奔波,疲憊不堪,怒道:「又是為了禁軍令來的吧!那小子闖下的禍,為何總是你扛著?」

李克寧嘆道:「妳先回房歇息吧!我等會兒便進去了。」孟氏只得悻悻然回房。

李克寧傳喚兩人進來,見他們滿面酒紅、殺氣騰騰,似乎有什麼蠢動,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兩人拱手道:「今日我倆來這裡,是想請叔父主持公道!」

李存顥道:「前兩日,我手下一個士兵不過犯了一點戒律,就被八太保給斬了!倘若我們不能替下屬出頭,以後誰還聽我軍令?」

李存實附和道:「我也有兩個心腹被斬了!再這麼下去,還怎麼打仗?」

李克寧微微嘆了口氣:「如今情況岌岌可危,你們忍著點,等這陣子過去了,叔叔再去勸勸他。」

李存實不甘心道:「義父苦心經營許久,兄弟們血戰沙場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一點根基,難道放任亞子胡作非為,再這麼下去,總有一天他會把大家推入死地!」

李克寧沉沉嘆了口氣,不置可否,李存顥看出他其實也感到疲累不滿,趁機慫恿道:「兄終弟及一向是我北方部族的傳統,義父忽然暴斃,亞子又不得人心,這是上天賜下的機會,叔父為何不好好把握,取王位而代之?若是輕易錯過,將來必會後悔!」

李克寧長期聽命李克用,早就養成了唯大哥之命是從的習慣,壓根就沒想過自己當王,不由得又是沉沉一嘆:「我朱邪家世世代代都是父慈子孝,王兄既認定亞子接續他的基業,我也答應王兄要扶持他,又怎能存非份之想?」

李存顥打抱不平地道:「你明明是叔父長輩,見到侄子還要時時叩拜,這合理嚒?於理不合,又如何安人心?叔叔,你乾脆料理了他,自己帶領我們吧!」

李克寧見他竟敢挑唆自己殺侄奪位,既驚且怒:「你莫再胡說,否則我先殺了你!」

李存實勸解道:「叔父心慈,不願殺那無知小兒,我倒有一個法子,可以解決大家的難題。」

李克顥佯裝問道:「什麼法子?」

李存實道:「不如叔父先跟亞子要兵權,倘若他答應,便讓他當個傀儡王享享清福,也算對得起義父了;倘若他不知好歹,硬是要跟大家對著幹,那麼叔父又何必容情?」

李克寧蹙眉道:「前兩日我才親口將他拱上王位,轉個身就開口要軍權,這像話嚒?只怕惹人非議……」

李存實道:「軍中最有威望者,除了叔父,就屬周叔叔和大太保,周叔叔如今困在潞州,管不到晉陽的事;而大太保原本就需防守雁門,是因為義父去世才匆匆趕回來,明早就會回去,更何況這兩人都是外姓,誰會服氣他們?只有叔叔才真正具有身分!一旦叔叔掌權,大家又能恢復到從前歡樂的日子,高興都來不及,又會說什麼?」

李克寧心中想道:「亞子不懂事,鬧到軍心渙散,我是為了不辜負大哥的心血,才出來支撐大局,絕不是故意要奪他的產業。」遂答應了兩人的提議。



雪霧消融,晉陽漸漸回暖,隱藏在春日下的暗潮卻更加洶湧了。

李存勖見城內紛亂已然平息,心想該處理外敵了,便召集眾將領到主帥軍帳,想商討如何解決潞州之圍,等候許久,除了張承業和李存璋、李存進之外,其他將領都未出現,他不由得有些擔憂:「他們發生什麼事了,怎不見半個人影?」

「我去瞧瞧。」李存璋快步出帳,過了大半時辰,卻臉色鐵青地回來,拱手道:「啟稟大王,他們都聚到振武將軍府了。」

李存勖蹙眉道:「聚到叔父的府邸做什麼?難道不知本王召集他們嚒?」

李存璋正要回答,卻見眾將領簇擁著李克寧姍姍來遲,不等通報,逕自掀開氈帳,大搖大擺地進來。

李存勖心中雖不滿,但向來敬愛這個叔父,又想:「此刻團結要緊,我且忍一口氣,先解決潞州之圍,把二哥救出來再說。」遂硬生生壓下怒火,只神情肅然,不發一語。

張承業從前長居深宮,對宮中爭鬥再熟悉不過,見眾人態度倨傲,已嗅到一股不尋常的氣氛,便向李存璋使了個眼色,故意起身,朗聲道:「根據我大唐律令,子襲父爵乃是天經地義!新王初立,老奴還未以大唐監軍身分敬賀——」說著起身伏跪於地,道:「晉王在上,請受老奴之禮!」

李存璋、李存進見狀,也趕緊跟著伏跪,朗聲道:「臣叩見大王!」眾親衛也跟著跪拜,呼喊:「卑職叩見大王!」

河東至今仍奉大唐為正統,這也是李克用的心願,因此張承業搬出了「子襲父爵」的大唐律令壓制對方「兄終弟及」的傳統,確實名正言順,眾將領無可反駁,只得跟著跪拜,李克寧忽覺得不甘心:「我是他叔父,難道每回見了他,都要磕磕叩叩嚒?」

李存勖心中感激張承業,溫言道:「都監請起。」張承業起身後,李存勖又道:「你們也都起來吧!」

眾將領悻悻然站起,李存勖看在眼裡,也不說破,只朗聲道:「今日我讓大家過來,是要商討如何破解潞州之困?」

李存顥哼道:「情況艱難,弟兄們還互相殘殺,大夥兒心中都很不安,哪有心思打仗?」

李存勖微微蹙眉,沉聲道:「本王已讓八太保嚴整軍紀,若有逞凶犯罪者,都依法嚴懲,如今紀律清明,哪來的兄弟相殘?」

李存顥冷笑道:「倘若犯罪者正是八太保自己呢?」

李存勖、李存璋、張承業三人臉色同時一變,李存勖沉聲道:「八太保是奉了本王命令,這才整飭紀律,百姓們都高興得很,你卻說他犯了罪,究竟怎麼回事?倘若罪證確鑿,本王絕不偏袒,若是無憑無據,就先辦你誣陷之罪!」

李存顥絲毫不讓,大聲道:「八太保仗恃大王命令,憑著自己的恩怨喜惡,胡亂處死士兵,算不算犯了誣陷之罪?」

李存勖道:「八太保處治罪犯,樁樁件件,皆有實證,豈有誣陷之理?」

李存顥冷笑道:「找幾個小民誣告一番,便算有證據,那我河東軍兵再多,也不夠處死!今日八太保說這人有罪,明日又說那人有罪,兄弟們都害怕不知幾時會輪到自己,這樣整日不安寧,是沒法打仗的!」又大聲問眾將領:「你們說是不是?」

眾人顯然有備而來,你一言我一語地呼斥:「不錯!今日若不給大夥兒一個交代,我們就沒法打仗!」「不給個交代,就沒法打仗!」個個目光猙獰、舉臂揚拳,揮得呼呼作響,赤膊糾結的肌肉上噴發著勃勃怒氣,好像隨時就要鬧翻了天!

倘若是平時,李存勖絕不肯受威脅,會直接解了他們的軍職,教他們滾蛋,但此時非同往日,他再一次忍下心中怒火,握拳道:「你們究竟想怎麼樣?」

李存顥得到眾人支持,更大聲道:「很簡單,只要把罪魁禍首交出來!」

李存璋在接受命令時,早已知道會有這一天,低聲道:「大王不必為難,倘若用臣一命可換得河東團結……」

李存勖怒斥道:「你胡說什麼?倘若有人忠心勤懇地執行本王命令,百姓都感恩戴德,本王卻反而降他的罪、殺他的頭,今後還有人敢服從命令,為我河東百姓著想嚒?倘若我連一個忠臣賢才都無法維護,還能勝任河東之主嚒?」

李存顥冷哼道:「既然大王執意坦護一個殘殺兄弟的罪犯,咱們再待下去,還有什麼意思?兄弟們,大夥兒都走吧!」

眾將領齊聲附和:「不錯!與其等在這兒被殺頭,不如早早離去!」紛紛起身作勢要離開。

「慢著!」李克寧終於出聲,眾人立刻肅然靜立,李存顥恭敬問道:「叔父有何指示?」

李克寧緩緩道:「今日河東困難,你們怎能輕易離開,豈不愧對先王之恩?」

李存顥感慨道:「不是我們不念義父的恩情,是義父才去世,我們就變成落水狗,讓人喊打喊殺,好似我們是十惡不赦的罪人,兄弟們好寒心!」

李克寧溫言道:「倘若八太保真的循私舞弊,相信亞子絕不會輕縱,但查清此事需要一段時間,潞州之危卻是禍在眉睫,今日大家不妨先齊心合力,抵禦外侮。」

李存顥道:「叔父就是通情達理!潞州危急,我們不是不知道,要上戰場也可以,但此刻下面的人都惶恐不安,我們要如何帶兵?」頓了頓又道:「除非有戰陣經驗豐富、處事公道之人做主帥,大家才能相信,也才願意齊心抗敵。」

李存實趕緊附和:「叔父輩分最高,處事公道,如今也只有你還顧念我們曾血戰沙場的苦勞!兄弟們都服氣,請你統管兵權,帶領大家吧!」

其他將領有志一同,紛紛附和:「不錯!請叔父帶領我們打勝仗!」

李存勖心想:「既然他們願意聽從叔父調度,我便退讓一步吧!」道:「侄兒年少,初掌大權,許多事原需仰賴叔父定奪,但不知叔父願意分擔哪一樣重任?」

李克寧想不到李存勖輕易答應,意外欣喜之餘,不禁開始相信李存顥說的,自己真是天命所歸:「大夥兒不過鬧騰一下,亞子就膽怯了,看來他真扛不起重擔,既是上天授與,我為何不取?我也是為了河東安定,才挺身而出!」遂大聲道:「大王既然開了口,於公於私,我這個做叔父的都不宜推辭,應該盡力協助侄兒安定四方。這樣吧!我力所能及,除了現任內外蕃漢都知兵馬使、檢校太保、振武節度使外,可以再兼任大同節度使,就以蔚州、朔州、應州為巡屬,所有軍政事務,叔父都會盡心管理,你放心便是!」

李存勖想不到他一開口便要了核心重大軍權,心中雖不悅,但話已出口,又怎能收回?見眾將領得意揚揚,恍然明白:「他們想殺八哥不過是個餌,真正目的是逼我放手軍政大權!今日我若是不答應,他們肯定不會罷休!」又想:「前兩日,叔父才在眾軍面前力挺我登上王位,應該沒有貳心,我不妨大方一點,先爭取他的支持,等潞洲之圍解了,再索要回來。」遂道:「那便有勞叔父費心了!」

張承業哼哼冷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李克寧微微蹙眉,道:「都監是什麼意思?」

張承業提高嗓音,冷哼道:「什麼意思?你心裡明白!但願你還記得先王臨終的囑托,莫辜負他對你的信任!」

   
 

◎高容
2013年,以豐富奇想、開闊深刻的內容,出版130萬字魔幻武俠鉅作《殘天闋》。
2015年,以考究的史學,融合玄幻武俠,推出95萬字古典優雅的《武唐》。
2019年,以嚴謹的編年史蹟、磅礴大氣的五代十國為背景,推出73萬字《十朝》首部曲《隱龍》。
2022年,以恢弘壯麗的群雄爭霸場景,重塑五代十國史觀,推出118萬字《十朝》貳部曲《奇道》。

高容擅長以優美精練的文字,架構出龐大交錯的情節,布局深遠具邏輯性,畫面生動如影劇,在情理中寫出創新,在驚奇中散發著人文哲思,令人掩卷之後,仍回味不已。

「在朝代更迭之後,仁心宰相搖身一變,成了千古唾罵的無恥貳臣,歷史之虛幻猶如武俠之玄幻!無論人們認同哪一種史觀,當我們凝望著前朝的足跡,總能映照出當代的處境……」--高容小語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三梯式入門的中醫音樂治療學
  三梯式入門的中醫音樂治療學
  好聽的音樂就是藥!中醫師與心理師聯手,提供三梯式中醫五大類音樂劑型,做為您的情緒調節器。
   
 
2.水深之處
3.小資男的必比登之旅
4.花開 那一年
5.面試時別問對方的失敗經驗!招募面談技巧與行為事例面談法(BEI)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