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文化‧印書小舖 不需出版社審核,人人都可以出書
  聯絡我們 | 合作提案
................................................................................
搜尋
................................................................................
書籍分類
*

商業理財

....................
*

文學小說

....................
*

散文小品

....................
*

人文科普

....................
*

心靈勵志

....................
*

宗教哲思

....................
*

醫療保健

....................
*

親子共享

....................
*

星相命理

....................
*

休閒娛樂

....................
*

進修學習

....................
*

藝術創意

....................
*

人物傳記

....................
*

新詩

....................
*

社區文宣

....................
 
 
我的瀏覽紀錄
   
  小人物大時代
  小人物大時代
  一部海峽小說,述說來臺的王小二,在大時代下的顛沛流離,以及在臺灣的落地歸根
   
 
三分鐘瞭解自費出書
 
出書543

 
買書
 
商品訊息
 

作  者:活水
類  別:文學小說
出  版:白象文化
出版日期:2023年7月
語  言:繁體中文
I S B N :9786263640115
裝  訂:平裝

定  價:NT$250

立即購買

分享 Facebook Plurk Twitter
 
內容簡介

 
 
同類商品推薦
 
 
紅雪
紅雪

荒謬、扭曲、謊言、背叛…… 最輝煌的宮殿往往也是最穢暗的世界

 
江湖:首部曲
江湖:首部曲

眾人集「思」之作──從線上RPG躍身為武俠小說家,準備闖蕩屬於你的江湖!

 
從前‧悠漾
從前‧悠漾

我盡可能的把我們的回憶匯集成一本書,相信不久的將來,這對我們來說,都是甜的回憶。

 
寫在金紙上的情書
寫在金紙上的情書

生與死,陰與陽,一紙情書訴衷腸,天地失序兩茫茫

 
更多同類商品

 

內容簡介

序 / 導讀

試  閱

作  者

   
 

◎為誌念過世的摯愛父親,作者重新檢視他經過的每一個地方,並記錄下他的每件事情。
◎是個人史、家族史,也是一段歷史的縮影,以小人物的視角檢視那個紛亂的時代。
◎以長篇小說體呈現,描繪生動,身歷其境,猶如回到從前,並與他們再度相遇。


何處是我家?
一位十七歲年輕人,在除夕當日被國民黨騙去從軍,再也不能回家,
在軍中受到排長及班長霸凌,一顆復仇之心從此開始。

途中巧遇妻子,原本該是幸福美滿的家庭,卻因國共內戰而改變一切。
主角在「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氛圍下受到波及,
經歷多次困境後,終於有機會返鄉探親,
回到思思念念的家,但是這是真正的家嗎?

在台灣被稱呼外省人,回到家鄉被視為背叛國家的主角,
已年過六十歲,逐漸走不動了……

還有機會找到真正的家嗎?

◎代理經銷:白象文化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6263640115.pdf

   
 

寫這篇小說前我並沒有想過會寫小說,頂多只是幻想而且沒有能力執行,而我又是外省第二代,由於父親管教較嚴厲,早期與父親的感情不是很好,直到近年才好轉起來,但是見面話題不多。三年前父親過世有人提點,緬懷先人有多種方式,於是我選擇寫傳記,傳記寫完之後感覺那個世代有很多的苦,後代並不知道也無法體會。因為很苦所以父親不太愛說以前的事情,當時我有個想法,既然能寫出父親傳記,那麼就把傳記寫不出來的細節用小說來表達,於是大膽的把小說寫出來。
撰寫過程當中查閱很多資料,看了之後心也是很酸,這篇小說故事大部分情節是真也是假。書中的人名皆為化名。在 主的帶領下終於把這篇小說寫完,在撰寫過程有許多同事朋友提出寶貴意見,讓我得以順利完成這本小說,這一切榮耀歸於 主,阿們。

   
 

一九三九年九月,日軍為逼降國民政府,以軍事打擊為手段企圖,集中十萬兵力從贛北、鄂南、湘北三個方向向長沙發起了進攻。第九戰區代司令長官薛岳為保衛長沙,以湘北為防禦重點,在「後退決戰、爭取外翼」的作戰方針下,總共調動三十多個師和三個挺進縱隊,共約二十四萬多國軍參加此次戰役。(註一)
一九四一年九月,日軍在長沙吃了敗仗之後,國軍第九戰區司令薛岳認為日軍會再次進攻長沙,積極佈署長沙作戰計畫。經過兩次會戰之後,薛岳依照以往作戰經驗實施「天爐戰法」,蔣委員長提醒薛岳在長沙雖然二次獲得勝利,依舊不可輕敵。(註二)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日軍開始發起攻擊,日軍各部依照計畫自外圍推進,一步步進犯長沙,長沙那一年的冬天意外的寒冷,低溫來到了零度以下,長沙甚至開始下起大雪了……




我叫王小二,大概是一九二四年端午節出生,家中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位姐姐,下面有三個弟弟,家住江西省南昌市溪洪村,在我十七歲除夕那一天,一大清早父親吩咐我跟姐姐去大街上看看,順便買一些過年的東西回來,弟弟他們也吵著要去,被父親擋了下來,原本今天除夕是家人團聚的日子,但是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甚至改變了我的這一生。
那時清早跟著姐姐在熱鬧的街上逛著,就在不遠之處一群背著長槍的國軍,正從對街大搖大擺走了過來,他們的衣服看起來破爛不堪,其中有一個身材微胖的軍人,身上除了背著槍還有一個大鍋,他看見我手上提著剛買的臘肉,於是在我的耳邊說:「小兄弟!哥這裡有幾條剛才抓的魚,要不要?要的話隨哥來!」結果不顧姐姐正忙著採購年貨,我認真的跟了過去,走了沒多久過了兩個彎之後,這位胖哥哥突然回頭,左手抓住我的背後衣領,用那粗暴的蠻力提起我的身體,跑了幾步氣喘吁吁的到他的排長前面說:「劉排!劉排!你看我帶誰回來了?有一個要打日本鬼子的年輕人,在後面跟我嚷嚷要吃飯打日本鬼子,我把他帶過來了,你看看。」他的左手一下子把我提起來,我的兩腳還踩不到地面,正當我要開口時一巴掌呼了過來,接下來又是一巴掌,臉上痛得我說不出話來,眼淚一直不斷地流下來,這位胖哥哥大聲怒斥我:「剛剛不是說要飯吃,要殺日本人,現在又想怎麼了?第十軍是你說來想走的地方啊!你知道我們的軍長李玉堂是什麼人嗎?」這時劉排看著不耐煩地說:「好了!帶走換衣服。」順手拿了我身上的臘肉掉頭走了。
就這樣我被帶到一間破房子,裡面擺滿了骯髒破損的軍服,裡面有個專門管軍服的人,那位胖哥哥對著管軍服的小兵說:「小子,從現在起他頂替王磊班頭。」就這樣我被穿上那又臭又破的軍服,衣服靠近左腹的地方有一些血漬,還破了一個小洞,就這樣我被折騰了一段時間,剛才拿走我臘肉的劉排回來了,看起來劉排好像享用過佳餚得意地跟我說:「小子,哪裡人?名字?識字嗎?」
我滿臉驚恐帶著一些憤怒的說:「我,我叫王小二,南昌溪洪村人,讀了六年書,識字不少,不識字更多,還我買的肉來!我要離開這裡!」說罷便往排長方向衝了過去,這時劉排掏出腰間的手槍,槍口抵住了我的額頭:「格老子的!你找死嗎?」
這時,空氣彷彿為之凍結。
「從現在起你代替王磊,你是班長,你的薪餉有一半每個月要交給我!」頓時我癱坐在地上動也不動,腦中空白得不能再空白,心一下全冷了!當午夜十二點一過,鞭炮聲此起彼落,等到鞭炮聲逐漸停止時,我想起爸爸跟姐姐了,不知他們是否正在擔心我?而我現在在哪裡呢?

***

部隊正準備前往長沙,我站在月台等待火車的時候,四、五個班長走了過來問我:「剛來的班長喔!叫什麼名?」
我低聲的說:「我叫王小二!」
幾個班長聽到我的名字大笑起來,有班長拿著槍托碰我的肚子,甚至有班長拍了幾下我的後腦勺:「小二!去車站外搞些東西來吃吃吧!我們幾個餓死了,動作快一點。」
就這樣我低著頭跑到外面找些吃的東西,心裡想著這些人是誰啊?怎麼如此囂張,沒有軍紀了嗎?在大廳東跑西跑的我,一不小心撞到了幾位乘客,害得其中兩、三位乘客摔個四腳朝天,這時我也顧不了那麼多趕快離開,出了車站右手邊看見了一位老人正在努力賣著熱騰騰的大餅,老人的四周全是部隊的人,我好不容易擠了進去跟老人說:「大叔我要五張大餅!快點,我趕著上火車。」
老人忍住不滿的說:「只有你要上火車啊?錢呢?五個銅板。」
我摸摸口袋根本一個銅板都沒有,「這就是我的銅板!」我拿起身上的步槍放在老人的桌上,原本吵雜的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
老人面不改色地慢慢說道:「五個大餅拿走,滾──」
於是我動作迅速拿走大餅,趕快奔回月台,還沒到月台那幾個班長大聲說道:「小二回來了,動作怎麼這麼慢!」其中一個班長還拍打我的肚子,「對不起,小二錯了,小二下次改進。」
我驚慌連聲跟班長道歉,這些班長一邊吃著大餅一邊大笑離開了。沒有多久火車的汽笛聲響起,我趕緊上了火車,在火車上找到門邊一個角落,我蹲坐了下來全身發抖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我討厭我的名字,我更討厭這樣被人玩弄,事後探聽才知道那幾個班長都是隔壁連的。
在臭氣熏天的火車上,不知待了多久,現在終於可以下車了,部隊依照計畫進駐長沙城,聽說日軍要再次進攻長沙,第十軍正好是戍衛長沙右側的部隊之一。

***

一九四一年九月六日,日軍阿南惟幾依照計畫,以摧毀第九戰區薛岳主力部隊為目的,派兵直取長沙,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下令,第三、第五、第六戰區對當面日軍發起攻擊,以牽制日軍集中,第九戰區由薛岳指揮抵抗日軍,九月二十一日,日軍渡過汨羅江,向長沙前進,(註三)我們連隊在長沙右側屬於第二防線準備迎擊日軍,這是我第一次上戰場殺日本鬼子,我蹲在壕溝裡想著,無故被抓來當兵殺日本人,會是我被殺?還是該死的日本人被殺呢?我想了一會兒我不能死在這裡,因為父親一家人還在等我啊!這時候眼角流出了淚水,因為我想回家,心裡想著我是王小二,我不能在此丟人現眼,「我!要活下來。」這是我心中唯一的信念。
劉排低著身子快速的到我面前來,打量了我:「怕嗎?王小二。」
我打起精神大聲回話:「怕死的就不要來!」
劉排看了很滿意說道:「不要到時候看見了滿堆的屍體,就嚇得尿褲子了,哈!哈!哈!」
我心裡想著:「劉排那一掛臘肉我遲早會討回來的。」劉排真正的名字當時我還真的不知道,只聽到別人對他的稱呼都是劉排,等到知道的時候那是後來的事了。劉排離開沒有多久砲彈聲、機槍聲此起彼落,這時候砲彈聲已經在旁邊震耳欲聾了,刺刀早已經掛在槍口上,我的心臟快速的跳動、呼吸越來越急促、手心開始冒出許多汗,要殺了嗎?怎麼開槍?什麼是保險?瞄哪裡呢?距離多遠就要開槍呢?等不及我再回想的時候,殺──殺聲此起彼落,我也被逼著一起向前衝,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向前衝,看著旁邊的人倒下哀號,我也只能裝作沒看見。
白刃戰在戰場上露出最殘忍無情的一幕,有人用槍托打爛敵人的臉孔。有人用刺刀刺進敵人的身體,為了使刺刀順利拔出,刺刀再往上一提,腳用力一踹。有人則是刺刀旋轉一圈再抽出,使敵人沒有生存機會,不知道過了多久,日軍第一波攻擊被我們奮力擊退了,我們歡呼了一會兒,我隨即癱坐在壕溝中,想爬也爬不起來,原來白刃戰會讓人體力耗盡,我要回報人數,八員全員到齊。
過了沒有多久日軍的第二波攻擊馬上到來,這次日軍的氣焰更甚,還好我們撐了下來,從壕溝向外看陣地中遍地屍塊與屍體,有的雙眼睜的大大的,地上還遺留有眼珠子,有的腹部被刺中腸子流了出來,有的臉部五官已經分不清,還有缺手斷腳沒死的在那哀號著。這時候靜下來看見的是像拳頭般的老鼠啃食屍體的畫面,而我看的是膽顫心驚,噁心反胃持續不斷,槍差一點就拿不住了,天啊!這就是地獄嗎?還來不及回想,一顆砲彈就落在我的前方不遠處,我被這顆砲彈震的身體快要炸裂開來。殺聲響起日軍第三波攻擊來了,我提著槍邊流著眼淚向前衝,腳底踩的是已經被踏爛的屍體或是幾灘血水,只為了那一口氣,我要活下來!整個晚上就在陣地攻防戰中一夜未眠。
隔日清晨空氣中除了瀰漫著屍臭跟血腥味,嗅不到一點戰爭的煙硝,是我出現幻覺嗎?我的這班原來有七名班兵,這時候只剩下三名班兵了,有一位老兵拿著香菸遞給我,他說:「班長我看你挺年輕的,這應該是你第一次上戰場對吧!我看你看了很久,抽根菸壓壓驚吧!現在能休息就休息,過了不久就知道了,更慘的可能全連都會賠進去。」
我從老兵的手中拿出一根菸來抽,抽了幾口狂咳嗽,再抽幾口居然會抽了。「哇!這是什麼玩意兒?真提神啊!」我驚訝的看著手上的這根香菸,老兵看我跟香菸有緣,就把剩下三根香菸全給了我,還叫我不要太早死掉,以免感受不到香菸的滋味。
中午吃飯休息的時候,劉排跟我說步二連已經撐不住了,上面說等下你們這班過去支援,心想:「我這班已剩下四人了還支援什麼?」劉排見我面有難色就說:「這就是命令,當命令要你去送死的時候你就要去。」我只好點點頭答應了,回頭跟剩下的人說明情況,大家也只能面面相覷了。
我帶著班兵來到步二連報到,這個連幾乎全員陣亡了,只剩下排長二名、班長五名、還有十幾個兵而已,劉排告訴我上面交代能守住的話我們也能守住,假如這個連也守不住的話大家就沒了,因此要我奮力守住這個陣地。步二連的謝排與黃排一起出來歡迎我,這時候我突然看見那日在火車站月台上,遇到的那五名班長的其中兩位,在言談中得知其他班長已經陣亡,看來他們二位沒有認出我來。分派任務之後,我們跟隨這兩位班長的後面,大家寒暄幾句之後,其中一位帶有四川口音的班長目光似乎對準了我,我趕緊假裝構築工事,幸好他沒有追上來。
異常寧靜的下午三時突然發出空襲警報,還來不及反應,日軍的戰鬥機已飛臨上空,炸彈已經落下,機槍向我們瘋狂的掃射,一時之間哀鴻遍野,趁亂之間日軍發起攻擊,兩軍在混亂中相互交戰,白刃進紅刃出的畫面從不間斷,不論是日軍還是我們,大家只為爭那一口氣而已。這時候其中一名班長被刺中腿部倒地不起,我趕緊上前解圍奮力殺死了那名日軍,這時我蹲了下來檢視這名欺負我的班長,他表情痛苦地說:「謝謝你救了我!」話還沒說完刺刀已經從胸口拔出,我感覺到胸口有暖液噴出,我趕緊壓住傷口,在臉頰旁一個低沉聲音:「你去死吧!」漸漸的呼吸聲停止了,我趕緊起來繼續戰鬥,這場戰鬥持續到傍晚約六點,陣地目前是暫時守住了,如果還有下一次我就真不敢說了。
在空檔休息吃飯時,有人發現我的兵籍名牌單位步一連跟名字連同衣服沾滿了血跡,大家都稱讚我很厲害很能打,我也點點頭表示認同。這時那位有著四川口音的班長,步伐蹣跚的走到我面前,低頭看了被鮮血染紅的兵籍名牌,不發一語的走了回去,這時我的心中異常平靜,我的目光一直注視著他的背影直到走遠。
晚上十一時原本是熟睡之刻,但今日氣氛不同,此時北風大作烏雲疾行,有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無人無不做好準備,大家也察覺到這決戰時刻即將來到。
「上刺刀,裝滿子彈!」謝排下了這可能是人生的最後一道命令。
一道閃電從天落下,一枚迫擊炮從天落下,不知道是閃電還是迫擊砲擊中了步二連連部,連部頓時火光四射,連旗也被雷火焚燒殆盡,此時不應該下的雨,大雨卻如狂瀑傾洩。殺──殺聲震天,所有人衝出掩體與日軍進行一場生死戰,正當我專心與日軍抗衡時,冷不防背後一個槍托重擊,痛得我趕緊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帶有四川口音的班長:「王小二,去死!」又是連續砍劈,我本能的拿起步槍抵抗了好幾下,這時候老兵看見我一直抵擋,連忙跑過來大喊:「別打了,自己人啊!」老兵拿起步槍壓制住班長,老兵急著說:「別打了,自己人啊!」
這時心中早已充滿憤怒的我,用槍挑開了老兵的槍,老兵順勢退後了幾步,我開了一槍擊中班長的胸口,班長隨即倒地。一道閃光由下而上弧形劃出,老兵冷不防被日軍一刀從左腹劃中,刀鋒經過了脖子的動脈,頓時鮮血如噴泉四射,老兵的手作勢壓住脖子,還未壓住脖子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我見到了這不可置信的一幕,「重擊再重擊」連續不知道多少次,槍托打爛了日軍的臉孔,最後刺刀刺進日軍身體腹部之處,旋轉半圈向右劃出,內臟伴隨著刺刀挑起。回頭我趕緊查看老兵的傷勢,老兵早已一動也不動,這時無情的雨水狠狠打在我的臉上,除了臉痛心更痛,忽有一隻手抓起我的衣領,「快走!這裡守不住了,上面叫我們快走。」只見劉排帶著我離開了步二連陣地,一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才追上連部。由於此役第十軍保衛長沙作戰失利,導致接連行動受到影響,軍事委員會非常憤怒,認為軍長李玉堂指揮不當,當下即被撤職。



以上內容節錄自《小人物大時代》活水◎著.白象文化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http://www.pressstore.com.tw/freereading/9786263640115.pdf

   
 

活水
一九七五年生
宗教信仰:基督教
籍貫:台灣省台中市
私立嶺東科技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
曾任台中市文化局導覽解說員
曾任職統聯客運八年,駕駛台中市公車八年

 
團購優惠
 
點閱率排行榜
   
  銀行的那些事
  銀行的那些事
 
   
 
2. 共生與分炊:合中有分,分不離合
3. 藍男色-允碩的極私密萬年曆桌曆(限)
4. 營利事業所得稅查核準則實務解析
5. 長春餓殍戰:中國國共內戰最慘烈的圍困,1947.11.4~1948.10.19
6. 「玩賺權證」達人祕笈
 
開卷試讀
   
  福岡留學札記
  福岡留學札記
  想留學日本,卻不知如何準備?本書可以為你解答大部分的問題,讓你一圓留日夢。
   
 
2.Fancy English精湛英文II
3.檜鄉夜語:太平山及大元山探勘筆記
4.人生易學概論──一位校長辦學之源泉
5.超實用生活會計學,怎麼學校都沒教?
 
 
白象文化 印書小舖 白象文化生活館
 
................................................................................
 
出書 賣書 買書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 如何出書
* 實體書
* 電子書
* 線上申請
* 服務方式
* 銷售通路
* 行銷工具
* 線上申請
 
線上講堂
* 出版FAQ
* 經銷FAQ
* 編印FAQ
* 討論交流
* 媒體報導
* 客戶見證
* 活動點滴
* 公司簡介
* 理念及特色
* 出版品牌
* 大事紀
* 加入我們
* 我要發問
* 交通位置
會員中心
合作提案
 
................................................................................
  Copyright©2010 Press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